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算要罚也要有理由不是吗?皇上可是明君,我相信皇上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罚云染的。”

    蓝筱凌爽朗的说道,眉眼明媚,一点也不担心云染会被罚。

    夏雪颖也认同的点头:“没错,云染可从来没有招惹过 明慧郡主,都是她在找碴,就算发生什么事闹到皇上面前,皇上也怪不了云染。”

    安乐公主望了她们几人一眼,想了想倒也认同这理。

    皇兄是明君,不会胡乱罚人的,宠 明慧郡主不代表可以让认同她的胡作非为。

    “要说她胡闹嚣张跋扈,你过去可比她嚣张得多,我记得当初你连秦国公府的世子爷秦煜城都经常打,你是见一次打他一次的。”

    楚青奕想起过去的事情,不禁调侃云染。

    蓝筱凌因为刚回京,并不清楚云染的过去,所以听了楚青奕的话,不由得睁大眼睛,好奇的追问:“真的假的,有这么夸张吗?实在是让人无法想像。”

    现在的云染知书达理,明媚娇艳,一看就是个大家闺秀啊,她无法想像她嚣张跋扈是什么样子,像 明慧郡主那般讨厌吗?

    夏雪颖娇笑着开口:“过去的云染可比现在的 明慧郡主嚣张得多,她那时候是一言不和就动手啊,这京中多少公子哥儿挨过她拳头。”

    蓝筱凌盯着云染,左瞄又瞄的还是觉得无法相像,如果云染过去那么嚣张跋扈,怎么就变成今日这么一个温婉明媚的大家小姐了。

    “别说秦国公府的世子爷了,就是我们皇室的几个皇子也是不敢招惹她的,对了,我小时候还被她打过呢?”

    安乐公主说起小时候的事情十分的感叹,那一次差点害得她丢了一条命。

    不过她也撒了个小谎,事实上是她自己失足掉进池子里去的,她为了栽脏陷害云染,竟然说是云染推她进池子的,这害得云染被别人嘲笑了好久,而且从那一次开始,京中的人都叫她无法无天小魔女。

    “你还好意思说,那一次明明是你自已滑进池子里去的,竟然还说我推的。”

    云染没好气的瞪了安乐公主一眼,安乐公主抿唇笑,心里十分怀念小时候,虽然父皇不宠爱她,但是好歹她还有一个父皇,所以没人敢欺负她这个公主,可是自从父皇去世了,太后和皇上都与她隔了一层,宫里的太监对她也不那么热情了,楚青栾感伤起来,不过被蓝筱凌的惊叫声打断了,蓝筱凌惊讶的朝云染竖起大拇指:“原来染儿以前这么厉害啊,佩服佩服。”

    一侧的夏雪颖和几位小姐都笑了起来,一团热闹。

    几个人正有说有笑的, 明慧郡主领着先前的几个人走了过来,一脸挑衅的望着云染:“长平,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云染抬眸望着她,淡淡的问道:“赌什么?”

    “赛马,若是我输了,我就当众向你道歉,以后再不找你的麻烦如何。”

     明慧郡主笑眯眯的开口,云染一点也不相信这女人的鬼话,看她的神情分明是动了什么歪主意。

    按照道理她是可以不应的,明知道对方使诈还赴约,实在是不理智。

    云染没说话, 明慧郡主身后的江袭月开了口:“长平郡主不会是害怕了吧,先前你在四方馆不是很牛吗。怎么这会子又害怕了。”

    蓝筱凌瞪了对面的江袭月一眼,冷讽道:“江袭月,有你什么事啊,以后有我的地方你最好少开口,你若是开口便给我把赌约兑现了。”

    江袭月恼火,不过真不敢开口,她怕蓝筱凌一直纠缠着赌约的事情。

     明慧郡主笑容满面,一脸姐俩好的和善神情:“长平,我母亲先前不是让我们两个人友好相处吗,我们还是多亲近才是,其实这赛马也没什么可怕的,若是你输了,你和我道声谦,如果我输了,我向你道声谦,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四周不少人注意这边的动静,不过若是云染拒绝倒让别人认为她得理不饶人,而且她也想知道这女人玩什么花招。

    云染正想说话,一侧的安乐公主却悄然握着她的手,用手指在她的手心写字,小心有诈。

    云染自然知道是有诈的,不过她倒是想看看 明慧郡主能使出什么样的诈来,何况人家说到这份上她也不好回拒是吧。

    云染缓缓的起身,笑意氤然的点头:“好,既然 明慧郡主有兴致,那我们就赛一回又何防。”

    凤珺瑶瞳眸一闪而过的得意,心里冷哼,云染,今儿个我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而且让那些男人看看你是如何吃瘪的。

    凤珺瑶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显出来,笑意更加的灿烂,和云染二人一先一后的往西山马场走去。

    大长公主府建在南郊的半山腰,半边山腰用来建府邸,另外半边建了马场,平时很多人喜欢来这里的马场赛马。

    今日前来为大长公主做寿的人中有不少男人在马场那边赛马,云染等人还没有进马场,便听到唐子骞叫嚣的声音响起来。

    “燕祁,我们来赛一回如何?”

    可惜没人理会他,四周倒是有不少人应声:“唐子骞,燕郡王不和你赛马,我和你赛一场如何?”

