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两辆马车一先一后的离开云王府,一路往热闹的街市驶去。

    云王府的马车里,樱桃笑眯眯的问云染:“郡主,你喜欢定王殿下吗?”

    云染挑高眉望着樱桃,有些不满:“樱桃,你从哪方面看出来本郡主喜欢定王殿下了?”

    樱桃似毫没有感受到云染的不悦,依旧兴奋的说道:“若是郡主不喜欢定王殿下,为什么要和定王殿下逛街啊,郡主,奴婢也认为定王人挺好的,不但长得俊,而且还是亲王,以后郡主嫁给了定王殿下后,可就是定王妃,看那燕郡王嚣张什么。”

    云染有些无语,马车一侧的荔枝却细心的发现,郡主对樱桃似乎生出了些许不一样的感受,不由得心惊,赶紧的伸手拽了樱桃:“你胡说什么啊,郡主和定王殿下逛街,自有郡主的考量,你无端的猜测主子的意思做什么?”

    樱桃也发现自已越规了,不过并没有意识到这事有什么不好,这三年来,郡主可是从来没有认真的说过她啊。

    不过这一次云染却没有打算放过她,而是语重心长的开口:“樱桃,你刚才这话若是说出去,你说会不会给你家郡主我抹黑。”

    云染态度严厉,樱桃一下子被震住了,嚅动唇不安的说不出话来,心里怪怪的,眼睛微微的红了,郡主好像变了,先前她进宫不带她她就感觉出来了,可是她没做什么错事啊,就是今儿个的话也没有什么错,若是郡主不喜欢定王殿下,和定王殿下逛什么街啊。

    荔枝一看气氛僵硬,赶紧的拽了樱桃,向云染求情:“郡主,樱桃一向口无遮拦,郡主饶过她这一次吧。”

    云染叹口气,望向樱桃和荔枝两个,认真的说道:“你们两个是我的贴身婢女,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从你们口中说出来的话,可就是我说的,若是樱桃你这样的话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别人会怎么想。”

    荔枝脸色微变,恭敬的开口:“郡主,奴婢知道了,奴婢会小心的。”

    云染望向荔枝,对于荔枝她是相信的,因为这丫头沉稳又内敛,而且最重要的是忠心。

    至于樱桃,一向活泼,心直口快,以前在凤台县,她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最近到了梁城,她慢慢发现这丫头变了,爱打扮了,有些眼高于顶了,而且以前她惯着她,倒让她有些不知所谓了,她的话稍微说重了点,她不思过,反而百般委屈,要知道这上流社会,哪里有一个丫头的委屈,稍不如意打死扔了的情况多得数不胜数,她对丫头们之所以好,是因为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是这些并没有造成樱桃的感恩之心,反而造就了她的百般委屈,就像现在她没有认识到自已的错误,还在那里抽抽泣泣的委屈着。

    云染本来还想说她两句,可是看这样,直接的闭上眼睛靠在厢壁上休息,心里对樱桃十分的失望,可是她与自已朝夕相处了三年,她希望给这丫头机会。

    马车很快行到了热闹的街市,这里是梁城上流社会成员活动中心,街道边的商铺都十分的豪华,不管是一个成衣商铺,还是玉石店,里面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一件衣服,一件首饰,都足以让寻常人家生活好几年,但是梁城向来不缺有钱人,所以即便东西昂贵,依然十分的热闹。

    定王府和云王府的马车一先一后的靠边停下了,定王楚逸霖从前面走了过来,云染正好领着小丫头下马车,两个人往街道边一站,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不远处有行走的人不时的指点着,小声的议论着。

    隐约有耳语声传到云染和楚逸霖的耳朵里。

    “那不是定王殿下吗?怎么和长平郡主在一起啊。”

    “不知道,不过看他们两个人倒是挺登对的。”

    “难道定王殿下喜欢长平郡主,有意娶长平郡主为定王妃。”

    “真的假的啊?”

    云染抬眸望向楚逸霖,定王俊朗的脸上满是温融的笑意,瞳眸更是溢着柔情,这样的定王殿下,更是让别人认定,他喜欢的人是长平郡主,谁见过冷冽威仪的定王殿下如此温融的对一个人呢,除了长平郡主。

    长平郡主真是好运气啊,没有了燕郡王,竟然多了一个定王,定王殿下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这可是亲王啊。

    云染神容淡淡并没有多说什么,嘴长在别人身上的,爱说什么说什么吧,何况别人说定王看上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总好过说什么她被燕郡王退了婚,大宣京都谁也不乐意娶她强吧。

    “长平,你喜欢什么,我们进去看看,若是有喜欢的,本王送给你。”

    定王楚逸霖的语气十分的温和亲昵,云染听得一头汗水,她虽然今儿个和这家伙出来逛街了,可也就和他逛会儿街,不对,街还没逛上呢,这家伙怎么就一副护花使者的架势出来了。

    云染眼神幽暗,心知肚明,定王楚逸霖看中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背后的云王府兵权,他看中云王府的兵权,想娶她为妻没什么错,但愿他不要用什么鄙卑无耻的手段,若是他用了,那她可就排除他了。

    云染脸上笑意不减,轻声说道:“定王爷有心了。”

    楚逸霖听她温柔和煦的声音,心里越发的高兴,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越发的暖人,望着云染,似乎看一个囊中物,自信至极。

    两个人说着话走进了一家锦绣坊,这是一家有名的成衣店,柜台边摆放着的全是上好的锦锻,烟霞罗,云烟丝,每一样都很漂亮,但是每样都价值不菲,店内三三两两的正有小姐在挑选着布匹,又有锦绣坊的掌柜在一边殷勤的侍候着。

    楚逸霖和云染一走进去,便有人发现了他们,所有人停住了挑选的动作望了过来,眼神中有异色浮动,定王殿下竟然和长平郡主走在了一起,这是说长平郡主最后会嫁给定王殿下吗?

