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好像很恨我很恼我,”燕祁眸光微动,云淡风轻的开口,事实上是步步为棋。

    “是的,不是一般的恼,是十分的恼。”

    云染恶狠狠的说道,一点也不掩饰对这家伙的恼火,这话落到燕祁耳里,他的眼神清亮了,诱惑的开口。

    “你好像恨不得食我的肉喝我的血。”

    “是的,您又猜对了,恭喜恭喜啊,”云染皮笑肉不笑的的认同。

    “这样说来的话,一定是本郡王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燕祁盯着云染,不等云染开口,又说道:“究竟是什么呢?本郡王想不明白。”

    “你还有脸说,你?”云染冷讽,不过及时的煞住了脚,睨着一双眼睛望着对面的燕祁,好啊,这家伙竟然一句一句的引她入钩,想套出她的话,做梦吧,不过刚才她差点下意识的说出了,她在凤台县救了他命的事情。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说出这件事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让这家伙好好的反省反省,她救了他,他还退她的婚,这就是忘恩负义,这就是一头白眼狼,不过云染前思后想了一番,她并没有想让燕祁知恩图报,她只不过是气不过他对一个女人如此的薄情寡义,就算不想娶,想退婚,至少两个人说一声,采取一个完善的方法,而不是直接的砸一道圣旨下来。

    至于别的,她压根就没有想,若是她说出救燕祁的事情,这件事牵扯出来很多东西,当日燕祁前往凤台县受了重伤,还惊动了淮南王府的人,这说明燕祁前往淮南王府,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受重伤,她若是泄露自已当初救燕祁的事情,那么很可能招到淮南王府的报复,还有宫中的皇上是什么态度,这种种利害得失,一时她还真没办法盘算,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好,。

    云染笑着白了燕祁一眼,又接了刚才的话题。

    “燕郡王你真是好没有意思,你退了我的婚,害得我在大宣梁城的贵族之间丢尽了脸面,这还不足以我恼羞成怒吗?”

    燕祁听了云染的话,眉轻蹙,瞳眸之中满是若有所思,难道真是他想多了。

    他正想着,殿门再次的响起来了,两个人飞快的望过去,又是谁过来了?

    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殿外拽了一个女人进来,这高大身影不是别人,却是定王楚逸霖,而女子是云染的丫头樱桃,此时的樱桃和定王楚逸霖一样满脸的燥红,两个人十分的热情,定王抱着樱桃,樱桃已经控制不住的去剥定王的衣服了,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脱着衣服,一直往大殿里面的屏风后面走去。

    燕祁一看这样的画面,正打算闪身离开,很快想起一边的女人,飞快的掉头望云染,只见这女人脸上拢着似笑非笑,正望着那一对扒光了衣服的人,燕祁一看到这女人的神情,下意识的想捂了这家伙的眼睛,是不是女人啊,这种画面都看得下去啊。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没用手捂,而是素手一扬,一道劲风吹过,掀动了大殿一角垂挂的纱帘,纱帘漫开,挡住了云染的眼睛。

    云染忍不住发火:“你做什么?”

    “是女人吗?看这个看得这样入神?”

    燕祁凉凉的鄙视云染,云染冷哼,瞪着燕祁:“这有什么不能看的,这是人肉版的春宫戏,有钱看不到的玩艺儿,你还矫情,是男人吗?”

    “要不要试试本郡王是不是男人?”燕祁忽然一本正经的问云染,云染恼火:“流氓,色狼,信不信我一针废掉你的?”

    她的鸟字还没有说出来,燕祁一惯优雅清雍的脸有了一些龟裂,他就没看过一个女人动不动,鸟啊,废下身的,他是男人都没这女人的脸皮厚,赶紧的出言打断她。

    “你确定自已是个女人?”

    “货真价实的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看春宫图,不能说鸟,不能废你啊。”

    云染咄咄逼人,对面的燕祁在她一连串的攻势下,实在是受不了这女人的言论,清雍的面色更是染上了一抹异样的红,抬眸冷冷的瞪了云染一眼。

    “既然你喜欢看,就留下慢慢看吧,本郡王不奉陪了。”

    他身形一动飘然而起,准备离开,云染一看他要走,下意识的扑了过去,拦腰抱住了燕祁精壮的腰肢,燕祁的身子瞬间僵硬住了,两个人此时已在半空,身子陡的下坠,燕祁一提气,两个人再次飘落到横梁之上,而此时云染依旧牢牢的抱住人家的腰,一脸不妥协的发怒火。

    “你走了,我怎么下去啊,要走也把我一起带走。”

    燕祁周身漫起寒意,手指一握,下意识便想把这女人一巴掌挥出去,可是低头间看到云染那亮如星辰的眸子,手指生生的僵住了,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确定不放。”

    “不放,除非你把我一起带出去,”把她一个人扔在这横梁上,她怎么下去啊,既然是他把她带上来的,就要负责把她带出去,她后面还有事情要做呢。

    定王胆敢拾撺樱桃背叛她,就要承担她的怒火。

    云染眸光深暗下去,头顶上方的燕祁,唇角勾出似笑非笑,袍袖一抬,竟然朝着云染的脸上擦去,眨眼的功夫便把云染脸上易容的东西给擦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一张灵秀异常的容颜来,不是凤台县所见的那张秀丽的脸,而是一张灵动俏丽的脸,眉纤细如柳,眼睛大而亮,好似黑夜之中耀眼的明珠,挺直的小鼻子,下面是樱花一般粉嫩的唇,吹弹可破的润滑肌肤,即便隔着衣衫也能感受到她的细腻光滑,燕祁呆愣住了,没想到易容之下的长平郡主,竟然是如此灵气逼人的一个美人,三千粉黛怕也比不过她周身的这份灵气,此刻望着他的瞳眸带着一抹儿恼羞成怒,一抹儿阴狠,一抹儿灵动。

    从来视女人如无物的燕祁,呆愣了一下,云染已经恼火的冷哼:“燕祁,你个混蛋,擦我的脸干什么,你不是有洁癖吗?”

