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是新帝是明君,倒也罢了,不至于太过于为难云王府,但若不是呢?
“好了,嘴张在别人身上,我们能管得了自个,还能管是了别人啊。”云染微微的挑高眼角,望着马车内的两个小丫头,这两个人是她在凤台县从歹人手里救下来的,若不是她,她们只怕要落入青楼楚馆了,后来两个人要报答她的恩情,自愿留下做她的丫头。她留下她们两个,并给她们取了名字,又教了她们武功,说实在的她对她们如亲人一般,一直以来她们也没有叫她失望,但是凤台县必竟不是梁城不是繁华的京都,这京都波光诡谲,稍不留神很可能会掉进别人的陷井,而且荣华富贵的繁华,会不会迷了眼,尤是未知数。
云染眼神幽暗了两分,淡淡的开口:“你们两个人以后要精明点,这里不是凤台县,而是京都梁城,我们在凤台县看到最大的官也就是知府,但是在这里遍地都是大员,出门随便遇到的很可能就是上三品的大员,还有各家大员的内眷,所以说话做事一定要慎重,千万不要授人以话柄,知道吗?要不然小命随时会玩完。”
樱桃和荔枝二人一听自家小姐的话,不由得警戒,随之沉稳的点头:“小姐放心吧,奴婢们会小心的,不会给小姐丢脸的。”
“那就好,”云染睑上了眼目,闭目养神的休息,马车一路驶往云王府。
云王府,从大宣立国时期便存在的百年显赦王族,一百多年来屹立不倒,不但如此,每一代的王爷还和当今的皇帝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这也是云王府一直以来平安无事的原因。
御赐的府邸,在东城区最好的地段,一条街占了大半的位置,另外一小半的位置被护国将军府唐府给得了去,两家并列在一条街道上。
云王府的大门外,此时站了黑压压的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人人脸上布满了喜悦,王爷打了胜仗班师回朝了,这真是太好了。
哒哒的马车响起,街道一角拐出了一众人来,前面的正是云家军的兵将,云紫啸的手下,后面有马车随行。
云王府门前所有人都激动的欢呼了起来:“王爷回府了,王爷回来了。”
马车行驶到府门外,所有人跪了下来,黑压压的跪了一地,为首的是一名雍拥华贵的女子,身着淡肉红暗花锦袄,下着朱砂马面裙,乌发之上点翠镶红宝石的步摇钗,水滴型紫水晶的耳坠,说不出的珠光宝气,光彩照人,此人正是现云王府的云王妃,王府老王妃的内侄女。
云王妃身侧跟随着两个俏丽娇媚的小姐,两个人神容有些相似,但是一个长相微丰,珠圆玉润,肤白眼大,唇角有明媚灿烂的笑容,另外一个却温雅婉约,略显清瘦一些,内敛沉稳,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上身是桃红牡丹花的短袄,下着海水纹的百褶裙,鬓发边插着缠丝镶珍珠的步摇簪,两个人一式的打扮,十分的亲昵,这两个人正是云王妃的双胞胎女儿,内敛沉稳的乃是老大云挽霜,活泼俏皮的是老二云挽雪。
此时三个人的脸上皆是欢天喜地的笑容,一起走到了马车前,云王妃温柔的声音响起:“恭迎王爷回府。”
“挽霜(挽雪)见过父王。”
珠帘轻响,一人掀起轿帘望了出来,外面的三人齐刷刷的望进了一双黑渊般深邃的瞳眸中,这深沉的瞳眸闪烁着嗜冷冰冻之寒,瞬间冻得她们三个人一动也动不了,怎么会?怎么会是云染这个贱女人?
