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碌捻庖蛔永扼懔璧纳砩下涞搅嗽迫镜纳砩希謇涞幕跋炱鹄础

    “长平郡主,有没有兴趣参与?”

    刷,四方馆里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都望向了江袭月,又望向了长平郡主云染,没想到江袭月竟然直接的挑上了长平郡主,先前长平郡主露出来的一手,摆明了是个文采昭然的,若是她参与进去,这场比试更有意思了。

    不少人望着云染,云染徐徐起身,唇角是温融的笑意,望向对面的江袭月,眸光如水一般流过,可是却有一股让人轻颤的寒意溢过,只是江袭月挺直了腰背,冷冷的直视着云染。

    最后所有人都盯着云染,不知道长平郡主是恼羞成怒,还是欣然应战。

    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面面相视,最后狠狠的瞪了江袭月一眼,这女人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竟然挑衅上了长平郡主,真是找死。

    云染浅笑若然的望向蓝筱凌,温声开口:“蓝小姐,本郡主参与这一局,蓝小姐不会不同意吧。”

    蓝筱凌一僵,她倒不是不同意,而是不想牵连到长平郡主,要知道这一局她们是必败无疑的,若是长平郡主参与进来,不是连累得长平郡主也败了吗?

    不过长平郡主既开口,她就没有拒绝的理由,蓝筱凌豪爽的开口:“可以,只是筱凌怕连累长平郡主。”

    “胜负乃兵家常事,只不过是一场比试而已,人生里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比试,这一场不代表以后的所有。”

    云染浅浅而语,雍雍的气度折服了在场不少的人,而且她的话也是颇有哲理的,不少的人点头认同她的话,同时小声的嘀咕,长平郡主真是好睿智啊,你听她说的话,真是大道理啊。

    是的,郡主果然与从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她是个聪慧有才智的女子。

    唐子骞和秦煜城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在角落里咬耳朵。

    “你说长平是怎么回事?不卑不亢,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风范,这实在是太诡异了,我简直无法想像一个人的变化如此之大?”

    唐子骞满脸的困惑,想不透为什么一个人变得如此的彻底,现在的云染身上没有从前一点的影子,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人,根本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人,可现在的这个人,却比从前厉害得多,唐子骞和秦煜城都吃过她的苦,知道这女人十分的厉害,她这一次既站出来,只怕胜局在她的那一边,可她要如何取胜呢,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眼神栩栩光辉,盯着云染。

    云染的话不但使得在场的不少人喝彩,就是蓝筱凌也在心中喝了一声彩,本来她还有些气馁和不甘心,可是现在听了云染的话,不由得明媚一笑,姿意洒脱。

    “好,那筱凌便与长平郡主联手一战,快意人生。”

    云染也笑了起来,和身侧的定王楚逸霖打了一声招呼,起身走到了蓝筱凌的身边,夏雪颖被她们两个人的洒脱给宣染了,也站了起来:“那还少一人便由我添补上吧,。”

    蓝筱凌望向夏雪颖道谢:“谢谢你了雪颖。”

    夏雪颖不甚在意的说道:“谢什么,我们是朋友,能与你和长平郡主一起联手与人一战,也是幸事一件。”

    这下四方馆里硝烟更浓了,一方以江袭月为首,江袭月,赵清妍,梅若晗,另一方以蓝筱凌为首,长平郡主外加武安候府的小姐夏雪颖,两帮人马,每一个都位高权重,每一个都是梁城男子倾慕的对象,本来长平郡主被燕郡王退婚,还让人不屑,可是今儿个长平郡主这一手,倒让其中不少男子心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只不过长平郡主的身份,可不是假的,很多人即便心中有想法,短时间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江袭月冷眼望着对面的蓝筱凌,云染,夏雪颖,唇角是志得意满的笑意,高雅的说道:“萧老,立刻备下香案烛台,以一柱香为时间,三个人同时动手,必须在一柱香的时间内作下一幅画,不但要作下一幅画,还要当场赋一首诗,以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为赌注。”

    萧老应了一声,立刻吩咐手下去准备,很快香案玉台,笔墨纸张准备好了,江袭月和身侧的两位好友相视一笑,三个人信心十足,纷纷起身往前玉台前走去。

    蓝筱凌这边,云染却笑意盈盈的开口:“江大小姐,我想再在这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上加一个赌注,可行?”

    云染话一起,四方馆内所有人都望向她,一瞬间有些懵,不知道长平郡主搞什么。

    定王楚逸霖此时已不复先前的担心,心中下意识的觉得云染会赢,因为她那份淡定悠然,让人下意识的相信她是稳操胜券的。

    唐子骞和秦煜城两个也双眸栩栩如辉的等着云染的话,十分的有兴趣。

    四方馆里不少的青年才俊全都眼中升起盎然,十分的感兴趣,不知道长平郡主要加一个赌注是什么,而且看长平郡主的气定神闲的神情,一副必赢的把握,若是先前云染没有露出一手的好书法和好文采,也许这些人会嘲笑她,但现在个个心中升起了期待,长平郡主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江袭月却是冷笑一声,因为她对于她们三个人的画作是十分有信心的,反观唐筱凌这一边,唐筱凌和云染两个人刚刚回京,别说默契度了,恐怕她们两个人连彼此的画作都没有看过,怎么会有默契度呢,江袭月微微点头。

    “好,长平郡主请说。”

    云染淡淡的开口笑道:“如若输了,输的人请当众说一句,我是草包。”

    哗的一声,四方馆内响起了此次彼落的惊讶之声,对面的江袭月和赵清妍还有梅若晗不由得相视,江袭月最先反应过来,不由得傲然的狂笑,梅若晗则是轻蔑的开口:“还以为长平郡主有多聪明,原来也不过蠢人一个,不对,或许她是算计蓝筱凌也不一定,蓝筱凌这个蠢货不会上她的当吧。”

