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话听来是好意,可反过来想便是赤一祼一祼的威胁啊,如若这萧老死了,这事就牵涉到了云王府的身上了。

    云染咬牙,暗骂一声贱人,最后想想这件事,若是她不拿出解毒丸,只怕燕祁真的能把这么大的一个屎盆子扣在云王府的头上,那父王岂不是要入牢狱,而她也是云王府的啊。

    想到这云染气狠狠无奈的从袖中取了一枚药丸出来:“拿去,这是解毒丸,不过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燕祁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两眼,抬眸望向云染:“你确定这能解萧老的毒?会不会只是寻常的解毒丸,让人半死不活的,神智不清的。”

    云染眼一黑,差点破口大骂,这个贱人咋这么聪明啊,气死她了,没错,她拿出来的就是让人不死不活,神智不清的解毒丸,到时候就算萧老醒过来了,也没办法交待背后的指使人。

    没想到却被识破了,云染心不甘情不愿的又取了一颗解毒丸出来递了过去。

    “好了,没有了,就这一颗了,你爱信不信。”

    “或许你身上还有更好的也说不定,”燕祁一面不客气接过那解毒丸,一面盯着云染不放,摆明了不相信云染交出来的就是最好的解毒丸,他云淡风轻,清风晓月般温润的开口:“其实我们燕王府和云王府一向交好,本郡王是真心不想这件事牵扯到云王府的,可若是萧老不醒,不交待出背后的指使人,那么谁都有可能是幕后的指使人啊,尤其是皇上会怎么想呢?”

    云染听着他的话,越听脸色越黑,最后再次从身上扒拉出一枚解毒丸,气狠狠的掷过去:“拿去吧,这是可解百毒的解毒丸,再要没有了,记着你的话,这件事最好别牵连到我云王府。”

    燕祁笑容温润的接过解毒丸,眼神灼亮好似夜空的星辰,一脸饶有兴味的问云染:“本郡王很好奇,长平郡主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解毒丸?”

    云染一惊,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她才不要让这贱人白莲花知道她是大夫,想到这明媚一笑:“燕郡王,难道我就不能有朋友吗,你知道我的朋友是谁吗?”

    燕祁不语,云染继续说道:“揽医谷的人,你说想要什么毒药没有,想要什么样的解药没有啊。”

    “揽医谷?”燕祁清澄幽亮的瞳眸慢慢的深暗下去,定定的望着云染,猜测着她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这女人诡计多端,心思莫测,显得十分的不平凡,若说她认识揽医谷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江湖中传闻,揽月公子为人十分的诡异莫测,心思刁钻,听说他医治人自有自已的一套标准,穷人可分文不取,富人要一掷千金。这位揽月公子让所有有钱人头疼,可是在民间却深得民心,百姓十分的喜欢这位性格怪僻的揽月公子,听说他年轻轻的医术却精堪至极,手下还有五大弟子,五个都是手段高超的神医。

    云染挑眉转身理也不理身后的燕祁,解毒丸都被他得了去,她再和他待一起,估计得呕血至死,这不要脸的贱人白莲花,竟然拿云王府来要胁他,他给她记着。

    燕祁收回眸光,跟着云染的身后走回了大厅,把云染最后拿出来的解毒丸交到了逐日的手里:“去。喂萧老服下。”

    “是,主子。”

    逐日错愕,飞快的猜测着这枚解毒丸的来处,难道是长平郡主手中的,如果真是这样,长平郡主怎么会有解毒丸的。

    萧老服下解毒丸后,很快脸上的黑气退了下去,逐日惊讶莫名,要知道萧老所中的毒可是很难解的,连他都束手无策。但是现在一枚小小的解毒丸便解掉了,这解毒丸可真厉害啊。

    大厅里,监察司的手下已经把四方馆所有手下都抓了起来,连同萧老一同带了出去。

    燕祁下令:“现在所有人都离开四方馆,不得逗留,本郡王奉皇上的旨意,要查封四方馆。”

    他的命令一下,所有人心急的起身,直奔四方馆门外而去。大厅里的江袭月赵清妍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庆幸今儿个有这么一出,所以让江袭月躲过了这么一劫。

    可惜偏有人不让她们如意,云染先前吃了燕祁的亏,心里正火大呢,再看后面的人堆里,江袭月赵清妍还有梅若晗等人笑得开心的样子,不由得火气越发的大,清冷的开口。

    “江小姐似乎还有事没有做吧。”

    此话一出,四方馆所有人停住了动静,齐齐的望向长平郡主,连带的燕郡王燕祁也望了过来,

    云染不看别人,望向后面的江袭月,皮笑肉不笑的接着说道:“江小姐,你还有一个赌注没有兑现呢,即便皇上下旨查封四方馆,你的赌约也该先兑了现。”

    江袭月的脸色一怔,随之一双瞳眸闪过嗜血的寒气,直射向云染,江袭月身侧的赵清妍和梅若晗二人也气愤的瞪着云染。

    云染只当没看见,她现在火大得很,才不在乎这几个人,就算她们背后有着显赦的家世又怎么样,她背后也有显赦的家世,蓝筱凌的背后也不是没人,所以云染一出声,蓝筱凌冷笑一声接着开口:“江袭月,若是你今日走出这个门,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蹄子,言而无信的小人,以后本小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江袭月的脸色再次的白了二分,飞快的望向身侧的赵清妍和梅若晗,梅若晗反应挺快的,扫视了四周一圈,最后把眸光落到了燕郡王身上,若是燕郡王出声,就不相信蓝筱凌和云染这两个贱人敢跟燕郡王作对,。

    “燕郡王,你看皇上下旨让你查封四方馆,若是我们再逗留这里,郡王一定会怪罪吧。”

