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雅间里龙二应声离开,云染领着两个丫鬟离开了雅间,回云王府。

    傍晚,天色微暗,云染命令龙一悄悄的前往城外的驿宫把宁景带到东福客栈来,她要见宁景。

    一来她担心宁景被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骗了,二来她担心宁景泄露她揽医谷的身份,眼下并不是她露出揽医谷身份的时候。

    所以现在她迫切的想要见这家伙。

    龙一离开后,云染领着荔枝悄悄的从后门出了云王府,上了赵虎的马车,往东福客栈而去。

    宁景和龙一二人来得很快,云染到达不大一会儿,宁景便出现了,他一看到房间里的云染,便委屈的撇着嘴,呜呜的嘟嚷起来。

    “师傅不要小景景了,师傅不爱小景景了。”

    云染挥手让房间里错愕住的龙一和荔枝二人退出去。

    她是揽月公子这件事,连荔枝这样近身侍候的人都不知道,不是她不相信她们两个人,而是带着她们两个人不方便,再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们少知道为好。

    房间里,云染冷睨着宁景,训斥他:“宁景,谁让你出揽医谷的?”

    云染板着脸的时候,宁景有点害怕,他立刻乖巧温顺的垂头,揪着自已的衣服,一副我是乖孩子的样子。

    “师傅一直没有回揽医谷,小景景想师傅了,所以便偷偷的溜出了揽医谷。”

    云染的脸黑了一分,没想到还是偷溜出来的。

    “宁景,你知道自已犯错了吗?”

    “人家就是想师父了?”宁景当初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云染,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云染特别的依赖,其实平常也不粘人,但是只要一段时间没见到云染,他就害怕,不安定,尤其是情绪上会有波动,脾气会变得特别的暴戾,和往常完全不一样。

    所以云染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看他,安抚他,但是最近她回到了梁城,忘了回揽医谷去看他了,他便找出来了。

    别看他现在在云染面前很乖,在别人面前脾气可不大好。

    云染虎着脸:“你不知道自已犯了错?”

    宁景立刻乖乖举白旗:“小景景知道错了,师傅你别生气,生气会老得快喔,师傅这么漂亮,一定要常笑,这样就会一直美了。”

    宁景飞快的讨好云染,云染伸手揉了揉脑门,有些头疼,不过看这家伙一副知错就改我还是好宝宝的样子,真正是拿他没办法。

    “好了,过来和我说说,你怎么和萧北野搅合到一起去了。”

    宁景一听云染温和的语气,立马眉开眼笑,兴奋的直奔云染的身边,跟只可爱的小狗似的,拉着云染的衣服挨着她坐下来。

    “师傅,你忘了,有一次我跟师兄下山去西雪国救治感染了天花的西雪百姓,那时候遇到了萧大哥,他人挺好的,特别的关心百姓,对我也很好,这次我下山找你,正好碰到了萧大哥,就和他一起来大宣了。”

    “你没和他说你是揽医谷的人吧?”

    云染望着宁景,若是这家伙说了,她不介意掐死他。

    宁景立刻得意的笑了,晃着云染的膀子:“师傅放心,人家没说,所以萧大哥不知道我是揽医谷的人。”

    云染总算放心了,宁景虽然在她面前像小孩子,但正常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既然他说没说,那就肯定没说,云染放下心来,不忘叮咛他:“记着,不要和任何人说你或者我是揽医谷的人。”

    “好,我知道了。”

    宁景开心的笑道,只要待在云染身边,他基本上都是很好说话的。

    “对了,从现在开始见到我不要叫我师傅,叫我云姐姐,就说我?”

    云染话还没说完,门外龙一的声音响起来:“郡主,有人过来了,是否要我拦截?”

    云染脸色一暗,来人是谁?她倒想知道是什么人,竟然盯上了她和宁景。

    “不必拦,”

    云染吩咐完龙一,又望向宁景:“记着,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是你师傅,只说我和你是好朋友,你叫我云姐姐就行了。”

    宁景惊讶,睁着一双清纯的瞳眸,不解的嘟嚷:“师傅,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你要是不听话,我立刻让人送你回揽医谷。”

    “不要,好,小景景听话。”宁景立刻妥协,他刚看到师傅,才不想回去呢,而且这外面很好玩啊,揽医谷里全是毒花毒草的好无聊的。

    门外一道清悦动听的声音响起来:“长平郡主真是好大的雅兴啊,竟然大黑晚上的与人在此幽会。”

    此话一落,不等云染开口,又接着说道:“萧世子,你说长平郡主的兴致是不是与众不同,竟然选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与人幽会,真是好别致的心情啊。”

    云染听到这说话声,脑门蹙了起来,怎么到哪里都有这燕贱人的事啊。

    “白莲花,你大晚上不睡觉出来抽什么风啊,我与人幽会干你什么事。”

    门外一先一后两道身影走了进来,一道白色如玉般高雅的身影,精致的面容,拢了晕黄的灯光,好似罩了一层流光溢彩的轻纱,如梦似幻,不过那性唇的唇边,挂着的可是冷讽的笑。

    他的身侧紧跟着另外一道狂放霸气的身影,一袭绛紫的绣火红莲花的锦袍,行走间,簌簌生风,说不出的狂野灼人,这人正是先前在大街上与云染有过一面之缘的西雪国恭亲王世子萧北野,萧北野立体俊美的五官上拢着疑惑,一走进来没有看云染,倒是望向了宁景。

    “宁景,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宁景抬头望向萧北野,笑道:“我来见云姐姐。”

