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惺脑仓仓溆泻崃捍罱ㄗ牛夂崃河执钟衷玻羰侨硕阍谏厦妫久蝗嘶岱⑾帧

    云染心中一喜,飞快的寻找了最角落的一处横梁,可是这时候她发现一件事,她上不去,龙一被她派出去拦截阮府的二公子了,龙二被她派出去查西雪国的恭敬王世子萧北野了,她自已的内力还没有恢复,所以现在她要想上横梁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染不禁呆了,不过就在她一抬头的时候,她更是彻底的石化了,因为横梁之上,此时正优雅的歪靠着一人,清风晓月,昭华若水,墨黑的发顺着肩倾泻而下,精致的面容在浓黑的发丝之间仿若一朵晕开在黑雾之中的白莲,精致而华美,他看到完全石化了的云染,优雅的挑高了眉,一脸温雅的招呼。

    “原来是长平郡主啊,好巧。”

    云染已经反应过来了,飞快的掉头望着不远处屏风后面,想想之前自已就是在那里换衣服的,而这个人竟然就这么歪靠在这里观看,那他不是把她看光光了,一想到这些,云染忍不住尖叫:“啊,”

    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外面有人过来了,赶紧的伸手捂住嘴,脸色阴沉而难看的抬头望着横梁之上的燕郡王燕祁。

    “燕祁,你个贱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燕祁听了云染的话,眉紧蹙,瞪了云染一眼,不过看到云染难看的脸色,心情又好起来了。

    “自然是你进来的时候,本郡王就进来了。”

    “你个色狼下流胚子,衣冠楚楚的禽兽,竟然躲在这里偷看女人换衣服,喔,对了,你一定心理不正常,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样子,实则上心里黑暗,用心险恶,龌龊又肮脏,没事喜欢偷看女人换衣服,你是不是还喜欢偷女人的内衣,没事在背后自我陶醉,”

    云染越说越兴奋,眼睛睁大了,为自已的大胆猜测而喝彩,对,一定是这样的。

    上首的燕祁燕郡王呆了,为某个脑洞大开的女人言词所折服,真想瓣开她的脑袋瓜看看,这是咋长的,竟然能脑洞开成这样啊,不过说实在的她那栩栩如辉的神彩说不出的璀璨,如明珠一般潋滟的眼神能照亮最黑暗的夜,举手投足散发出来的风华掩盖了她那平凡的面容。

    上首的燕祁看着这样子神彩逼人的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人来,正是先前在凤台县救了他的人,两个人的形像越看越吻合,因为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如此不一样的女人。

    燕祁精致如玉兰的面容,神情未变,唇角笑意清浅,一动不动的望着云染,云染看他不动,越发的兴奋,好像抓到人家的把柄一样。

    “看来我猜对了,你真的心里阴暗龌龊,说不定就是个变态,喔,对了,难怪你负责的监察司里全是太监,原来主子就是个心理变态的。”

    燕祁先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的,后来便有些听不入耳了,再让她说下去,他恐怕成了全天下最变态阴险龌龊的小人了,这女人真是什么都敢想啊,燕祁的眉微微的蹙起来,一抹嗜杀的寒气溢于瞳底,寒气弥漫在整个大殿内。

    云染一看他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得意的开口:“被我说中了吧,哈哈。”

    燕祁身形一动,从横梁之上飘然而下,旋转如一朵白色的出水芙蓉花,清华雍雍,那深邃的瞳眸好似曛了一池浓烈的酒,幽香逼人,却又带着迷幻人心的煞气,他清润如磁的声音徐徐的在云染的耳边响起。

    “长平郡主,你发现了我的秘密,你说我要不要杀你灭口呢?”

    他笑得如花开,一笑好似昙花怒放,最美也不过是刹那的风景,可是倾国的笑颜之中,拢着的是阴风飕雨,雷霆闪电,阴森森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弥漫了开来,云染的牙齿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脚步后退一步,同时想咬自已的舌头,怎么这么贱呢,现在这里一没人二没鬼的,若是他杀她灭口,再奸她的尸咋办?脑海中各种杀人灭口,死后奸尸,剖腹割胸的变态画面一一的闪现在云染的脑海里。

    人说越美的东西越毒,眼前这一朵更是又美又毒,她这分明是找死啊,不过既然躲不掉不如先下手为强,云染念头一动,身子朝前扑去,同时手中捏了一枚绣花针,朝燕祁身上致命的穴位刺去,这一次目标明确,毫不迟疑,绣花针直奔燕祁的下身而来。

    “你要我的命,我先废了你,看谁狠得过谁。”

    和这样的贱人,只能比狠,拼毒,要不然就是死无毙身之地。

    燕祁眉色一动,袍袖一抬,一道强大的内力包裹着他整个人,云染是上刺下刺,左刺右刺都刺不进去,这一次连攻下盘的招数也不管用了。

    不过云染并没有放松,绣花针依然上点下点,左点右点的,仿似群魔乱舞一般,燕祁忍不住眸色幽暗了几分,忍不住开口提醒这家伙。

    “你还是别废那功夫了,乖乖的受死吧。”

    云染睁大眼,忽地明媚而笑,笑脸就像早晨天边升起的旭日,说不出的美好,她一改先前的狠辣,温润如水。

    “究竟是谁受死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燕郡王就没有半点感觉吗?”

