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定王下马车上了定王府的马车,命令侍卫。

    “走吧。”

    云王府大门口,云染停住脚步,回首望向那驶远了的马车,唇角同时勾出一抹幽暗的笑,定王,你最好别打那不该有的心思,因为你会自讨苦吃,而且楚逸霖这个人,她已经放弃了。

    大宣国京都师傅提到的三个人,燕郡王,定王,皇帝,这三人她已经全都放弃了,也就是他们不具备所谓胸怀天下的明君潜质,云染想着回身一路进了王府。

    云王府内十分的安静,老王妃和云王妃短时间内没有找碴子生绊子,但不表示她们不会,只是按兵不动而已。

    云挽雪落湖又被云紫啸下令打了板子,真正是雪上加霜,现在待在自已所住的院子里出不来。

    云紫啸的两个妾侍夏姨娘和容姨娘二人倒是带了自个的女儿云珊和云怜儿过来见了云染,夏姨娘和容姨娘二人对云染分外的敬重和客气,两个女儿也十分亲昵的唤云染做大姐姐。

    云染从记忆中了解到,这两位姨娘一直都很安份守已,从前也没有掺和多少她的事情,所以她也用不着怪罪她们,云染笑容满面的接待了两位姨娘和两个妹妹,倒使得她们受宠若惊。

    尤其是最小的六妹妹云怜儿,今年只有七岁,长得很可爱。一直亲热的拉着云染的手,唤她大姐姐,乖巧玲俐,聪明可爱。

    茹香院的正厅里,热闹成一团,先开始的时候夏姨娘和容姨娘有些拒谨,因为记忆中的长平郡主可是嚣张跋扈,从来不屑和她们多说话的,怕沾辱了自已的身份,本来她们是不敢过来的,但很多人说长平郡主和从前不一样了,她们才敢过来向长平郡主示好的,没想到郡主竟然分外的温和,这使得她们的胆子慢慢的大了,便和郡主说起话来。

    说了一会儿,夏姨娘和容姨娘看着时间不早了,便领着自个的女儿向云染道别,一众人离开了茹香院。

    她们前脚出了花厅,后脚樱桃在花厅里发起了牢骚。

    “郡主,你理她们做什么,她们身份低下,配和主子说话吗?一个个分明是别有用心的,要奴婢说以后见都不要见她们。”

    樱桃越说越激动,荔枝眼看着云染的脸色不太好看,赶紧的去拽樱桃,樱桃恼火的开口:“你拽我做什么,那些人肯定是不安好心的啊,我这是提醒郡主防范她们,以免被她们害到。”

    云染的脸色此时已是十分的难看,冰冷的喝声响起来:“樱桃,给我跪下。”

    樱桃一愣,以为自已听错了,飞快的抬首望向云染,看云染阴沉难看的脸色,分明是气恼的,不由得委屈了起来,缓缓的跪下,嘴里尤其嘟嚷着。

    “郡主,奴婢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怪奴婢呢?”

    荔枝也陪着樱桃跪在下面,一声不吭,她对于樱桃同样的心生了不满,怎么最近越来越糊涂了,郡主是主子,郡主疼爱她们,她们应该更知本份,而不应该忘了自已的本份,在一边指手划脚的,郡主这么聪明,做什么事心中有数,何况夏姨娘容姨娘她们又有什么错,只不过身份低下,讨一份生活罢了,郡主身份尊贵,她们过来巴结郡主,这也没什么,只要不害郡主,有什么干系,怎么到了樱桃嘴里便成了十恶不赦的人了,她似乎忘了自已的身份,她只是一个奴婢罢了,姨娘也是她们的主子啊。

