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世子,这位小姐恐怕你不认识吧?”

    萧北野浓黑狭长的眉一挑,奔放肆狂的开口:“敢问燕郡王,这位小姐是谁?”

    云染冷睨着燕祁,这货巴巴的奔了过来,她就不信他的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果然,燕祁笑意浓烈,一脸好心的替萧北野介绍起云染来。

    “这位乃是云王府的长平郡主,本郡主刚退婚不久的未婚妻。”

    “大宣的长平郡主,还是燕郡王退婚的未婚妻?”萧北野错愕,黑黝暗沉的瞳眸闪过波动,望了望燕郡王,又望了望云染,最后沉稳的问云染:“这是真的吗?”

    云染点头,笑意清浅,语意凉薄:“是啊,人家高端大气上档气,就算要找女人,自然也要找天上的如花美眷,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等无姿无色无才的三无女子呢?”

    萧北野眸光灼亮,好似夜晚天上耀眼的星辰,听了云染的话,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要本世子说长平郡主可担得才色双绝,怎么会无姿无色无才呢,我们西雪国的使臣临近京城的时候,可是听到不少关于长平郡主所绘的五色流光画的事情,长平郡主怎么会一无是处呢,燕郡王这是不会欣赏人,本世子倒是挺欣赏长平郡主这样的女子的。”

    萧北野丝毫不遮掩对云染的兴趣,双眸布满潋潋轻辉,耀眼至极,热情如火的视线落在云染的身上。

    长平郡主,虽然他和她初次见面,可是却听到不少关于这个女人的传闻,现在见到真人,果然名不虚传,先前有人射箭,这女人一身的气度,可不是寻常闺阁女子所拥有的,她面色坦然,从容自如,实在是让他高看。

    “所谓各花入各眼,大抵就是这样了,萧世子看我好,偏有人看我浑身毛病,所以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云染不卑不亢的开口,望向萧北野,热心的说道:“萧世子大概还不知道,我们燕郡王有喜欢的女子,他是为了心爱的女子退了本郡主的婚事,从某一方面来说,其实他也是个痴情人。”

    云染话一落,雅间里瞬间充斥着冷寒的气流,身后的燕祁,脸色拢在冰霜雨雪之中,一向清澈明艳的瞳眸,此时布满了阴霾:“云染,谁说那个女人是本郡王喜欢的女人的?”

    云染一听燕祁的话,陡的掉转身冷冷的开口:“燕郡王,请叫我长平郡主,我的名字是给我朋友叫的,不是给你这种退了婚的渣人叫的。”

    云染话落,萧北野狂放的开口:“长平郡主,不知道本世子可否叫你云染?”

    云染一听立刻眉眼如画,笑意温柔:“自然是可以的,萧世子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两个人用不着那么生疏,以后我们是朋友了,你唤我云染就好。”

    “那是在下的荣幸,”萧北野洒脱的笑着说道,举手投足虽然狂妄张扬,但是却进退得当,一点也不让云染生厌,相反的彬彬有礼的令人愿意和这样的男人相处。

    云染和萧北野相处愉快,燕祁却被气得心情郁结,他最大的郁结在于,云染竟然胆敢四处渲染他有了喜欢的女人才退她的婚,想到她给自已抹黑,燕祁便有一种让她也不痛快的心情,眼看着萧北野和云染有说有笑旁若无人的样子,燕祁忽尔明媚而笑:“萧世子,人不能只看表面,有些人表面上是进退得当的大家闺秀,事实上是鄙卑无耻,阴险狡诈之徒。”

    云染笑眯眯的接了燕祁的口:“燕郡王,你太了解自个儿了。”

    她说完望向萧北野:“萧世子,你要小心点,我们燕郡王可不是善茬,你在大宣可千万当心点,不要被人家给阴了。”

    “谢云染的关心了,本世子会当心的,若是有人算计本世子,本世子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北野张扬霸气的开口,云染点头:“嗯,今日本郡主前来看萧世子进京,果然没有来错。”