“你,是你。”
“是我,王妃,我回来了,你一定高兴坏了吧,”云染唇角是灿烂的笑意,可是这笑偏能让人感觉到冷飕飕的寒意。
 



☆、第010章 冲 撞

马车外面,云王府的一干下人个个抬头张望,一眼便看到马车里端坐的女子,面容平凡却眸如秋水潋潋生艳,不似往日的凌厉暴戾,相反的却一副温软俏丽明媚,唇角的笑意像初升的骄阳,一片暖煦。可是刷刷刷所有人的脸色在第一时间变了,眼神惊恐,神容慌张,个个用飞快的速度垂下头,把脸埋在胸膛前,陷入了自我催眠,不,我们看错了,马车里绝对不会是郡主的,对,一定不会是那个女魔头,她不是在凤台县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王府门前呢。
相较于别人的自我催眠,马车前的云王妃却要冷静得多,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的阴沉,脸上却涌起慈爱疼宠的笑意,说出口的话也是一片心疼:“染儿,你回京了,母妃还想着等你父王回京后,派人前往凤台县去接你回来呢?”
以前的云染都是唤云王妃为母妃的,可惜现在的云染并不打算唤这个假慈悲,虚伪做作的女人为母妃,要想做她的母妃,可不是人人都可以的。
可叹前身从小没有娘亲,一直当这位王妃是自已的母妃,可是她是如何对待前身的,把她教养成骄横跋扈,冲动莽撞,大宣京都人人惧怕的女魔头,偏偏每次前身出了事,这位王妃还一片疼护之心,百般维护着她,这使得整个大宣京都的人都认为这女人是慈善心肠的女子,其实这只不过是一场捧杀。
云染眸光深暗,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明媚灿烂。
“王妃倒是有心了,染儿很感动呢。”
马车外面的云王妃听了她的话,眸色陡的一暗,周身涌起不安,还有一股凉飕飕的寒意从脚底窜上来,为什么这贱丫头让她有一种不安害怕的感觉呢。
云王妃身后紧跟着的云挽霜和云挽雪此时也醒过神来,内敛安静的云挽霜没有说话,微微的眯起眼睛望着马车中的云染,云染似乎和记忆中不一样了,究竟哪里不一样呢?人还是那个人,只是?云挽霜忽然感觉到哪里不一样了,云染较之过去,长相平凡了很多,不过周身上下都充斥着睿智。
一侧的云挽雪却没有母亲和姐姐的敏锐,听了云染先前所说的话,早不满的开口:“大姐姐,你怎么和母妃说话呢,什么王妃啊,她可是你的母妃啊?”
云染唇角笑意更浓,如一朵璀璨的百合花,望着云挽雪:“四妹妹莫不是糊涂了,我母妃早死了啊。”
一言使得马车外面的云王妃脸色暗了,随之面容更加的慈爱,同时叹了一口气望着云染:“染儿,你是不是在怪母妃,怪母妃没有派人去接你回来,其实母妃早就想派人去接你了,可是王爷他一直没有回来,母妃本来想等王爷回府后再派人去接你的。”
事实上这位云王妃早派人进了凤台县查找云染的下落,只是三番两次都被这丫头给躲了过去。
没想到王爷竟然亲自去凤台县把她给接了回来,云王妃不由得暗咬牙,脸色神情越发的温和。
云王妃话一落,身侧的女儿云挽霜立刻温婉的笑起来,上前一步柔声开口:“大姐姐,别生气了,快下来吧,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呢,。”
“三妹妹真是有心了,”云染笑着开口,马车里的樱桃和荔枝二人飞快的下了马车,伸出手来扶了自家的小姐下马车。
云王妃扫视了大门口的一干人,森冷的开口:“一个个哑巴了吗,没看到郡主回来了吗?”
云王妃话落,眼睛瞄向了为首的一名身着青色袍衣的中年人,中年人立刻心领神会,飞快的抬头扫视了一圈人群,最后看到角落里的一人时,悄然的使了一个眼色给旁边的人,旁边有人领会了他的意思,微点头。
王府门前,所有的下人齐齐的开口:“见过郡主。”
云染眸光温和,唇角擒着柔和的笑,这样的她越发的使人心惊胆颤的,不知道郡主为何笑得这样阳光灿烂,而且现在的郡主和从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整个人显得高深莫测的,她这是等着待会儿发难吗?
