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哼,那就看看你的内力快还是本郡主的针快,看谁杀谁。”

    云染的针再刺进去一分,直抵燕祁脖劲上的致命要穴,若是她再近两分,燕祁的命只怕没了,何况还有下身的针抵着呢。

    这一次燕祁的脸色真的维持不了一惯风霁雪月的高雅了,幽暗无比的盯着云染。

    “你若是杀了本郡王,信不信你得死,你们云王府一个也活不了。”

    燕祁嗜暗如酒醇的声音充斥在马车内,云染一愣,没错,若是她杀了燕祁,她得死,云王府也得死,心里迟疑过后,飞快的说道:“好,我可以放开你,不过以后别想着整治本郡主,本郡主不吃你这一套,行还是不行,如若你不答应,姐今儿个坐你身上陪你一起死了。”

    云染气势汹汹的开口,大有一拍两散的架势,燕祁眸光暗沉无边,这分明是女霸王女土匪啊,这若是换了一个人,他早一巴掌把她拍飞了,偏偏她是云王府人,他们燕王府和云王府可是一条船上的,虽然最近为了退婚之事闹得有些僵,但只有他知道,他是为了帮助云王府,燕祁思虑间,沉稳的同意了:“好。”

    云染看他答应,也不怕反悔,她相信燕郡王的为人,还不至于答应了又反悔,绣花针一收,从燕祁的身上下来。

    燕祁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只觉得周身上下每一根血管都要炸了开来,他真的怕自已控制不住一掌拍死这女人。

    燕祁翻身坐起来整理一番自已的仪容,恢复了往常的雍雍清贵,温润如玉,不过想到云染先前的举动,还是忍不住讥讽两句:“长平郡主,你觉得坐男人身上真的妥吗?”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一想到这个,他就心情极端的郁闷,竟然被一个女人坐了两次。

    云染笑得明媚而阳光,一点也不在意:“紧急事态,不拒小节,再说我心里你压根不是个男人。”

    云染毫不客气的说道,马车一角燕祁整理衣衫的手停顿住了,一抹冷气笼罩着整个整厢之间,他抬眸幽冷的望着对面的云染:“要不要试试本郡王是不是男人。”

       鬼医郡王妃 第052章 酒楼闹事 初现真容

 云染嘴角一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可以试啊,绣花针侍候,保证让你销魂蚀骨,此生难忘,一辈子也忘不了这销魂的滋味儿,做梦都在回味,来吧,今日我就牺牲一回了。”

    云染摆出气势来,手中捏着绣花针,随时准备侍候的架式,燕祁磨牙,冷哼:“无耻女人。”

    “你说的是你吧,燕郡王,你莫不是忘了自个所做的事了吧,你这个鄙卑无耻,阴险狡诈,黑心黑肺的男人。”

    燕祁玉兰花一般精致完美的面容上龟裂了道道裂痕,最后眼神幽暗阴骜,沉沉的开口:“本郡王之所以退了你的婚,乃是为了帮一一?”

    他的话还没说完,马车外面忽地有说话声传进来:“爷,君熇查四方馆背后的人,把云王爷带进了监察司。”

    逐日的话一起,马车之中的燕祁脸色暗了,瞳眸拢上了凌厉的暗潮,正想开口说话,马车之中的云染同时也听到了逐日的话,不由得大怒,指着燕祁冷喝:“燕祁,你个贱人,你不是说我给你解药,你不牵扯到云王府的人吗?”

    马车外面的逐日听到云染的喝声,眼神陡的摒射出寒芒来,这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骂主子,实在是太过份了。

    不过主子没下令,逐日不敢乱动。

    马车之中,云染不但骂人,同时朝着燕祁扑了过去,这一次燕祁没有让她靠到他的身,这女人一连两次坐到他的身上,已是他极大的破例了,以后他再不准她靠近,他怕自已控制不住拍死了她。

    燕祁意念一落,内力陡的爆了开来,轰的一声响,车厢直接的被掀飞了,前面驾车的赵虎忍不住惊叫:“郡主。”

    不过云染并没有受伤,因为燕祁用袖中的玉索拦腰卷住了她,两个人一先一后的进入了燕王府的马车。

    暗处的龙一一看发生的事情,以为是燕祁劫了郡主,不由得大怒,身形一动破空而来,强大凌厉的杀气,逐日一看,闪身迎了上去,两个高手对战了起来。

    燕王府的马车上,云染命令赵虎和荔枝回去,又生怕龙一吃亏,喝止龙一退下。

    “龙一,退下去。”

    “是,郡主,”龙一一收手闪身便走,理也不理身后的逐日,给他一个我鄙视你的眼神儿,令逐日十分的不畅。

    长平郡主的手下怎么和长平郡主一样令人讨厌啊。

    燕王府的马车里,云染已经冷静了下来,瞪着燕祁,燕祁挑高了长眉,淡淡的开口:“这事本郡王交给了君熇去查,本郡王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你放心只要云王爷没有掺合进四方馆的事件中,本郡王不会让他进大牢的。”

    “但愿你说到做到。”

    云染相信自已的父王不会笨到在梁城内建什么四方馆,他又不想当皇帝,建这个做什么。

    “本郡王现在要前往监察司,你是否要一同前往。”

    “好,”云染立刻点头同意了,她要去接父王一起回王府,若是看不到他,她不放心。

    “本王可以带你过去,不过你必须答应本王一件事?”

    燕祁认真的说道,云染点头:“说?”