    萧北野立刻回了云染一个璀璨逼人的笑意。

    燕祁脸色丝丝幽暗,今天他和云染交手,摆明了是云染更胜一筹,这是因为萧北野对云染有好感,胜算自然在云染一方,燕祁不禁想着,先前他接到传闻说萧北野如何如何的厉害,现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里波光诡谲,楼下,西雪国的车里,一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呵呵的傻笑,然后摇头摆尾的像一只小狗似的,身子陡的腾空跃起,对着茶楼的雅间奔了过来,一闪进茶楼,直扑向云染。

    云染脸色一变,飞快的避了开来,然后在这家伙委屈着要哭诉的时候,抢先开了口:“这位公子,你是谁啊?想干什么?”

    宁景愣住了,委屈的撇着嘴,师傅怎么这样对人家,她不认识他了吗?他是小白花啊,小景景啊。

    宁景想再次扑过去,不过迫于云染凶神恶煞的眼神儿,他止住了脚步,师傅好凶啊,她不要小白花了,她不要小景景了,小景景好可怜啊,小景景没人要了。

    雅间里,萧北野已经走了过来,和云染站在一起,望向宁景:“宁景,怎么了?”

    宁景撇嘴:“我?”

    他偷偷的拿眼瞄云染,见云染没理会他,不敢再多言了,低垂着头摆弄着自已的衣角,一脸委屈的开口:“萧世子,我们不是要进宫吗?在这里做什么?”

    萧北野唇角一勾笑起来,掉头望向脸色布着阴霾之色的燕祁。

    “燕郡王,我们是不是该进宫了。”

    “走吧,”燕祁心情不畅,最近三番两次的在云染这里吃瘪,这使得他看这女人便不爽,今日他有事要进宫,这帐回头慢慢和她算,燕祁冷哼一声,闪身往外飘去,身后的云染一脸好心的叫起来:“燕郡王,记得把你那天上无双,地上仅有,独一无二的心爱女人带给萧世子看看啊。”

    燕祁脸一黑,身子一僵,不自觉的下坠了二分,牙齿磨了几磨,最后疾射落进燕王府的马车。

    萧北野回首和云染招呼了一声:“云染,回头再叙,本世子先进宫去了。”

    “去吧,”云染摆手,目送着萧北野的身影如一朵硕大的紫莲飘然而去,她的眸光最后落到了宁景的身上,飞快的以唇形说道,晚上我去找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

    宁景总算笑了起来,原来师傅不是不理他,不是不认识他,这是太好了,师傅说了晚上会来找他的,他等师傅。

    宁景身形一动,闪身跃进了西雪国的马车里,随着车驾一路离开了街道,直奔皇宫而去。

    燕祁奉旨迎接这些使臣,接到使臣自然要带这些人前往宫中觐见皇上。

    使臣的车驾很快离开了,街道边的人流慢慢的散开了,茶楼酒楼客栈里的人也陆续的离开了,众人一路走一路议论,说得最多的就是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

    萧世子果然是一个极出色的男人,热情狂放张扬,让人目眩神离又肆狂霸气,如一团火焰一般,吸引了不少女人的视线。

    不过萧世子似乎对长平郡主有兴趣,两个人站在一起好登对啊,长平郡主这朵才色双绝的娇花,最后不会落到西雪的萧世子手里吧。

    二楼,云染端坐在雅间里,一时间没有动,伸手揉了揉脑门儿,有些头疼,宁景怎么出了揽医谷了。

    这整个揽医谷里,她不担心别人,就操心这小混蛋,因为这家伙是她捡回去的,当时捡到他的时候,他的脑袋被刀给砍伤了,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没想到他命大,竟然被她救活了,不过虽然人救活了,他脑子却有些颠倒,时而像个小孩子,时而又像一个大人,而且记忆力超强,凡是被他看一遍的东西,全都记在脑子里,另外他练武的能力也强,就是脑子不太清爽,。

    他怎么会和西雪的萧世子在一起的,云染头疼的想着,看来今天晚上要去见这家伙一下。

    雅间里,荔枝和枇杷二人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先前躲箭杀郡主的是何人?

