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重生之一代宠妃
作者:蹦跶跳蚤
花语女生网VIP2014…12…29完结
作品简介:
前世为嫡姐铺路的庶女菡萏,被害死重生后,带着无限的仇恨,舍弃爱情,一步一步走向大夏朝的王朝顶端,扶摇直上九层天。

作者标签: 宫廷斗争 虐恋情深 重生宅斗

☆、第一章 菡萏芙蕖

“菡萏,时辰不早了,你的身体还能起来吗?要不,今儿我替你当值去?”
菡萏躺在窄小冷硬的木床上面,盖着破旧的被子,眉头紧蹙。
耳边清灵如铃的声音,欢快的传入闭眸不醒的菡萏耳中。只是,菡萏并没有因为这声音而苏醒,相反眉头皱的更紧。
好熟悉的声音,娇姿未进宫之前也是这样的声音,纯净无暇。可是,菡萏的记忆里,更熟悉的是娇姿挡在她的身前,被活活打死的嘶哑痛苦。
被血色让成褐色的墨绿色宫女服饰,冲鼻的血腥味道,菡萏仿佛再一次置身到那残忍的一刻。
“娇姿,我这是死了,你来接我的吗?”菡萏翘起小小的唇角,苍白的脸色上因为激动而泛出红晕。
面容娇俏开朗的娇姿斜撇了菡萏一眼:“菡萏你病了一宿,脑子可是烧坏了罢?我活得好好的,可是舍不得死的。你啊,再是虚弱也还有着气儿呢。算了,算了,你还是继续躺着吧。就你现在这样子,二小姐指不定怎么往死里折腾你呢。”
娇姿噼里啪啦的说了一连串的话,没有多少安慰,可菡萏一听就感受到其间的担忧和维护。娇姿还是这么的刀子嘴豆腐心啊。菡萏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因为消瘦而更大的双眼,目如点星璀璨。
“你啊还敢笑,真不知道二小姐那么欺负你,你还听她的话,乖乖的在寒天二月里去荷塘替她取画。再好的画,飘进水里,也是早就毁了的。何况,昨儿风还那么大。你不知道,昨儿你被抬回来的时候,浑身比冬天的冰块还要冷。我偷偷的弄了一碗浓姜汤给你灌了下去。好在你命硬,挨了过来。”娇姿看着菡萏那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心急的继续说了起来。恨铁不成钢,说的就是娇姿和菡萏。
娇姿说的激动不已,但是菡萏却是神色恍惚。
“菡萏,你一直盯着我后面做什么?”娇姿被菡萏盯着有点发毛。
这菡萏怎么醒来以后,有点儿不正常啊,莫不是被脏东西给?可是也不啊,菡萏还是认识她的。
“娇姿,你有影子?”菡萏看着阳光下,娇姿脚后连接起来的黑影。
听了菡萏的话,娇姿疼惜的上前搂住菡萏:“你莫不是像那些老人说的一般,去了那里走了一遭吧?”
菡萏听着娇姿凑过前来的心跳声,以及柔软温热的触感,两行清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她这是重活了一回吗?
“娇姿,我不知道。那里黑乎乎的,我就一路飘着飘着,混混沌沌。直到听到你的声音,才醒了过来。”菡萏紧紧的抱着娇姿,满心失而复得的喜悦。
娇姿,我的好娇姿,我这辈子一定会好好的护住你,让你同享荣华富贵的。
娇姿最做不来这种愁苦柔弱的感觉,即使娇姿过得再惨,她的人生也是生机勃勃,活力四射的。
“合着我倒是你的救命恩人了?你啊,这个庶小姐过的比我还差,以后若是发达了,念着我的好就行。我可管不了你太多。好了,你就歇着吧,二小姐那里有我。你安分的别出去乱晃,免得招了人眼。”娇姿轻轻的拍了拍菡萏的小脸,便风风火火的离开这小而陈旧的屋子。
临走时,菡萏看到娇姿的嘴唇蠕动,虽没有声音,可是菡萏明白。
娇姿说的是“小姐模样,丫鬟命。”
丫鬟命啊,菡萏回味着这几个字,癫狂的涕泗横流。
当真是丫鬟命吗?洛芙蕖,今世咱们好好瞧瞧,谁能扶摇直上九万里!
随着日渐正午,阳光也渐渐的布满了菡萏的身子。
从上一世死前的几个月到现在,菡萏难得感受到什么叫做温暖。
菡萏是如今官至从四品,国子监祭酒洛慎之的不记名庶女。
什么是不记名?就是除了洛府几个主子以及个别消息灵通的奴才知道,整个大夏王朝也无人知晓菡萏是洛慎之的女儿。
明明自己的亲爹是当朝官员,可是他的女儿却过得比奴仆还不如。
