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椎每膳拢粢ё糯剑盟迫套偶蟮耐闯话悖迫舅匙潘牧惩驴矗吹剿乃纸粑兆乓话训侗侗旅姘乓豢槭峙粒馐俏朔乐褂醒温涞降厣希斗嬉丫龅拇探怂那靶兀仆煅┳叩搅嗽迫旧砬安辉兜牡胤剑傅钠淳×ζ蠼衅鹄础

    “大姐姐,你竟然杀我。”

    一言落,亭子一侧有人冲了出来,尖叫着指着云染:“长平郡主,你为什么要刺我们小姐啊。”

    “来人啊,这里杀人了,长平郡主杀人了。”

    这丫鬟正是服侍云挽雪的丫头宝蔷,宝蔷的话一落,暗处有三四个宫女奔了出来,一起大叫起来:“不好了,长平郡主杀人了,长平郡主杀人了。”

    云染没看别人,望着倒在地上还不忘努力往自已面前爬过来的云挽雪,唇角勾出嗜血般阴寒的笑意:“好,四妹妹你是送了我一个大礼了,看来父王的那顿打没有让你醒神,倒是让你变本加厉了。”

    云染提到那顿打,云挽雪的脸狰狞了,咬牙尖叫:“父王为什么那么宠着你,明明一样都是他的女儿,他竟然管也不管我,直接的下令人打我板子,我不甘心,我要你死。”

    云挽雪咬牙切齿的狠声,她从小就盼着父王能多看她一眼,能多抱抱她,可是父王从来不理会她们,他理的只有云染这个贱人,凭什么啊,这贱人凭什么抢走父王的眼光啊,现在她定然要让这女人死无葬身之地,就算她是长平郡主又如何,杀人照样要偿命。

    “哈哈,这次你死定了。”

    云挽雪尖叫,不过一会儿喘息起来,她这一回可是赌上了她的命的。

    小花园四周不少人奔了过来,不但是大宣的朝臣命妇,就是三国的使臣也赶了过来,所有人都望着地上痛苦挣扎的云挽雪,然后望向云染,云染脸色淡然,并不见任何的慌乱,好似云挽雪受伤和她没关系一般,但是现在不但是云挽雪,就是她的丫头宝蔷,还有几个小宫女,都一口咬定了是云染杀人,再加上先前云挽雪曾经和云染吵起来,这所有事情加在一起,看上去真有可能长平郡主恼火杀人,当然她可能不想杀,只是生气失手伤了自已的妹妹。

    四周不少的议论声响起来,都是说云染不该杀自已的亲妹妹的。

    荔枝和枇杷两个人脸色难看的大叫起来:“我们家郡主没有杀人,是她,是她自已搞出来的事情。”

    不过没人相信她们,因为她们是云染的丫鬟,云染望向荔枝和枇杷两个人,摇了摇头,两个丫鬟总算住了口,咬着唇不开口,她们相信郡主不会有事的,她这么聪明,是不会让自已有事的。

    人郡外面云王妃被惊动了,奔了过来,扑到了云挽雪的身上,大叫起来:“来人啊,快宣御医救我的女儿啊。”

    刑部尚书看到发生了命案,立刻站了出来,命令小太监去宣御医。

    这里云王妃抱着云挽雪伤心欲绝的痛哭着,忽地想到什么似的飞快抬头望着云染。

    “长平,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啊,自从你回京后,雪儿和霜儿她们是不是一直让着你,你吃的用的穿的什么都是好的,现在你为什么还要下狠手伤你妹妹啊。”

    云王妃的话一下子让别人想多了,原来长平郡主还和以前一样啊,只不过是云王府的人一直让着她,所以才会形成一种假像啊,真像原来是这样的。

    云染眸光深邃,唇角笑意更浓,望着云王妃,淡淡的开口:“王妃这是认定是我杀的四妹妹吗?”

    “不是我认定,这里这么多人证呢,”云王妃沉痛的哭。

    刑部尚书望了望云王妃和云挽雪,又望了望云染,左右为难,这如何审啊,看来这事要请皇上出来主持了。

    云染的父王云紫啸终于被惊动了,知道这边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飞快的赶了过来。

    云紫啸一出现没有看云挽雪和云王妃,而是望向了云染:“染儿,发生什么事了?”

    云染神容淡淡的呶了呶嘴,温和的说道:“四妹妹说我杀她,王妃一口咬定了我杀四妹妹,我就不知道我何时这么蠢了,今日明明是皇上宴请别国使臣的日子,我竟然蠢到在这样的场合犯下这样的错,父王,你说我会这么蠢吗?”

    云染的话不响,但也不轻,在场不少人听到了,而一些和云染接触多的人都怀疑起来,云染可是很聪明的,她怎么会蠢到做这种事,若说她真有心思动云挽雪,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主意,又如何会想出这么蠢的主意呢。

    西雪的使臣萧北野第一个站出来表示相信云染:“长平郡主,本世子相信这不是你动的手脚。”

    萧北野话一落,宁景立刻叫起来:“我也相信。”

    此时的宁景眼神有些赤红,阴森森的盯着地上的云挽雪,竟然胆敢害她的师傅,他不会饶她的。

    蓝筱凌夏雪颖等人都叫起来:“我相信长平郡主没有杀人。”

    云染多聪明的人啊,怎么可能干这样的蠢事。

    最后连秦煜城唐子骞等人都相信云染没有杀人。

    云染没理会别人,望向云王爷:“父王,你相信我是这样蠢的人吗?”

    云紫啸没有说话,望向地上的云挽雪时,已是狠戾的光芒:“云挽雪,是不是你自已动的手脚,故意栽脏陷害你的姐姐?”