    燕祁眸色深幽,身侧的一名手下,早把先前四方馆内发生的事情,禀报了他,所以梅若晗一开口,他便知道梅若晗的用意了,想借他的手,让江袭月躲过这一劫,不过他一向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燕祁面容笑如夏花,举止温润,光华潋潋,轻雍如玉的声音微微的响起来:“虽然皇上下旨查封四方馆,不过这一时半会的倒也不急,既然江小姐和蓝大小姐定下了合约,那么自然该言出必行。”

    此言一起,大厅里鸦雀无声,不少人以为燕郡王定然会帮着江袭月一些,没想到燕郡王竟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这是打算看好戏了,可怜的江袭月啊,今儿个她是逃脱不了这命运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痛快的答应这样苛刻的条件,对了,先前明明长平郡主同意了不附加这样的条件,偏江袭月紧拽住不放,这真是搬石头砸自已的脚啊。

    蓝筱凌本来还担心燕祁会出手相助江袭月,如若他真的出声,只怕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声了,但是偏偏燕郡王谁都没帮,这真是太好了,蓝筱凌笑得无比的明媚,望向对面的江袭月,大声的叫道:“江袭月,快点说,当着大家的面说你自已是草包,而且就算你不说,今儿个你是草包的事情也躲不过去了。”

    江袭月的脸色再次的白了两分,随之哇的一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黑沉一片,身子软软的往一侧栽去,身侧的丫鬟赶紧的上前一把扶住她:“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江袭月挣扎着抬眸望向身侧的丫鬟,虚弱的开口:“带我回去,有人给我下毒。”

    “下毒,竟然有人下毒。”

    “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响起了热切的议论声,不远处的蓝筱凌和夏雪颖则是莫名其妙的望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怎么会好好的有人给江袭月下毒呢。

    云染冷眼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江袭月,这个女人手段很厉害,竟然置死地而后生,眼见着自已躲不过去要当众说出自已是草包的事情,干脆自已服了毒,这毒是她自已服的。

    现在她们这边的人若是再紧纠住不放,只怕要落得一个凶残狠毒的名声,就算她有办法替她解毒,也没道理救活人家再逼人家说自已是草包的事情,所以这招置死地而后生,使得好。

    “这江袭月心计手段都很厉害,你们两个还是小心些吧。”

    云染警告身侧的蓝筱凌和夏雪颖两个人,两个人蓦地明白江袭月为什么中毒了。

    “你是说她?”

    云染却已不再说话,抬首望向对面的人,江家的两个丫鬟早扶着自家的小姐一路往外,身侧的赵清妍和梅若晗紧随其后的走了出去,很多人一路往外走,一路小声的嘀咕着,心头慌恐不已,谁会想到四方馆竟然是一家情报机构,而他们一直在这里活动,会不会无意间泄露什么秘密呢,若真是这样的话,不但自已要倒霉,只怕还要牵连家族中的人,一时间人心惶惶,谁也不敢多说话,急急的往外走去。

    云染领着两个丫鬟随着潮流一路往外走去,身后忽地有人挤了过来,竟然是唐子骞,唐子骞一脸兴味的盯着云染:“云染,先前你画的那种五色流光画可不可以教我啊。”

    “没兴趣,”云染现在的心情不好,所以没好气的冷哼。

    唐子骞满脑子都是先前所见到的五色流光画,狂热异常,哪里放过云染,一把拽住云染的手臂:“说说吧,与我说说究竟是如何做的。”

    四周不少人瞪着唐子骞,这唐大人脑子不好吧,这种时候不担心惹祸上身,还有心情问长平郡主如何作那五色流光画,真是让人鄙视。

    云染瞪着唐子骞,这家伙发起疯来,还真是有些疯狂,不过再疯狂,她也没心情教他,想到这,云染一甩手甩开了唐子骞的手,随之冷哼:“唐子骞,你有病啊,对了,有病得治,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四方馆门前,燕祁如玉兰一般高雅的立着,望着手下的黑衣太监把人一个个的押上了马车,一路带走,身后有鱼贯而出的众人,谁也没有说话,都显得十分的不安,虽然人多,却井然有序,一声不吭的离开,上马车一路回自家的府邸。

    人群后面忽地响起了云染和唐子骞的说话声,尤其是那句,有病得治,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燕祁一瞬间僵硬住了,飞快的掉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后面的人,云染正满脸不耐烦的瞪着唐子骞,摆脱唐子骞的纠缠,可是先前她说的那句话,却留在了燕祁的脑海里,和他脑海中的某一句话重叠在了一起。

    “洁癖是种病,得治,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燕祁的记忆仿佛在一刹那破开了闸门,云染和之前救自已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还别说两个人很多地方挺像的,都阴险狡诈,如狐似兔,记忆中那女人面对美色时坦然的摸他的胸吃他的豆腐,然后在有敌来临的时候,让他入湖喝湖水喝个够,而现在的云染,面不改色的把小黄册子赖在他的身上,却又在自已的房内布毒,就为了等他来好栽脏陷害他一把,这些某名的吻合,难道云染竟是那个在凤台县救了他的人?

    燕祁一瞬间只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更是排江滔海翻滚的意念。

    这时候云染已经和唐子骞还有秦煜城等人走了过来,一抬首看到了燕祁正脸色幽暗的站在门前的空地上,云染一看到他便来火,这个贱人,喔,不对,白莲花,她勾唇明媚的笑起来,抬首对着门前的燕祁挥手:“白莲花再见,白莲花保重,”

    明媚如画,娇好妍丽,燕祁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那淡黄的脸色,浓黑略显粗杂的眉,还有那略平的鼻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