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鹦∩囊槁圩牛詈舐跛估淼目甲龌

    整个四方馆里一片安静,靠近前面的人不时的探头张望,后面的人则是小声的议论着,两帮人个个都是一脸成竹在胸的样子,各自沉浸在自已的创作之中。

    其实没人知道,蓝筱凌心中却是轻颤的不安的,因为她没忘了云染附加上去的那条赌约,若是输了便要当众说我是草包,如若她们输了,她就要当众说这句话,只要一想到这个,她便心慌慌的,不过看身侧云染气定神闲的样子,她不由得心情安定了下来,下意识的相信云染定然有办法一举夺胜,想到这安心的开始画梅花。

    一柱香时间到。

    萧老的叫声响起来,率先扔下笔的是江袭月和赵清妍还有梅若晗等人,三个人唇角擒笑,志得意满的望着自已共同作下的画。

    云染和唐筱凌这边,唐筱凌和夏雪颖则是满脸遗憾的样子,倒让人猜测出她们所作的画有些不如人意。

    江袭月看到唐筱凌和夏雪颖的神态,更加的愉悦,望向萧老,沉稳的开口:“萧老,请让人展开画像,让大家评判一下,我们两方的画谁更胜一筹。”

    “好,”萧老应声,吩咐几名下人上前展示两方所作的画。

    江袭月和赵清妍等三人所画的乃是牧童戏春图,早春漫山嫩绿的青草,野花遍布,牧童倒骑在一头老牛身上,头顶是碧蓝的天空,脚下是柔嫩的绿草,不远处是清澈的小溪,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童子可爱,老牛不时的回头望着不远处的一头小牛,小牛正撒蹄嬉戏,好一幅打动人心的画,尤其是画功和技法可谓炉火纯青,明明是三个人所绘,但一眼看去,根本分辩不出来三人所作的痕迹,分明就是出自一人之手啊,除了画作,上面还赋诗一首。

    此画一亮像,立时为江袭月和赵清妍还有梅若晗赢来了声声的称赞,此起彼落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个个都赞称这三位是画中高手,梁城才女。

    江袭月眉色冷傲的望着一侧的蓝筱凌和云染三人,似笑非笑的吩咐萧老:“萧老,还不让人展示唐小姐和长平郡主所绘的画作啊。”

    萧老立刻挥手,自有两名下人把唐筱凌和长平郡主的画像展开,这画像一展开,立时引起楼里阵阵的稀嘘,因为画上只简单的画着五色梅花,另加上一首诗,花是好花,诗是好诗,可是这样的组合却说不出的单调,这样的一幅画显然是没办法与江袭月等人的牧童戏春图相比的。

    四方馆里不少人议论,个个望着唐筱凌,又望向江袭月,其中有人同情起唐筱凌来,唐小姐这回输得可大了,不但输了价值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还要当众说自已是草包,这可真是难堪啊。

    定王楚逸霖却怔住了,他以为云染那般气定神闲的神态是有十足的把握的,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幅寻常的画作,这幅画明显不敌江袭月她们三人的画啊,楚逸霖的眼睛不知不觉的眯了起来,望向了唐筱凌,输的人不但要输掉价值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还要当众说一声我是草包,这才是伤人的。

    难道云染和这位唐小姐有过节,故意害她输掉的,此时的唐筱凌心里七上八下的,一颗心快提到嗓眼子了,虽然先前云染已经和她说过这幅画真正绝妙的地方,不在于画像之上,而在于别的地方,可是听着四周的议论声,还是不由自主的不安。

    江袭月唇角隐有得意的笑,望向唐筱凌:“唐大小姐,你认为这一次我们双方谁胜谁负?”

    江袭月话一落,她身侧的梅若晗笑嘻嘻的接口:“江姐姐,你这话不是白问了吗,唐小姐可分辩不出这两组画作谁胜谁负啊。”

    这可是赤一祼一祼的鄙视啊,唐筱凌脸色一暗便要发作,云染伸手拽住了她的手,望向不远处站着地萧老:“萧老,请让人用黑布遮住所有的光亮。”

    云染话一落,四周响起了热切的议论声:“这是什么意思。”

    “这幅画有名堂吗?”

    “看长平郡主的样子,怕真有什么名堂。”

    很多人来了兴趣,对面的江袭月听了云染的话,脸色陡的一沉,阴骜的蹙紧眉,不过望着那一幅普通的画像,她还真没看出来这画像上藏着什么名堂,总之今儿个她们要想胜过她,单凭这样一幅画,是绝对不可能的。

    萧老听了云染的话望向定王楚逸霖,请示着王爷的意思,楚逸霖点头同意了。

    他一动作,不远处的江袭月咬起牙来,手指也下意识的握了起来,心中对云染十分的憎恨。

    萧老一声令下,立刻有下人火速的去取黑布,大厅里的人则是个个议论起来,盯着唐筱凌等人所做的画像,猜估着这画上会有什么名堂,要不然长平郡主,不会故弄玄虚的让人把光亮遮起来,肯定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四方馆的手下很快找了黑布把所有的光亮遮盖了起来,四周黑漆漆的一点光也没有,所有人屏息以待,盯着某一处,忽地,黑幕之中,有火光亮了起来,却是云染打着了火烧她们先前所作的画像。

    所有人呆住了,长平郡主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为什么烧这幅画啊,江袭月最先反应过来,冷喝出声:“长平郡主这是何意,为何要烧掉画作啊,就算你烧了画,所有人也都看见了,你们这幅画根本比不过我们的画。”

    四周不少人点头,没错,长平郡主若是指望烧掉了画便死无对证,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明明看到了画,这幅画是比不过江袭月等人所做的画的。

