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北野瞳眸微暗,没想到赵清妍竟然见针插缝的抓住云染。

    萧北野飞快的开口:“本世子相信长平郡主绝对不会比赵小姐差的,若不然,今晚大殿之上比试一场如何?”

    萧北野话落,望向不远的云染:“长平郡主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殿内不少人脸上神色微变,今晚宫宴之上萧北野全然的维护云染,而且对云染一直很体贴,他这是毫不掩饰自已的追求之意了,皇帝和太后脸色微微的幽暗,定王楚逸霖望向大殿上举手投足优雅水灵如出水芙蓉花的娇丽女子,心里嫉恨不已。

    燕郡王燕祁的眸光深邃,飞快的望向云染,唇角是似笑非笑,看云染的眸光分明对萧北野也是有兴趣的,这让他十分的不爽,谁让云染给他招事的,他也不会让她痛快的。

    燕祁不等云染开口,率先站了起来:“萧世子的提议真是不错,今日宫宴图的就是个热闹,既如此就让江小姐赵小姐和长平郡主比试一番又如何。”

    燕祁回望向上首的楚逸祺:“皇上以为如何?”

    皇帝缓缓舒展眉宇,温润的开口:“好,那就让长平郡主和两位小姐比试一番。”

    燕祁听了皇帝的话,再次的望向了萧北野:“萧世子愿不愿意为长平郡主添加些彩头?既然比试,总要有赌注才有趣。”

    燕祁唇角的笑别有用意,你不是喜欢在佳人面前表现吗,现在可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了,本郡王就让你出出血。

    萧北野并没有任何的迟疑,飞快的开口应承了。

    “好,本世子就赌长平郡主胜,赌注一万两白银,外加一百颗南海珍珠。”

    “好,果然出手大方,”燕祁嘴角轻咧,笑意氤然,他掉首望向姬擎天:“姬太子敢不敢替赵小姐接了这赌约。”

    姬擎天细长的黑眉一挑,冷嗜幽寒的接口:“有何不可,本宫除了出一万两的白银,和一百颗南湖珍珠,外加十颗夜明珠。”

    大殿内,众人此次彼落的抽气声,不少女子眼红起来,看来萧世子真喜欢长平郡主,一出手便是一万两白银,和一百颗的南湖珍珠,姬太子就更猛了,除了一万两白银和南湖珍珠外,还追加十颗夜明珠,好大的手笔啊。

    赵清妍眼里拢上了柔情蜜意,望着身侧伟岸挺拔的男子,心中渐生情意,倾慕的望着姬擎天。

    赵清妍心知肚明姬擎天身为东炎的太子,是不可能娶她做皇后的,没有哪一国的皇帝会要别国的重臣之女做皇后,但这个男人爱她,她愿意做他的皇贵妃,一生荣宠无忧。

    萧北野不理会别人,望向云染:“长平,你不会怪本世子吧。”

    云染徐徐的站起来,笑着开口:“本郡主怎么会怪萧世子呢,本郡主倒要看看本郡主新颖取巧的流光画会不会影响东炎太子的心情,如果本郡主的流光画影响了东炎太子的心情,本郡主自当奉酒向东炎太子请罪。”

    云染掷地有声的话响起,望向对面的姬擎天,瞳眸一闪而过的幽冷,寒光四射。

    姬擎天眉色深邃的望过来,看到云染和他对恃的时候,面色如常,坦定自若,不由得微微的诧异,心里暗奇,这个女人竟然与别的女人不一样,别人看到他都害怕,她竟然坦然自得。

    姬擎天身侧的赵清妍看云染望姬擎天,不由得出声开口:“既如此,清妍就和袭月二人联手向长平郡主讨教一番了。”