    他不是有洁癖吗,竟然还用袍袖擦她的脸,她不说还好,一说燕祁回过神来,周身笼罩上了冷寒的气流,先前只顾着查清楚这女人究竟是不是凤台县救他的人,现在才想起自已洁癖的事情,立马周身不舒服起来。

    “松开,”燕祁黑眸拢着森冷阴骜,瞪着云染,云染依旧紧抱着他的腰,生怕他弃她不顾,完全顾不得男女之嫌,燕祁控制不住的想抽这女人,他是男人好不好,一个女人竟然这样堂而皇之的抱住男人,知不知廉耻啊,燕祁一抬袖便想把这女人给扇下去,云染一看到他的动作,陡的朝大殿不远处叫起来:“定王殿下,燕郡王?”

    她的声音一起,燕祁飞快的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他的手带着一股清新的幽莲香气,润滑柔软,令人十分的享受,不过很快云染想起这人可是她的仇人,她怎么能陶醉呢。

    “带不带我出去,不带我出去,我就告诉定王,今儿个他之所以会中招儿,是你给他下药了。”

    云染不怕死的威胁着,燕祁眸光沉了沉,阴骜无比的说道:“信不信我杀你灭口。”

    “杀吧,燕郡王,我相信只要你杀我,我就有办法让你中毒,反正我死你是肯定要死的。”

    云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流氓神情,燕祁瞪视着她,两个人对恃,最后燕郡王败下阵来,身子一动揩了云染,两个人好似一道流光疾射出去,落到了正殿侧面的长廊之中,而殿内的定王楚逸霖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到男欢女爱之中,并没有发现殿内横梁之上的动静。

    燕祁带着云染一落地,直接的一抬手以袍袖拂开云染的身子,一脸嫌戾的开口:“离本郡王远点。”

    “你以为我想抱你啊,要不是怕你扔下我,送我我也不抱。”

    云染没好气的说道,随之想起先前燕祁看她换衣服的事情,脸色又不好看了。

    “还有我还没和你算偷看我换衣服的帐呢。”

    燕祁眸光深邃,幽暗无比,望着对面的云染,灵气逼人的面容,大眼睛耀满了光辉,使得她整个人都灵动异常,就好像山间的一只白色小狐狸,险险狡诘,刁钻又胆大,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是很少见的,他竟然见过两个。

    不过对于偷看她换衣服这件事,燕祁可不承认:“本郡王若是想看,什么样美好的身材没有啊,挑中你啊。”

    他的眼神充满了鄙视,从云染的头上望到脚上,神情赤一祼一祼的告诉云染,这一副干扁四季豆的身材,有什么可看的,云染一听他的话就想发作,不想燕祁更快一步的开口:“本郡王先前正在大殿内换衣服,不想你进来了,所以本郡王避开了。”

    这句话解释了他为什么在大殿中,不是为了看云染换衣服,而且人家在换衣服,碰巧她过来了,所以不巧的看到了。

    “那你看到本郡主在换衣服,不会离开啊,竟然一直待在横梁上。”

    燕祁哑然,事实上他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后来看到进来的是云染,便想看看云染是不是凤台县的那个人,她脸上易容的东西会不会去掉,所以才待了下来,而且云染换衣服他并没有看,只是现在似乎有些说不清了,而且他感受到身上有热气窜出来,看对面的云染更是妖娆万千,忍不住深呼吸,这一呼吸,燕祁的脸色变了。

    “你又给我下药了。”

    云染一听他的话,脸色微暗,掉头便走,以免落到燕祁的手里,被他给大卸八块了。

    云染一边跑一边说道:“燕郡王,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啊,就是下了一点点让你意乱情迷心跳加速,看谁谁美的药啊,你还是快点去找个女人解药吧,对了,若是没有女人,男人也行,后面的菊花正好借来用一下。”

鬼医郡王妃 第051章 樱桃挨打 降治燕祁

 身后燕祁完美的面容瞬间龟裂,手指一握,煞气笼罩着周身,这个女人能把人气疯了,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他下了药,还是和定王中的一样的药,可恨。

    燕祁身形一动,快若星矢,眨眼拦住了云染的去路,泼墨似的黑眉一挑,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既如此,那就拿你来解药吧。”

    云染没想到他来得如此迅疾,哇的一声大叫,赶紧的后退,与这家伙保持一段距离,一脸好心的提醒某个饥不择食的男人。

    “不是嫌我身材不够好,入不了大神你的眼吗?这会子你又动什么心思啊?”

    “聊胜于无,非常之期行非常之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何况这是你下的药,自然要你负责解掉了。”

    燕祁看云染脸色暗了,一脸受惊的样子,心里总算舒服一些,事实上他并没有让云染解药的打算,他只是吓她。

    “如若不想做解药,赶快把解药交出来。”

    燕祁眼看着威胁起到了作用,立刻阴骜的命令,云染一脸无奈耸了耸肩:“这药没有解药,不是大殿内的那一种,大殿里所下的药与这个不一样。”

    大殿内下的药为了怕定王发现,所以药量不重,其中淫一香的成份不多,只不过是定王楚逸霖怒火上升,所以才会加快了淫一香的发作,而刚才她给燕祁下药的时候,就没考虑给他解药,所以下的有些重了,根本没有解药可解,她当时压根没想那么多,就想教训这家伙一顿,谁知道到头来会害到自已啊。

    燕祁一听云染的话,高雅如雪莲的精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