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世子,你身为西雪的使臣,本郡王有责任护送你回驿宫,若是你在外面出什么事,可就是本郡王的失职。”

    燕祁清风晓月一般的优雅大气,不卑不亢。

    萧北野挑挑高了泼墨似的浓眉,黑黝的瞳眸中闪过若有所思的光芒,望着燕祁,燕郡王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喜欢长平郡主吗?所以不肯走,想想又觉得不能够,如果燕郡王喜欢长平郡主,为什么退了她的婚啊,所以说燕郡王这是出于邦交之因,不过萧北野还是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单纯。

    云染却已经说话了:“萧世子回去吧。”

    萧北野身为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她是大宣的长平郡主,她父王手握大宣二十万兵将,两个人私下会面,若是被人知道,这事会惹出麻烦来的,这也正是她偷偷来见宁景的原因,宁景现在可是西雪使臣团中的人。

    云染说完不看萧北野,望向宁景叮咛道:“你跟萧世子一起回去,记着别惹事。”

    宁景嘟嘴,有些不乐意,他还没有和师傅好好的说说话呢,这就要走了。

    想到这,宁景抬眸恶狠狠的瞪了燕祁一眼,都是这个坏家伙坏了他的好事,以后他肯定要找机会收拾他。

    不过面对云染的时候,宁景十分的温顺:“好。”

    他说完望向了萧北野:“萧大哥,我们回去吧。”

    萧北野点头,和云染招呼了一声领着宁景离开了,云染望向房间里没有离开的燕祁,冷哼:“燕郡王还不走,等着我请你吃饭吗?”

    燕祁眸光深幽,雍雍的提醒云染:“你最好少与西雪国的使臣接触。”

    他说完身形一动,化为白色的流光,闪身离开了,一路送萧北野回城外的驿宫,萧北野此人可是个极有心计的家伙,他不能让他在大宣生出什么事来。

    房间里的云染蹙眉瞪了燕祁消失的方向一眼:“多事。”

    她说完取了房间一角放着的黑色斗蓬,取了戴上,领着龙一和荔枝二人上了东福客栈门外的马车,赵虎驾了马车一路回云王府。

    此时夜色正浓,街道上行人很多,马车交错而过,一路上倒也安全,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不过马车驶离了热闹的街市拐进一条僻静的街道时,前面驾车的赵虎停住了马车,云染本来正闭目养神,听到马车停了,睁开眼睛问赵虎:“发生什么事了?”

    赵虎飞快的开口道:“郡主,前面有人好像受伤了,倒在了我们的马车前?”

    “有人受伤了?”云染眉一挑,命令赵虎:“下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受了什么伤?”

    赵虎应声,俐落的应声跳下了马车,奔了过去,很快检查了一遍,过来禀报:“回郡主,是一个年轻人,受了箭伤,他身上箭伤有毒,现在昏迷过去了,若是再不救他,只怕没命了。”

    云染一听,掀帘准备下车救人,不想外面赵虎又接着说道:“长得特别俊的一个年轻人,若是不救他,死了就可惜了。”

    因为赵虎的一句话,云染僵住了,掀帘的手停住了,她想到了樱桃,想到了燕祁,这一个两个的都是白眼狼,现在她对于长得俊的人反感,不乐意伸手救长得俊帅的人,若是一个乞丐一个普通的百姓,她倒可以二话不说救了,可是对于这些又帅又美的人,不感兴趣。

    “走,不用管了。”

    马车外面赵虎一愣,马车之中的荔枝也愣住了,郡主一向不是见死不救的人,这会子怎么见死不救了。

    不过赵虎二话不说的上马,打马绕过那昏迷不醒的家伙,驶离开了。

    马车行驶了一小段路程,云染倒底还是不忍心,总不能因为樱桃,因为燕祁,便迁怒所有长得俊美的人吧,她救了很多人,还有不少人是有良心的。

    “停下。”

    云染喝止,赵虎停住了马,脸上露出笑意来,他就知道郡主不会见死不救的。

    云染没好气的命令暗处的龙一:“龙一,把人带进我车上来。”

    “是,郡主。”

    龙一恭敬的现身,把落在后面的男子给提进了马车。

    幽暗的灯光之下,云染打量马车地板上的男子,一袭黑色的绣金描银的华丽锦袍,腰束黑色镶东珠的腰带,腰间垂挂着一枚上好的水光莹润的玉佩,一看就是好东西,这个人非富即贵,云染的眸光往上移,看到一张苍白带着黑丝的面容,很显然的此人中毒了,不过即便脸上有黑气,依旧可以看出此人生得一副好相貌,细长狭长的黑眉,睫毛浓而密,遮盖住了他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下面,唇是凉薄的,同样的泛着黑色。

    五官立体,刀削斧刻出来的一般,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一个美男子。

    云染打量完这家伙没有再耽搁,看此人眉心满是黑气,出气多进气少,再不救他,只怕他要没命了。

    “把药箱取出来。”

    云染命令荔枝把马车小格中的药箱取出来,开始动手救这黑衣男子。

    四周一片寂静,唯有马车里不时的传来男子轻声的呓语,龙一和赵虎远远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不让人靠近马车,影响到郡主救人的事情。

    马车里,云染动作俐落的给黑衣男子喂药解毒,拔箭,用药水清洗伤口,又上药,给他包扎,这之中男人一直没有醒,不过却有意识,有人在救他,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救自已的人,但是却一直睁不开眼睛,不过他听到救自已的人说话了,是个温柔的女声,看来救他之人是个女人。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夜越来越深,好在云染终于做完了所有事情,望了一眼脸上恢复一些血色依旧昏迷不醒的男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顺手把他腰间的玉佩给摘了下来,好歹救了他一命,要点诊金不算过份。

