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唐筱凌眉一挑,望向梅若晗,洒脱的说道:“我想问梅小姐,今儿个要是我败了,你们能这么饶过我吗?”

    这话一出,不少人心中有数,依照江袭月等人的性格,肯定饶不过蓝筱凌,所以今儿个这杯苦酒,也只能江袭月自已咽下去,她这是太自得意满,所以才会败得如此惨。

    江袭月脑子飞快转动着,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已既不用说这么一句话,又躲过三十大板子。

    四方馆里,所有人都望着江袭月,只见一向冷傲美丽的江袭月此刻面容透出一丝异样的白来,此时的她倒是令人怜惜,甚至于在场的一些青年贵公子正盘算着要不要替江袭月向定王殿下求个情。

    正在这时,四方馆门外响起了急切的马蹄声,整齐划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门外,有人从门外奔了进来,大叫着:“不好了,监察司的人过来了。”

    “监察司?”不少人一听到这个脸色全都变了,要知道监察司的那帮子人全是太监,个个心狠手辣,若是有人落到监察司的手里,非死即伤,在座的这些人身份都很显赦,甚至于其中不少人的身份是上三品大员的公子千金,此时一听监察司出现,便心有不安,四方馆里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云染和唐筱凌等人面面相觑,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她们还想看到江袭月当场说自已是草包呢。

    相较于云染和唐筱凌的惋惜,江袭月和赵清妍等人却松了一口气。

    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也在可惜着,虽然江袭月有才又美丽,可惜个性孤傲,一副自已是天下第一才女的样子,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并不喜欢这女人,先前正巴巴的等着这女人说自已是草包呢,没想到竟然被监察司的人破坏了,唐子骞不由得气恼的开口。

    “监察司的那帮不男不女的不去查那些贪污受贿欺男霸女的朝中大员,跑到四方馆来做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燕祁执掌了监察司,血洗了朝中多少的官员,现在大家谁敢再捣乱啊,都隐藏得很深,你说燕祁没事做,是不是要找点事做做啊。”

    这里两人说得热闹,那边定王楚逸霖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并不希望江袭月真的发生什么事,因为今日他在场,若是江袭月真的说了那句话,只怕宣平候府要和他生分了,虽然先前他定下了三十板子的约定,也只是心急了些,现在细想之下,还是认为不能让江袭月当众说那句话,自然更不能打她。那不但是毁掉了江袭月,也是打宣平候府一个脸子。

    四方馆里,个个一脸的心思,门外,数道身着黑色锦衣的太监沾地无声的飘然而进,一个个身着黑色的锦衣,腰束金色绣纹的黑色腰带,身上罩着一件黑色的披风,行动间,披风簌簌生风,好似地狱里的鬼差,那黑色映衬得他们的脸更加的白晰,如吸血鬼一般,可是那一双双眼睛里遍布着狠戾阴森,唇泛着红艳的色泽,好似食人尸一般/

    这些家伙一出现,不少人手脚冰冷,胆颤若惊,大气都不敢喘了。

    甚至于有些千金小姐,都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气场而昏昏欲坠了。

    监察司的这些太监因为生理上的变异,所以个个心里变态,以折磨人为主,只要进了监察司,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的,众人看到这些家伙,便想到了他们的主子燕祁,明明是一个高雅清风晓月一般的男人,可是偏能网罗出这么一批心狠手辣的手下。

    三年前燕祁初回京,先帝让他执掌监察司,他把原来的人全部解散了,从宫中网罗出这么一批太监出来做事,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阴险狠辣,其实归根到底,最狠的是他们的主子,竟能想出这样一个点子,利用太监的心狠手辣和变态来做事。

    听说这些太监没事便想着主意折磨人,手中发明了无数刑法之招,进了监察司再硬的铁汉也撑不住。

    大门口,两队黑衣太监飘然而进,动作迅速的占领了四方馆的各个位置,把所有人都包围在其中,后面又出现数名太监飞快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分列在大门口,恭敬的垂首恭迎着门外的人,门前三道身影优雅的走了进来,为首的人身着一袭白色的锦衣,腰束银质玉带,周身上下说不出的温润高洁,不染一丝尘埃,仿似空明的业镜之花,纤尘不染,那温润浅笑的容颜,仿似一朵徐徐而开的花儿,让人目迷神炫,四方馆里不少的女人看得脸红心跳,甚至于偷偷的嘀咕。

    “燕郡王,真的是燕郡王哎。”

    云染眉一挑,眼里拢上了暴风雨,看到这男人她便一肚子火,和他几番交手连连失利,这让她很不爽快,本来被他退婚,心中便气恼,若是她教训了他,倒也罢了,说不定这笔帐早就过去了,可是几番交手,竟然全都失利了,这让她心中的火气愈来愈旺。

    定王楚逸霖脸色幽暗,缓缓的起身领着两名手下走了过去,沉稳的开口:“燕祁,你这是做什么?”

    燕祁纤长的眉一挑,眸光从四方馆别处收回来,望向对面的楚逸霖,并没有丝毫的诧异,淡淡的开口:“本郡王查到消息,四方馆乃是一家情报机构,所以本郡王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查抄四方馆,并查明这四方馆的幕后指使人。”

    定王楚逸霖的脸色不由得变了:“情报机构。”

    这下四方馆里炸开了锅,没想到四方馆竟然是一家情报机构,真是太意外了。

    “怎么可能啊?”