云染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家都起来吧。”
“谢郡主,”众人松了一口气,心中满是狐疑,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纷纷的往后退避,让出了道来给云染。
云王妃笑着上前亲热的拉着云染的手,热情的说道:“染儿,走,我们进府吧,你原来的院子母妃还一直给你留着呢,每日都派人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这一回来便可以住进去了,。”
云染的眸光落到了云王妃拉着她的手上,那眸光明明一片柔媚,可是偏偏让人觉得像刀子般的扎手,云王妃在这样的眸光里,下意识的抽回了手。
身后的云挽雪忍不住生气,想上前大声的责问云染,却被云挽霜给一把拽住了。
云染笑着领着两个小丫鬟往里走去,身后跟着云王妃云挽霜云挽雪等人。
不过云王妃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气,随之脸上依旧是慈爱疼宠的笑。
忽地人群之后有人冲撞了出来,直直的趋前了几步,挡住了云染等人的去路,一个五十多岁穿粗布麻衣的婆子手慌脚乱的挡在了云染的前面,这挡住云染去路的婆子瞬间惊呆了,眼里满是恐惧,嘴唇嚅动了好几下,喉头好像被谁掐住了一般,一句话说不出来,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云王妃最先发难:“大胆奴才,竟然胆敢冲撞郡主,你这是找死吗?”
这婆子醒过神来,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扑通扑通的磕头,连声的哀求着:“郡主饶命啊,奴婢不是有意的,请郡主饶过奴婢一命,以后奴婢再也不出现在郡主面前了。”
云王府门外,所有人都怔愣住了,齐齐的望着眼面前的情况,不少人暗中替这位婆子捏了一把汗,这下算是撞到郡主的刀口上了,难道她不知道郡主最讨厌的就是她吗?竟然还胆敢冲撞到郡主的面前,她这是自已找死。
云王妃怒斥了婆子后,望向云染:“染儿,你看这该死的刁奴,竟然冲撞了你,你看这事?”
云染微眯眼望向地上扑通扑通磕头的婆子,脑海中的印像浮上来,这婆子不是别人,其实是前身的奶娘,这个奶娘从小极疼云染,因为是自已奶大的,真正是当了亲身女儿的,云染待她也不错,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两件事情,使得云染极端的讨厌她,这事起因于奶娘偷了云染的东西,这让云染觉得很丢脸,所以十分的生气,没想到一次不成,竟然又发生了一次,所以前身彻底的失望了,每次看到这奶娘便火大,下令了不准让她再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远远的给打发了,不但如此,每次见到奶娘还要怒骂教训一通,这事流传出去,京都不少人都说云染忘恩负义,心肠歹毒,连自已的乳母也不放过,真正不是人。
其实要现在的云染说,奶娘之所以偷东西,只不过是别人设好的局罢了,身为云染的奶娘,眼皮子不至于这么浅吧,这摆明了是别人设的套子,可惜偏前身中计了,还为自已惹来了这样难听的名声,云染眉眼一挑,脚步向前走了一步,立在奶娘面前,王府门前的下人中不少人倒抽气,心里同情这位奶娘,只怕是没有活路了,以往郡主可是下令了,不让她出现的,偏偏今儿个一回京,她便冲撞了郡主,她这是找死啊。
云染身后的云王妃和云挽霜云挽雪不由得笑了起来,母女三人眼里皆是和煦的笑。
云染温柔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赵妈妈请起,。”





☆、第011章 捧 杀

云王府门外,云染的话好似一道闷雷响起,炸在每个人的头顶上,个个面面相觑,望向身边的人,人人眼里有疑惑,这是什么意思?郡主现在越来越叫人摸不准了,她不是最讨厌赵婆子的吗,现在怎么又如此温软柔和了,还称呼她赵妈妈。
赵妈妈更是呆了,懵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郡主,这是自已从小带大的孩子,她一直当她是自个的孩子,虽然她身份高贵显赦,如高端白云,她只是地上的一块烂泥巴,可是她实在控制不了心中的那抹柔软,谁知道之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