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太后示意云染起身,并赐了座。
云染谢了恩坐下,估摸着太后娘娘召她进宫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首的太后娘娘雍拥华贵,虽然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显得很年轻,看上去雍拥华贵,仪态万千,望着下首的云染,缓缓的开口:“哀家召你进宫,是因为燕郡王退婚的事情,没想到皇上竟然同意了燕郡王的退婚,哀家深觉不安,你和燕郡王的婚事,乃是先帝指婚,没想到最后竟然这样,为了勉补你,哀觉决定给你指一门合适的婚事。”
云染的瞳眸陡的攸暗,心脏一窒,她想过各种可能的原因,唯独没想到这种可能,太后要给她指婚,以勉补燕郡王退婚的事情,可是她压根就不想嫁,怎么可能会要太后的指婚。
云染飞快的起身:“臣女谢过太后的恩典,臣女若是想嫁人了,定然会请太后娘娘指婚的。”
上首太后的脸上神容温和,没有似毫的改变,淡淡的叹口气:“你这孩子,莫不是还惦记着燕祁那坏小子。”
云染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不嫁人也不代表惦着燕祁啊。
“太后娘娘,臣女没有惦记燕郡王,臣女和他无缘,早已知晓,只是眼下臣女还没有做好嫁人的准备。”
上首太后还没有说话,殿外有太监走进来禀报:“太后娘娘,定王殿下进宫了。”
“宣他进来吧,”太后挥手示意太监把定王楚逸霖宣进来,太监退了出去,殿内云染眉微动,太后这是什么意思,宣了她进宫,又宣了定王进宫,难道她这是想让她嫁给定王,如此一想便有些惊悚,不会这样吧。
虽然定王人不错,不过她可没有嫁定王的意思,听说定王的府上可是有两房小妾了,她可没有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的意思啊,最重要的是定王不排斥小妾,那么日后定王府的女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所以定王她是不会嫁的,。
殿外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一身华贵的紫色撒花长袍,绣蟒玉带,脚蹬黑色的皮靴,说不出的尊贵。
“见过母后。”
“起来坐下吧,”太后温声说道,定王坐下后,向一侧的云染打招呼:“长平郡主也进宫了。”
云染笑着点头:“是的,定王殿下。”
上首的太后看下面的两个人温声软语,巧笑嫣然,心里不由得高兴,眸光越发的柔和,望向云染道:“长平,你说,不管你想嫁给谁,只要你出口了,哀家定然给你指婚,。”
这话的意义太明显了,不管是谁太后都给指婚,又把定王宣进宫里来了,这不是想把她指给定王是什么。





☆、第040章 冤家路窄

云染瞳眸幽暗,不过脸上神色未变,缓缓开口:“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没有嫁人的打算,若是臣女有想嫁的人,定然会请太后赐婚的。”
一言使得上首的太后脸色不悦起来,眸光深幽。望向下首的云染,这丫头难道不懂她的意思吗?不,她相信她懂,那么她依然如此冷静的回拒了,这是说她不想嫁给定王吗?