    哗的一声,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了地上的云挽雪,不会吧,不惜伤了自身来栽脏陷害自已的姐姐。

    云王妃直接的失声痛哭了,撕心裂肺的哭声,让闻者无不辛酸。

    “王爷,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偏心啊,这么些年来,你眼里只有长平,没有雪儿和霜儿她们,对她们从来不闻不问,现在雪儿被刺都快不行了,你竟然还说女儿自己伤自己栽脏陷害长平。王爷你说天下真有这样的人吗,我的雪儿有这胆子自己下手吗?”

    云王妃这一次是真的痛心绝望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们。

    四周不少人望向云紫啸,眼神有些古怪,是啊,一个女儿伤得快不行了,另外一个完好无损,可是做父亲的不该关心伤在地上的女儿吗,竟然一门心思的向着完好无损的女儿,看来云王妃说得没错,云王爷心里只有云染,没有别的女儿,云王府的这些小姐儿可真可怜。

    个个同情起云挽雪和云挽霜来。

    云王妃忽地指着地上跪着的几个小宫女:“如若你不相信雪儿,总该相信她们吧,她们是宫中的宫女,不是我身边的人。”

    几个小宫女立刻磕头,连连的开口。

    “奴婢等人看到长平郡主和云小姐吵了起来,长平郡主有些激动,所以失手伤了云小姐。”

    几个人口供一致。

    云染眼睛眯了起来,这些宫中的宫女,凭云王妃和云挽雪,恐怕命令不动,所以这母女二人背后还有别的人,这人是谁?定王还是太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人群中吵闹成一团,人群之外御医赶了过来,赶紧的动手救云挽雪。

    刑部尚书大人命令小太监去请皇上,不过小太监刚跑了几步,便听到翊宁宫殿门方向响起了太监的叫声:“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皇上和太后过来了,两个人一路往小花园这边走了过来,先前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有太监禀报给皇上和太后娘娘了。

    小花园边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除了东炎西雪南璃的使臣没有动,东炎太子西雪的萧世子南璃国的小明王领着各国的使臣,福了半个身子给新帝楚逸祺请安。

    “见过大宣的皇帝,太后娘娘。”

    “见过皇上,太后娘娘。”

    皇帝一目扫下去,眉不自觉的蹙了起来,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今日乃是设宴款待各国来使的日子,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让别国看到了他们大宣不好的一面吗?皇帝面容沉沉的望向云染的父亲云紫啸。

    “云王爷,这是怎么回事,长平郡主怎么会在这里杀人?”

    云紫啸飞快的开口:“她们姐妹二人有些误会,这是臣教导有误,臣立刻带她们回王府好好的管教。”

    皇上眼睛微眯正想说话,他身侧的太后娘娘说话了,不满的开口,。

    “云王爷,长平郡主的行为可不是家事了,她这是触犯律法了,竟然在这种场合杀自已的亲妹妹,一定要重重的惩治。”

    太后话一落,望向刑部尚书:“秦大人,这件案子由你来审,长平郡主虽然是先帝亲封的郡主,不过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何况是郡主,这件事必须重审。”

    刑部尚书秦大人飞快的应声:“是,太后娘娘。”

    皇帝楚逸祺看自己的母后竟然越了自己插手这件事,不由得心中生出不满来,不过母后开了口,他也不好驳了她的话,所以皇帝楚逸祺发了话:“秦大人到翊宁宫大殿里审吧。”

    “是,皇上。”

    秦大人应声,抱拳望向云紫啸:“云王爷,本官要公事公办了。”

    皇上和太后都下了旨意,他想包庇长平郡主都没可能。

    所有人往翊宁宫的大殿走去,云挽雪被人架着,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云王妃心疼得像剜自已的心,所有人往大殿走去,云染身侧跟着云紫啸,另一侧紧随着的是西雪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萧北野安慰云染:“云染,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云染点头,向萧北野道谢:“谢谢。”

    翊宁宫的大殿,上首端坐着皇上和太后,其他人皆分站在大殿两侧,云挽雪被人摆放在殿内一侧的软榻上,御医开始替她医治。

    刑部尚书端坐在大殿中间的位置上,下首跪着云挽雪的丫鬟宝蔷,另外还有三四个宫女正跪着,云染站在大殿一边,云紫啸陪着她站着,此时云紫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是全然的相信云染的,因为他知道云染没有这么蠢,会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这事摆明了是一个陷井,而设这个陷井的不出意外是云王妃。

    云挽雪还没有这样的脑子设这样的局来害云染。

    云紫啸一想到云王妃这个贱人竟然想出这么个恶毒的主意害云染,不但害了云染,还让自已的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云紫啸真想上去掐死这女人。

    当初若不是母亲一再的逼他,再加上这女人使用诡计让他与她发生了关系,他是不会娶这个女人的。

    云紫啸此生最后悔的事情便是娶了这个女人,太不知足了。

    大殿上秦尚书开始盘问细节,先问是宝蔷,然后又问几个小宫女,几个人的口供是一致的。

    那就是云染和云挽雪两个人一言不和推搡了起来,后来长平郡主情绪有些激动了,一怒便刺伤了云挽雪。

    人证物证俱在,秦尚书望向云染:“长平郡主,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殿内众人全都望向云染,云染张嘴想说话,不想殿门外,忽地响起一道悦耳娇俏的声音。

    “本宫可以证明不是长平动的手脚。”

    有人从殿外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望向殿门前,只见一道纤瘦的小身影从外面走进来,身穿华贵的锦裙,头上戴着玉步摇,粉妆玉彻说不出的可爱。

    这小丫头不是别人,竟然是新帝的女儿昭阳公主楚依依,楚依依小朋友一直走到众人的面前,气愤的指着宝蔷:“你胡说,你们家小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