    “是啊,太不可思议了。”

    燕祁已经不理会别人,优雅的一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查,四方馆所有人全都抓捕入狱,。”

    “是,主子,”一队黑衣手下火速的闪了进去。

    忽地有人叫起来:“萧老,萧老。”

    四方馆的负责人萧老竟然在这时候服毒自尽,这一举动更加的说明,四方馆确实有可能是一家情报机构,要不然萧老好好的自尽做什么,这一下子所有人不敢动了,若是被燕祁抓住什么把柄,不但自已倒霉,还要连累家族中的人受罪。

    一时间整个四方馆雅雀无声,燕祁眸光落到萧老的身上,命令身后的手下逐日:“去,查一下他所中的是什么毒?务必要救活他。”

    “是,主子。”

    逐日飞快的领命走过去检查,脸色有些难看,然后举手用银针封住了萧老身上的穴道,此时再看萧老,脸上和嘴上全都是一片惨淡的黑色,很显然的他所中的毒很厉害。

    逐日飞快的走过来,恭敬的禀报:“主子,属下无能,只能封住他的穴道,没办法解他身上的毒,若是半个时辰后没有解药,他必死无疑。”

    燕祁脸色如常,不过一双澄如碧潭的瞳眸微微的幽暗,微凝眉思索,整个四方馆谁也不敢说话,安静的立在各处,就怕自已落到这帮变态的家伙手中。

    不但是这些人,就连定王楚逸霖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所以他一言不吭的安静站着,静观其变。

    燕祁忽尔眸色清幽,飞快的望向四方馆一角,先前他一进来便把四方馆内的所有人都瞧了一遍,而他素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先前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云王府的长平郡主。

    他记得长平郡主三番两次的施毒,这说明这女人懂毒,说不定她有办法解萧老身上的毒,所以?

    燕祁唇角生出温润的笑,步伐优雅的一路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云染的面前。

    “长平郡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云染抬眸望向燕祁,从他的眼眸中不难看出这家伙打的如意算盘,因为先前自已三番两次对他用毒,所以这个人猜测她身上可能有解毒丹解毒丸之类的药,所以他把如意算盘打到了她的头上,做梦。

    云染下巴一挑,轻蔑的说道:“不借,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陪燕郡王说话?”

    燕祁唇角的笑意更浓,一点也不恼:“郡主,你确定。本郡王怕你后悔。”

    “后悔?”云染不难听出这句话的威胁之意,这家伙在威胁她,没错,赤一祼一祼的威胁啊,这个死贱人,不但三番两次的解了她的局,算计她,现在竟然还威胁起她来了。

    云染真想甩他一个大耳刮子,然后狠狠的来一句:“贱人,抽死你。”

    不过现在这架势,似乎还真有些不妥,所以?云染咬牙,昂着头看也不看面前的某个贱人,一路领先往大厅一角走去,燕祁笑而不语的一路跟着她的身后,一先一后两道身影竟然分外的和谐。

    四方馆的大厅里,很多人一脸的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意思?长平郡主和燕郡王两个人不是一直水火不相容吗?什么时候两个人交情这么好了,可是若说交情好也不至于,长平郡主好像要炸毛了似的,分明是十分恼火的。

    定王楚逸霖的眼神微微的幽暗了,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凝神听他们两个人讲什么话,不过什么都没有听到,楚逸霖知道是燕祁使用了内力,隔绝了他们两个人讲话的内容,所以他才会听不到。

    云染此时心绪已平复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望着尊贵优雅的燕郡王。

    “燕郡王有什么事快说吧?”

    “你身上是不是有解毒丸?”

    “没有,”云染想都不带想,飞快的开口,燕祁一点也不着急,轻轻的把玩着大拇指上一枚碧色的玉扳指,那玉板指一看就是上等的好货色,水光莹泽,柔滑细腻,仿似女人的凝脂玉肤一般,那样嫩绿的光泽衬得这贱人的手就像美玉一般,生生的让云染的心升起一股恼意。

    “长平郡主确定吗?你说这四方馆背后的真正主子会不会是某个功高盖主的人?手握重兵,狼子野心,心生逆意,暗下谋算之心,想谋朝夺位。”

    一字一顿,字字如诛,无不指向刚刚回京的云王爷云紫啸。

    云染的脸瞬间黑了,阴沉沉的瞪着燕祁:“贱人,你竟然胆敢陷害忠良,当心遭到天打雷劈,五雷轰顶。”

    云染话一落,燕祁抬眸望向她,眸色有些暗,一脸嫌戾的开口:“要不要进监察司洗洗嘴巴,怎么这么臭呢?”

    “喔,嫌我臭吗,好,我文雅还不行吗?白莲花,绿茶婊,你喜欢哪一个?选吧。”

    云染气狠狠的开口,忽尔盯着燕祁,只见这家伙一惯尊贵优雅,高洁润泽,不是白莲花又是何人啊,想到这心情忽地好了起来:“白莲花,你究竟想做什么?”

鬼医郡王妃 第047章 值钱的嫁妆

    燕祁听了云染的称唤,面容有些古怪,虽然这白莲花听起来好像不错,可是为什么他总觉得怪怪的呢?不过眼下他关心的是解药,这四方馆的负责人就是萧老,若是能救活他,定然能查到幕后的指使人。

    但是连逐日都没办法解的毒,哪怕他去请宫中的御医,也未必解得了这萧老的毒,倒是眼面前这女人,古灵精怪的,三番两次的下毒使毒,说不定身上会有什么奇门解药能解萧老的毒。

    所以燕祁才把注意力集中在云染的身上。

    “解毒丸,若是你能解掉萧老的毒,本郡王可以保证,今儿个四方馆的事情肯定不会牵涉到云王府的身上。”

    这话听来是好意,可反过来想便是赤一祼一祼的威胁啊,如若这萧老死了,这事就牵涉到了云王府的身上了。

    云染咬牙,暗骂一声贱人,最后想想这件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