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当是什么人半夜不睡觉拢人清梦,原来是淮南王世子和林公子啊?你们这是唱哪一出啊?”
这两个男人云染是认识的,前面身材略高一些的阴沉男子乃是淮南王世子容逸辰,后面的男子名林凤章,凤台县皇商之家林家的嫡长子,没想到这两个人倒是搅合到一起去了,半夜不睡觉来抓人,真是好雅兴。
容逸辰和林凤章二人一听云染的话,微眯起眼睛,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认识他们。
不过想想便又释然,他们一个是淮南王世子,一个是凤台县首富林家的公子,若是这女人说不认识他们,他们倒要怀疑了。
林凤章报拳:“这位姑娘,先前有贼子刺杀淮南王世子,我们正在抓捕刺客,得到密报,那刺客闯进了这处别院,所以我们在搜查刺客,若是打扰到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搜查刺客?”云染微眯眼,心里叹口气,没想到自已救的人竟然和淮南王府的人牵上了关系,若是让人知道她救了这么一个人,会不会找麻烦,还是现在把这家伙交出去?不过也就是想想,懒洋洋的又打了一个哈欠:“既如此,快点搜吧,半夜扰人清梦,可是罪大恶极的。”
林凤章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望了望身侧的容逸辰,容逸辰一双深沉的眸光盯着床上的女子。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眼前的女子不是个寻常人,面对他们,竟然气定神闲,一点也不惊慌害怕,或者有任何的不安。
容逸辰一挥手,外面进来两个手下,飞快的在房间里搜查了一圈,连床下面都搜查了,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世子,没有。”
“没有,”两名手下禀报,容逸辰一挥手两个手下走了出去,云染不客气的撵人:“好了,搜也搜了,现在是不是该让我睡觉了,走吧,不送。”
她一言落当真一拉锦被往床上一躺,直接的睡觉了,门前两个男人眸色暗了几分,不过倒是没有再为难云染,直接的退了出去,门前的两个小丫鬟松了一口气,同时满眼迷惑,她们先前救的那个人呢?
屋外,一众黑衣人搜查完各处,确定了没有刺客的身影,总算转身离去,刚走了两步,为首的淮南王世子停住了脚步,似乎想起什么,脸色变了,飞快的掉头闪进了房间,樱桃和荔枝的脸变了。
 




☆、第004章 敲诈

房间里,云染自然也听到了那迅疾雷动的破风之声,陡的一拉薄被半歪着身子望着从门外闯了进来的淮南王世子容逸辰:“你们倒底有完没完了?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难道就因为阁下乃是淮南王世子,便可以如此无法无天吗?一而再再而三的强闯女子闺阁。”
其声咄咄逼人,容逸辰瞳眸暗沉,望着床上的女子,见她眸光冷寒,却有些飘移,他的唇角忽地一勾,一抹阴冷冰寒的笑挂在了唇角,眼睛落到了床里面微微凸起的地方,冷哼一声,大踏步的走了过去,手臂一伸果断俐落的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嗖的朝着床上凸起的地方狠刺了过去,不过一剑下去,并没有如预期所见的听到任何动静。
容逸辰的脸色不由得变了,一拔软剑,伸手揭了上面的薄被,只见床上乱七八遭的堆了不少的东西,不过都是女子的物品,衣服,靠枕,靠垫等等东西,正因为这些东西,外面看起来凸了出来,才会使得容逸辰怀疑床上藏了人,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容逸辰脸色难看,身子陡的后退两步。
床上的云染却好像受了什么大刺激似的直接的尖叫出来:“啊。”
这尖锐的叫声吓了容逸辰和门前的林凤章一跳,这女人抽什么风。
只见云染脸色阴沉而难看,瞳眸愤怒的冒着火,指着容逸辰:“你们欺人太甚了,我只是睡个觉,你们一再而再而三的闯进来,不但砸坏了我的门,还用剑刺坏了我的被子衣服。”
云染伸手取了床上的衣服,哗啦一声抖开,只见好几件衣服都被长剑给刺出了洞来。
容逸辰的眼神立马暗了,再次退后,然后一掉首沉声开口:“走。”
不过他一只脚刚划了出去,身后一道银色光芒闪过,嗖的一声,一支银色凤头步摇钗插在了门边的木板上,这步摇堪堪的插过容逸辰的身子,插到了木板上。
容逸辰的一只脚适时的收了回来,脸色黑沉的回望向床上的女子:“你好大的胆子?”