    三人之中的赵清妍却是没有吭声,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她发现自已不了解云染,而且看这个女人的神色,分明是有把握赢她们的。

    赵清妍心惊于自已的想法,飞快的抬首想阻止江袭月,可惜江袭月已经笑着开口了:“好,一言为定。”

    云染望向身后的蓝筱凌,微笑着开口:“蓝小姐不会怪我自做主张吧。”

    蓝筱凌一愣,先前她是惊呆了,没想到云染竟然提出这个条件,本来只是赌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没想到云染却附加了这么一个建议,她知道云染是想帮她,因为先前江袭月就是这样奚落她的,可是她们有办法赢吗,若是不赢,她真的要当众说出自已是草包的话吗?蓝筱凌犹豫了,云染又笑着开口:“相信我吗?”

    蓝筱凌抬眸望着云染,那一抹从容淡定,气定神闲,让人没有来由的信任,蓝筱凌伸出手握住云染的手。

    “我相信长平郡主。”

    对面的梅若晗率先张扬的笑起来:“蓝筱凌,你个蠢货,你被人玩了知道吗?说你蠢你还不相信,你们是输定了,你还定下这规矩,不是自找苦吃吗?”

    江袭月淡淡的望着云染,笑意清浅的说道:“长平郡主,我以为你有多聪明,原来也不过如此。”

    云染笑而不答,望向不远处的定王楚逸霖:“定王,可否给我们做一个见证,以免有人输了,到时候不肯说自已是草包,。”

    定王楚逸霖眸光深幽,望了望云染,又望向江袭月,见江袭月眸光一抹幽光望着他,楚楚可怜,我见动人,楚逸霖眸光微闪,沉稳的开口:“本王认为还是不要定这种附加的赌约为好,就按照先前江小姐和蓝小姐定下的赌约来做,江小姐和蓝小姐都是我大宣的名门闺秀,不管是谁输了,说出这样的话可是颜面扫地的事情。”

    云染眸光幽暗,似笑非笑的望着楚逸霖,看来这定王倒是个怜香惜玉之人,男人怜香惜玉没什么,可若是把每一个人都看成筹码棋子,这可就不大好了,云染唇角的笑意浓了,望向定王楚逸霖温声开口:“既然定王说话,那我们?”

    她相信有人会接口的,果然云染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对面的江袭月率先的阻住了她的话。

    “既然长平郡主说出了这附加的赌约,我们岂能不成全了长平郡主呢,定王殿下怜香惜玉之心,袭月算是领教了,不过这是女儿家的赌约,定王还是只单纯的做个见证为好。”

    江袭月话落,楚逸霖的脸瞬间拢上了一层幽寒,眸光也是黑沉下去,心中怒骂这江袭月,真是糊涂至极,他怜香惜玉也是怜的她,长平郡主既然敢开这个口,必然有必胜的把握,她这是自找死路。

    江袭月身侧的赵清妍也眯起了眼睛,有些不满的望着江袭月,这丫头今儿个是怎么了?她虽然气傲了一些,可一惯是个聪明人,怎么就没有发现长平郡主不同于以往呢,赵清妍抬眸望向江袭月,发现江袭月的眼里满是恼恨之意,手指掐着帕子,时不时的望一眼定王楚逸霖。

    赵清妍总算明白这江袭月为何要处处针对长平郡主了,因为她喜欢定王楚逸霖,看定王和长平郡主一起出现,又对长平郡主款款情深,这刺激了她,所以她才会失了往日的聪明劲。

    果然女人一牵扯上爱情便糊涂,只怕袭月的心中此刻还以为定王维护的是长平郡主呢。

    对面的云染笑容温柔的望向定王说道:“定王殿下,这可不是我不给殿下薄面,而是江小姐她?”

    楚逸霖望着江袭月,瞳眸满是幽寒冰冷,心中已是极火大的,。

    偏偏江袭月还是一门心思的认定了楚逸霖是为了帮助云染,所以咬牙坚持:“请定王殿下不要掺合我们之间的赌约之事。”

    楚逸霖心中从火大到幽冷,一惯以为这江袭月是个聪明的,以前他不是没动过想娶她的心思,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的蠢笨,所以这种女人不娶也罢,他何必怜香惜玉。

    “好,本王就做这个见证,输的人若是不愿意说打三十大板子。”

    定王楚逸霖的话使得不少人变了脸色,不说便要挨板子,这三十板子下去只怕非死即伤了,四方馆里的很多人想不明白,本来是一个小小的比试,最后怎么就上演得这么严肃了,不就是两个女子的比试吗,怎么最后就上演到深仇大恨上来了,还是江家小姐找上了长平郡主,江袭月才高自傲也不是惹事的人啊,那么今儿个她为什么要如此失态啊,稍微有脑子的人便想明白了,这是因爱生恨了。

    江小姐喜欢定王,其中有些人心中是有数的,而且定王一直以来也没有反对,对江小姐也是有好感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定王竟然有意娶长平郡主,而弃了江小姐,难怪江小姐恼火嫉恨了,这完全是因爱憎恨的戏码啊,很多脑补君越想越兴奋啊。

    上首的江袭月已经望向萧老。沉声命令:“点香,以一柱香为时间,分出胜负,。”

    “江小姐请。”

    萧老恭敬的请了江袭月等人近案前,又回身请了蓝筱凌等人前往案几前,香点燃了,四方馆里一片安静,江袭月和赵清妍还有赵若晗等人围在一起小声的商量之后,迅速的拿起笔画了起来,再看蓝筱凌三人,却没有着急,反而是凑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最后慢条斯理的开始做画。

    整个四方馆里一片安静,靠近前面的人不时的探头张望,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