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明媚如画,娇好妍丽,燕祁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那淡黄的脸色,浓黑略显粗杂的眉,还有那略平的鼻梁,鼻梁处还有星星点点的雀斑,这种种的迹像,认真去看,并不难发现,这根本是易容啊,也就是现在的云染根本就是易容的,难道她真是凤台县那个救了他的女人。

    燕祁一向泰山压顶不动声色的面容终于变了,眸光落到不远处的云染身前,云染正怒指着唐子骞在威胁:“唐子骞,别烦我,我现在没心情教你做流光画,再说就算我告诉你,你也做不出来。”

    唐子骞尤不死心,还想说什么,后面赶了过来的定王楚逸霖,已经走了过来充当护花使耆。

    “唐大人这是做什么,没听到长平郡主的话吗,怎么一直苦苦纠缠呢?”

    云染勾了勾唇角,忽地望着唐子骞笑言:“唐大人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如若唐大人真的有意的话,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唐子骞已经抱拳飞快的说道:“长平你走好,保重。”

    他说完飞快的一拉秦煜城,两个人上了马车离开了,身后的云染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冷哼:“我有这么吓人吗?真是的,”

    她说完望向定王楚逸霖:“我们走吧。”

    “好,”定王楚逸霖温润的出声,和云染两个人一先一后的上了云王府的马车,云染因为太过于生气,竟然忘了让定王坐自已的马车。

    四方馆门前,监察司的太监早关了大门,贴上了监察司专用的封条,查封了四方馆,几名黑衣手下火速的走了过来,恭敬的垂首:“主子,已经封了四方馆。”

    燕祁徐徐收回视线,落到了身前的黑衣太监身上,下命令:“君熇,立刻给我查这四方馆背后的主子。”

    “是,属下立刻去办。”

    君熇领命,火速去查四方馆背后的真正主子,君熇,监察司的二统领,燕祁手下的亲信,除了君熇,还有一个大统领名宁容,这两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心思敏捷异常,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闻出血腥气来,所以这三年来,大宣朝堂之上可谓一片清明,即便有不法的勾当,那也是隐蔽得很,没人敢撞在监察司这帮变态的手里。

    四方馆门前,逐日从之前就看出主子有些不对劲,此时看人全都散了,才有空问主子:“爷,发生什么事了,属下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燕祁抬眸微微的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勾出唇角边,云染会是救他的那个人吗,如若她是,这事可就玩大了。

    “逐日,给本郡王去查长平郡主的情况,看她这三年在什么地方,另外查她这三年的一切动向。”

    “是,”逐日有些不明白,主子怎么好端端的查起长平郡主来了,难道说他对长平郡主有了兴趣,逐日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陡的睁大眼睛,燕祁一抬首敲上他的脑子:“好好做事,”

    “是,”逐日本来想八卦一下的,没想到被燕祁掐灭了。

    燕祁眸光栩栩光辉,唇边的笑意愈发的柔润,光辉轻遍,领着两名手下离开了四方馆。

    大街上,云王府的马车上,云染微眯眼调适自已的心情,先前在四方馆内受到的蚀气,已经气消了不少,此时的她又平静了下来,不就是吃了燕祁那朵白莲花一个闷亏吗,她又不是没吃过,她吃得还少吗,所以何必生气呢,不过她就不相信了,她扳不回这场子。

    云染摒除心中的杂念,全心全意的想着如何对付那朵白莲花。

    马车一角的定王楚逸霖,一直在观察着云染,发现她的脸色变了好几变,变幻莫测的,心里忽地莫名的有些吃味起来,他感觉到云染如此变幻莫测的,似乎和燕祁有关,她不会喜欢上燕祁吧。

    想到这,楚逸霖忍不住开口:“长平,先前燕祁叫你过去是为了那解毒丸吗?”

    楚逸霖不是傻子,本来燕祁没办法解萧老的毒,可是和长平说了几句话便拿出了一枚解毒丸,很显然的那东西是云染的,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还有燕祁怎么会知道她有的。

    本来他以为燕祁和云染两个人誓不两立,可是今儿个看又不像那么回事,就说蓝筱凌和江袭月打赌这种事,若是一般人,他相信燕祁定然会下令把所有人撵出去,但是这一次竟然不一样,他竟然容许蓝筱凌逼迫江袭月兑现什么赌约,害得江袭月最后竟然只能服毒来挽救自已,燕祁帮的是谁,蓝筱凌还是云染。

    马车里云染本来正想得入神,忽地听到定王楚逸霖的话,她才想起马车里还有一个定王,他若不说话,她都他给忘了,云染徐徐的睁开眼睛,望着楚逸霖,并没有打算隐瞒楚逸霖。

    “是的。”

    “你哪里来的解毒丸,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定王的话有些咄咄逼人,云染有些不喜,眉微蹙,不过仍然耐住心解释道:“我的解毒丸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可解天下百毒,至于燕祁会知道,是因为我和他曾经交过手,给他下过毒,所以他猜出来我身上可能有解毒丸之类的东西。”

    “真的是这样吗?”

    楚逸霖追问,云染的不悦之意陡升,面容微微的沉浸,声音中不自觉的带着一抹冷意。

    “这事似乎和定王无关吧,定王刨根问底是何意?”

    楚逸霖一惊回过神来,心中不禁哑然,自已对于云染似乎有些誓在必得了,之前想娶她完全是因为她背后的云王府,但是现在他更多一些的是自已的情绪,他想娶她,越靠近她就越会被她吸引。

    楚逸霖收敛自已急切的情绪,伸手握住云染的手。

    “长平,本王想娶你做定王妃,本王会一生一世宠你的。”

    定王殿下深情款款的望着云染,说着情深意重的话,一般女人这时候只怕感动得一蹋糊涂了,定王殿下啊,说想娶她做定王妃,还会一生一世的宠她,真是做梦都会笑醒了。

    可是云染只是呆愣住了,她想不出来为什么定王楚逸霖一下子认准了她,她这是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让他认定她了,她改还不行吗?