云染瞳眸跳跃着怒火,怒指着容逸辰:“你们砸了我的门,毁了我的被子和衣服,不会就这么走了吧?先前砸我的门,我本打算不计较的,必竟阁下乃是淮南王世子,我们这些小人物得罪不起,可是没想到你砸掉了我的门不死心,现在竟然连我被子和衣服也毁了,莫不是以为我还能忍气吞声?对不起,我不忍了。”
林凤章一看这僵硬的气氛,赶紧温融的陪着笑脸问:“那么姑娘想如何处理这件事?”
“赔我的门,衣服和被子,否则明日我不介意前往府衙去告一状,淮南王府的人仗势欺人,毁人清誉,还拿剑意图伤人。”
容逸辰的脸立刻布满了冰霜,恶狠狠的瞪视着云染。
林凤章只想息事宁人,而且他看这姑娘有这胆气,若是他们不依了她,只怕明日真能前去府衙告他们一状,所以还是不要横生枝节了。
“姑娘开个价。”
“一千两银票,”云染一点也不含糊的要价,容逸辰眼都绿了,他身为淮南王府的世子,什么时候竟然容许人这般狂妄了,不由得恼火,正想教训云染,身后的林凤章早取出了一千两的银票,走了过来递到云染的手上。
“姑娘,这是一千两的银票,打扰姑娘了,。”
云染收了银票,仔细的看了一下,脸色才略好一些,抬头打量林凤章,这男人倒是个不错的家伙,不但长相好,而且脾气也好,算了,她再闹,这位淮南王世子只怕要翻脸了,云染挥了挥手:“好了,你们走吧。”
林凤章点头,转身拽了容逸辰离开,容逸辰哪里肯走,他身为淮南王府的世子,竟然当面被人敲诈了一千两的银票,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啊。
林凤章却小声的嘀咕:“你别闹了,今天晚上那刺客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若是泄露出去?”
接下来他没有再说话,容逸辰也不再挣扎了,两个人走了出去,飞快的带着一众黑衣手下离开了。
樱桃和荔枝二人恭送着一众人离开,等到确认这些人走了,她们才放心的回身,直奔房间。
幽暗的灯光之下,云染正慢条斯理的穿衣服,整理房间,两个小丫头一走进来便心急的追问。
“小姐,那位公子呢?”
樱桃的话一落,哗啦一声,有人破水而出,从窗外窜了进来,樱桃和荔枝二人飞快的望去,便看到从湖水之中破水而出的人竟是他们先前所救的公子。
此刻这公子周身湿漉漉的,头发粘连在肩上,一张雪莲般完美的面容,泛起了透明的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还不停的轻颤着,这样的夜晚待在湖水之中,还躲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好人也受不了,何况是一个受了伤,又失血过多的人,若不是先前云染用银针逼出了他体内的能量,只怕他根本支撑不了多少,便现在也是他最后的极限了。
燕祁从来没想过有一日自已会如此的狼狈,此刻哆嗦着身子,抬手指着对面的女子:“你是故意的。”
他一言落,身子再支撑不住的往后倒去,幸好他身后便是床,他正好倒在了床上昏迷了过去,不过临昏迷前,还是听到那可恶的声音响在耳边:“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你不是要清洗身子吗,这下总算干净了。”
云染走过去,望着床上的男人,脸色没有一点的血色,此刻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的伤口崩裂了,血再次的流了出来,先前所用的药在湖水里泡的太久,所以没用了,若是她不出手,只怕他会流血过多而死,想想便觉得烦,没想到救个人这么麻烦,还说她是故意的,没错她是故意的,故意跟容逸辰要赔偿的银票,借以拖延了时间,让他在湖水里好好的待待,谁让他给她招惹了这样大的麻烦。