    “以后请不要随便的靠近本王,与本郡王保持三尺距离,若是你答应本郡王,本郡王定然会让云王爷顺利的回王府。”

    燕祁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望向别处,看都不看云染,云染有些无语,冷哼一声,他以为她喜欢靠近他,喜欢坐他的身上啊。

    “好,以后本郡主保证不靠近你,离你三尺距离,不过你记着自己说过的话,”云染不屑的挑高眉,同样的不看燕祁,望向了别处,两个人坐在马车之中,各望一处,倒像两个生别扭的情人。

    监察司,燕祁坐到了上首,下首第一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衣的太监,这人云染是见过的,正是先前带人查封四方馆的一名太监,长得二十多岁的年纪,肤白如雪,细眉细眼,眼中凶光毕现,那黑色的锦衣衬得他的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此人正是监察司的二统领君熇,人称黑罗煞,黑衣是他的标志。

    另外一人喜欢穿白衣,脸黑如锅底,乃是监察司的大统领,人称白罗煞,这两人都是燕祁的手下亲信,心狠手辣,看到他们两个,朝堂上的官员个个都要抖上一抖,就生怕落在这两人手里。

    四方馆的事件,乃是君熇负责查的,所以此时他恭敬的向燕祁禀报。

    “回主子的话,四方馆背后牵涉到了好几名朝中的官员,京兆府尹杨光杨大人首当其冲,还有另外几名朝中官员,这些官员中有一人是当初云王爷举荐的,所以属下请云王爷过来询问一下。”

    燕祁点头,又继续问君熇:“现在可是查清楚了,云王爷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回主子的话,没有。”君熇恭敬的禀报,燕祁点头,挑眉沉稳的开口:“那就立刻让云王爷离开监察司。”

    他说完训斥君熇:“下次做事一定要多想想,你把云王爷请进监察司,必须影响到他的声誉,还有这件事若是惊动皇上的话,就会给云王爷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君熇微愣,他以为自家的主子是不喜欢云王府人的,现在看来又不尽然,主子反倒像怕云王府担上什么不必要的干系。

    监察司的正堂一侧,云紫啸自然也听出了燕祁的话外之意,浓眉微蹙了起来,盯着燕祁,实在是看不透这小子,什么意思啊,他先前被君熇带过来,还以为燕祁这小子借机报复他呢,没想到却不是这样的。

    燕祁没理会君熇,从上首走到云紫啸的面前,沉稳的说道:“云王爷请回吧,”

    “好,”云紫啸应声,拉着云染两个人一先一后的出了监察司,上了大门外云王府的马车。

    路上,云紫啸一直没有说话,云染十分的奇怪:“父王,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云紫啸回过神来,望向云染:“染儿,父王心里在想燕祁的退婚之举,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事实上他并没有那种恶意,他是在帮助我云王府,在做一种假像。”

    这一次云染错愕了,好半天没说话:“父王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

    “因为我燕云两大王府一直交好,我和燕祁的父王燕康可是生死之交,虽然燕康眼下不在京城,但是燕祁怎么会不顾两大王府的情谊从而直接的一道圣旨砸下来呢,他这样做肯定有目的的。”

    “也许他不想娶我,他那样龟毛又洁癖的家伙,一般女子入不了他的眼,何况是我这个他从未谋面的未婚妻,所以他退婚很正常好不好,父王别替他加上高大上的形像了,你是不是因为今天他放了你,没有找我们碴子,所以才会这样想,事实上是我用一枚解毒丸和他换的,他答应不找我云王府的碴子。”

    云染无法接受自已心目中鄙卑无耻,阴险狡诈,黑心黑肺的男人忽然的变成了高大上的形像,这怎么可能,肯定是父王想多了。

    云紫啸听了云染的话,微愣,真是这样吗?一路上父女二人没有说话,直到马车驶进了云王府。

    两个人刚从马车上下来,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尖锐的叫声,一道身影疯子似的冲了过来,对着云染的脸上抓去。

    云紫啸武功十分的厉害,一看来人发疯,手指一抓狠狠的抓上了奔过来的人,云染身形一退避让了开来。

    只见被云紫啸抓住发疯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夏玉珍,夏玉珍此时完全的疯狂了,血红着一双眼睛,指着云染大叫:“是你,一定是你害的我,对不对,要不然我怎么会和阮霆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夏玉珍一直生活在老王妃的跟前,再加上长得好,所以眼界一向高,她心中的理想佳婿是唐子骞那样洒脱不羁又身份尊贵的男人,没想到今儿个竟然和阮霆发生了那样不洁的事情,她现在只能嫁给阮霆了,这让她怎么甘心啊。

    阮霆是个花花公子,名声不好,又是尚书府的二公子,虽是嫡子,却名利地位什么都没有,她若是嫁给阮霆,以后就比别人矮了一头了,夏玉珍一想到这个,就控制不住自已发疯。

    本来该嫁给阮霆的是云染这个贱人,现在却变成了她,夏玉珍认定了这件事肯定是云染动的手脚。

    “云梁,你个贱人,你竟然害我,我和你拼了,我不活了,你也别想活了。”

    夏玉珍大吼大叫的跟个泼妇一般,云紫啸一听夏玉珍怒骂云染,脸色一下子暗了,抬起手狠狠的扇了夏玉珍一巴掌,同时把夏玉珍扔出去,命令手下:“立刻把表小姐送回夏家去,不准再留在云王府了。”

    他云王府没亏待过她,现在这女人竟然搞不清身份了,连他的女儿都骂起来了,他还留她做什么。

    夏玉珍挨了云紫啸一巴掌,又听了云紫啸的话,呆愣住了,待到她反应过来,哭着叫起来:“舅舅,她害我,她害我和阮霆在一起,她毁了我啊?”

    四周不少下人注意着这边,听到夏玉珍的话,不由得纷纷的猜测着这事是真是假,可是没听说表小姐和郡主闹矛盾啊,郡主害她做什么啊。

    个个暗自嘀咕着,云染神容淡漠,唇角是一抹讥讽的冷笑,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