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父王不准你留在这里。”
云染听了云紫啸的话,嘴角撇了撇,有些无语,凤台县靠山靠水,环境优美,生活富庶,怎么到自个这位父王嘴里便成了鸟不拉屎的旮旯了。
不过她懒得纠结父王的话,只是淡淡的略显忧愁的开口:“我怕我回京惹了谁的眼,到时候再来个刺杀什么的,我又不是九条命的猫,保不准这次回京就丢了一条命,倒不如安心待在这凤台县的好,还能保个命。”
云紫啸怒了,噌的一声站起来:“谁敢,这次回来父王会查三年前的事情的,若是查出谁动了手脚,父王不会饶过这家伙的,还有你别担心,以后父王不会让人随便欺负你的。”
云染看看眼药水上得差不多了,总算满意了,柔柔的开口:“既然父王如此坚持,那染儿便听父王的话吧,不过父王别忘了今晚上所说的话。”
“你别担心,父王不会忘的,”云紫啸一听云染答应了,不由得欢喜。随之想到什么似的眯起眼睛望着云染,总觉得这个女儿有哪里不一样了,从前的染儿可是冲动暴燥的,动不动就会惹事,可是现在的她似乎与从前不一样,整个人透着智慧不凡,从她出现开始,每一步都透着优雅泰然,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渗透着谋算,易容成平常的小丫头,低调安宁,又以退为进的要到了自已的承诺,为自已进京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云染见云紫啸深暗的视线落在自已的身上,眼神中有猜测有狐疑,不由得摸了摸自已的脸:“父王,怎么了?”
“染儿,你和从前不一样了。”
云染暗笑,她从来就不是那个前身,自然不一样了,不过她不会让云紫啸知道这件事,想到这,云染脸上拢上了淡淡的愁绪:“父王,以前我没吃过苦头,莽撞冲动无知,但是死过一次的我,又如何还像从前一样呢,再加上三年前我被师傅救了下来的,这三年师傅可是教了我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
这样倒是很好的给了云紫啸一个借口,她之所以改变,是因为有高人指点,所以才会变得这样聪慧。
果然,云染的话一落,云紫啸相信了,伸手握着女儿的手:“染儿,你放心,以后父王不会再让人随便欺负你的。”
“谢谢父王了,”云染温柔的笑起来,一张平凡的面容,却长着星月般耀眼动人的眸子。
云紫啸望着云染明媚的笑脸,心情大好起来,陡的朝暗处唤人:“龙一,龙二。”
两道身着黑衣的手下无声无息的像鬼影一般冒了出来,当真是神出鬼没。
这身手好厉害,云染赞叹了一声,只怕自已的武功都未必有这两个家伙高,不但如此,这两家伙还长得挺清俊的,只是脸上的神情酷酷的,一点笑容都没有,恭敬的朝云紫啸施礼:“见过王爷。”
云紫啸点了一下头,望向云染:“染儿,这两人是父王的暗卫,父王把他们二人调到你身边保护你。”
龙一和龙二二人微愣,他们两个人是王爷身边最厉害的高手,没想到王爷竟然让他们二人到郡主身边保护郡主。
云染错愕,培养暗卫可要费不少的人力和财力,何况还是如此厉害的两个暗卫,云紫啸不说,她也能猜测出来,这两个暗卫的身手只怕是云紫啸身边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两人调出来保护她,可见他对自已这个女儿确实是真心疼爱的。
“父王,这不太好吧,还是让他们跟着你吧。”
云染是别人对她好,她就对别人好的人,甚至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三分回报的人,所以云紫啸此举,倒让她心生不忍了,立刻拒绝。
不过云紫啸不理会她:“染儿,此番回京,京城诡异莫测的,父王未必能处处保护得了你,所以这两人从此后在暗中保护你,这样父王才会放心。”
他说完望向龙一和龙二:“你们两个听清楚了吗,从此后你们是郡主的暗卫,她是你们的主子,若是保护不了主子,你们也没必要活着了。”
“是,王爷。”