    云染脸色微暗,望着下面的樱桃,一直以来樱桃都很活泼开朗,她很喜欢她这样的性子,当初救了她们后,虽然留她们在身边当丫鬟,可是并没有过多的拒束她们,对她们也如姐妹一般,在凤台县的三年时间里,她的性格倒是让她欣赏,可是最近她越来越不象话了,瞧不起下人,动不动委屈,眼高手低,现在竟然连她的事情也指责起来了,她若再不悬崖勒马她是没办法再留她的,而且她知道她太多的秘密,这样的人她是不会让她活的。

    云染眼神深邃而凌寒,下首跪着的樱桃尤在啜啜泣泣的委屈着,云染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语重心长的开口。

    “樱桃,你是我带进梁城的,我希望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不该说不该做的最好别说别做。”

    云染一言落,望向樱桃:“去院子里跪着,好好的反省自个儿。”

    “郡主。”樱桃这下眼泪流得更凶了,一想到要到院子里跪着,她便觉得丢脸,她是郡主的贴身大丫鬟,在王府里谁也不敢得罪她,可是现在她去院子里跪着,别人肯定笑话她,樱桃扑通扑通的磕头:“郡主,你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以后再不乱话了,请郡主饶过奴婢一回。”

    云染却冷着脸命令:“出去跪着,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荔枝本不想理会,可眼看着郡主要发火了,赶紧的开口:“你犯错了,还不出去跪着,只不过跪一下,又不是要你怎么样?”

    樱桃抬起泪眼望着云染和荔枝,心里委屈得要死。她想起了云染进宫不带她的事情,又想起了郡主似乎不太亲近她了,现在看荔枝,似乎也疏远她了,她们为什么这样对她啊,她陪了郡主三年啊,和荔枝一样在郡主身边侍候她的,为什么郡主亲近荔枝却不亲近她啊,樱桃的泪流得更多了,不过眼看着云染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不甘心的起身走了出去。

    身后的花厅里,荔枝依旧跪着,等到樱桃走了,她才缓缓的开口:“郡主,饶过樱桃一次吧。”

    云染淡淡的开口:“这是我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了,若是她不珍惜,或者背叛我,我是留不得她了,而且?”

    她停了一下,并没有隐瞒荔枝:“她是跟着我的人,知道我很多的秘密,所以若是我不用,我是不会让她活着的。”

    最后一句一闪而过的杀气,荔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紧的磕头:“郡主放心,她不敢了,以后一定会收敛的,奴婢相信她不会背叛郡主的,当初若不是郡主救了她,她就流落到青楼楚馆里去了,哪里还有现在的她啊。”

    “可惜一个人的禀性是很难改的,以前在凤台县的她也许不是真正的她,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云染叹息,心里倒底有些难受,必竟是跟了她三年的人,她希望樱桃能醒悟过来,认清现实和自已的身份,千万不要做背叛她的事情。

    花厅里一片沉重,云染望向下跪着的荔枝,荔枝一惯沉稳,进退有度,让她最欣慰的是,她随着她进了云王府,并没有被这些繁华迷乱了眼睛,依旧是从前的她。

    “荔枝,若是你想离开,我派人送你离开,从此后安静的生活,我不会怪你的,但若是你选择了留下,从此后便要一心一意的,如若让我发现你不忠心,你是没办法再活的。”

    云染深沉的说着,荔枝一愣,想也没想磕头:“郡主放心,奴婢从此后跟着郡主,一心一意的侍奉郡主,绝对不会背叛郡主的,是郡主给了奴婢命,郡主是奴婢的再生父母,奴婢不会有二心的。”

    云染点头,起身走过去扶起荔枝,拉着她温声开口:“荔枝,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只要不背叛我,我不是刻薄的主子,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至于樱桃,我之所以让她去外面跪着,一来是让她反省,二来是要看看她会不会心中怨恨我,从而背叛我,她的性格确实有问题,骨子里虚荣心又极重,若是她自已不醒悟,没人帮得她。”

    “我知道郡主。”

    荔枝知道樱桃思想是有问题了,最近的她和以往的她不一样了,和王府的下人说话总带着一股子傲气,有些目中无人,事实上她只是一个丫鬟,再高贵也只是郡主身边的一个丫鬟罢了,有什么比别人高贵的。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云染放开了荔枝的手望过去,看到赵妈妈走了进来,恭敬的一福身子。

    “郡主,奴婢有事请示郡主。”

    赵妈妈必恭必敬的垂首,云染点头,很满意赵妈妈的态度:“什么事啊。”

    “后日大长公主寿涎,郡主乃是大长公主特地备了请贴请的客人,所以郡主礼应备一份贺礼,但是?”