定王楚逸霖先不知道这件事,本来听到母后提起,还不赞同母后提这件事,但是听到云染如此回话,心里不由得郁结,云染这是看不上他吗?楚逸霖只觉得这事有些滑稽,他娶云染,云染不该是睡着笑醒吗?他品貌出色。身份贵重,是大宣的亲王,嫁给他,可是一生荣宠无忧的。
说实在的,若云染不是云王府的嫡女,。他是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她本就生得平凡,即便有些聪慧也不足以坐上定王妃的位置,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面不改色的婉拒了,这让楚逸霖觉得纠结,面色微暗的望向对面的云染。
大殿内母子二人皆心情不悦,本来云染的声名就不大好,现在又被燕郡王退婚了,这指婚按照道理,她该欢天喜地的才是,没想到到最后她竟然还不同意。
太后和定王有些无法接受。
太后的声音再次的响起,不过这一次少了一些温和,多了一些威仪,。
“长平,这可是你的好机会,若是错过了这机会,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没有了燕祁还有别人,我大宣皇朝有多少将相王候青年才俊,很多人不比燕祁差,还有很多人身份品貌可是比燕祁高贵得多的,哀家说了,今日只要你说一声想嫁,不管是谁,哀家都会给你指婚的,哀家这么做,是为了对得起先帝爷。”
太后虽然脸色依旧温和,可是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凌厉,她分明是动怒了的。
不过云染并不会因为她的动怒便有所折服,她没意思嫁给定王就不会嫁。
即便这个男人容貌出色,身份贵重,她也不嫁。
云染沉稳不卑不亢的开口:“回太后娘娘的话,云染眼下还不想考虑自已的婚事。”
太后脸色越发的暗了,她这分明是推拒,都十七岁的大龄了,怎么不考虑,很多女子在她这种岁数都嫁夫生子了。
如此说来,云染是真的瞧不上她的儿子霖儿了,这样一想,太后心中火大不已,正想发火。
大殿一侧的定王楚逸霖飞快的站起身,恭敬的说道:“母后,长平不想嫁人是因为眼下还没有喜欢上谁,若是她喜欢上谁了,定然会请母后指婚的。”
定王说完,回首望向云染,眨了眨眼睛,温声亲昵的说道:“长平你说是吗?”
云染自然没有忽视楚逸霖的眼神,这时候她还没打算和太后抗上,所以点了点头应声:“是的,若是臣女喜欢上谁,定然会请太后娘娘指婚的。”
楚逸霖和云染的一唱一合,并没有让太后愉悦,太后身为高高在上的太后,自然是说一不二的,她给云染指婚,是她的荣幸,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推拒,不过太后想想云染身后的云王府,总算收敛了一些怒火,神容淡淡的开口:“既如此,等到长平喜欢上谁,定要进宫来请哀家指婚。”
“是,太后娘娘。”
云染应声,她知道这一刻太后娘娘心里定然是不喜自已的,同样的她也不喜欢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要把她指给定王是什么意思啊?太后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目的,这目的是什么。
云染正想着,殿外又有太监走了进来,飞快的回禀:“禀太后娘娘。皇上听说长平郡主进宫来了,派了夏公公过来宣长平郡主去上书房。”
“喔,”太后挑眉,望了一眼云染,声音微冷的说道:“既然长平想找一个自已喜欢的人,那么哀家等着你来请哀家指婚,皇上宣你去上书房,你就过去吧。”
“是,太后娘娘,”云染恭声退出了大殿,身后的定王望向上首的太后,不满的说道:“母后,这件事你怎么不和儿子说一声呢。”
“哼,没想到长平竟然是块硬骨头,本来哀家以为她会感恩戴德的谢恩呢,没想到她竟然推拒,好,真是太好了。”
“母后,这件事儿臣知道怎么做,”定王沉稳的开口,太后没说什么,望着下首的儿子,自个这个儿子,太后是很满意的,容貌俊美,身份贵重,头脑又很聪明,府上的女人也不多,这定王妃的身份可是多少人梦魅以求的,她真是想不通,长平为什么推拒。太后的眼睛忽地攸暗下去,难道长平的目标是当今的皇上,她想嫁给祺儿为妃。
太后如此一想,脸色冷冽而难看,云王府的二十万兵权不就落到皇上的手里了,不,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太后森冷的开口:“哀家给你机会,若是你不能让她改变心意,哀家可就要另用法子了。”