    “云姐姐?”萧北野疑惑,云染接了宁景的话:“我和他认识,所以才会约他一见的。”

    “喔,原来是这样,”萧北野了然的点首,望向云染笑道:“我先前看宁景偷偷的出了驿宫,担心他出什么事,所以才会跟了出来,不想路上撞上了燕郡王,便与他一起过来了。”

    萧北野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云染点了一下头,倒是没有怪萧北野,因为宁景现在待在西雪的使臣团中,萧北野有责任保护宁景有安全。

    不过燕贱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云染的一双星目凶神恶煞的瞪向了燕祁,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萧世子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关心宁景,不知道燕郡王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让萧世子看清长平郡主的真面貌,不过可惜,萧世子似乎很相信长平郡主,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啊。”

    燕祁风雅又无奈的开口,事实上他之所以出现,乃是今日他在茶楼里,发现云染和西雪国使臣团中的宁景有些不对劲,所以才会派人盯着宁景,后来手下禀报,果然有人去见了宁景,他立刻出现跟踪了宁景,没想到真看到云染和西雪的人见了面。

    云染究竟是怎么回事?燕祁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她可是大宣云王府的人,和西雪国的人接触,这件事若是泄露出去,可是要给云王府招来麻烦的。

    燕祁的话落,云染没说话,萧北野却爽朗的笑起来:“燕郡王想太多了,我相信长平郡主的为人,她真的只想见见宁景,不是什么幽会。”

    云染望了萧北野一眼,这男人还真是不错。

    燕祁看到萧北野全然相信云染的神情,终于了解什么叫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了,古人诚不欺我,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西雪恭亲王世子萧北野,可是西雪手握重兵,谋略心计一等一的男子,可现在见了这女人,竟然在亲眼目睹这女人和别人私下见面的时候,全然的相信这个女人,虽然他也相信云染和这家伙没什么暧昧的事情发生,可自已和云染交手了多少回,哪像这家伙,才一见面,便被迷得神魂颠倒,全然的相信她了。

    燕祁忍不住挑高长眉,幽然的开口:“果然是红颜祸水,萧世子这一照面就全然的相信长平郡主了,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燕祁话落,云染阴骜的瞪他:“你以为这天下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龌龊吗?萧世子心思清明,他和宁景是朋友,宁景什么样的人他不知道啊。”

    没错,萧北野确实知道宁景是什么样的人,若是长平郡主与别人幽会,他倒有可能相信,唯独宁景不会,宁景可是小孩子心性,怎么会想得起来与人幽会呢。

    云染生气,和燕祁怒目相对,房间里的宁景脸色可就变了,他的眼睛一扫之前的清纯,拢着凶狠残酷,身形一动,五指成钩,二话不说直逼向燕祁。

    燕祁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直接出手,不由得脸色一暗,身形飘然荡开,宁景一击未中,并没退后,反而再次的紧随而上,身子灵敏的如猿猴,同时手中的五爪好似铁钩一般,此刻的他仿似山中的凶兽,眼中微微的血红,视燕祁为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燕祁袍袖一抬,劲风荡来,碰的一声和宁景碰撞了一下,宁景身形微晃了一下,不过依旧不退,再次的欺身而上,这样的他令得燕祁错愕,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吧,明明不敌他,竟然不依不饶的继续攻打他,他若是下了杀心,必然可以重伤他。

    云染自然也知道这个理,赶紧的让宁景退开。

    “宁景,回来。”

    宁景听到云染的叫声,心思一软,周身的凌厉退去,化为温软的少年,回首璨然一笑,退到了云染的身后。

    “云姐姐,为什么不让我打他。”

    对面的燕祁眸色微眯,盯着宁景,已经发现这少年脑子异于常人,时而像小孩子,时而疯狂像野兽,这种人是十分危险的,虽然他可能会重伤他,但刚才他露出的一手很显然的绝对是个厉害的家伙,自已重创他,恐怕也未必落得了好。

    “你确定打得过人家,别没打过人家自己倒是受伤了。”

    “哼,就算打不过他,只要他胆敢欺负云姐姐,我就拼了命也要杀了他。”

    宁景恶狠狠的说道,云染没理会他,望向对面的燕祁:“燕郡王还有事吗?这戏也看了,热闹也瞧了,是不是该走了?”

    燕祁愉悦的接口:“夜深了,确实该走了,长平郡主也请早点回去,更深露重的,若是郡主发生了什么事,岂不是让云王爷伤心。”

    “你这样的黑心之人还会担心别人吗?滚吧,”云染讥讽冷哼,一点好脸色也不给燕祁。

    身后的宁景立刻附和她:“快滚,再不滚打得你哭爹喊娘。”

    燕祁抽了抽嘴角,明知道这小子脑子不好,再计较不是显得自已脑子也不好吗,他不理会云染和宁景,望向萧北野:“萧世子,走吧,夜深了,还是早点回驿宫吧。”

    萧北野明朗的一笑,挥了挥手:“燕郡王先请回,我和长平郡主说说宁景的事情。”

    燕祁拢在暗色之中的脸暗了两分,看来萧北野真的对云染有兴趣。

    不过云染身为云王府的嫡女,大宣的长平郡主,若是寻常郡主倒也罢了,但她的父亲手握大宣二十万的兵将,所以皇帝是不可能同意让云染嫁给萧北野的,而且萧北野不适宜和云染单独待在一起,若是落到有心人的眼里,肯定要给云王府惹来大麻烦,燕祁想到这,扬眉优雅的笑起来。

    “萧世子,你身为西雪的使臣,本郡王有责任护送你回驿宫,若是你在外面出什么事,可就是本郡王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