    赵妈妈停住了,望向云染一脸的为难之色,她不说云染也知道她为什么为难。

    眼下她初回云王府,茹香院这边还没有什么银两进项,自然没钱备下贺礼,虽然先前她被退婚,皇帝赏赐了一些东西,但皇帝赏赐的东西,她是不好拿出去做回礼的。

    钱,云染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她是揽医谷的谷主,最多的就是钱,不过她的钱多是用来救病医人的,很少用在这些地方,此番回京她没有带多少钱在身上,往后人情来往的肯定少不了,本来先前还能白得四万五千两的白银,可是没想到那银票却是假的,想到这个,云染暗自咬牙,不过一会儿功夫,她想到一件事,望向赵妈妈。

    “赵妈妈,我母妃出身于赵相府,她乃是赵相府的嫡女,当年以嫡女身份嫁进云王府,按照道理她的陪嫁之物应该不少,可现在茹香院这边并没有多少东西,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值钱的陪嫁之物哪里去了?”

    赵妈妈一听立刻恭敬的趋身禀报:“回郡主,原来这东西是在老王妃的手里,后来老王妃年纪大了,又把这份嫁妆交到了王妃的手里,让她打理着。”

    赵妈妈说完又走近一些小声的嘀咕:“郡主,当年王妃的陪嫁之物奴婢偷偷的抄了一份单子在手里呢。”

    她说着从袖中取出了一份单子递了上来,云染一看这单子有些发黄,看来是有些年头了,望向赵妈妈,赞赏到:“赵妈妈,你倒是个精明的,好,等本郡主拿到嫁妆,定然重重有赏。”

    云染话一落,赵妈妈笑着谢恩:“谢郡主了,奴婢母子二人皆诚心诚意的侍奉着郡主,不求赏赐,只求郡主好了,郡主好了我们才会好。”

    “嗯,这话倒是正理,我若是好了,就不会亏待你们母子二人的。”

    云染点头,想起一件事来,让龙一教阿虎学武功,想到这,笑望向赵妈妈:“赵妈妈,我让我的暗卫教阿虎学武功,他若是武功好了,本郡主就提他做本郡主的侍卫。”

    侍卫?这可是很有前途的身份啊,赵妈妈扑通一声跪下:“奴婢谢郡主恩赐了。”

    “嗯,你起来吧,这嫁妆单子本郡主好好的看看,明日一早会向老王妃提起的,务必要拿回母妃的嫁妆,你也不必费心去整大长公主的贺礼了,等嫁妆拿回来后,你就从中挑选一件就行了。”

    “奴婢知道了。”赵妈妈欢天喜地的退了出去,云染待到她退出去,便唤了龙一出来。

    “龙一,本郡主让你去做一件事。”

    龙一恭敬的垂首:“郡主请吩咐。”

    这一阵子以来,郡主所行的事情皆让龙一和龙二两个暗卫折服,如果说之前王爷让他们前来保护郡主,他们还有些不甘心,但几天功夫下来,他们已是十分的信服郡主了。

    “你没事的时候教阿虎学武功。”

    “教人学武功?”龙一有些错愕,以为自已听错了,抬首望向云染的时候,发现她脸色如常,是真的让他去教那个马车夫学武功,龙一有些不明白,云染自然看出来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龙一点头,诚恳的说道:“郡主为什么要让属下教阿虎学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