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云染把夏玉珍贬得一钱不值,夏玉珍的金豆子这次真掉了下来,转身往老王妃身上扑去,哭得伤心不已:“祖母,我没法再待在这里了。”

    云染一点也不客气的开口:“不乐意待不是嘴上说说的,现在就可以走,我记得夏家在松溏很富庶。”

    夏玉珍哭得更起劲了,在老王妃的怀里使劲的撞着,老王妃早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云王妃立刻责怪云染:“你玉珍表妹从小没了娘,你别欺负她了。”

    “我欺负她了吗,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她动不动就哭没法待了,可是事实上还好好的待着,既然不想走便别动不动的说走,咱们女人虽然比不得男人一言九鼎,可好歹说话也算点数吧,怎么就能说十回不见动静呢,再一个她没了娘,难道没有爹吗?现在她到了出嫁的年龄,按道理该回夏家的,她应该从夏家被人抬出去,而不是我们云王府。”

    夏玉珍僵住了,老王妃也愣住了,云染说的是一个道理,她们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云染不理会她们,继续说道:“现在再来说说我和唐公子幽会的事情,所谓幽会是两情相悦的男女相见,我和唐公子什么都不是,他昨天晚上闯进我云王府来,让我教他五色流光画,怎么就成我和他幽会了,而且先前皇上指婚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拒婚了,现在若是再传出我们幽会的事情,那么就是玩弄皇上了,你想这种事情若是泄露出去,对我们云王府是什么样的下场啊?”

    云染话一落,老王妃的脸色暗了,瞪了夏玉珍一眼,云王爷的脸色也不好看。

    现在皇上一直盯着云王府,他是知道的,这种风口浪尖之上,最好少招事。

    云紫啸认真的说道:“你们都给我安份些,若是无事生事,我云紫啸绝对不会轻饶的。”

    云紫啸一说,房间里的人面面相觑,最后望向云染,今时今日的云染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她们还是小心些为好,就算要对付她,也要一击即中,千万不要落到她的手里,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云染眸光微暗,她今儿个敲打夏玉珍,就是杀鸡儆猴,最好别来招惹她,如若招惹她,她不会轻饶的。

    但愿夏玉珍,云挽雪之流能明白这个道理。

    云染忽地一笑,明媚的望向云紫啸:“父王,我今儿个过来是有事要找祖母的。”

    “嗯,什么事?”云紫啸笑着问,上首的老王妃和云王妃顿觉不好,总觉得云染这个人十分的古怪,做事全无章法,根本摸不准她的心态。

    云染温和的说道:“明日乃是大长公主寿涎,大长公主派人送了一封请贴给我,那我自然要备一份大礼送过去,可是父王知道我?”

    云染话没有说完,房间里云王妃已经知道云染的意图了,心里咯噔一响,云染不会想拿回她母妃的嫁妆吗。

    云染母妃出自赵相府,赵相府世代功勋,钱财雄厚,当初先帝把赵相府的小姐指给当时风头正盛的云王爷,相府的人自然不会怠慢,备了大批的陪嫁之物,除此之外,先帝还赏赐了不少名贵的物件,这些东西现在正在云王妃的手里,云王妃自已本身出自于阮家,阮家自然比不得赵相府,何况当初云王妃是以平妻的身份进王府的,哪里有多少陪嫁之物啊,这些年,云王妃之所以风光无限,出手大方,所用可都是赵相府的这些东西,她本来还算计好了,自已有两个女儿,这些东西最后分给女儿做为陪嫁之物,若是现在云染把东西要回去,那她不是立马变成穷人了,所以云王妃抢先开口。

    “原来染儿想给大长公主备寿涎之礼啊,你早说一声,母妃自会给你备好的。”

    云染停住话望向云王妃,看来这女人很聪明啊,她一说她就知道她的意图了,不过她以为她阻止得了她的话吗,云染古怪的一笑。

    “谢谢王妃了,不过不需要,我自已的事情自已动手,何需劳烦王妃呢。”

    “不劳烦,母妃立刻着手让人准备这份礼物,回头让人送去茹香院给染儿过目,”云王妃说完起身准备离开,云染笑道:“不必了,王妃这么心急做什么,难道害怕什么?”

    云染说到这个份上,连老王妃和云王爷也知道云染话里的意思了。

    云紫啸望向云染说道:“染儿是想拿回你母妃的嫁妆吗?”

    云染笑容清然,淡淡点头:“是的,父王不会反对吧,我想以我现在的能力,足够支配那份嫁妆了,何况我身为长平郡主,迎来过往的很多地方少不得开销,所以才会想拿回嫁妆的。”

    云紫啸已经知道这个女儿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独立有脑筋,思维敏捷,她母亲留下的东西本该让她打理,所以云紫啸望向云王妃阮心兰。

    “把赵家的那份嫁妆交给染儿吧。”

    “王爷,染儿她?”云王妃想说云染还小,云紫啸的脸色已经暗了,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过那不是她阮家的东西,是赵家的,既是赵家的就是染儿的。

    “把东西交给染儿。”

    云紫啸重复了一遍,上首的老王妃看事已至此,只得出声:“心兰,你把赵家的那份嫁妆交给染儿吧,让她自个儿处理。”

    云王妃眼看着没办法,只得咬牙应声,心里盘算着把其中一些贵重的东西留下以后给女儿做嫁妆。

    “是,母妃。”

    云染清风晓月的声音又响起来:“对了,父王,我手中可是有一份嫁妆单子的,所以到时候我会让赵妈妈一一对货的,若是短缺了的还请王妃补齐了,我不求多出来什么东西,但求不少就行了,按照道理,这么些年王妃打理这份嫁妆,应该多出来不少东西才是,不过王妃辛苦了不少年,那些东西我就不要了。”