    “定王,你是不是想多了?”

    云染抽回手,楚逸霖微愣,没想到他千年难得一回的表白,竟然让人给嫌弃了,楚逸霖的心中一瞬间有暴风雨狂飙而过,脸色也随之幽暗下来,瞳眸之中满是阴霾之色,他以为只要他表白,不管是谁都该睡着笑醒了,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云染,她刚被退婚不是吗?这大宣梁城还有谁比他更尊贵呢,不但品貌好又身份尊贵,还愿意真心的宠爱她,这女人不该欣喜若狂吗?可是现在这女人一脸的淡定,神色变都没有变一下,镇定的望着他,满脸的疑惑。

    这生生的打击了定王,楚逸霖本来想发火,但是一股征服的欲望渲染着他,他就不相信征服不了一个女人,如若连女人都征服不了,何谈征服天下啊。

    “长平,你不相信本王吗?本王言出必行,今日既说了一生一世的宠你,以后绝不会负你的,。”

    云染抽了抽嘴角,有些想笑,这世上哪个男人娶妻时不是满嘴甜言蜜语,这种人今日能面色坦然的说出这番话,明日就会对别人说出这句话,何况她心知肚明楚逸霖一心想娶她,是相中了她背后的二十万的兵权,对了,还有一份太祖皇帝的铁券丹书。

    看来这男人是个野心家啊,可当初先帝在位,皇位争储之时他为什么不动手呢,反而要在现在起念头呢,云染一时想不透,望着定王楚逸霖,笑眯眯的说道。

    “定王殿下,我真的无意嫁进定王府,所以王爷还是不要再提娶我的事情了。”

    “你?”

    楚逸霖气结,没想到这女人盐水不进了,他这样诚恳的想娶她,她竟然不为所动,要知道她若是不嫁给他,那么母后肯定会另外想法子对付她的,而他现在是真心的想娶她的。

    “云染,本王希望你好好的考虑,这大宣梁城有人比本王更尊贵更适合你吗,你不嫁本王要嫁与何人呢?”

    楚逸霖话落,云染从容的开口:“我从没说过要嫁最尊贵的男人啊,定王,我从来没考虑过嫁人。”

    虽然她在古人的眼里年龄已经很大了,十七岁的大龄了,可事实上十七岁的年龄可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她有必要这么急的把自已嫁出去吗,再说她从来没想过会嫁最尊贵的男子,若是她想嫁最尊贵的男子,倒不如嫁给宫中的皇帝呢,定王和皇帝还是有差别的吧。

    楚逸霖的脸色暗了,一言不吭的盯着云染。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他想不出哪里出了毛病。

    云染见他依旧盯着她,忽尔一笑,柔声开口:“定王殿下知道我嫁人是有规矩的吗?”

    楚逸霖眼一亮,有规矩就好办:“什么规矩。”

    “不许有通房,不许纳妾。不准偷人,不准吃腥,一辈子只准娶一个女人。”

    马车里定王殿下目瞪口呆了,满脸的错愕,脸色变了几变,像调色盘一般,他有通房,又纳了妾,平时还会偷个人,偶尔吃吃腥,这样说来,他一点也不符合云染嫁人的条件,可是云染所提的条件,真的有人会达到吗?楚逸霖无法想像,愣了半响后反应过来。

    “长平,你是故意让我知难而退的是不是?你不该是善妒的女子啊,这将相王候的怎么可能有人这样呢,难道你打算嫁那些娶不到妻的男人。”

    只有那些男人才是干净的吧,不是不想偷不想吃,只是因为没钱偷没钱吃,只有那样的男人才达到长平的要求吧,不过楚逸霖左思右想后,认为云染不该是那等呷酸吃醋的人,她这样的聪慧识大体,又进退得度,她该是主动替男人张罗纳妾的那种女人啊。

    云染闲闲的一笑:“这个就不劳定王担心了,如若没有这样的男人,那我还有一条路可走。”

    她狡诘的说道:“剃了发去庙里当姑子。”

    楚逸霖被云染似真似假的神情给弄懵了,头晕晕的,一时间说不得话,马车哒哒声响,很快到了云王府,外面赵虎的声音响起来:“郡主,云王府到了。”

    楚逸霖回过神来,望向对面清浅柔媚而笑的云染,眉微微的蹙起来,瞳眸微眯,盯着云染:“长平,你最好好好考虑考虑本王的话,要知道你的婚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的婚事背后牵扯很多,你最好别连累了云王府。”

    云染的眸子攸的一暗,冷寒遍布,定王这是在威胁她吗?这样的男人可真不足取啊,竟然把所有的希望都堆彻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连威胁都用上了,真是可笑至极,一个胸怀天下的男人,至少是坦荡光明磊落的,而不是胸怀险恶用心的,虽说帝皇路历来是鲜血白骨堆彻而成的,但是这样鄙卑的手段让她不屑。

    云染一言不吭的下马车,马车外面两个丫鬟正候着,伸手扶着她下来。

    身后楚逸霖眸光幽暗至极,好似黑沉的苍穹,无边无际的暗夜,望着那头也不回领着丫鬟进府的云染,脸色幽幽,唇角忽地勾出一抹诡异的笑来,长平,本王想娶你,就容不得你不嫁,让你那些莫名其妙的观念见鬼去吧,你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

    定王下马车上了定王府的马车,命令侍卫。

    “走吧。”

    云王府大门口,云染停住脚步,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