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小丫头不是别人,竟然是新帝的女儿昭阳公主楚依依,楚依依小朋友一直走到众人的面前,气愤的指着宝蔷:“你胡说,你们家小姐不是长平刺伤的,是你刺伤的。”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别人没说话,太后的脸色却不好看了,望向昭阳公主楚依依。

    “依依,你胡说什么。”

    楚依依并没有理太后,依旧坚持着自已的话。

    “回皇奶奶的话,依依没有胡说,先前依依溜到这里来想找长平,因为人太多了,所以依依躲到了西边的小花园里,后来看到她们在小花园边鬼鬼祟祟的,依依觉得很好玩儿,便躲在那里看着她们,不想看到这个女人竟然拔剑刺伤了她们家的小姐,然后还害长平。”

    昭阳公主话落,所有人说不了话,望着地上的宝蔷,真是这样吗,如若云挽雪真是宝蔷刺伤的,那么这可就是云挽雪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了,究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害长平郡主。

    上首的太后脸色越发的阴霾,望着下首的楚依依小朋友,十分的恼火,不过很快她脸上浮起慈爱的神情,望向楚依依小朋友。

    “依依,你是不是喜欢长平郡主?”

    楚依依小朋友一听皇奶奶的话,立刻用力的点头:“是的,长平是我的朋友,我喜欢她。”

    太后望了一眼云染,又望向下首楚依依小朋友:“因为你喜欢长平郡主,所以不想让人欺负她是不是?”

    楚依依再次的点头,太后身侧的安乐公主眉却蹙了起来,本来以为昭阳出现,云染会有转机,没想到太后竟然用话引诱依依,现在众人都听到了楚依依小朋友是云染的朋友,她又喜欢云染,基于楚依依小朋友的这种行为,所以她的话做不了证。

    安乐公主的想法一落,果然听到太后严厉的声音响起来。

    “昭阳公主年纪尚幼,又喜爱长平郡主,所以她的证词作不得数。”

    太后话落,别人倒没说什么,楚依依小朋友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望着上首的皇奶奶,像不认识太后似的,皇奶奶怎么可以这样,长平是她的好朋友,她明知道她想帮助长平,为什么还要这样,而且她说的都是真的啊。

    “皇奶奶,昭阳说的是真的。”

    太后已经望向楚依依小朋友身边的宫女:“还不把昭阳公主带下去,没看到这里在审案子吗?”

    楚依依小朋友身边的宫女赶紧的上前抱着楚依依小朋友离开,楚依小朋友不依,望向自个的父皇:“父皇,昭阳没有说谎,真的是这个丫头刺伤她们小姐,父王你相信昭阳的话吧,。”

    大殿上首的皇帝楚逸祺,很喜欢昭阳公主,一看到女儿伤心欲绝的神情,便想留下她。

    “母后,”

    太后望向楚逸祺:“她一个小孩子家的懂什么。”

    楚逸祺脸色微暗,他发现最近他的母后十分的强势,总喜欢插手他的政务,这可不是好现像,楚逸祺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一抹冷芒阴在瞳底,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太后望向刑部尚书:“继续审吧,昭阳公主年纪尚小,她的证词是做不得数的。”

    大殿下首的宝蔷此时只觉得自已死去又活过来了,先前昭阳公主开口,她差点昏过去,没想到太后又扭转了局势。

    刑部尚书望向云染,再次的开口:“长平郡主,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西雪国的萧北野率先笑了起来,他一边爽朗的笑,一边张扬的说道:“秦大人不会真相信这什么人证物证吧,这些可是漏洞百出的,实在禁不得半点的推敲,本世子先来说一两点的疑点可好?”

    刑部尚书错愕,望向萧北野,大殿内所有人望向这位西雪国的世子。

    只见他浓眉轻挑,肆意飞扬:“首先就说这几个宫女,今晚乃是宫宴,按照道理,所有的宫女都该在翊宁宫的主殿这边忙碌才是,怎么偏有这三四人能闲到一点事都没有,还能躲到西侧首的小花园去闲情逸致,还恰好的看到长平郡主和云小姐吵了起来。”

    萧北野话落,所有人满脸的若有所思,没错,今晚宫宴需要很多人手,怎么会有三四人没事做,跑到西边的小花园去了。

    “第二,今晚乃是宫宴,任何人不得带利器进宫赴宴,这利器又是如何带进来的。”

    萧北野的话落,另外一人接了他的口:“第三点,西侧首的小花园里,灯光不明,她们又离了一段距离,如何看得清楚是长平郡主刺伤的云小姐,而不是云小姐自伤的?”

    此话一起,所有人都望向说话之人,这人竟然是和云染针锋相对的燕郡王燕祁。

    这一次不但是别人,就是云染,不禁微微的错愕,燕贱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他不落井下石都算不错了,现在竟然还站出来为她说话,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事实上就算这些人不出来,她一样有办法证明不是自己动手脚的,但有人维护她,这种感觉极好。

    燕祁没有理会任何人,脸上温煦的光芒,唇角是清浅的笑,望着宝蔷,一字一顿的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说长平郡主激动失手刺伤了云小姐,那么只要查看云小姐的刀伤力度和血液的喷射状态就可以证明究竟是长平郡主刺的,还是你这个小丫头刺的,如若是长平郡主刺的,当时她很激动,下手必然很狠,那么云小姐的伤口应该极重,长平郡主的身上也该有喷射状的血迹。如若是你这个丫头刺的,你做为丫头,对自己的主子动手脚,肯定心里害怕,所以下手不够恨,力度不够有力,伤口必须较柔软,而且小,血迹的状态是垂滴式的,这个一验便知。”

