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嫡饧一镆欢伲赖酵防椿岷Φ阶砸寻 

    燕祁一听云染的话,高雅如雪莲的精致面容上,笼罩着阴风飕雨,眼神布着迷蒙的阴霾之气,一步步的走过来,云染看他进,赶紧的往后退,两个人一进一退,一直往长廊尽头逼去,云染一边走一边叫:“燕祁,你别乱来,你若是胆敢碰我,信不信我赖上你,你不是不想娶我吗?”

    燕祁噗哧一声冷笑:“长平郡主想得太多了,你给我下药,我拿你做药引子,何来的嫁娶之事,何来的赖上之说,就算你赖也要我接受才是,你以为本郡王会接受你吗?”

    云染脸色难看了,最后干脆不动了,手腕一翻捏着一枚绣花针,一脸视死如归的流氓样。

    “来,来,燕贱人,你过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姐姐我就不信今天废不了你的鸟,姐姐我拼了这条命不要,也把你的鸟儿给废掉。”

    云染一脸无耻的开口,果然很成功的震慑住了燕郡王,云染没燥,燕祁却燥到不行,白晰好似上等凝脂的玉肤之上,拢上了一点红,气愤的指着云染:“你个流氓,妖女,魔女。”

    “不错,姐就是流氓,姐就是妖女,姐就是魔女,过来吧,姐用绣花针侍候你。”

    云染越发的夸张,连肩都抖动了起来,燕祁只觉得头疼,一口血气往头上拱,只觉得这女人就是他人生的克星,遇到她准保没好事,饶是他武功再好,脸皮再厚,可架不住这女人脸皮比他还厚啊,他就从来没看过一个女人能流氓成这样的德性,有一句话说得太好了,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何况还是这种又阴险又毒辣又有才的女流氓。

    这里两个人正僵持,前面响起了吵闹声,越来越近,燕祁瞳眸攸的一暗,现在再留下来收拾云染已是不可能了,而且他再留下,非被这女人气死不可,赶紧的一收手袍摆旋转如清莲,眨眼闪开了,现在他还是找个泉水逼一逼,再用内力逼逼应该没事了。

    一想到大冷的天竟然要泡冰泉,燕祁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两名手下闪身出现,逐日看自家主子吃瘪,忍不住气恼的开口:“主子,要属下带人去教训长平郡主吗?”

    燕祁虽然恼火,不过并没有让逐日出手。

    “她很可能是凤台县救了我的人。”

    破月一听燕祁的话,恭敬的禀报:“主子,长平郡主不是救你的人,凤台县那边已经有消息传回来了,救主子的小姐已经找到了,他们已经把那小姐带了回来,明日一早就可抵达京城。”

    “呃,”燕祁挑眉,并没有多耽搁,闪身便走,华袍留下大片莹泽的光芒,并没有再下任何的指示,逐日和破月二人面机相觑。小声的嘀咕:“主子是什么意思啊?”

    “是啊,怎么没有让属下收拾长平郡主啊,”两个人正嘀咕,前面燕祁恼火的声音响起:“还不走。”

    两个手下一惊,赶紧的跟了上去,主仆几个闪身离开了。

    燕祁一走,云染便感受到了,因为那强大的杀气消失了,她停了下来,松了一口气,好险啊,若是落到那男人手里,只怕凶多吉少了,自已给他下药,他肯定恼羞成怒,一怒杀她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现在她比较关心的是燕祁会找什么样的女人解药呢,还是找个男人解?