    虽然没人说话,但是每个人的眼里多多少少都泄露一些神色。

    店内掌柜的早醒过神来,领着人走过来,恭敬的一福身子:“小民见过定王殿下,长平郡主。”

    定王楚逸霖略点了一下头,望向云染:“长平,你看看喜欢什么,本王让掌柜的派人送进云王府。”

    此言一出,那些贵妇小姐更是认定了心中所想的事情,定王真的看中了长平郡主,看来他们好事将近了。

    几个贵妇小姐走过来向楚逸霖行礼,楚逸霖示意她们起来,云染却已走到一侧去观看那些布匹,掌柜满脸的眉开眼笑,看来又有一笔大生意了,刚才他可是听到了定王殿下的话了,只要长平郡主相中的布匹,他都会负责买单的。

    云染逛了一圈,却并没有买任何的布匹,不是她不想买,而是茹香院里有不少的衣服,根本用不着,而且就算她想买,她不会要定王送的东西,虽然和他出来逛街了,可是不代表会接受他的东西。

    云染逛了一圈,走过来笑着开口:“走吧,我看完了。”

    掌柜的彻底愣住了,笑容僵在唇边,就这样吗,就这样,什么都不买,什么都不要就走了。

    楚逸霖长眉挑高,笑着开口:“长平,你这是替我省钱吗?”

    云染摇头:“我替你省什么钱啊,咱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定王可真会开玩笑。”

    不远处的几位夫人竖起耳朵听,捕捉其中的信息,定王听了云染的话,眸色有些暗,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两个人说着话走出了锦绣坊,身后的掌柜差点哭出来,怎么可以这样啊,他这是一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啊,长平郡主,你为什么不选啊,为什么不要啊,啊啊啊。

    云染身后的樱桃倒是回头看了好几眼,最后依依不舍的收了视线,一路跟上前面的身影,定王楚逸霖陪着云染又逛了几家店,玉器店,首饰店,胭脂水粉店,各种各样的东西看得人眼花缭乱,可惜云染一样都没买,。

    定王楚逸霖不由得稀奇,要知道女人都喜欢这些东西的啊,看见这些绫罗绸罗,胭脂首饰,不管是谁只怕都走不动了,有谁会抵抗得了这样的诱惑呢,可是长平却偏偏能做到单纯的欣赏,而一点占有的心都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的自控能力特别的强,这样的女人真的很适合当他的定王妃啊,只要她认定了他,真心的扶助他,那么对于他来说必然是一大助力。

    楚逸霖心思纷杂,不过一心认定了云染做他的定王妃,如果说之前他想娶云染是因为云王府,现在娶她却是因为云染这个人,她有能力做好定王妃。

    “长平不喜欢这些东西吗?”

    楚逸霖忍不住开口问,云染笑着说道:“喜欢啊,都很漂亮很精致很华丽。”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买呢?”

    楚逸霖奇怪的望着云染,只见她笑意更深了:“我每一件都喜欢,难道要把那些衣服首饰玉器胭脂水粉全搬进云王府不成,这世上有多少美好的东西都是我喜欢的,难道我都要一一的占为已有吗,把它们摆放在这里挺好的,它们既不孤单,我若无事了便可以来逛逛看看,又不需要花钱,多好的事情啊。”

    楚逸霖眸光深黝,盯着云染,她的话有些诡异莫测。但却直接的给楚逸霖一种感觉,云染不想要他送的东西,是这样吗?

    “长平,你的思想可真是不同于常人啊,”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顺着街道闲逛,前方忽地热闹了起来,不少的人往一处地方奔去,楚逸霖和云染停住了脚步,二人一起望向前面,云染奇怪的开口:“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楚逸霖吩咐身侧的手下:“去查一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其余的人并没有动,停在原地等候着,以免前面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一会儿的功夫,那手下过来禀报:“王爷,前面是四方馆,听说宣平候府的才女江大小姐今儿个在四方馆里和奉国将军府的蓝小姐设了赌约,两个人以一枚价值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为赌资,比试琴棋书画四样才艺。”

    “喔,”楚逸霖挑高了浓黑的剑眉,来了些兴味,望向身侧的云染,温声开口:“这倒是极有趣的事情,长平,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凑凑热闹。”

    云染眸光若有所思,宣平候府的江家小姐江袭月她是有记忆的,这江袭月从小便才智过人,而且人长得极出色,被封为梁城的小才女,长大了名声只怕更胜从前了,宣平候府江家是皇帝的新贵,在先帝时期并不十分得宠,也不是什么候府,但是江家在先帝时期执掌户部,从中捞了不少的银子,在新帝争位夺储之时,倾尽了手中的钱财拉拢朝中的重臣助新帝一臂之力,所以皇帝一登上帝位,便册封江袭月的父亲为宣平候,执掌兵部。

    江袭月的身份自然也水涨船高起来。

    至于奉国将军府的这位蓝家小姐,云染倒是没有印像,因为这位蓝小姐生下来后被蓝将军送上山去拜师学艺了,她一直没有在京城出现,所以云染没有印像。

    不过江家和蓝家都是大宣的重臣,没想到两家小姐竟然在这里斗了起来,这倒有些意思,云染本来觉得逛街无聊呢,这会子听到了这样有趣的事情,自然想凑凑热闹。

    “好啊,去看看吧。”

    楚逸霖点头,两个人领着数名手下往前面走去,。

    四方馆是文人骚客喜欢驻足流连的地方,更是上流社会名门闺秀用来设宴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