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啊,去看看吧。”

    楚逸霖点头,两个人领着数名手下往前面走去,。

    四方馆是文人骚客喜欢驻足流连的地方,更是上流社会名门闺秀用来设宴招待朋友的地方,更是王孙贵族聚众豪斗的地方,这种地方寻常人进不来,不是有钱便可以进得来的,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进门的人必须文采昭然,不求才高八斗,但是信手拈来的几句诗词什么的定然要有。正因为有了这苛刻的条件,所以阻挡住了不少人,可也正因为这样的条件,反而替四方馆增添了一缕高大上的面纱,每一个能自由出入四方馆的人莫不觉得高人一等,仿佛自已与才智双全沾上了等级,所以这四方馆虽然才开张三年,但是生意却红火至极。

    四方馆里除了这些新鲜的玩艺儿,其实还卖各种东西,一楼的大厅里,共有四个角落,角落里设有精致高雅的玩艺儿,或名贵的玉镯棋子古画名琴,或稀有的珍稀玩艺儿,冰种玉麒麟虽说不得稀有,却极名贵,价值三千两的白银,这便是今儿个江家大小姐和蓝家小姐的赌约。

    此时的四方馆里十分热闹,大厅里三三两两的人正凑在一起说话呢,其中两处人最热闹。

    一处是以江家大小姐江袭月为中心的,江袭月的父亲乃是朝中新贵,眼下执掌六部中举足轻重的兵部,江袭月的身份自然是贵重的,所以不少巴结她的官家小姐围在她的周围,陪着笑脸说话儿。

    另外一帮人以奉国将军府的蓝小姐蓝筱凌为中心,蓝家同样的位高权重,蓝筱凌的父亲蓝大将军执掌京师大营南五营的兵将,这些兵将是大宣储备兵将,随时准备外调作为后援军,所以蓝筱凌的身份同样的贵重无比。

    今儿个之所以出现赌约一事,乃是因为蓝筱凌看不惯江袭月等一派人的做为,总是一副才女风范,走到哪里都高人一等的姿势,好像她们是全天下的中心一般,尤其让蓝筱凌恼恨的是偏偏男人还就吃她们这一套,处处追捧着她们这些女人,什么才女,才貌双全什么的,倒不是说蓝筱凌嫉妒,实在是因为江袭月有一次竟然高调的冷讽蓝筱凌等一派的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说她们是一群胸大无脑的人物,是可忍敦不可忍,蓝筱凌怒了,怒骂江袭月虚伪,假清高,持才傲物,所以才有了今儿个四方馆的才艺之战。

    楚逸霖和云染走进四方馆的时候,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个个停住了说话声,很快有人过来给楚逸霖请安。

    楚逸霖是定王,皇室的亲王,而且还执掌梁城的京卫军,这里的人再托大,再狂妄,还不敢狂妄到定王面前,。

    对于楚逸霖身边紧随着的云染,四方馆里说什么的都有,议论纷纷嘀嘀咕咕,不少名门闺秀嫉妒着云染的好运气,刚被燕郡王退婚了,没想到竟然引起了定王的注意力,看定王满脸温融的神情,分明是对这女人有意思的,一时间更多的议论声响起。

    云染却是不以为意,她这个人本身就是议论的焦点,总不能因为自身是焦点就不出现吧,那她以后是不是就不要出现了。

    忽地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四方馆里响起,使得四周所有的说话声都停住了。

    “长平郡主恐怕不懂这里的规矩吧?萧老,还请你出来告诉一下长平郡主,这四方馆的规矩吧。”

    江袭月穿一袭裁剪合宜的月牙白凤尾罗裙,肩披淡黄的镶锦鸾边的披肩,那淡黄的色彩映衬得她的肌肤如暖玉一般,纤眉星目,琼鼻樱唇,整张面容婉约动人,只不过眉宇之间的冷傲之气使得她显得高不可攀,虽然不是皇家的娇娇女,气势上却不输半分,要云染说,这女人身上的冷傲之气比宫中的安乐公主可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了。

    江袭月话一落,四方馆里所有人都停住了说话声,望向了长平郡主,云染一脸的不明所以,她对于这四方馆的规矩还真不了解,她三年前离京,这四方馆还没开呢,谁知道这四方馆定的什么规矩啊。

    云染身侧的定王楚逸霖眉间染了一抹戾气,抬眸望向不远处的江袭月,江袭月直直的望着定王,不卑不亢,没有半点的害怕或者是不安。

    此时,四方馆的负责人萧老领着两个下人走了过来,恭敬的向定王楚逸霖行礼:“草民见过定王殿下。”

    楚逸霖点了一下头,望向萧老霸气的说道:“长平郡主是本王的客人,萧老是不是打算连本王也考一下。”

    萧老一怔,飞快的抬眸望了一眼定王,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江家大小姐,江袭月一脸的冷清,并没有任何的妥协,淡淡的开口:“萧老,这四方馆若是妥协了,我看也没有必要再开了,没的污辱了文人的斯文。”

    江袭月话一落,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来:“江袭月你别总是一副孤芳自赏,才可傲人的样子,好像全天下的人都不如你一般,真正是可笑至极。”

    云染抬眸望去,便看到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的女子,眉眼十分的开朗,明媚灿烂,整个人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一看此女便可以看出来她是练武的人,举手投足自带一股练武者的豪爽,这女子是谁?一侧的楚逸霖看出云染的疑问,低声说道:“这是蓝家的小姐蓝筱凌。”

    喔,原来她是蓝筱凌,照她说,这蓝筱凌倒是挺不错的人。

    不过云染的认同不等同于江袭月的认同,江袭月冷讽的开口:“恭喜蓝大小姐又多了一个知已。”