    云染脑海中满是邪恶的光芒,一个人在长廊中笑了起来。

    暗处龙一闪身而出,看到云染的样貌,不禁惊讶了一回,原来郡主长得如此灵气逼人,不过不敢多看,恭敬的垂首禀报:“郡主,属下已经把事情办妥了,本来 明慧郡主领着那些贵妇过来正殿这边,被属下给引到偏殿那边去了,现在事情已经闹了出来,阮府的二公子阮霆和表小姐夏玉珍被所有人都发现了。”

    云染点头,唇角是幽寒冷讽的笑,心中冷哼,夏玉珍这是自找死路,嫁给京都风流花心不学无术的阮霆,不知道她心中是什么滋味。

    云染一边想一边命令龙一:“再去把 明慧郡主等人领到正殿这边来。”

    正殿和偏殿离得不远,但是偏殿却在靠外面一些, 明慧郡主带人到正殿来捉阮霆和云染,先要经过偏殿,正好听到偏殿里的动静,所以把阮霆和夏玉珍捉了个现形。

    “是,属下立刻去。”

    龙一闪身离开,云染赶紧的找个地方,翻找出身上的一些东西,开始补脸上的神容,一边补一边怒骂燕祁,竟然用袍袖擦掉了她脸上的易容,可恨的家伙,不过由他先前的种种,她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男人一直怀疑她是凤台县的那个人。

    他的感觉倒是挺敏捷的,不过待到晴儿出现在梁城,这男人就不会怀疑她了,云染算了一下时间,按照师兄的速度,晴儿应该接到消息了,而且燕祁手下的人办事效率一定极高,晴儿说不定快到京城了。

    云染上了易容妆后,又赶紧的去寻找荔枝,荔枝先开始被樱桃给打昏了,这会子已经醒了过来,正急急的赶往正殿,这时候荔枝也感觉到事情不单纯了,她好好的怎么会被人打昏了,而樱桃却不见了,她们两个人一起的,按照道理,要昏迷也该是两个人一起昏迷啊,怎么就她一个人昏迷了过去呢。

    荔枝赶到正殿外面,还没有来得及进去,便听到前面响起了此次彼落的说话声,吵杂成一团,纷纷的往正殿这边奔来,荔枝的脸色陡的黑了,想到郡主此刻就在正殿之中,郡主先前说不舒服,会不会是中了歹人的暗算。

    荔枝这样一想,顾不得远处赶过来的人,想冲进正殿去解救自家的郡主,这时候,暗处一只手伸了出来拽住了荔枝,同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荔枝不停的挣扎着,抬手便朝身后拍去,后面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我。”

    荔枝生生的收住了手脚,回首望过来,看到拽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主子云染。

    荔枝本来前一刻正吊着一颗心,快要崩溃了,这会子看到主子好好的站在面前,一点事也没有,荔枝一下子承受不住前后的冲击,直接的一把抱住云染,一向沉稳的人竟然失声哭了起来:“郡主,你吓死奴婢了,郡主,倒底出了什么事?”

    云染拍着她的肩,安抚她:“没事,没事,我不是没事吗?”

    虽然樱桃的背叛让云染心凉,可同样的荔枝的关心温暖了她的心,她心中的难受被荔枝给抚平了。

    主仆二人短暂的相拥了一会儿,荔枝很快恢复如常了,抹干脸上的眼泪,小声的问云染:“郡主,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奴婢怎么没看到樱桃啊,她不会是被人伤了吧。”

    云染冷笑一声,眼里满是寒意:“本来我以为她是不会背叛我的,我正高兴,还为自已先前怀疑她,愧疚了一下,甚至于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即便樱桃个性冲动鲁莽,我也要好好的调教她,把她调教成一个好丫头,可是谁会想到后一刻,她就给了我一记闷棍,你知道先前她为什么在外面嚷着有人过来,然后急急的奔进来?”