    燕郡王话落,大殿内所有人望向地上的宝蔷,这丫头身子抖簌个不停,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一个做丫头的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些,现在只知道重复一句话:“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

    大殿内的人一起望向秦尚书,秦尚书立刻命令手下前去查看云挽雪身上的伤口。

    云染的心中则是对燕贱人的能力有了认识,这个家伙虽然嘴贱心贱话贱,不过不可否认,他很聪明,刚才他所说的正是她要说的,只要查看伤口,一验便知。

    很快,验伤的官员走了过来,恭敬的禀报上首的楚逸祺。

    “回皇上的话,云小姐的伤口很小,而且血液的状态是点滴状的。”

    此话一起,嗡的一声,殿内议论纷纷,云紫啸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云王妃身子摇摇欲坠,她都牺牲自个的女儿了,没想到竟然没有害到云染,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啊。

    大殿上首的楚逸祺脸色阴骜难看,望向跪在正中抖簌个没完的宝蔷,这个贱婢竟然伙同她的主子演出这么一出戏,真是太丢大宣国人的脸面了。

    丫头宝蔷直接嗷的一声昏了过去,身后的几名宫女个个害怕的抖簌着身子。

    刑部尚书秦大人正要命令手下把宝蔷和几名宫女收押起来,不想西雪国的使臣团中冲出一人来,对准宝蔷就是一番拳打脚踢:“贱人,叫你害人,叫你害我云姐姐,我打死你,打死你个贱女人。”

    这冲出来暴打宝蔷的不是别人,正是宁景,宁景看到宝蔷等人竟然害师傅,早像头疯狂的小兽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的这种突发的状态,惊呆了满殿的人,眼看着宝蔷被打得死去活来的,秦大人才回过神来,赶紧的命令。

    “来人,把宁公子拉开。”

鬼医郡王妃 第056章 惩治王妃 金殿比试

    大殿内乱成一团,惊叫连连,丫头宝蔷被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了,刑部的几名兵将赶紧的去拉宁景,宁景尤不死心的怒骂着,萧北野走过去,小声的说道:“宁景,你看你云姐姐生气了。”

    宁景一惊,飞快的抬首望向云染,只见云染目光幽幽的望着他,宁景一下子安份多了,规矩的被萧北野给拉了回来。

    刑部尚书命令人把宝蔷以及几名宫女带进刑部的大牢关押起来,至于对云挽雪的处置,就交给皇上吧。

    刑部尚书秦大人恭敬的起身,请示皇上楚逸祺的意思。

    “禀皇上,这云小姐该如何处置?”

    楚逸祺望向大殿一角,只见云挽雪此时依旧昏迷不醒,脸色苍白,不过很多人不同情她,活该,竟然不惜自伤自身来残害自已的嫡姐,这女人心思果然够毒。

    殿内所有人都鄙视云挽雪,上首的皇帝微蹙眉,望向自个的母后,她不是喜欢处理事情吗,这事就交给她好了,先前可就是她让刑部的秦大人审这案子的。

    “母后看如何处理这事?”

    云挽雪既是主犯又是受苦者,现在她身受重伤,若是再处罚,只怕一条命要没有了,虽然害人终是没有害到人,不可能杀掉她的。

    太后娘娘脸上神色冷凛,心里怒火十分的大,暗骂下首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过人她还是要保的。

    太后缓缓的开口:“既然主犯已受重伤,被伤者又完好无损,这件事就到此作罢吧。”

    太后话落,西雪萧北野说话了,语气十分的不友善。

    “原来大宣的律法竟然是这样的,伤人者若是自伤就可以免于刑法,那么大宣牢中的那些重刑犯,若是自伤是不是可以逃过一劫了。”

    萧北野话落,殿内议论纷纷,尤其是三国的使臣,对于太后处理这件案子的做法明显的不认同。

    皇帝楚逸祺脸色不好看了,阴沉着脸睨了太后一眼,这一次没有再给自已母后开口的机会,沉稳的说道:“萧世子,太后是怜悯云王爷劳苦功高,所以给重臣的特赦。”

    “喔,那么大宣的劳苦功高者就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可以功过相抵。”

    萧北野打蛇而上,穷追不舍,丝毫没有放过楚逸祺的意思。

    萧北野的话落,西雪使臣中一名文官走出来不卑不亢的开口:“原来大宣的律法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既如此,为何太后先前竟然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这位小姐连王子都算不上,怎么就不追究了。”

    楚逸祺有些恼,这萧北野太狂妄了,这是大宣的事情,他插什么手啊。

    不过却不好恼这么一个人,人家这般狂妄,是有狂妄的资本,不说别的,萧北野身为恭亲王府的世子,手中竟然握三十万重兵,那些兵将可都是他一手一脚练出来的,个个听奉他的调遣,奉他若神明。

    “那依萧世子的话是处死云挽雪吗?”

    楚逸祺肃冷的开口,萧北野张扬的笑起来:“那倒不需要,云小姐已身受重伤,若是再把她处死,显得太不通人情了,但是她的罪可以饶,其母之罪却不可饶,女之过母代劳,这件事应该交给云王爷来处置,相信云王爷会做出一个最好的选择。”

    萧北野话落,殿内众人议论起来,很多人认为萧北野这样处置,既通人情又合乎礼法,女不孝母之过,今日云挽雪能做出这般过错,其母有难以推脱的责任,另外其中有些人甚至于猜测出,云挽雪这样干恐怕正是云王妃在后面指使的。

    大殿上首的皇帝望向了云紫啸:“云爱卿,这事就由你来处置吧。”

    云紫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云紫啸一生光明磊落,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得了这么一个女人和女儿来抹黑他的脸,云紫啸心中怒火腾腾,飞快的走出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