    她说完身侧便有人笑了声,附和的接口:“江姐姐太犀利了,好歹给蓝小姐留点面子。”

    “喔,若晗妹妹说得对,我是太直接了,我这个人就是憋不住话,总喜欢有话直说,虽然实话很容易伤人。”

    江袭月说话自带着一股傲气,和身侧的娇小玲珑的女子有说有笑的。

    云染望去,竟然发现那娇小玲珑的女子眉眼与一个人有些相似,当朝的太后娘娘,云染蓦的明白了,这女子看来是太后娘家那边的人,那么此人就是梅家的小姐了。

    除了看到梅家的小姐,云染还看到了自已的表妹赵清妍也在她们那一边,一个个倒是都长得十分的娇嫩美艳,再加上才气逼人,难怪一个个都眼高于顶的,不屑于别人呢。

    赵清妍看到云染的眸光,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嘲,明明什么都不懂,还闯进四方馆来,分明是给人污辱的,不自量力。

    云染扯了扯嘴角,十分的无语,看来这些人对于前身十分的了解,前身不学无术,琴棋书画一样不精通,生性顽劣还嚣张十足,可是不代表她不会啊,她好歹混到了军医,在上学的时候可是学了很多东西的,这什么琴棋书画的虽然说不上精通,可还能陪她们玩一玩的,何至于一个个全不屑的望着她啊,真是伤不起。

    那边蓝筱凌还在恼火的朝着江袭月冷喝:“江袭月,你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一天到晚的打击别人,不打击别人你会死吗,还动不动摆出梁城第一才女的高调劲头来,你以为别人全是瞎子吗,无病呻吟的念几句诗,便以为自已天上无双,地上仅有的第一人了,我呸。”

    江袭月的高傲面容终于有了一些幽暗,不过最后淡淡的开口:“这就是蓝大小姐的修养吧,呵呵。”

    她冷笑两声望向了四方馆的负责人萧老:“萧老,还不开始啊,你忘了我和蓝大小姐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吗?”

    萧老抬首望向了定王楚逸霖,满脸的为难,这长平郡主可是定王带进来的,他现在为难这位长平郡主,不就是让定王难堪吗,这可如何是好啊?他们四方馆谁也不想得罪啊。

    “王爷,你看这?”

    楚逸霖抬眸望向不远处的江袭月,满眸阴骜。

    江袭月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谁也不敢掺合到这件事中,一个不慎很可能就要招惹上麻烦。

    云染却看到江袭月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恼恨,可是望向楚逸霖的时候分明是带着痛楚的,难道这江家小姐喜欢楚逸霖,所以才会为难她。

    云染瞬间了然了,原来真相却是这样的啊,不过就算她喜欢定王殿下,也不该为以难她,她不是坐以待毙的命,江家大小姐,听说你是梁城的第一才女,若是今儿个你被人打下了才女的位置,看你还高傲什么,云染淡笑着望了四方馆内的众人一眼,在其中竟然还看到了唐子骞和秦煜城,两个家伙正伸手朝她挥手呢。

    云染清悦的声音响起来:“不知道这四方馆的规矩是什么?有谁可以告诉我吗?”

    一般人看出定王楚逸霖有意护着长平郡主,不敢说话。

    唐子骞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子,爽朗的开口:“长平郡主,是这样的,四方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管是谁若要想进四方馆,必须自作诗词两首,题裁韵律一概不限,只要是自做的就行。”

    唐子骞似笑非笑的望着云染,一脸好心的问道:“长平郡主,要我帮你吗?”

    云染唇角勾了勾,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她抬手抚了一下额优雅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就是做诗两首吗,我以为是多大的事情,搞得剑拔弩张的,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似的。”

    她一副云淡风轻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使得四馆内的人个个惊愕,随之议论纷纷,长平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长平郡主会做诗,没听说她会做啊。

    其中有一部分人甚至认为长平郡主是强作镇定,肯定是这样的,从来没听说她会做什么诗。

    云染身侧的定王楚逸霖直接的开口:“长平,有我呢。”

    他也认定了云染不会做诗词,这让定王爷多少有些遗憾,虽说娶妻娶贤,可文才绰越的女子更让人喜爱啊,不过既然他打定了主意要娶长平,就不容许别人羞辱她。

    云染却一脸的不在意,望向萧老:“去吧,取笔墨纸张来,不就是想看我写的诗吗,别两首,想要多少有多少。”

    其话狂放至极,听到的人个个目瞪口呆。

    想要多少有多少,这牛皮吹得是不是有点大了,就是江家大小姐江袭月也不敢想要多少有多少啊,这做诗也是要讲究灵感的好不好?

    这下所有人都认定了长平郡主是说话不打草稿了,哪有人想要做多少做多少啊。

    萧老早命人准备了笔墨纸张过来,楚逸霖还要阻止,看到情况已经没办法阻止了,心里多少有些恼火,先前还觉得云染进退得宜呢,怎么这会子便如此失态,她明明什么都不会,什么叫想要多少要多少啊。

    四方馆内,所有人都注意着这边的动静,静观其变,当然大家都抱了看好戏的成份,谁不知道云王府的这位郡主根本是一窍不通的,虽然识得几个字,可她从来没做过诗词歌赋之类的东西啊,也没有听说过她会弹琴画画的。所以今儿个她就吹吧,或者她曾经背过不少别人所做的诗,但现在眼前这么多的人,若是她抄袭别人诗词,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的。

    四方馆里的下人已经准备好了笔墨纸条,云染趋步走过去,身后的定王楚逸霖紧随着她的身后,打算在云染困难的时候帮帮她,必竟这是他要娶的王妃,岂能让她当众丢了脸。

    云染自然不知道定王楚逸霖所想的事情,她心里盘算着写什么诗,说实在的现代人根本就不喜欢玩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