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进府了,不但进府了,还在茹香院外面转悠,分明是有什么鬼主意,他不会想打郡主的主意吧,赵妈妈猜测,随之冷笑起来,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郡主是他能宵想的。

    不过赵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她相信郡主知道该怎么做。

    “嗯,这事我知道了,”云染并没有一直盯着这件事,关心起另外一件事:“下午你领着人去盘点嫁妆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说到这个,赵妈妈忍不住笑起来。

    “回郡主的话,奴婢认真的盘点了,基本上都到位了,还差的几件东西,王妃说了,很快会让人送过来的。”

    赵妈妈说完忍不住又开口:“郡主是不知道,王妃那张脸跟调色盘一样难看,等奴婢带人把东西一件一件从她的库房里搬出来后,她直接的气昏了过去。”

    云染挑了一下眉,相当的无语,这女人真是贪心,根本就不是她的东西,至于这样剜心吗,不过想想当时的情况,还真是大快人心,活该。也许她早就认定了赵家的东西是她的,所以才会如此痛心吧。

    “郡主是不知道,很多好东西都被她们动了的,奴婢看到各房各户都有送东西过来。”

    “一个个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啊。”

    云染唇角勾出冷讽的笑,这一个个的还真是不要脸,拿了前身的东西,竟然还一个个的欺负她,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人中不少人都暗里下刀子的算计着前身,要不然她会有如此难听的名声吗?

    “嗯,收起来吧,记着那剩下的几件东西,若是王妃没让人送过来,你带着人过去收。”

    “是,奴婢知道了。”

    云染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叮咛了赵妈妈一声准备睡觉:“挑一件符合本郡身份的礼物,明日本郡主要送给大长公主做贺礼。”

    赵妈妈一一的应了,云染挥手示意她下去休息,待到赵妈妈走出去,樱桃和荔枝二人进来侍候云染躺下休息,两个丫鬟退了出去当值,外面樱桃嘀嘀咕咕的说自已吃坏了东西肚子疼要如厕什么的,荔枝念叨了她两句,让她早去早回。

    里间的云染,一扫往常的温柔明媚,满脸的清冷,凉薄如水,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洒在她的脸上,可看见她既失望又心痛的样子。

    很快外面又有动静,竟然是采儿过来了,小声的说着要见云染,荔枝告诉她郡主睡了,让她回去明儿个再来。

    荔枝有些不喜欢采儿,认为采儿嚼舌根子,樱桃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叛主子的。

    但是里间,云染的声音响起来:“带采儿进来吧。”

    “是,郡主,”荔枝沉稳的应了一声,瞄向采儿,并没有多说什么,领着采儿进了里间,云染翻身坐在床上,如墨的乌发披散在肩上,恬静的面容晕在光晕之中,如一朵锋芒内敛的蔷薇花,真好看,采儿忍不住脱口而出。

    “郡主真好看儿。”

    荔枝脸色幽暗,这家伙竟然讨好郡主,真讨厌。

    采儿却已经跪了下来:“奴婢该死,奴婢冒犯了郡主。”

    她只是下意识的说出了口,不是有意冒犯郡主的啊,云染却开口:“好了,你起来吧,说吧,有什么事儿见本郡主?”

    采儿没有起来,飞快的禀报道:“回郡主的话,奴婢今天下午发现樱桃姐姐又和宝蔷见了一面。”

    荔枝立刻呵责:“你别胡说,下午她一直和我在一块儿。”

    采儿的声音一下子小了:“就是她说去出恭的那时候,奴婢看她从茹香院出去,在后院里和落幽居的宝蔷见了一面。”

    荔枝一下子哑然了,云染抬眸望了荔枝一眼,荔枝不吭声了,郡主这是有些怒了,她若再开口,没的惹郡主生气,而且荔枝看采儿说得很认真,似乎樱桃真的和落幽居的人见面了,她想做什么啊。

    采儿又接着说道:“奴婢还发现另外一件事情,阮二少爷下午的时候一直在我们茹香院外面转悠,奴婢一直盯着他,然后发现他和老王妃茗玉院里的玉珍小姐见了面,虽然奴婢离得他们有些远,但是奴婢隐约听到他们说什么,明日大长公主府,动手脚什么的,奴婢猜测着他们是不是算计着郡主啊,所以特别的来禀报郡主一声。”

    云染唇角勾出了笑意,望着下首的的采儿,这丫头倒是挺聪慧的,若是留在身边倒也不错。

    “采儿,你对王府是不是挺熟悉的。”

    “回郡主的话,奴婢十岁的时候进的王府,现在已经有六个年头了,以前一直在王妃的院里做个三等丫鬟,王府里的人和事奴婢多少知道一些。”

    “嗯,不错,赏,”云染点头赞叹,采儿谢了恩后领了赏离开。

    荔枝送走了采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立在云染的床前:“郡主。”

    “看来明日大长公主府之行是龙潭虎穴啊。”

    云染伸手拉着滑落下来的一小揖的秀发轻轻的画着圈儿玩,眸光沉淀如水,周身充斥着智慧的光芒,荔枝却忍不住担心起来:“郡主,既然知道明儿个大长公主府里有不好的事情,我们不如假称生病,不去大长公主府。”

    云染轻笑:“这如何行,一听就是个假的,只怕大长公主要多心了,别人也会多想,还以为我托大不肯和 明慧郡主和解呢,你说何苦去得罪人,而且有人算计到我头上,我岂会不狠狠的给他们一击,你应该知道我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她们既算计我,我又岂会不给他们重重一击呢。”

    这一次云染的笑,有些蚀骨冷彻,连荔枝都感觉到郡主这一回是真的动怒了,她若动怒,算计她的人肯定要倒大霉,而这其中还有一个樱桃,这让荔枝既心酸,又无奈。

    外面樱桃已经回来了,在小声的叫唤:“荔枝,荔枝。”

    云染挥手示意她出去,荔枝走了出去,樱桃小声的追问着:“你进去干什么,郡主不是睡了吗?”

