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明慧郡主凤珺瑶的意思很简单,连一个丫鬟都管不好,她也不过如此。

    云染并没有任何受打击的样子,而是清浅的露出一个笑:“谁能保证自已的身边皆是忠仆呢, 明慧郡主能确定自已的身边,所有丫头都忠心耿耿,一辈子不背叛你不违抗你吗。”

    她说完不理 明慧郡主,优雅的转身离去,身后的人皆点头,是的,谁敢肯定自已的身边皆是忠仆啊。

     明慧郡主听了云染的话,脸色黑了,望向身侧的两个丫鬟,狠狠的说道:“你们给我记着,若是你们胆敢做出这样让我丢脸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小丫鬟生生的抖簌了一下,谁也不敢说话,。

    最后面的定王楚逸霖脸色黑暗,瞳眸鬼魅,唇角是似笑非笑的阴沉。

    云染,本来本王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你得罪本王,真是自找死路,从此后就算本王不动手,也自有人对付你。

    他的母后,可是一直在动云王府二十万兵权的主意,现在云染和他闹崩了,母后不会坐视不动的。

    云染领着荔枝把樱桃带走,临离开的时候大长公主领着人过来了,云染向大长公主冯翊公主道了歉。

    大长公主送走了云染,回身便找到了自个的女儿。

    “瑶儿,你说,今天这些事你有没有掺和?”

    冯翊公主为人极聪明,除了娇惯这个唯一的女儿,别的倒还是明大义的。

    凤珺瑶一听母亲的话,不满了:“母亲,这事和女儿有什么干系啊,女儿可是一直谨记着你的话,和长平拉拢关系的,不信你问她们,女儿先前还特别的倒茶向长平道歉呢。”

    凤珺瑶身后的两个丫头赶紧的附和:“是的,公主,先前郡主特地倒茶向长平郡主赔礼的。”

    大长公主听了总算没说什么,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伸手拉了女儿的手走到一边去:“瑶儿啊,你记着,咱们不要和云王府闹得太僵,那云紫啸可是我大宣的权臣,我们和他们对上,没什么好处。”

    凤珺瑶嘟嘴,拉着大长公主撒娇:“母亲,女儿知道了,不会再和长平闹起来的,你放心吧。”

    “嗯,瑶儿真乖,母亲很高兴。”

    大长公主很欣慰,伸手拉了凤珺瑶出去招待客人,虽然云王府的人全走了,但是别人还没有走呢,她收了人家的东西,宴席还没有招待呢,所以该招待的还得招待。

    云王府的马车上,云染眉色冷凝的望着躺在地板上的丫头,好半天一动不动,冷寒的气流溢满了整个车厢。

    荔枝看到樱桃受了这么大的罪,终于忍不住轻声的啜泣起来,既怒其不争,又心疼她遭受的这番罪。

    樱桃醒过来,睁眼看到头顶上方云染脸色笼在冷霜雪色之中,从来未有过的严厉冰冷,樱桃的心好似被剜他一下,失声痛哭了起来,挣扎着伸出手抱住了云染的腿。

    “郡主,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不该相信定王的话,他说只要奴婢配合他,娶了郡主进府后,他就让奴婢做他的妾,奴婢一时贪心,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救救奴婢吧。”

    樱桃拼命的哀求着,嘴边溢出血来,她的胸口好痛,五脏六肺都碎裂了一样,她知道主子医术十分的厉害,若是她不救她,只怕别人也救不了她了,云染却挑高眉,淡淡的望着拽住她的樱桃:“你以为我救你一次还会救你第二次,救了你后再来背叛我吗?”

    樱桃听了云染的话,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惊恐的睁大眼睛,嚅动着嘴,这一刻她觉得主子好陌生,她一直是温柔而明媚的,什么时候这般冷酷无情,见死不救了。

    她记得之前她连一个乞丐都会出手相救的,为什么,她跟了她三年,侍候了她三年啊。她就因为她犯了一次错就见死不救啊。

    “主子,为什么,我知错了,你的心?”

    樱桃又咳出一些血来,她感觉到自已的意识开始焕散,重重的黑暗快要笼罩了她,她知道这一次若是她再昏迷过去,只怕永远的醒不过来了,她好害怕,死死的拽住云染的裙摆。

    “郡主,求你救我。”

    “我会给你找大夫的,但是我不会再出手救你,你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若不是我及时的发现,现在倒霉的就是我,我和定王之间若是发生了什么事,从此后在别人面前还抬得起头来吗?”

    说到最后,云染眼里既失望又心痛。

    “你?”樱桃咬牙,死死的盯着云染,忽地想起了今日自已和定王的事情,蓦的明白什么,痛苦的挣扎着开口:“是你,是你对我动的手脚是不是?”

    她一言完唇角古怪的一笑,望向云染身侧的荔枝:“你看一一到了一一吗?她好一一狠的心,这样的人一一你真的要一一一侍候她吗?”