大夏朝官员哪个不是有妻有妾?菡萏自知是一介庶女,不求得父宠爱,不求主母怜惜,不求锦衣玉食。菡萏上一世唯一求的,就是能粗布麻衣的平顺活着。不用被嫡姐责骂虐待,不用冬天泡在冰冷的湖水里,夏日跪在炎日之下。嫁一个普通的人,生一个可爱的孩子,菡萏所求如此卑微,却还是被嫡二姐洛芙蕖害得死无全尸,生无子嗣。
“洛芙蕖,我曾因为庶女的身份,自觉卑下,而对你处处遵循。哪怕十指被夹,也不怨丝毫。哪怕父亲垂询,也只赞叹嫡姐和善、嫡母大度。洛芙蕖,我替你遮遮掩掩,贤惠明理的是你,恶毒残忍的是我。洛芙蕖,你踩着我的尸体,却还是爬不到最高的那个位置。不如,今世就换我来给洛氏带来荣耀可好?今世就换我得万千宠爱可好?庶女的身份,非我所愿,非我娘亲所愿。即便你有所恨,我也一一偿还百倍,今世我不无故害你,却不再助你。”
菡萏没有记名,所以不得冠上洛氏的姓。有名无姓。菡萏静静的靠在墙角,一点一滴的回忆着曾经经历过的所有。
刚被冷水侵蚀的身体,还格外的虚弱。菡萏笑着看了窗外的阳光一眼,然后缓慢的缩回被子。破布再不保暖,也是能热一丝儿就热一丝儿的。
“贱婢,你也真能醒的过来?我还以为你一睡不醒了呢?也是,你这种卑贱的身份,命硬也是正常事儿。”
封闭的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吱吱呀呀的声音,扰的人脑袋生疼。
“嫡姐是来看望我吗?可是父亲问起我了?”菡萏平静的看着门口一袭大红色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的少女。洛芙蕖啊,你永远是那么光彩夺目,灿如夏花。只是不知道,你性如骄阳,会不会玩火自焚呢?
站在洛芙蕖身后的娇姿看着这个样子的菡萏,虽然心中赞赏菡萏的气质卓越,却满眼的不赞同。
笨丫头,今儿怎么和二小姐给杠上了?而且还提起了老爷?老爷平日可是不入后院的。
洛芙蕖站在前面,自是看不到娇姿暗地里的表情。此刻的洛芙蕖,正对着菡萏咬牙切齿。
“你算个什么东西?能和我姐妹相称?难不成是水泡多了,脑子坏了?我告诉你,纵然父亲接了你回来,你也妄想受到父亲的庇护。你看看你住的地方,再看看你身上的痕迹,若是父亲当真关心你,你还会如此吗?”
洛芙蕖看到菡萏,就一肚子气。虽然洛芙蕖的嫡姐洛莲柔时常叮嘱,让洛芙蕖不要如此对待菡萏区区一个庶女。
可是洛芙蕖就是不满。凭什么一个庶女能够有名字,而且还是和她一样的名字。濯淤泥而不妖,这么美好的名字,不应该是她独有的吗?
洛芙蕖每每想至于此,明烈艳丽的脸上就狰狞不已。
洛芙蕖也不在意形象的事儿,反正菡萏一个软泥似的贱婢,也不怕她传出去。
听了洛芙蕖的话,菡萏没有一点儿难受。这些话,菡萏早就从洛芙蕖的嘴里听过无数遍了。
“嫡姐,夫人的意思你今儿该是知道的。那巍峨不凡的地方,还需要我替你去扫清石子儿。”菡萏直视着洛芙蕖的眼,威胁意味十足。
洛芙蕖原以为菡萏不知道那件事儿,没想到菡萏居然先知道了。
“贱婢,是你告诉菡萏的吗?”洛芙蕖转身呵斥身后的娇姿,怒骂道。
娇姿连忙跪下,动作干脆利落:“小姐,奴婢没有。奴婢压根不知道有什么事儿。”
娇姿说的是实话。虽然娇姿不知道菡萏是有什么能压制洛芙蕖的,不过看着菡萏难得硬气了起来,娇姿心中满意不已。
本来就是,满京城的庶出小姐,有哪个同菡萏一般过的如此凄惨?就算是青楼女子为母的贱籍所出,也过的比菡萏好上百倍。
“也是,这事儿我还是才知道的。菡萏,你是如何知道了?”洛芙蕖居高临下的瞪着菡萏。
菡萏似乎感觉不到洛芙蕖那蓬发的怒火,还是面目镇定。
这小小的陋室,偏生因为菡萏偏于一隅,而似有书香沁脾。
“嫡姐,这事儿要是我心不甘情不愿,夫人岂会放心。这段日子,嫡姐还是莫要折腾我的好,若不然过不了那关,嫡姐的大事也就难成了。”
菡萏无所谓的样子,看的洛芙蕖心恨不已。
然而,确实如菡萏所说,此事菡萏虽只是一个踏脚石,却也是个万里挑一的踏脚石。菡萏,此时惹不得。
“你若做得好,你那个短命娘亲自会被挪入祖坟。若是你行事差错,别说你的娘亲,便是你自个儿你没地方收尸去。娇姿,跟我走。”
洛芙蕖气势冲冲而来,却落荒而逃。
菡萏从没想过,自己还能让这位一直像个金孔雀一般的嫡姐,灰溜溜的低开。
菡萏突然低头,轻快的笑了开来。
微微漾起的笑容,如同百花徐徐开放,所到之处晴空万里。
没有闭紧的房门,远处树枝微颤。