    正在众人小声嘀咕的时候,云染手中的画已经烧完了。化为了灰烬,而就在这时候,奇迹发生了。

    黑暗的空间里,忽地叭的一声细微的响声起,然后是清幽淡雅的梅之香味,随之有梅花在半空徐徐盛开,一朵两朵,更多的梅花在黑暗之中怒放着。

    周遭的人先是呆住了,然后有人惊叫。

    “怒放的五色梅花。”

    “天哪,真的是盛开的五色梅,还散发着香气呢。”

    “是真的啊,真是好壮观啊。”

    四方馆充斥着惊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很多人惊奇尖叫,从来没看过如此神奇的一幕,烧掉了原来的画,竟然重现画中的景像,五色梅花齐齐怒放。

    直到这时,唐筱凌的心才放了下来,唇角勾出欣喜的笑意,伸手抓住了云染的手:“长平郡主,谢谢你了。”

    本来今儿个这一局,她是必败无遗的。没想到长平郡主一出手便露出如此神奇的一招,这一招出手,江袭月想不败都难。

    看大家热情的狂潮便知道,她们这一组是板上钉钉,胜定了。

    云染唇角擒笑的拍拍唐筱凌的手,知道这家伙先前一定是极担心的。

    一侧的夏雪颖满目惊奇的盯着黑暗之中怒放的红梅,此时五色梅花已全数盛开了,形成了一道华丽的景像,除了五色梅花盛开,旁边还有一行诗句,黑暗中已有人开始朗读出来,很多人再次的赞叹起来,好诗,好句啊。

    真是独一无二的画作啊,堪称天下第一绝。

    相较于唐筱凌等人的欢欣,江袭月和梅若晗等人的脸色难看极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一种画,当真是令人恼火,江袭月此刻完全的惊呆了,透心的凉,尤其是想到待会儿要说我是草包这样的话,她便觉得整个人如在冰窖之中,不过江袭月不是浪得虚名的无能之辈,脑子飞快的动了起来。

    她身为宣平候府的小姐,未来要嫁的可是将相王候,怎么能当众说自已是草包这样的话,如若她真的说了,只怕日后就是她人生之中的一大污渍,可是先前自已一直咬着这件事不放,竟然惹得定王恼火的定下了三十大板的规定,也就是她若是不说,就要被定王府的侍卫仗责三十大板,江袭月很清楚,自已这样的人,若是挨了三十板子,只怕非死岂重伤,所以这板子她也是挨不得的,那现在怎么办。

    江袭月正想着对策,那怒放的五色梅已经消失了,黑幕撤掉了,众人下意识的鼓起掌来,四方馆里一片如雷的掌声。

    不少人兴奋的站了起来,其中礼部侍郎的二公子姚青山激动的问云染。

    “长平郡主,请问你这画叫什么画?”

    云染淡笑挑眉开口:“五色流光画。”

    这是她自已无意间创下的,利用莹光粉和几种带有颜色的中草药巧妙的绘出这样的流光画,本来是自已无事画来赏玩的,没想到今儿个竟然拿了出来狠狠的教训了江袭月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五色流光画,闻所未闻,好神奇啊。”

    “是啊,从来没看过这样激动人心的画。”

    又有一名青年公子站了起来问云染:“长平郡主,这种五色流光画,若是画别的画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吗?”

    云染点头:“是的,。”

    一时间全场哗然,人人脸上闪过激动,都很想知道这五色流光画的制作方法,可惜这样独特的制作秘法,长平郡主恐怕未必肯泄露出来。

    云染已懒得理会在场的各位,而是抬眸望向对面的江袭月等人,此时的江袭月那高傲的面容上,多了一些惨白。

    云染眸光微微的移开,望向萧老:“萧老,我们的画和江小姐的画,谁更胜一筹。”

    萧老想都没想,满脸笑容的开口:“自然是长平郡主你们的画更胜一筹了。”

    萧老的话一落,四方馆里不少的附和:“没错,长平郡主的画堪称天下一绝,不是寻常的画可以比得的,这场比试,长平郡主和唐小姐胜了。”

    “没错,长平郡主和唐小姐等胜了。”

    江袭月听着身遭各种声音,不由自主的腿软,身上冒起冷汗,一侧的赵清妍和梅若晗两个人脸色也难看起来,她们可是一惯自视甚高的,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败了,还是败给自已不屑的人,。

    赵清妍和梅若晗两个人的脸色同样的难看,不比江袭月好多少。

    江袭月有多惨便衬得唐筱凌有多高兴,今儿个她压根没想过会胜江袭月,没想到现在竟因为长平郡主的插手而胜了江袭月,唐筱凌如何不高兴呢,她平白的得了价值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还重重的挫了江袭月,实在是太大快人心了。

    唐筱凌望向对面的江袭月,张扬的叫起来:“江袭月,你还等什么,快把三千两的冰种玉麒麟给我拿来。”

    萧老望了一眼江袭月,江袭月咬牙点头,萧老立刻吩咐人取了冰种玉麒麟,交到了唐筱凌的手里,唐筱凌捧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三千两的白银对于唐筱凌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东西可是战利品,实在是让人高兴。

    她一边抚摸着玉麒麟一边望向江袭月:“江小姐似乎还忘了一个赌约?现在该兑现了。”

    此话一起,四方馆先还热闹的人,全都停住了,很多人想起来还有一个赌约,那就是要当众说自已是草包,这?不少男子心目中美丽高傲的江袭月还是有份量的,一想到美人要当众说这句话,很多人心疼。

    江袭月身侧的梅若晗大声叫起来:“唐筱凌,你别欺人太甚了,大家都是朋友,你这样盛气凌人,难道非要结下仇不成?”

    唐筱凌眉一挑,望向梅若晗,洒脱的说道:“我想问梅小姐,今儿个要是我败了,你们能这么饶过我吗?”

    这话一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