    姬擎天收回了视线,鼓励的望着赵清妍,赵清妍脸上笑意温柔。

    大殿内,众人全都来了兴趣,一起望着大殿内的情况。

    燕祁燕郡王飞快的看到:“既然大家准备了比试,又设下了彩头,本郡王还要说一项规定,如若两下打成平手,那么东炎太子的一万两白银一百颗南湖珍珠以及十颗夜明珠,以及萧世子的一万两白银一百颗南湖珍珠,最后都要上交给我们大宣户部。”

    燕祁话一落,萧北野和姬擎天微微的错愕,想不透为何两下打成平手,他们所出的彩头要落到大宣户部手中。

    萧北野挑高浓黑的眉,瞳眸之中一抹肆狂:“燕郡王,本世子倒是好奇为何我们两下打成平手,最后这些东西要落到你们大宣户部。”

    燕祁笑如雪莲花,皎洁动人。

    “萧世子这就不懂了吧,你们两方各支持一人,而我们大宣就是坐庄的,你们两下比试,若是一方输了,另一方赢了,那么输的要把出的彩头交给赢的,赢的可以不出钱,可是两方打成平手的话,难道要各自收回去,这样的赌还有意思吗?或者说萧世子怕输不愿意赌,不愿意的话可以收回。”

    燕祁一副好说话的样子,萧北野的瞳眸暗了,唇角阴暗的笑意。

    燕祁这是吃了他一局啊,这种时候,他怎么会说不比呢。

    “好,比了。”

    “爽快,”燕祁眉色如画,笑意越发的温润柔软,心情极好。因为这笑使得整个人皎若月华,他飞快的望向姬擎天:“姬太子可要退出。”

    这种时候,谁退出都是丢脸的事情,虽然明知道这是燕祁设的一个套子,但他们只能硬着头发上。

    “比。”

    姬太子话一落,燕祁望向大殿上的所有人,温煦好似和风飘过,优雅的开口:“大家做个见证,看看待会儿的比试,究竟是赵小姐江小姐胜还是长平郡主胜,还是平局呢?”

    最后几个词拖出了长长的尾音,大殿内不少人的眼睛意味深长起来,很多人猜出燕祁话里的意思,笑而不宣。

    云染眼眸深邃幽暗,心里把燕贱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他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殿内的人又不是傻子,会猜不出他的意思,他的意思很简单,她们这场局不管谁胜谁负,都将会是一场平局。

    萧北野,姬擎天二人的脸色也微微暗了下去,不过二人都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即便知道被燕祁给坑了一回,也满脸堆笑的笑望向燕祁,只不过那两道眸光之中射出的是锐利如利刃似的锋芒。

    燕祁,你给我们记着。

    大殿内,皇帝一声令下,赵清妍江袭月和长平郡主的比试正式开始了,殿内气氛十分的高。

    个个都很激动,赵清妍江袭月二人是前年和去年花王大赛第一名的得主,长平郡主最近表现出来的种种让她荣升为大宣新一任的才女,现在这三名才女相斗,自然是很有看头的。

    江袭月和赵清妍二人一人表演的是琴,一人表演的是舞蹈,二人合演一曲,春江月圆夜。

    江波之上,轻音渺渺,圆月冉冉升起,详和的光芒笼罩着大地。

    一个身穿红衣的曼妙女子在江下忘情的跳起舞来,那灵动曼纱的身姿,与秋日的江水融为一体,充满了灵性,整个人整颗心似乎都融进了月夜之中。

    大殿内,众人一边听一边看,不少人如痴如醉,个个都赞叹,江袭月和赵清妍两个人的才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琴声仿似带着大家走进了春江月圆夜的场景,舞,让人看到了江边忘我舞着的女人,激情的忘了自己,只剩下月夜之中的一缕舞之精魂。

    不但是别人,就是云染,也不得不赞叹一声,果然厉害。

    难怪江袭月和赵清妍自傲,她们确实是有自傲的本钱,只不过她们不该过于清高,如若再嫌虚一点,这两人的成就想必不会低。

    云染正想着,大殿上江袭月的琴音陡的一低慢慢的收尾,直到琴音嘎然而止,殿内不少人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有人鼓起掌来,然后是热切的掌声响起来,如潮水一般在殿内涌过。

    东炎太子姬擎天难得的唇角擒笑,望着那站在殿正中的一道曼妙身影,眼神中拢着微微的欣赏,等到众人的掌声停,二女回到了座位上,姬太子望向萧北野,嗜冷幽暗的声音响起来。

    “萧世子,此二人的琴舞是大雅之作还是粗俗之物?”