    樱桃用尽了力气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手一软昏倒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就像死过去了一般,脸色惨白得像一张白纸。

    本来云染对她还有一丝的怜悯之心,想给她找个大夫的,可是她最后的这句话,完全的打消了她的意念,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白眼狼,即便临死还不忘来挑拨一下。

    云染抬头望向荔枝,眸光深邃而凌厉,阴沉而严肃:“荔枝,你看到了吗,若是背叛我,我就是这样狠心的一个人,若是你现在走,我可以放你走,从此后远远的离开,再不要回来了,但若是以后我发现你和樱桃一般的背叛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荔枝扑通一声跪下来,恭敬的说道:“郡主,奴婢从此后尽心尽力的侍奉郡主,绝无二心,若是奴婢有二心就让奴婢五雷加身不得好死。”

    云染没想到荔枝竟然发了这样的毒誓,赶紧的伸手拉起来:“荔枝,何必发这样的毒誓,起来吧,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荔枝点头,她纵是死也不会背叛主子的。

    云染的眸光落到马车里,眸光冷冽而难看:“至于她,也不用管了,回头给她找个好棺木把她葬了吧,也算全了我们主仆的名份。”

    樱桃被定王楚逸霖下了狠心的踢了两脚,定王乃是练武之人,力气十分的大,所以樱桃的五脏六肺有不少被踢碎了,才会吐血,就算她替她开刀也未必能救活她,何况她是不会再动手救她的,所以她必死无疑。

    “是,郡主,”这一回荔枝连心疼樱桃的心思都没有了,胆敢背叛郡主,分明是自找死路。

    马车里安静下来,忽地外面龙一的声音响起来:“郡主,有人过来了。”

    龙一的话刚说完,一道破风之声从马车之外传来,云染手指一捏一枚绣花针捏在了手指上,待到破风之影袭来,她手指一翻袭了过去,不过被来人轻轻的一抬袖避了开来,她的手指竟然被强大的劲气给震得发麻,身子更是下意识的后退,来人稳稳的坐在马车之中的软榻上,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至于荔枝早昏了过去,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对视着,云染忽尔勾唇笑起来:“原来是白莲花燕郡王啊,我当是谁呢,吓了我一跳?”

    燕祁风霁月色的面容之上,笼罩着清雍如莲的气息,他的眸光不似往日的清澄,深邃而暗沉,听到云染的称呼后,眸色再次的暗沉了两分,好似无底的深渊一般。

    “长平郡主,你说本郡王该如何和你算你先前给本郡王下药的事情?”

    先前他中了云染的所下的淫一香之类的毒,生生在湖水之中泡了半个时辰,又用内力梳通了一遍,方才没事,本来不想找这个女人的,可是实在是咽不下心头的一口气,所以又过来了,他就不信收拾不了这女人。

    云染脸上笑意温和而浓厚:“燕郡王说这话怎么不脸红啊,要算也该是本郡主和你算,你退了本郡主的婚,害得本郡主名誉尽失,本郡主还没有找燕郡王算帐呢,燕郡王倒先找本郡主算起帐来了。”

    云染针锋相对,似毫不退让。

    燕祁眉轻蹙起来,幽暗的望着云染,一动也不动。

    云染不等他开口又抢先说道:“再说今儿个燕郡王有什么损失吗,你应该庆幸本郡主没给你下毒药,只不过给你下了淫一香,这种毒又不伤人,燕郡王只要找个女人就行了。”

    她说完忽地望向对面的燕祁,看他眉眼如画,似一朵出水的清水莲花,看来这男人的毒解掉了。

    “燕郡王不是解掉了吗?享受了美人恩,又何至于非要找本郡主算帐啊,你应该感谢本郡主才是。”

    燕祁脸色幽暗了几分,阴沉无比的说道:“本郡王生生的在湖水之中泡了半个时辰,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既如此,本郡王就带长平郡主去泡泡冬日的湖水。”

    燕祁长臂一伸,袍袖一挥便来抓云染,云染一听他的话,脸色陡黑,身子一退避过了他疾抓而来的修长玉手,燕祁一看一抓落空,再次的抓了过来。

    这一次马车里拢着铺天盖地的压力,令得云染动弹不得,不过她绝对不会让这男人得逞的,冬日的湖水可不是好泡的,上次她可是受够了。

    云染意念一落,身形一动,不避反撞,直撞向燕祁,燕祁没防到她竟然来这么一手,脸色一怔,却被云染给撞倒在了软榻上,云染想也不想的欺身便上,一屁股坐在燕祁的身上,手指中的绣花针对准了燕祁的下身,几次三番的交手,她发现燕祁的命门就在下身,而且要快,若是他防范了,她就没机会了。

    “动一下试试,信不信我杀了你。”

    燕祁望着坐在自已身上,傲娇得像个女王殿下的女人,真的感觉自己要吐血了,上次被这女人骑了一回,这回又被她骑了一次,他真想一巴掌拍死她,不过自已拍死她前,只怕她真能废了他的下身。

    燕祁一运力想防护着自已的周身,云染一看他动,另外一只手指一动又有一枚绣花针抵住了燕祁的脖子,她阴森森的开口。

    “你动一下,动一下我就双针齐下,就不信杀不了你。”

    燕祁嘴角抽了抽,眸色幽暗,眸间生生的耀起如莲花一般的光芒,旋旎迷情,望着云染无语的提醒她:“你下来,本郡王不带你去泡湖水了。”

    他从来不让女人近身,现在倒好,这女人不但近他的身,还坐他的身,而且每次都让她得手了,可见这女人心思有多敏捷,虽然不会武功,可是刁钻的法子让人防不胜防,他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女人如此难缠。

    “想都别想,你就是个鄙卑无耻的小人,你的话不管用。”

    “你还是女人吗?”

    燕祁看云染坐在男人的身上,不但毫无知觉,还一副大义凛然,实在是忍不住提醒她。

    云染此刻只想着制服这男人,反正这湖水她是不可能去泡的,上回泡过了,实在是不好受,今儿个这男人泡一回,那也是他活该,云染在心里怒骂,同时听到燕祁问她是不是女人,她一挺胸,冷讽道:“没眼睛啊,你说本郡主是不是女人。”

    燕祁望着她那虽然不大,却曲线分明的胸,不但眼疼,连头脑也疼了起来,这个妖女,知道不知道他是个男人啊。

    “你快点放开本郡王,否则别怪本郡王收拾你。”

    “哼,那就看看你的内力快还是本郡主的针快,看谁杀谁。”

    云染的针再刺进去一分,直抵燕祁脖劲上的致命要穴,若是她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