☆、第二章 父亲

自洛芙蕖走过之后,厨房的人便送来一些热饭以及汤药。
知时务者为俊杰,所以菡萏没有赌气,没有傲骨,而是将一切吃的是干干净净。
前世的菡萏在知道这事儿以后,以死相逼,结果还是乖乖的进宫替洛芙蕖探路。如今,既是定局,那菡萏就要替自己多要一些利益。
比如,她那不闻后院事的父亲大人。
“菡萏,可醒了?我是你爹爹!”
下午时分,菡萏刚休憩好,便听到一阵敲门声。
“父亲?进来罢!”菡萏快速的起身,衣衫未整之时,洛慎之正好开门而入。
“挽心!”洛慎之看着床上侧脸而坐的女子,双目朦胧。
“爹爹?”菡萏歪头露出全脸,看着站在门口的洛慎之,孺慕之情满溢而出。
菡萏与其生母有七分相像。菡萏的生母杨挽心是一个落魄官员的女儿。因为后宅争斗,出门拜佛上香时被马贼所掳。
杨挽心天资聪颖,虽然波折万分却也从马贼的手里逃出。就在杨挽心想要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夜宿一间临近城门的破庙。而这个破庙里面,后半夜来了一个喝醉酒的六品小官。
这个人就是洛慎之。
洛慎之本是因为烦心之事喝醉,见了身着粗布却貌美如九天玄女的杨挽心,乘着酒意将杨挽心强迫推到。
杨挽心一介弱女子,如何得以反抗。洛慎之欢好之后,酒意也散的差不多。看到意预自缢的杨挽心,连忙制止。
“神女莫走,慎之仰慕神女,一时污了神女,还请神女允慎之呵护汝一世安好。”
洛慎之至今还记得杨挽心点头允诺时,自己满心的喜悦。那种激动,比中举之时还要更甚。
杨挽心是大家之女,温柔娴淑,又通琴棋书画。洛慎之与杨挽心相处之时,缠绵舒心。然而好景不长,杨挽心在生产之时,被洛慎之的妻子王氏发现了。
洛慎之明白,杨挽心并非死于难产,而是死于王氏的狠辣之手。
可那又能如何?洛慎之本就是靠着妻族起家,他纵然爱杨挽心至深,又如何能与仕途相比。
洛慎之不是不知道菡萏过的不好,但是洛慎之不敢成天关心菡萏。后宅乃是妇人之事,洛慎之若是关爱菡萏过盛,那在他不在是时候,菡萏只会过的更差。
但是,如今洛慎之后悔了。
看着自己与心爱之人生下的女儿,那满胳膊的伤痕,以及破败的屋子。
洛慎之极其后悔,为何自己不能早点升职。如今,他即将可以与妻族对抗了,却又出了那事,这孩子会不会恨着自己。
“菡儿,你受苦了。”洛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