    萧北野狂妄一笑:“我西雪国从来不缺这样的才女,比比皆是,若是姬太子喜欢这样的才女,本世子可以立刻派人送两名不输于此二女的才女给姬太子,省得姬太子总是大惊小怪的。”

    姬太子脸色幽暗,瞪着萧北野:“那就让本宫看看萧世子眼里的旷世之作究竟是何等的惊艳。”

    云染已经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望着她,大殿正中,已有太监取了笔墨纸张过来摆放好。

    云染望向萧北野,温声开口:“萧世子,不知道云染是否有这个荣幸请萧世子帮一个忙?”

    萧北野狂野的瞳眸之中射出热切的火焰,那火焰几乎能融化一个人的心,他望着云染,笑意满面的开口:“长平所请,本世子定然义不容辞。”

    大殿内的人全都盯着云染,不知道她要请萧世子做什么。

    云染笑着说道:“我想请萧世子和我共同完成这幅画,不知道萧世子是否原意?”

    “不胜荣幸。”

    萧北野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出来,袍摆簌响,狂野明艳,那一举手一投足的狂野令人无法忽视,云染好似一朵清灵的出水芙蓉花,两个人站在一起,竟然该死的登对。

    一个明艳狂野如火红的火莲,一个似清水芙蓉,水灵俏丽,两个人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壁人,往大殿正中一站,所有的光芒都笼罩在他们的周身,尤其是他们彼此相视而笑,明眼的人都看出两个人对对方都很有好感。

    这一幕刺激了多少人的眼睛,定王楚逸霖,心里恨意弥漫,眼神闪着赤红的光芒。

    云染竟然看中了萧北野,他不会让她心想事成的。

    秦煜城则是心里十分的痛苦,因为先前唐子骞告诉他,云染说不喜欢他,还请他收回他的喜欢,可是他看到如此光芒四射的她,他怎么收回自己的心思啊。

    宁景则是满脸清纯可爱的笑,望着萧北野和云染,眼里闪着光芒,师傅和萧大哥好配啊,他们要是天天在一起就好了,这样小景景就可以和他们在一起了。

    燕祁眼睛微微的眯起来,看着大殿正中的一幕,只觉得心情不爽到了极底,只因为不管他如何的使诈出诡计,似乎都无法阻止萧北野和云染走得如此近,这让他越想越恼火,云染给他招出这样大的事情来,他又岂能让他们心想事成。

    “长平郡主,夜已深了,现在可以开始了,有什么澎湃的心情可以回去后慢慢的想。”

    燕祁温润的声音之中隐着冷讽。

    云染一听到这货的话,便觉得不爽了,回首瞪了燕祁一眼,不再理这货,望向萧北野,轻声的和他说着话,萧北野轻轻的点头。

    一向狂野霸道不羁的人,此刻在云染的面前,温顺得像一只小马驹似的,看得多少人心里吐血,这货怎么就买了长平郡主的帐了,这女人的运气还真是好啊,被燕郡王退了婚,这会子竟然找了一个不输于燕郡王的人,还对她这么好,真是让人怎么想怎么不爽。

    大殿正中,两个人开始动手作画。

    速度十分的快,殿内其他人一边吃酒一边观看正中的两个人,不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完美无暇,十分的般配。

    看着这样的两个人,忽然便想到一句话,举案齐眉,恩爱白头。

    燕祁一向泰山压顶不动声色的面容因为上面两个人相处愉快的画面刺激得有些暗,一言不吭,薄唇紧抿,这样的他,只有他的手下知道,主子是心情极端的不畅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