    荔枝淡淡的开口:“郡主睡着了,我怕她着了凉,所以进去替她盖一回被子。”

    这会子荔枝的心也凉了,对这樱桃已经不抱希望了。

    ……

    大长公主府建在梁城南郊外,依山而建,把半边的山头全都拢在了公主府里,这里乃是先帝在世的时候下旨特地为大长公主建的,听说驸马凤庭威生疾病去世,先帝心疼这位姐姐,所以下旨把南郊的半座山头圈给了大长公主做公主府。

    大长公主府的府邸建在半山腰上,马车从山脚一路往上行驶。

    半山腰停靠了很多的车辆,不少客人都到了,云染领着樱桃和荔枝二人刚从马车上下来,便听到身后响起了笑声,有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竟是蓝筱凌和夏雪颖两个人,两个人带着各自的丫鬟,笑眯眯的迎过来。

    “筱凌见过长平郡主。”

    “雪颖见过长平郡主。”

    蓝筱凌和夏雪颖虽然身份尊贵,但是云染是一品长平郡主,礼不可废。

    云染看到她们倒是挺高兴的,本来她还担心没有熟人会冷场子呢,这会子看到蓝筱凌和夏雪颖,心情好了不少,上次三个人合作做了流光画,彼此的感觉都挺不错的,所以这会子一照面,十分的开心。

    “你们两个起来吧,我们是朋友,以后用不着这么客套了。”

    礼是对外人而言,若是朋友就用不着行这礼了。

    唐筱凌和夏雪颖二人同时笑了起来,一左一右的过来拉着云染的手:“云染,昨儿个我们本来想去拜访你的,不过后来有事耽搁了就没有去。”

    唐筱凌说完,夏雪颖小声的说道:“我们是想去叮咛你一声,小心 明慧郡主,她可不是善茬。”

    “是啊,先前你和她就有矛盾,再加上我们在四方馆里收拾了江袭月和赵清妍等人,她们可是和 明慧郡主交好的。”

    “嗯,我会小心的。”

    云染点头,一行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路往大长公主府里走去。

    不远处云王府的马车上,云王妃阮心兰眼神阴骜的盯着前面和人有说有笑的云染,恨意充斥着她周身,这个小贱人,现在竟然这么厉害,一回府不但害得她女儿被打,现在连她手里的东西都被她夺了过去,不行,她咽不下这口气,而且她的两个女儿,全指着那嫁妆呢,所以她定然要想办法把那些好东西拿回来。

    云王妃身侧的云挽霜伸手拍了拍自个的母妃,提醒她莫要失了仪态。

    云王妃回神,脸上换上温婉得体的笑意,她身侧的夏玉珍,眸光闪烁着得意的冷笑,云染,今儿个就让你身败名裂,过了今日你可就臭名远扬了,整个梁城的人都不会多瞧你一眼的,更别说护国将军府那样的门楣,你想都不要想了。

    夏玉珍心情极好的领着小丫鬟一路离开,跟着云王妃的身后一路往里走去。

    大长公主是先帝的嫡姐,先帝时期便十分受先帝的喜爱,现在的新帝对她也十分的亲近,所以虽然没有驸马,只是孤儿寡母的,但是朝中的大臣都不愿意得罪这位新帝的亲姑姑,今儿个大长公主寿涎,朝中的大臣来了不少,命妇更是差不多全到了。

    礼品流水一般递进去,往大长公主的别院送去。

    云染和唐筱凌夏雪颖等人一边走一边逛,忽地唐筱凌小声的问云染:“大长公主每年都会办一回这样的寿涎,云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唐筱凌话落,夏雪颖眼神闪烁,唇角是狡诘的笑意,歪着头望向云染,小声道:“考考你。”

    云染轻笑一声,凑近唐筱凌和夏雪颖两个人,轻声的说道:“这可是一种敛财的手段啊。”

    大长公主名楚凌薇,皇室的嫡长公主,深得自已父皇的疼爱,赐冯翊公主,十分的受宠,可是驸马是不准占据朝中重要官位的,所以大长公主府的收入来源比不得朝中别的权贵之家,再加上早年的奢华挥霍,等到驸马去世大肆操办后,府上的财政收入明显的收支失衡,但是大长公主每年办这么一出寿涎之宴,收取的礼物再加上田租子商铺的钱财,也足够她们母女二人过得风风光光的了。

    云染说完,唐筱凌和夏雪颖二人惊叹,云染真是聪明啊。

    她们先开始就没悟出来,还是家中的母亲提点了,才想到这一层的。

    夏雪颖伸手拽住云染的手:“云染,你真是聪明,和从前一点也都不像。”

    夏雪颖一提到从前的事情,唐筱凌推了她一下,好好的说到从前的事情干什么,这不是成心给别人添阻吗?

    云染倒是不以为意,从前前身所做的事情,又不是她做的,再说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呢,她现在不是改了吗,瞧她自从回京后所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温柔的处理了。

    云染清浅的开口:“没事,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过去我是受人利用,蒙蔽了,现在我悟过来了,好在现在醒悟还来得及。”

    云染一说,唐筱凌和夏雪颖就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两个人笑着点头。

    “幸好你悟过来了,要不然就被人害了一辈子。”

    “是的,这也说明你是聪明的,若是不聪明就要被蒙蔽一辈子了。”‘

    三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话,一路跟着大长公主府的下人前往今日举办宴席的长春轩走去。

    长春轩建在一块平坦的山腰上,院子里全是青郁郁的草地,随处可见的小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