暗卫执行命令是最彻底的。龙一和龙二领了命,掉头望向云染的时候,已经当她是自已的主子了,恭敬的垂首:“龙一(龙二)见过主子。”
云染望向云紫啸还想说什么,但是云紫啸拍拍她的手,不容她拒绝,最后云染应了下来,不过心里却是真的当云紫啸是自个的父王了。
“染儿谢过父王了。”
云染伸手拽了云紫啸的手臂,软软的说道,这一次她的神态和语气都透着小女儿家的娇俏,云紫啸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女儿这是真的不怪他了,又当他是父王了,他很开心。
“咱父女二人还用得着说客套话吗,”云紫啸笑道,抬首望了一眼外面的夜色,温和的开口:“染儿,夜深了,我们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回京,父王还没有回京复旨呢。”
“好,父王连日赶马车,一定是极累的了,早点息下,”云染关心的说道,云紫啸只觉得透心的舒畅,染儿真是懂事了,这让他欣慰啊,看来他要找个时间好好的谢谢那位救了染儿又教导了染儿的人,她把染儿教得太好了。
父女二人又说了几句温软的话,便各自洗盥息下了。
第二日天蒙蒙亮,一行人起身收拾妥当出发,云紫啸此番奉旨回京复命,却没有立刻回京城,而是先来凤台县接女儿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算是抗旨不遵了,所以不能再耽搁了,云染既然认了云紫啸这个父王,自然处处替他着想,所以天没亮,父女二人带着手下离开凤台县,回京了。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路,十日的功夫终于到达了大宣京都梁城。
这一路上,父女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云染看得很清楚,云紫啸是真的很疼她这个女儿,所以她对云紫啸也亲近了起来,待到到达梁城,父女二人俨然已成了毫无介蒂的父女,对于三年前的事情,她已经了解清楚了,当日云紫啸离京也是暗下调了几名暗卫保护前身的,可惜那护卫愣是被前身给调派出去做事了,所以才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云染唇角擒笑,她既回京,有些帐是不是该算算了。
马车一路进了梁城,街道上此次彼落的哟喝声响起,车水马龙,喧哗声一片,云染忍不住掀帘往外张望,一眼便看出梁城比起凤台县来,不知道要繁华多少倍,随处可见的豪华楼宇,琳琅满目的车马,商铺林立,街道边栽了两排青郁的垂杨柳,枝条轻轻的摇曳着,繁华之中又透着一股绿郁清雅来,十分的有品味。
忽地街道边有人发现了云王府的马车,更甚至于有人看到了云染,只听得一声尖骇的叫声响起来。
“不好了,云王府的魔女回京了。”
“真的假的啊,魔女回京了,在哪里,在哪里啊?”有人惊慌失措,有人四处乱望,本来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乱成了一团。




☆、第009章 王妃,我回来了

马车上,云染错愕的望着外面混乱成一团的街市,只见路人纷纷退避,不少人脸上神色惊恐,紧张的望着云王府的马车,好像马车上端坐着的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云染很认真的想着,前身究竟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了,才使得京都的人这么恐慌,当她是凶神恶煞啊。
这一想还真让她清理出一些事,原来她之所以如此盛名远播,人见人怕,人见人恶的,乃是因为前身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再被有心人一渲染,她就成了大宣京都有名的女魔头了。
她七岁的时候,曾在宫中的锦鲤池边,把六岁的安乐公主楚青奕的头打破了,不但如此,还把安乐公主给推进了锦鲤池,冬日的湖水极冷,安乐公主差点没冻死在锦鲤池里,事后皇帝知道了这件事,不但没有因为此事怪罪她,还免了她的罪,赏赐了她东西安抚她。