    燕祁眸色一暗,陡的一收手,身子退开三步,待到他落定,仔细的一闻,才感到空气中的气味有些不一样,很显然的这女人下毒了,而他中毒了,至于这女人先前的一番群魔乱舞,只不过是为了迫使他使用内力罢了,他一用内力,这毒流窜的很快,待到他发现,已经中毒了。

    “你竟然下毒,立刻把解药给本郡王交出来,”

    燕祁身形一动,飘然闪到了云染的身侧,速度奇快无比,修长如玉的手捏住了云染的脖子:“交出解药来,如若不然本郡王杀了你。”

    云染眸光一闭,一副老子不怕死的神情:“杀吧杀吧,反正有燕郡王给我垫背,我不白死,咱们两个人不是有仇吗,正好下了黄泉之下慢慢算。”

    燕祁眸光微微的眯了起来,唇角的笑意加深:“这样,本郡王与你做一笔交易。”

    “说,”云染脸色不动,心里却已是意动,事实上这殿内早被她下了无声无味的一种淫一香,这种香并不致命,眼下燕祁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到他反应过来,她可就失了先机了,说不定还会遭到他的蹂躏,所以还是乘早交换条件的好。

    “你把解药给本郡王交出来,本郡王不杀你。”

    云染小脑袋一仰,十分不屑的开口:“这算什么交易,我可以给你解药,但是你必须带我上横梁。”

    云染已经听到有人推殿门了,若是再不躲起来,待会儿恐怕有麻烦,所以她先前就动了让燕祁带她上横梁的打算,现在正好提出来。

    “好,解药,”燕祁悠然的答应了,并没有过多的刁难云染,云染冷哼:“先带我上去,再给你解药。”

    燕祁手指一松,身子飘然后退,袍袖之中的玉索一卷云染的腰身,两道身影飘然而起,直落到横梁之上,只不过两个人之间足足保持了两米的距离,燕祁一收玉索,优雅的开口:“解药。”

    云染同样难得的没有为难他,手指一动,一枚解药抛了过去,燕祁手一伸接了过去,仔细的闻了闻,忽地手一动把药丸分成了两瓣,一瓣朝着云染飞了过来,云染正想甩头避开,可是那药丸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直直的朝着她嘴里飞了过来,那迎面而来的强大压力迫使得她张开嘴巴,把药丸给服了下去。

    对面的燕祁,面色如常的打量着她,直到确定了云染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才放心的服了下去,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这女人太阴险狡诈了。

    云染嘴角撇了撇,满脸不屑的冷哼:“燕郡王,你的胆子可真小啊,竟然要别人试药,当真是枉做了男人。”

    燕祁眸色幽暗,唇角的笑意绵长悠然:“对付小人自然要用小人的招数,真男人是用来对那些坦荡之人的,不是为了对那些阴险狡诈之流的。”

    “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云染话没说完,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她一下子停住了说话,飞快的朝大殿门前望去,这一望,云染的嘴巴都忘了合拢了,满脸的错愕,她一直猜测着樱桃背后的人究竟是何人,可是她再怎么猜,也不会想到樱桃背后的这个人竟然是定王楚逸霖。

    云染唇角勾出冷讽阴暗的笑,没想到楚逸霖竟然是这样鄙卑无耻之人,先前在马场那边,他和 明慧郡主在她的马身上下了药,这会子竟然买通了她身边的人,给她下药,他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她身败名裂,最后不得不嫁给他,他可有想过,一个女人若是婚前失贞了,以后一辈子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即便嫁给他做定王妃又如何,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只有野心,为了权势,什么都可以利用,什么都可以放弃,若说之前她对他这个人失望,但现在是彻底的鄙视他。

    云染一言不吭的盯着大殿下首的楚逸霖,楚逸霖并没有发现殿内被人下了一种淫一香,他只顾着一路直奔大殿后面的屏风,不过很快他失望了,因为琉璃屏风后面并没有云染的身影。

    定王楚逸霖脸色难看了,阴骜无比的握紧手指发着狠。

    “难道那个贱人骗本王,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去,准备去找樱桃算帐,人还没有走到大殿门口时,便感觉周身有些热,忍不住伸手去扯衣领,这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殿内有古怪,只是以为自已太过于愤怒才会如此热,不过等到他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定王楚逸霖并不是无知的人,很快意识到自已中了别人的谋算,不由得暗骂一声,该死,是什么人对本王动了手脚,若是被本王查出来,本王定然要让她死无毙身之地。

    但是现在,他还是赶紧找个人解掉身上的药性。

    定王楚逸霖脸色红艳,飞快的闪身奔了出去。

    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云染冷讽一笑,回头便看到燕郡王一脸古怪的盯着她,不由得伸手摸自已的脸,没好气的开口:“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

    燕祁盯着云染,这女人实在不同于寻常的女子,刁钻阴险,又诡计多端,为何现在他看她,总是会把她和凤台县那个随行所欲我行我素的女人重叠在一起呢,这世上有一个女人如此阴险狡诈就够例外的了,难道还会有两个。

    燕祁疑惑,不过脸上神容不变,笑如出水的芙蓉,优雅而清新。

    “原来本郡王中的是淫一毒,根本不是什么致命的毒。”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先前即便云染不给他解药,他也没事,不会死的。

    这女人竟然一点声色也不动,害得他还以为这殿内真的下了什么大毒呢。

    云染听了他的话,明媚的一笑:“恭喜燕郡王,你答对了,不过答对也没有奖。”

    “你真是够阴险的,”燕祁幽然的冷哼,云染笑意更浓烈,兴致极好的说道:“要说阴险,这天下谁能比得过你燕祁啊,小女子自叹不如啊,若是我的阴险比得过你,我会三番两次的吃你的闷亏吗?所以说来说去,厉害的那个人是燕郡王才是。”

    “你好像很恨我很恼我,”燕祁眸光微动,云淡风轻的开口,事实上是步步为棋。

    “是的,不是一般的恼,是十分的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