    此时的荔枝完全的无法言语了,眼睛睁得极大,樱桃,她怎么能背叛郡主呢,郡主当初可是救了她啊,怎么会这样。

    荔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云染又接着往下说:“她进来是为了换掉我的荷包,荷包里有一种味道极淡的香料,迷人心智的香料。”

    荔枝腿一软,这一刻她对樱桃是彻底的失望了,可是她实在想不透,樱桃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明明知道郡主精通医术,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蠢事啊,若是换一个人可能会成功,可是郡主医术高深,怎么可能会中招呢。”

    “她背后的人信心太足了吧,以为我不会发现,说实在的,那种香料确实不宜被人发现,若不是我从小鼻子异于常人,今日肯定会中招。”

    云染说完,荔枝咬牙:“这个该死的混蛋,这一次抓到她,我们定然饶不过她。”

    这里主仆二人正说着话,前方不远的正殿外面, 明慧郡主已经领着一众人立在了正殿外面,此时的 明慧郡主脸色十分的难看,先前她在偏殿那边听到动静,本来以为能抓住云染和阮霆一个现行的,虽然结果有些误差,但同样让人高兴,可是没想到最后没看到云染,却看到了夏玉珍和阮霆,这实在是太让人恼火。

    夏玉珍和阮霆搅和到一起去,云王妃自觉丢脸,所以让人把夏玉珍和阮霆各自送了回去,现在就等着给这两人办喜事了。

    正殿这边, 明慧郡主已经命令侍卫进殿内查看,其余的人皆在外面守候着,不少人议论纷纷,甚至于其中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听说长平郡主正在殿内休息,不会是长平郡主出了什么事吧?”

    说话的人是靖川候府的梅若晗,满脸的笑意,先前 明慧郡主可是与她们说了一会儿看长平郡主的好戏,这会子好戏来了。

    梅若晗话一落,人群中的蓝筱凌不满的开口:“梅小姐还是积点口德吧,长平郡主能出什么事,说不定她早就离开了。”

    蓝筱凌心中有些不安,因为先前安乐公主让她过来看看,可是她并没有过来,因为她远远的看到定王过来了,定王对云染有好感,她们是知道的,所以她怕定王和云染之间有什么私事儿,若是撞破了多难为情啊,所以她又回去了。

    刚才她们在长春轩那边说话,眼看着开宴的时间差不多了,云染还没有出现,她们几个正担心着,不想听到小丫鬟说这边有动静,蓝筱凌第一直觉上想到是不是定王和长平郡主发生了什么事情。

    蓝筱凌话落, 明慧郡主掉着望着她,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是不是长平郡主,待会儿就看到了,蓝小姐何必心急呢?”

     明慧郡主话一落,殿门前响起了脚步声,三名侍卫奔了出来,三个人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满脸的惊吓,一奔出来望着 明慧郡主,不知道如何开口。

     明慧郡主心急的追问:“怎么回事,里面是什么人?”

    三名侍卫为首的一人,抬头望了殿外的众人一眼,欲言又止,似乎难以开口。

     明慧郡主不由得兴奋起来,她身后的江袭月,梅若晗和赵清妍等人个个都有些兴奋,看侍卫的神态,殿内的人令他们很顾忌,这样看来殿内的人不出意外是长平郡主,若是寻常人,这些侍卫早把人抓出来了,又怎么可能如此为难呢。

    侍卫没说话,大殿内却在此时响起了一道尖叫声,外面的人一听就听出来里面是女人的叫声。

     明慧郡主想也不想,带头往里冲了进去,想到待会儿就看到云染那个贱人的丑像,她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周身的血管都沸腾了。

    身后的江袭月等人不甘落后的往里面冲了进去,落在后面的各家贵妇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不少人可是知道长平郡主在这边换衣服呢,现在里面好像出事了,那里面出事的人岂不是长平郡主。

    有些和云王府交好的贵妇,停住不动了,但另外一些与云王府作对的贵妇跟着 明慧郡主走了进去。

     明慧郡主带着一大帮人冲进大殿,绕过外面垂挂的纱帘,还没有来得及冲进屏风,便有一人从里面冲了进来。

    这人高挑如竹,面容黑沉如暴风雨,眼神闪烁着森森的煞气,手指紧握成拳大踏步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