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府门外,停靠着一辆马车,云染和唐子骞刚走出来,那马车上有人掀帘望了出来,竟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秦煜城,秦煜城的桃花眸一眯,笑意氤然的开口:“你们过来了,快走吧,再不走就订不到位置了。”

    福德聚是大宣京都有名的酒楼,酒楼十分的红火,客人很多,去得迟了就没位置了,一般人家都是提前订了位置的,像他们这样现赶着过去用膳的,一般会没位置,但是秦煜城和唐子骞二人倒不太担心,因为凭他们两个人的身份,掌拒的就算想办法,也要给他们挪一个位置出来。

    云染没想到秦煜城竟然也过来了,诧异了一下,但也没有多想,倒是她身侧的唐子骞一看到秦煜城挤眉弄眼的做小动作,云染立刻感受到了,怀疑的望着唐子骞:“你们两个搞什么名堂?不会是算计我吧,你们若是算计我,可别怪我和你们两个翻脸。”

    她阴森森的威胁着,唐子骞立刻笑着摇头:“云染,我们是朋友了,怎么会算计你呢?我和你说实话吧,其实今儿个是煜城请我吃饭的,我想着带上你一起热闹热闹。”

    “这样吗?”云染不再说什么,招呼了赵虎过来,上了云王府的马车,唐子骞上了秦煜城的马车,两辆马车一先一后的离开云王府,前往福德聚去吃饭去了。

    后面的马车上,唐子骞笑意爽朗的望着秦煜城:“秦小子,这回我可是把人给你拉来了,你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表现表现,若是云染喜欢上你,我一定努力的帮你的。”

    原来唐子骞发现了秦煜城喜欢云染的事情,所以极力的拾撺秦煜城采取行动,追求云染,若是能让云染喜欢上秦煜城这小子,他不是就摆脱云染了吗?虽然他不想娶云染,云染也无意嫁他,可他们上面有一个皇上盯着呢,皇上现在可没有放弃把云染指婚给他的想法,今儿个他还听自个的母亲念叨,要他多和云染接触接触培养培养感情,这大抵是皇上的意思吧。

    若是云染和秦煜城两个人彼此喜欢,皇上就算有心想把云染指给他,也没办法啊,不好拆人姻缘啊。

    秦煜城此时有些不自在,面对着唐子骞的热情,他有些无法招架,说实在的他从来没遇到过喜欢的女子,所以不知道怎么对待喜欢的女子,何况这个女子还是喜欢追着他打的女人,这让他觉得十分的别扭,同时心里第五十次的怀疑自已是个受虐狂,要不然怎么就能喜欢上云染呢?

    “可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啊?”

    秦煜城问唐子骞,唐子骞翻白眼:“昨天晚上我不是教你了吗?你怎么又忘了,现在我们要用温情攻势,攻破云染的心,女人的心都是软的,只要你温柔的对她,她一定会感觉到的,对了,待会儿去福德聚酒楼的时候,你一定要细心的照顾着云染,别只顾着自个儿。”

    “嗯,知道了。”秦煜城点头,脸上笼罩着一层若有所思的光芒。

    前面的马车上,荔枝正和云染说着话:“郡主,你说唐大人会不会使什么诡计啊?”

    云染摇头:“应该不至于,他现在一心想跟我学五色流光画,还不至于使出什么阴谋诡计。”

    “郡主还是小心点的好,”枇杷接口,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柔润的光泽。

    云染这几天仔细的观察枇杷,发现这丫头真挺不错的,十分的机智,该说话的时候说话,不该说话的时候,绝对不会多一句话,而且十分的有人缘,她让她在王府各处拉拢一些眼线,现在王府里但凡有一点小动作都会随时禀报到她的身边。

    “嗯,我会小心点。”

    福德聚,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因为最近新上了几种菜式,不少的人过来品菜,所以位置早在两天前就被人订完了,一个位置也没有了,别说雅间了,就是一楼大厅里的位置也没有一个。