“是,母后。”
楚逸霖点头,恭身应命,他定会让云染嫁他的,而且是死心蹋地嫁他。
清安宫外,云染坐了宫中的软轿一路前往上书房,软轿外面跟着几位太监,为首的太监正是皇上身边的当红太监夏明,另外一侧是云染的贴身丫鬟荔枝,一众人直奔上书房而去。
云染端坐在软轿中,认真的想着太后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给她指婚,她有这么好心吗?按照道理她嫁谁与她无关啊。
云染正想得入神,软轿忽地一颠停住了,轿外夏公公细软的声音传进来:“奴才见过燕郡王。”
“起吧,”清悦好似琵琶之音的动听话语传进了云染的软轿里,她的眼睛瞬间乌光灼亮,劈叭作响,她想起了那变成纸化成灰的四万五千两的银票,燕祁,你个混蛋,云染听到那清风晓月般动听声音,有一种想咬他一口的冲动。最好咬断他的脖子。
她呼的一声掀帘往外张望,正好看到那半面轿帘之后的神容,若隐若现如光华四射的温软美玉,绮丽幽美,喷薄潋滟,天生的好相貌,又身份尊贵,还深得圣宠,一举手一投足都折射出他的风华无双来,周身上下实在是找不到一点的暇疵,就连那声音,也有着最好的音色,简单的一句话,尤如空谷幽兰,轻轻的吐香,更似瑟琵筝萧弹琴出来的清悦美纱之音,这样一个心地阴险的小人,老天怎就这般厚待了他,云染在心中吐了一盆的血,她几次和他交手都失利了,让她心中有恨啊。
有恨不能朝对面的男人发火,只能朝一侧的夏公公发火。
“夏公公,不是说皇上宣我吗,你没事和阿猫阿狗的打什么招呼啊,快走吧。”
啪的一声甩下帘子,阴森森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又响起来:“阴险狡诈,黑心黑肺的小人,”
云染骂完,忽地听到一道轻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柔如润滑的软玉。
“彼此彼此。”



☆、第041章 小黄册儿

云染不用想也知道是对面的男人传过来的,而且还是千里秘音的那种,从这一手不难看出这家伙的武功还高得很厉害,她是越想越生气啊。
外面夏公公听了云染的话,脸色僵住了,飞快的望向对面的燕祁,发现燕郡王并没有发火,夏公公赶紧的吩咐太监前往上书房。
两辆软轿一先一后的抬到了上书房的门外。
云染从软轿上下来,脸上的神容已恢复如常了,不但如此,唇角还是一抹古怪的笑容,她就不信收拾不了这男人,若是收拾不了他,她就不姓云。
燕祁从软轿之中下来,瞬间带来万丈光华,上书房外面的太监皆被他给迷惑了,个个一脸痴迷的看着他,难怪女子被迷,就是太监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云染撇了撇嘴冷哼,国出妖孽,恶运不止。
燕祁对于周遭的情况似乎早已经习惯了,面色如常,优雅尊贵的一路往上书房走去,身后的云染领着荔枝跟了过去,两个人一先一后的站到上书房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燕祁身上。对于燕祁身后的云染,直接的无视掉了。
夏公公进上书房去禀报了,很快走了进来,恭敬的宣旨:“皇上宣燕郡王,长平郡主觐见。”
前面燕祁优雅的抬步往上书房走去,身后的云染忽地加快了脚步,紧走几步,和燕祁两人并列而进,燕祁眸光幽暗的瞄了云染一眼,身子下意识的往旁边避去,他不喜别人靠近他,不过两个人已经进了上书房,燕祁身形一动往后退开。正在这时,啪的一声响,一件东西掉在了地上。
上书房内的人都望向地上的东西,原来是一副小册子。
龙案之后的皇帝瞄了一眼小册子,眸光若有所思,燕祁想到先前云染忽地挤了过来,这事分明是有古怪,现在出来这么一个小册子,看来这事有猫腻啊,不过不知道她这次设的是什么局。
云染飞快的朝地上的小册子捡去,不过只看了一眼,啊的一声古怪的叫了起来,像捡到了烫手的东西一般的扔掉了小册子,她不满的望向上书房里的燕祁。
“燕郡王,你怎么能把这种东西带进上书房,你这是亵渎圣驾。”
云染一顶大帽子扣出来,就不信皇上不治你的罪。燕祁瞄了一眼地上的册子,不禁嘴角微抿,饶是他一向泰山压顶不动声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