事实上真相是安乐公主抢她母妃留下的一枚玉扳指,两个人动起手来,安乐公主被推倒在地上撞到了头,脚下一滑滑进了锦鲤池,可是事情到最后竟然演变成她打破了安乐公主的头,还把安乐公主推进了锦鲤池。
十岁的时候,她当街怒打了秦国公府的小世子秦煜城,把秦煜城打得鼻青脸肿外加掉了两颗门牙,秦国公一状告到先帝的面前,先帝只不过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小孩子家打架受点伤没什么,何况一个小子竟然打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实在是丢脸,秦小子要多多练武啊。
事实上是秦国公府的这位小世子欺负弱小,前身为了帮助别人而动的手脚,可到最后她帮人的事没人提出来,只顾盯着她打人的事了。
十二岁的时候她打骂自已的奶娘,把奶娘贬成王府最下等的奴仆,这使得梁城人人都骂她忘恩负义,最后她得了一个外号小魔女,大宣京都人人看到她都嫌厌万分,冷嘲热讽,外加避之唯恐不及,搞到最后她一个朋友都没有。
马车外面的吵闹声打扰了云染的沉思,后面云王爷的手下赶了过来,驱散四周的人流:“让开,不准喧哗,闲杂人等让开,若是再有人骚扰,一律抓起来送进京兆府去。”
此言一起,四周的人慌乱起来,这云王府的人可不是善茬,云王爷手中有二十万的云家军,先帝时期便受到重用,新皇登基后,他又奉旨领兵前往北部作战,花了三年的时间,把北部草原上彪悍的十二部落全撵了回去,此番班师回朝,只怕新帝更器重他们云王府的人了。
所以他们还是不要再招惹这女魔头了,如此一来,四周安静无声。
云王府的侍卫在前面开道,云染的马车跟在其后,一路离开,往云王府的方向走去。
车行到僻静的街道,后面的马车加了速度驶过来,两辆马车并行,云紫啸掀帘望过来:“染儿。”
马车里,云染听到云紫啸的唤声,掀起帘子望过去:“父王?”
“你先回府,父王进宫一趟,”云紫啸要进宫向新帝复旨,所以不能和云染一起回王府。
云染点头:“好,父王你进宫去吧,我自已回王府。”
她倒要看看云王府这龙潭虎穴之中有多少的鬼魉之事在等着她,她很好奇,对面的马车上,云紫啸点了一下头,又吩咐了身侧的几名手下护送云染回云王府去,然后才领着人坐马车一路进宫去了。
这里,云王府的侍卫一路护送云染回王府。
马车里,樱桃和荔枝二人直到现在才还魂,先前进了梁城,她们被梁城的繁华给震慑住了,再然后竟然听到人说什么魔女回京了,个个吓得半死,樱桃和荔枝二婢不由得惊讶,她们二人和小姐待了三年,可是很清楚,小姐心地极好极善良,她会医术,平常可是救了不少人的,这些人为什么要叫小姐魔女啊,还吓得惊慌失措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小姐,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怕你啊?”
樱桃话落,荔枝也迟疑的开口:“那些人叫什么魔女,说的不会是小姐吧?”
云染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在意,嘴长在人家的身上,她能阻止得了别人的嘴啊。
不过前身确实是挺蠢的,竟然被人利用至此,既然她此番回京了,就断不会再让任何的脏水泼到自已的身上,以后她会洗刷道这些不好的名声。
先帝时期,先帝疼爱她,所以处处包庇她。但是新帝继位,他究竟会不会如从前那般坦护云王府,这是个未知数,所以若是再发生从前那些事,只怕新帝会借此发难,自古功高盖主犯了帝家大忌,眼下云王府是一荣更荣了,以后的前途堪令人担忧啊。
若是新帝是明君,倒也罢了,不至于太过于为难云王府,但若不是呢?
“好了,嘴张在别人身上,我们能管得了自个,还能管是了别人啊。”云染微微的挑高眼角,望着马车内的两个小丫头,这两个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