    “龙一,把他放在街道边吧,相信他的手下会找到他的。”

    看这男人锦衣华服,一定不是寻常人,肯定有手下什么的,所以后面她用不着担心了。

    云染命令下去,龙一应声闪进马车,把马车上的黑衣人提了出去,在街道边找了一个背光的地方把他放好。

    一众人一路离开回云王府了,云染累了,早早的洗盥一番休息了。

    ……

    东炎国西雪国南璃国,三国使臣陆续抵达了大宣国,相较于西雪国的高调,东炎国和南璃国要低调得多,不显山不露水的进了梁城。

    大宣新帝先召见了各国使臣,命燕祁和楚文浩主持此次的招待事宜,把三国使臣安排在城郊外的驿宫之中。

    同时皇帝下令,宫中设宴,款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朝中上三品的大员都要揩内眷参加,云染身为云王府的嫡女,一品长平郡主,自然要参加这样盛大的宴席。

    云王府的门外,停着两辆豪华的马车,一辆是云王妃和她的两个女儿,另外一辆是云染和二小姐云香怡,本来云染是独坐一辆马车的,云香怡看云王妃的马车里有些拥挤了,便跑过来亲热的要坐云染的马车,云染倒也没有拒绝她,和她同坐一辆马车,进宫赴宴。

    云王妃身侧的云挽雪,脸色阴骜的瞪着上了马车的云染,手指下意识的握了起来,自已受了那么大的罪,这个女人竟然活得如此风光,云挽雪只觉得心中恼恨不已。

    本来她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俐索,但是宫中设宴,皇帝下了旨意,上三品大员的内眷都必须前往宫中赴宴,所以云挽雪便出来了,因为要进宫赴宴,云挽雪的心情本来挺好的,可是一看到云染,她的心情就不好了。

    原来还以为云染变丑了,没想到这女人现在竟然这么漂亮,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自信,光芒四射,娇俏灵动,看到这样子的她,云挽雪只觉得嫉恨,牙根咬得紧紧的。

    云挽霜伸手拽了云挽雪一下:“雪儿,不要鲁莽。”

    云王妃望了一眼云挽雪,心疼的说道:“雪儿,上来吧。”

    母女三个人上了前面一辆马车,马车缓缓驶动一路进宫去了。

    后面的马车上,云染正和云香怡说话,云香怡温柔婉约,笑容满面的提醒云染。

    “大姐姐,你要当心点四妹妹。”

    “喔?”云染挑眉望向云香怡,云香怡淡淡的说道:“四妹妹一向被王妃惯坏了,性子比较娇惯,先前她因为大姐姐挨了打,以她的性子这口气是不会咽下去的,所以大姐姐还是当心点为好。”

    云染点头,唇角勾出笑意,眸光深幽的望着云香怡,云香怡端着茶轻品着,不卑不亢,端庄大方,没有一点的不自在和自卑胆怯,云染眸光幽暗了两分,这个云香怡才是个人物,云挽雪根本不够瞧,这个女人若是和她敌对的,可是个麻烦。

    不过眼下她和她没有冲突点,所以她暂时的不必提防她。

    “大姐姐,听说东璃国的姬太子和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都是少见的人中龙凤,他们两个和燕郡王并称天下三杰,你先前去逛街见到他们了吗?是不是真的啊?”

    云香怡眼神闪烁着兴趣,盯着云染。

    云染想到了萧北野,狂野奔放,自信霸道,别看他如此张扬,她敢肯定,萧北野是个很有心计的家伙,这种张扬奔放,狂野霸气只是他的一个表相,他的内里肯定还有别的面貌。

    “我没有见过东炎的姬太子,倒是见了西雪的恭亲王世子一面,比起燕祁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染话一落,云香怡眼睛睁大了,有些无法置信,西雪国的这位恭亲王世子竟然比燕郡王还要出色,那是怎样的一副绝世风华啊?

    云染抿唇轻笑:“这要怎么看了,反正在我眼里,萧北野比起那朵白莲花要强得多。”

    “白莲花?”云香怡听得云山雾罩的,正想问云染,云染却已经不想说话,闭上眼睛休息,一边叮咛旁边的枇杷:“等进了宫叫我。”

    “是,郡主,”枇杷恭敬的开口,云香怡只好住口,黑黝的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暗潮,最后化为乌有,她也闭上眼睛,靠在厢壁之上休息,马车一路进宫。

    宫宴设在翊宁宫,翊宁宫殿门前有一座花园,花园里挂上了各种各样的七色彩灯,花草竞相开放,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花香味。

    宴席因为人员众多,所以从殿内到殿外,全摆上了桌席,此时翊宁宫殿内殿外皆是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凑在一起说话。

    云染和云香怡等人到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到了,不过三国使臣还没有到,皇室的成员还没有到,朝中的大员倒是基本全到了。

    夏雪颖和蓝筱凌一看到云染进来,领着几个小姐走了过来,团团的围住了云染。

    个个一脸惊奇的打量着云染,纷纷惊叹。

    “云染,你果然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先前听到传闻,我还在想这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蓝筱凌爽朗的声音响起来,伸手拽着云染的手:“这相貌可真是好啊,把我们一干人全都比下去了。”

    这话说得坦然,倒没有丝毫嫉妒的成份成里面。

    夏雪颖歪着脑袋一脸不解的问云染:“云染,既然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把自己打扮得那么丑啊,你要是早点露出真容来,燕郡王一定不会退亲的。”

    夏雪颖一说完,蓝筱凌就推了她一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云染却是不以为意,挑高柳叶般的细长黛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