    云染宽宏大度的样子,气得云王妃阮心兰一口血气往头上拱,差点直接的气死过去。

    她只觉得五脏六肺都疼得抽气,这么些年她一直当那些东西是自个儿的,可心的摆在屋子里欣赏着,这回直接的把东西给了云染,她还拿什么充门面啊。

    云王妃谋算着,幸好这些年她做了不少的仿冒品,到时候以次充好就行了。

    她正想得入神,云染的优雅温和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对了,我对那些仿冒品不感兴趣,而且我是识货的,若是发现有仿冒品,呵呵,这事传出去可就不大好听了。”

    她笑了两声,那笑好似恶魔的笑声,令得云王妃周身冒冷汗。

    上首的老王妃更是气得胃疼肝疼,没想到这个小蹄子这回回来这么精明,赵家的那份嫁妆,老王妃也捞了不少的好东西,这会也要一并送还给云染,她能不头疼吗?

    房间里的几个小姐脸色也不太好看,因为她们也或多或少的得到过一些好东西,这些可全都要还给云染了。

    云染一下子成了云王府里最有钱的人了,而她们全都变成了穷人,想想便让人觉得嫉恨。

    云王妃则直接周身虚软无力,若不是硬撑着,她都要喷一口血晕过去了。

    云紫啸瞄了在座的各人一眼,最后把眸光落到了云王妃的身上:“染儿的话你听到了吗?本王不希望在这种事上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若是你连这点事情做不好,那么也没有必要做云王府的主子了。”

    云王妃咬牙:“好,妾身记住了。”

    云染见房间里不少人神色僵硬,满脸的嫉恨,看到这些嫉恨的嘴脸,她的心情忽地变好起来,就要剜剜这些家伙的心,让她们痛痛,不过别以为这是开始,还有好戏在后面呢。

    她想着站起身和老王妃告了一声安,又和云王妃招呼了一声:“王妃,我马上让赵妈妈领着人去王妃的地方搬东西,请王妃早早的回去整理一番好交接一下。”

    她说完领着丫鬟离开了,云紫啸有话要问她,也跟着她的身后起身出来了。

    身后的房间里,老王妃和云王妃二人承受不住的眼翻白直抽气,吓坏了一屋子的丫鬟,掐人中的掐人中,拽头发的拽头发,忙碌成一团。

鬼医郡王妃 第049章 马场赛马 英雄救美

  院子外面的云染虽然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就好像不知道似的,身侧的云紫啸也没有理会,那些东西本来就是赵家的东西,也就是染儿的东西,有什么舍不得的。

    “染儿,你和唐子骞那小子真的没什么事吧?”

    云紫啸盯着云染,虽然他现在不同意染儿嫁进护国将军府,但若是染儿真的喜欢唐子骞那小子,他也不反对她嫁。

    唐子骞那小子人还是不错的,可惜护国将军府唐家和皇帝是一体的,他们燕云两大王府一直是独立的,并不靠拢任何在一条船上,他们效忠的是皇权,不是皇帝楚逸祺,换句话说,若是定王楚逸霖能扳倒皇帝坐上宝座,他们也不反对拥立楚逸霖为皇帝。

    但是现在皇帝就想把云王府拉上他这条船,和他同舟共济,本来站到皇上的这条船上也没什么,但云紫啸现在很抵触这位皇帝,他刚回京就算计上他了,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所以他现在坚决抵制上皇帝这条船。

    云染歪着头望着云紫啸,浅笑着逗他:“若是我喜欢唐子骞,你待怎么着?”

    云紫啸惊悚,惊悚过后叹气:“还能怎么着,让你嫁给他,我云王府能靠上皇帝这么一艘大船也不错。”

    “瞧你愁眉苦脸的,”云染忍不住伸手推了一把云紫啸,撒娇的开口:“我和唐子骞就是一般的朋友,你别担心我和他有什么,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记着这话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会嫁给唐子骞的,所以你别愁眉苦脸的跟个老头子似。”

    云染说完笑呵呵的走了,身后的云紫啸忍不住不满的开口:“染儿,你个小混蛋,你连你父王都嫌弃了,什么叫跟个老头子似的,我还年轻着呢。”

    云染在前面摆手,明朗的声音传过来。

    “是的,我英俊美奂俊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父王,你别操心我的事了,自去忙你的吧。”

    云紫啸对前面的人儿无语,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不过最后还是慈爱的笑起来,这样的染儿不要他担心,真好,这三年来他在北部打仗,一直惦记着她好不好,没想到她在凤台县待了三年竟完全不一样了,她再不要他操心护着了,他相信她会保护好自个儿的。

    傍晚,赵虎派人送了信进来。

    阮府二公子阮霆今儿个进府来了,还在茹香院外面转了半天。

    阮家正是云王妃阮心兰的娘家,也是老王妃的娘家,阮家攀上了云王府这棵大树,经过多年的努力,眼下在京中地位不算高,但也不低,阮心兰的一个哥哥眼下任户部尚书,这阮霆便是这位阮尚书的二儿子,这位阮二公子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纨绔,不学无术,专好女色,平时不是找女人就是斗鸡赌博,在梁城的名声十分的差,根本没有什么女人愿意嫁给他,不过也有那贪图钱财地位嫁给他做妾的女人,现下府里有好几位小妾了,不过却没有娶正妻,没有哪家小姐愿意嫁给他做正妻。

    云紫啸十分不喜这位二公子,所以阮霆一般是不敢进云王府的。

    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进府了,不但进府了,还在茹香院外面转悠,分明是有什么鬼主意,他不会想打郡主的主意吧,赵妈妈猜测,随之冷笑起来,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