可是若她不这样干,容逸辰是不会如此顺利离开的,这个男人她先前可是瞧得很清楚,生性多疑,诡异莫测,所以她才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无非是让他摸不准她的心思,最后无奈离开。
没想到她所做的到他眼里竟成了故意的,没错,她是故意的,那也是为了救他,救她们自已,若是容逸辰发现她救了刺客,只怕连她们都会被抓。
“樱桃,立刻上岸去找个护卫过来。”
她这座别院里有男护卫,本来她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救了一个人的,但现在看这家伙的样子,需要人换衣服,若不让男护卫做,难道她给他换。
“是,小姐。”
樱桃转身离开,云染又吩咐荔枝:“你悄悄的去查一下,看看我们所住的别院四周是否有人监视,记着小心些,别让人发现。”
她怀疑容逸辰未必真的离开,现在他对她心生恼火,恐怕巴不得抓住她的把柄,所以定然会派人监视着别院。
荔枝点头命:“是的,小姐。”
至于云染自然要替房间里的家伙重新上药包扎,这一次再没有了先前的旋旎心情,折腾了这么在半夜,她都要累死了。
早晨,空气凉薄如水,淡淡的烟雾笼罩着整个水榭小筑,飞花似轻梦,蒙蒙的雾气拢着飞翘的屋檐,隐于青山绿水之间,如梦似幻。
最东面的一间小屋窗户早打开了,清新的空气弥漫在整个小屋中。
床上安静的睡着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男子,眉眼细致如画,墨发如华丽的锦锻,整个人仿佛开在雾气之中的雪白莲花,少了昨晚的狼狈,显得昭昭若华。
忽地睁开了一双星月瞳眸,清澈深幽,幽淡清冽。
他低首望了一眼身上的中衣,又伸手摸了一下腰间包扎得好好的伤口,想起昨儿晚上发生的一切,恍然若一梦,想到那个长相平常,双眸狡诘,如狐以兔,娇嗔痴狂,随心所欲的女子,不由得眸色深了几分,说实在的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个性独特的女子,让他觉得既新鲜又有些牙痒痒的。
燕祁正想得入神,屋外忽地响起一道铮铮之音,明快如清泉,清脆好似玉珠落盘,低吟间又似美人吟唱,说不出的动听,燕祁诧异的挑眉,缓缓的起身,一步一步的朝屋外走去,透过支开的窗户,他看到清湖岸边不远处的朱红木排上盘坐着一个粉衣女子,雾气缭绕在她的周遭,墨发在风中轻舞,她葱白的玉指从琴弦之上滑过,悦耳动听的琴声在湖水之间荡漾,远处有几只野鸭驻立,似在凝神听曲,近处有鱼儿凑近,不时的摇摆着尾巴,岸边的树木上有鸟雀停靠,一切显得梦幻,却又如此真实,燕祁忍不住拉开门,一步步走过去,想拨开重重的迷雾,看清迷雾之后的这张面容……





☆、第005章 天魄神咒

云染端坐在朱红木排之上,整个身心陷入了忘我的境界,天地间万物皆无,唯有指间流泻出来的清悦音符,湖水之中鱼儿摆尾,不远处野鸭停靠着,枝林间,鸟雀静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一弹琴,这些飞鸟鱼禽的都会从各处过来,停靠在她的四周,倾听着她演奏曲子。
她也乐得无事抚琴弄月,和这些动物分享一下动听的琴声。
迷蒙的雾气之中,清音飘荡在湖水之间,水波泛起浅浅的涟漪,曲音从高慢慢的到低,直到一曲终了,四周一片寂静。
余音缭绕在山林湖水之间,经久不息,直到一道掌声响起来。
鱼儿沉入水底,野鸭扑腾着翅膀逃走了,枝林间的鸟雀受了惊,簌簌抖了两下,赶紧的飞走,原有的详和被打断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