    秦煜城和唐子骞没想到第一回合便出师不利了,两个人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阴熬的瞪着福德聚的掌柜,唬得掌柜的一动也不敢动,饶是这样,秦煜城还不放过他,一把提起他的衣襟,命令:“我才不相信你们这么大的福德聚会找不出一个地方来,今儿个若是不给爷们安排个好位置,别怪爷掀了你的福德聚。”

    掌柜的开始抹汗,一楼大厅里,很多吃饭的人张望过来,一看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爷在闹事,谁也不敢招事,只管低头吃饭,时不时的偷偷望一眼。

    云染倒是无所谓在哪里吃饭,虽然这福德聚很红火,菜很红吃,但是现在不是没位置吗,下次再来也是一样的,所以云染望向秦煜城:“秦煜城,你为难人家掌柜的做什么,还不放开人家。”

    秦煜城回首望了云染一眼,最后不甘心的松开了手:“算你运气好。”

    唐子骞无奈的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去别家啊,难道除了这一家别家都没地儿了,不就是吃饭吗?”云染随意的说着,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松了一口气,只要云染不恼就好,随便哪家吃饭都行,两个人同时开口:“好,我们去别家。”

    一行几个人正想出福德聚,偏在这时候,门前响起了店小二的声音:“燕郡王请,位置给您留好了,您请进。”

    门前数道身影拢着光芒走了进来,为首的人玉光生色,光华流离,仿似日出山头,瞬间使得福聚德大厅生出万千烟色光芒来,不少人抬眸望向来人,齐齐的小声嘀咕。

    “燕郡王,竟然是燕郡王来吃饭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大宣梁城内的人都知道,燕郡王和长平郡主两个人一向针锋相对,怒目而视,每回见面都掐得你死我活的,这回又碰上了,好戏登场了啊。

    燕祁身着一袭秋水纹的白色华袍,腰束银质镶碧色翡翠的腰带,精致的面容,在白色的映衬之下,如一朵纤尘不染的雪色莲花,幽幽吐香,他清明如琉璃的瞳眸扫了一下秦煜城和唐子骞二人,倒是没有什么,眸光落到云染身上的时候,唇角忽尔勾出笑意来:“长平郡主,这是吃好饭了?”

    这话分明是挪谕,凉讽,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云染等人还没有吃饭呢。

    云染的脸色瞬间阴暗了,秦煜城一看佳人不高兴,心生怒火了,一把提起掌柜的衣襟问道:“你不是说这里没有位置了吗?为什么这个家伙却有位置。”

    秦煜城先前可是听到伙计的话了,说替燕祁把位置留好了。

    掌柜的明明说没有任何位置了,可是现在却给燕祁留了一个位置,这不是瞧不起人是什么?难道燕郡王的身份高贵,他的身份就不高贵吗?

    掌柜的吓得脸上冷汗直冒,心里直叫爷,赶紧的说道:“回世子爷的话,郡王的位置是之前订好的。”

    “先前订好的?你骗鬼呢吧,燕祁这家伙会提前来订位置吗?”

    秦煜城才不相信,燕祁高傲又自大,怎么会做出先订位置的事情,他至多就是要到中午的时候派人来说一声。

    这一次连唐子骞也火了,脸色难看的说道:“今儿个要是不说出个道道来,我们就砸了福德聚这家酒楼。”

    这下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一楼大厅里,很多吃饭的人都停住了动静,有些人甚至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生怕受到波及,要知道秦煜城可是秦国公府的人,唐子骞是护国将军府的人,这两人身份尊贵又有后台,他们就算砸了福德聚,福德聚也不敢叫他们赔偿。

    一楼大厅里,有人站起身让出了位置:“秦世子,唐公子,我们吃好了,你们可以坐这里。”

    本来呢,秦煜城和唐子骞等人坐楼下大厅是没什么意见的,反正左右是吃饭,但是现在他们先来的,人家说没位置了,燕贱人后来的,人家说有位置,这分明是差别待遇啊,秦煜城和唐子骞二人不干了。

    “今儿个福德聚的人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不然爷就砸了这福德聚,为什么这人有位置,我们没有?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让我们砸了福德聚,二把给燕郡王的位置让给我们,你们看着办?”