    “郡主,你说先前是谁派人杀的你?当时那箭可是朝着你来的。”

    荔枝肯定的说道,云染回过神来,眸光若有所思,一侧的枇杷悄声说道:“郡主,会不会是定王,因为樱桃的事情,定王和郡主翻脸,所以恼羞成怒,一怒派了杀手刺杀郡主。”

    云染俏丽动人的脸蛋上布上了冷霜,眼下有可能杀她的还真能是这个男人,谁胆敢派人在这样的场合射杀她啊,寻常人敢在西雪使臣进京的时候下杀手吗?那背后动手脚的人难道不害怕这事捅到了燕祁那里吗?所以这后面的人是有持无恐的,这样算来,定王是最有可能杀她的人。

    云染一想到这个可能,手指一握,周身布着阴霾之气,定王楚逸霖,你给我等着。

    “我们走吧。”

    云染起身领着两个小丫鬟一路往外走出,她还没有走出雅间,暗处的龙二闪身出现了,恭敬的开口:“郡主,属下有事禀报。”

    云染停住脚步,关心的问道:“难道是晴儿发生什么事了?”

    她先前派了龙二暗中隐在宋晴儿的身边保护宋晴儿,因为宋晴儿乃是因为她咐咐才进京的,本来她只是单纯的想教训一下燕祁,没想到晴儿竟然被 明慧郡主给盯上了,她更没想到的一件事是燕祁竟然把晴儿的父亲宋大人给调进了京城,做了京兆府的府尹,所以她这算是把晴儿给拖下水了。

    因来不放心晴儿的安危,所以她派了龙二暗处保护她。

    现在龙二回来了,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龙二飞快的禀报:“一切如郡主预料的一样, 明慧郡主果然派了手下暗中刺杀宋晴儿,不过宋小姐身边有人保护她,应该是燕郡王派人保护的她。”

    云染点了一下头,算这白莲花还有良心,现在宋晴儿顶的可是她的名头,至少从这一点看来,白莲花对救命恩人还是有点良心的,这让她心里多少好受一些,当初没白救这么一个人。

    “你继续暗中保护她吧,千万要小心,以防她被人伤到。”

    她把晴儿牵扯进了这浑水,自然不能让她出事,而且别人不知道晴儿的情况,她却是知道的,晴儿曾经被一场大火毁掉了整张脸,三番两次的想寻死,最后遇到了她,其实她前世不是整容的医生,可是实在看不得一个女人生不如死的活着,所以她给晴儿做了整容手术,手术一共做了七回,每回都生不如死,但是晴儿竟然坚持了下来,只为了活得像一个人,而不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恶的恐怖女人。

    尤记得当时她问晴儿,可有以前的画像,她可帮她恢复成从前的样貌,虽然不能十成十的像,但是六七成像还是可以的,但是晴儿一口拒绝了,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整成她的样貌,她是她此生的恩人,只要看到自已的脸,她就会想起自已的一生都是她赠与的。

    晴儿当日并不知道她是戴了面具的,因为是面具,所以她没有拒绝,替她整容成了她面具的样子,并让她叫她月姐姐,因为那时候她用的名字叫揽月。

    正因为晴儿和她戴面具时的样貌一样,所以先前她接到师兄秦流风送过来的消息时,想也没想便让师兄给晴儿送一封信,晴儿接到她的信,又岂会不照做。

    只是没想到却因为这样,而让晴儿被 明慧郡主给盯上了,看来现在要尽快解除晴儿的危机。

    雅间里龙二应声离开,云染领着两个丫鬟离开了雅间,回云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