    云染等人走了进去,一下子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只见马场的外围,设了不少的桌椅,不少的男人坐在一边喝茶看别人赛马,男人间赛马可是有彩头的,其中大到上千亩地的赌注,小到一块玉佩的赌注,其中还有赌府上女人的,应有尽有,十分的刺激。

    这些男人本来玩得有些厌了,这会子看到一群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过来,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热血沸腾了,齐齐的望了过来,当真是香花入目,美不胜收,个个还都是大宣有名的贵族小姐。

    云染抬眸望去,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定王楚逸霖,楚逸霖看到云染望他,抬起手里的茶杯打招呼,昨天云染拒绝他的事情好像没发生似的,云染略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又望向别人,除了定王还有秦国公府的秦煜城,护国将军府的唐子骞,另外锦亲王府的世子爷楚浩文也在,逍遥王府的小王爷楚俊尧也在,一目望去,全是京中权贵。

    不过所有权贵青年才俊在一起,也掩盖不了一个人的光芒,他懒散的歪靠在一张椅子上,手中端着一杯白玉瓷杯,热氤的雾气轻漫,使得他的面容迷幻莫测,他唇角是温润柔和的笑意,融在热氤的雾气之中,好似一朵清莲,纤尘不染,干净清澈,让人不忍心靠近他半步,生怕破坏了那份完美。

    不少女人看到他,眼露光芒,心中娇羞, 明慧郡主更是忍不住心如小鹿乱跳,下意识的抬步往燕祁的身前走去,想和燕祁说说话,不过燕祁只在最初瞄了一眼后,再没有看这边,不过虽然他脸色如常,心中却恼火异常,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便暗恼自已失态,明明是妖女发疯,最后竟然是他落荒而逃了,他该好好的教训这女疯子一顿才是。

    燕祁一边想一边暗自打定主意,今日有机会定然要教训这女疯子一顿,让她以后不敢再随便的碰触他。

    不远处云染唇角一勾,冷哼,白莲花果然会迷惑人,看,把 明慧郡主迷得都忘了过来的目的了,她可没兴致陪她过来发花痴。

    “ 明慧郡主。”

    云染一叫, 明慧郡主凤珺瑶醒神,暗自懊恼云染叫她,不过她想起今天来的正事了。

     明慧郡主拍拍手,四周不少的人望过来,只听得她娇媚柔和的开口。

    “我和长平郡主比赛赛马,因为之前我们之间有些小过节,所以这赛马是一场友谊赛,如若我输了,就由我向长平郡主道谦,若是长平郡主输了便向我道谦。”

     明慧郡主说完,暗自瞄向那道优雅仿似半空云烟的男子,可惜燕祁愣是没动一分,依旧懒散的喝着他的茶。

    凤珺瑶不禁失望,同时心中想着,什么时候燕祁才能多看她一眼呢,不是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嘛,为毛她都等了三年,追了他三年,也没有等来他的注目呢,难道此生她都等不来这男人的高眼相看吗?

    不,她不甘心。

    凤珺瑶收回视线望向身后的不少男人,高声的说道:“有谁愿意当我们的裁判啊?”

    唐子骞立刻高声的叫起来:“我来吧。”

     明慧郡主不太乐意让他当,不过唐子骞开口了,她也不好拒绝,最后点头:“好。”

    唐子骞起身望向四周的人,兴致高涨的开口:“大家有没有兴趣下赌注,我们来赌赌是长平郡主赢呢,还是 明慧郡主赢。”

    这赌约一起便有人应了,其中有户部尚书府的阮二公子率先叫起来:“好,赌了,我赌 明慧郡主赢,这是一千两。”

    阮霆说完朝着 明慧郡主殷勤的一笑, 明慧郡主很满意。

    赛马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很多人都参与了赌约,连蓝筱凌夏雪颖等人也参与了,不过蓝筱凌夏雪颖还有安乐公主等人赌的是云染胜,反之江袭月梅若晗等人自然赌 明慧郡主胜,一时间两派人纷纷对叫起来。

    唐子骞望着云染大叫:“云染,我下了三千两的赌注,可是赌你胜了,你千万要争口气啊。”

    秦煜城也开口:“我也下三千两的赌注赌长平郡主胜。”

     明慧郡主的眼睛绿了,暗咬牙,你们嫌钱多,那就让你们输个精光。

     明慧郡主望向云染:“我们去挑马吧,然后换一套衣服,你有吗,若是没有我这里有。”

    “那就有劳了。”云染今日倒是带了一套备换的衣服过来,不过那是寻常的衣服,并不是骑马装,所以她只能穿 明慧郡主的骑马装。

    两个人跟着下人一起去马场的马圈挑选了马,待到挑好了马,又去换了骑马装。

    云染仔细的检查了身上墨绿色的骑马装,并没有发现任何下药的痕迹,所以她放心的穿上了,和 明慧郡主两人一起走了出来, 明慧郡主凤珺瑶虽然嚣张跋扈,但是长得十分的出色,高挑艳丽,换上一套红色的骑马装,说不出的洒脱飘逸,头上的钗环也拆了,简单的束起来,说不出的英姿飒爽,吸引了不少的眼线。

    云染虽然面容略显平凡,但是周身的优雅从容,同样为她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一身墨绿色骑马装略显宽大了一些,因为 明慧郡主身高比她高,这宽松肥大的骑马装穿在云染的身上,不显得难看,反而被她穿出了一些飘逸洒脱出来,只是她的肤色有些暗黄,墨绿的颜色衬得她有些没精神,一些青年公子心里不免遗憾,很多人把视线移到了 明慧郡主身上。

     明慧郡主接受到来自于四周的眼光,心里有些得意,冷哼,云染,就凭你还想和我斗,分明是找死,今儿个便让你败得一塌涂地。

    云染和 明慧郡主分别选了两条马道站定,马匹也被人牵了出来,云染选的是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周身的毛色光滑柔软,马蹄踏地有力,一看就是一匹好马,不时的用鼻子喷着气,云染走过去伸出手揉马脖子上的毛,和马匹交流感情,同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马的瞳孔气息,看看有没有被人下药以免引起马的狂燥性,待到确认无误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明慧郡主凤珺瑶的马是一匹通体雪白的马,是她的专属马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