    秦煜城恶狠狠的说道,他们一惯就看不惯燕祁,今儿个可算是逮住机会发作了出来。

    燕祁完美无暇的面容上神情未变,望了一眼秦煜城和唐子骞,最后眸光落到了云染的身上,他一眼便看出来,这三个人是以云染为中心的,只要这女人发声话,相信秦煜城和唐子骞定然不会闹事。

    燕祁唇角温润的笑意,眉眼如画。

    “长平郡主,这是什么意思?”

    云染眉一挑,笑意氤然的开口:“郡王说什么意思,我们来福德聚吃饭,郡王来难道不是吃饭的吗?不过这家酒楼可真会眼高手低的,我们来了说没位置,郡王来了立马就有位置了,难道郡王是我们大宣的天不成?”

    一言使得福德聚内多少人脸色难看,燕祁身后的锦亲王府的世子爷楚文浩脸色难看的开口:“长平郡主,你胡言乱语什么?”

    云染望向楚文浩,楚文浩乃是锦亲王府的世子爷,锦亲王是先帝的兄弟,一直扶持着先帝爷,所以锦亲王府在先帝时期十分的尊贵,就是眼下的新帝对锦亲王府的人也十分的厚爱,所以锦亲王府的人在梁城同样的炙手可热。

    这位锦亲王世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主,眼下是皇帝身前的红人,和燕祁二人可谓左右臂膀,任宫中一品带刀侍卫统领,负责宫中保护皇帝的安全之事。

    不过云染并不怕他,淡淡一笑:“锦亲王世子不懂吗?这酒楼吃饭理应先来后到,但是我们先来的没有位置,后来的倒是有了位置,这不是仗势欺人吗?燕郡王仗势欺人,不是当自已是大宣的天,又是什么?”

    楚文浩冷一闪,便是嗜血的寒芒。

    “你没听到掌柜的说吗?这是燕郡王先前定下的。”

    “既然是先前定下的,掌柜的就该言明,还有一个位置是燕郡王早已定下的,这是最起码的规矩,但是掌柜的可有说?他与我们说的是酒楼里没有位置了,一个空位也没有了,所谓一个空位也没有了,就是整间福德聚里坐满了客人,一个位置也没有了。但现在燕郡王来了却又有位置了,这不是欺人又是什么?”

    云染咄咄逼人的开口,这事若不牵扯上燕祁,她早就收手了,在哪里吃饭不是一样啊,但牵扯上燕祁燕贱人,她就不想如了这贱人的意,尤其是这贱人先前竟然还明知故问的问她吃好饭了没有?她又岂能让他如意。

    楚文浩看云染没有退让的意思,脸色更加黑沉了,阴骜无比的开口:“长平郡主,你今儿个是誓要胡搅蛮缠到底了?”

    云染忽地收敛咄咄逼人的神情,温婉一笑,明媚的开口:“锦亲王世子说错了,是秦世子和唐大人不承认,关我什么事啊,我只是说个理而已。”

    秦煜城和唐子骞听了云染的话,立刻沉声的接口:“没错,今儿个不说出个公道来,休想我们会退让,不吃饭大家一起不吃,凭什么我们吃不到,你们倒吃到。”

    燕祁脸色慢慢的暗了,微眯起瞳眸望着云染,云染同样的眯眼望着他,两个人瞳眸之中雷霆雨露,飞沙走石的过着招儿。

    整个大厅里笼罩着寒气,谁也不敢说话,个个望着门前。

    燕祁忽地一收冷光,走前两步踱到了云染的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云染,唇角是似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