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菇医阌诖恕!
“姐姐这是何意,妹妹费尽心思帮姐姐,你怎能恶语相加。”洛菡萏满心的委屈,想想曾经,她洛芙蕖是怎样对自己的,如今洛芙蕖的话着实让自己心寒。
“今日你来本宫这里,只是看笑话罢了,你去芝贱人那里,想必是去耍威风了吧,你休得在我这里小人得志,等本宫得到皇上的盛宠,一定好好治你。”洛芙蕖虽然病着,脸色苍白,但说起这些话来,还是狠毒无比。
洛菡萏原以为帮了洛芙蕖,两姐妹能不计前贤,一起伺候皇上,可不曾想洛芙蕖却是如此的不堪,罢了,洛菡萏只好回宫。
好在自己怀有龙胎之事洛芙蕖并不知情,倘若她要知道,定会加害于已。
今日众妃嫔去慈宁官请安,太后虽不是当今皇上的生身之母,但对皇上却视如已出,尤其是前些日子因为柔容华小产之事,太后甚是悲伤,此时太后最关心的当然是各妃嫔的肚子。
太后还特意嘱咐昭妃“昭妃,你也算是宫中的老人,皇上对你宠爱有佳,你还是多加努,早日为皇上延下龙嗣,也不枉皇上对你一片情深。”
“臣妾明白,臣妾定会早日怀上龙嗣,为皇家开枝散叶。”昭妃行礼,端庄娴熟,只可惜做为女人,却不能做人母。
洛菡萏回想到前世,自从皇上在先皇后小产之时宠幸了昭妃,第二日先皇后便强行给昭妃喝了一碗红花,从那以后,昭妃便伤了身子,虽然后来一直在求医问药,但依然不见好转,皇上一直去昭妃那过夜,但昭妃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太后宫内清香无比,但太后患有咳疾,闻不得这等香味,咳嗽不止。
闻着香味,仿佛是洛菡萏身边香美人身上之味,早就听说香美人是难得的美人,而且从小身上便有奇香,让人闻后清神养身,这几日皇上一直在香美人处就寝,香味让人凝神,皇上也拜倒在她的裙下。
23

☆、第十七章 香美人暴毙

太后以身体不适为由,便打发了众妃嫔,洛菡萏倒是喜闻香美人身上香味,走出慈宁宫有些许会蝴蝶围绕着香美人,甚是好看。
“妹妹身上香味凝神,姐姐闻的甚是欢快,不知妹妹身上香味何来,可否能教给姐姐。”洛菡萏身上虽有淡淡的莲花香味,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喜好在变,不知为何今日自闻过香美人身上香味之后,身心都感觉异常舒服。
香美人先是对洛菡萏行了礼,便会心一笑“妹妹可帮不了姐姐,妹妹听娘亲说,当年生妹妹时是在百花从中,从出生之日,臣妾身上便有这各花奇香,姐姐不知,自从有香味之后,烦恼也多,蝴蝶往身上扑就罢了,有时会有蜜蜂扑来,那才叫烦。”
香美人的话逗的大家哄堂大笑,洛菡萏倒也喜欢香美人的性子,没有一丝拘束,便更像朋友间的交谈。
新晋的小主当数香美人最为得宠,身上有香味,而且谈吐风趣,深得皇上的厚爱,后宫的的入宫几年的嫔妃,自然不受宠爱,皇上也不是念旧之人,有新人陪伴哪想的起旧人。
昭妃前些日子正是得宠,出身虽低,但有皇上庇护,可昭妃心中仍是有些顾及,如今身子刚有好转,可皇上却一直宠幸香美人,还在自己宫内,昭妃妒心极强,哪能受的了。
可后宫就是如此,嫔妃众多,但皇上只有一个,如若不争,便没有机会,而洛菡萏此时正安心养胎,宫中新晋嫔妃能受到皇上恩宠,正合洛菡萏心意。
这样各宫嫔妃也不会视自己为敌人,自己在宫中可以安然度日。
自从那日在后花园与香美人交谈过后,洛菡萏觉得与她有缘分,这日皇上命御膳房为洛菡萏做了些糕点,洛菡萏便借花献佛,带到了和善斋与香美人一同品尝。
“谢过姐姐,有这等美味还想着妹妹。”香美人看着洛菡萏,虽然是婉仪,而且后宫中的嫔妃当数洛菡萏最为平易近人。
“姐姐是想闻妹妹的香味才来的,闻到妹妹身上的香味,本宫吃什么都香。”
这时候香美人的宫女来传,说昭妃来了,只见香美人立刻放下糕点,脸色有些不悦,洛菡萏也不好说什么,便好起身,拿出随后所带的白手帕擦拭着嘴角。
“香美人,本宫今日不是命你却外面跪着吗?怎么本宫的话也不听了?”昭妃还未进屋便开始喝责香美人。
“姐姐恕罪,今日纯姐姐来看望妹妹,方才和姐姐聊的兴起,所以忘记了,妹妹现在便去就是了。”香美人言语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香美人虽然比昭妃的嫔位要低些,但终于是后宫的小主,昭妃如此做着实有些过份。
“妹妹见过姐姐,怪妹妹,一直和香妹妹聊天,延误了香妹妹的正事,不过不知香妹妹犯了何事,让姐姐如此不悦,罚归罚,但姐姐您看外面日头正大,香妹妹本就体弱,如若一直晒着,恐怕中了暑热,皇上知道定会心疼香妹妹的。”洛菡萏看着外面的日头,不禁皱了皱眉头。
昭妃被洛菡萏的话所动容,脸色有些不悦,便坐下说道“今日香美人有招蜂引蝶之功,不过有蜜蜂飞到本宫宫内,咬伤了本宫,害的本宫今日没法安心养身,妹妹说香美人是否该罚?”
洛菡萏却浅浅一笑,自知此事是昭妃故意刁难香美人,不过洛菡萏想替香美人解围,毕竟感觉自己与香美人聊得实在投机。
“姐姐若因为此事那妹妹可要插嘴了,虽然妹妹身有奇香,但有蝴蝶蜜蜂相随并非香妹妹心意,如果姐姐要罚,就罚那只咬伤姐姐的蜜蜂吧,方才妹妹也看了,香妹妹身上有不少被蜜蜂咬伤的痕迹,妹妹看了也是心疼,姐姐若再罚了香妹妹,皇上也会不依的。”
洛菡萏还是第一次如此反驳昭妃,以前自己也为昭妃解过围,这次算扯平了。
“罢了,本宫在这屋里呆久了,感觉胸口闷的慌,妹妹们继续品尝美食吧。”昭妃口气冰冷的狠,洛菡萏明白,昭妃定是生气了,不过洛菡萏也不是存心冒犯,只是昭妃太过小家子气了。
洛菡萏与香美人行过礼后,便坐下喝茶聊天,“谢姐姐替妹妹说话,这几日不知怎的,昭妃姐姐总是有意刁难妹妹,想必还是妹妹做的不够好。”
“妹妹想多了,香妹妹蒙受盛宠自然招人妒忌,香妹妹又是心直口快之人,在这后宫,说话做事要谨慎,妹妹一定要谨记在心。”洛菡萏方才已经看出昭妃不是等闲之辈,刁难香美人也仅是刚刚开始,想必今后定会有处处针对香美人。
后宫中杨贵人最爱用心计,她看似平易近人,其实却是笑面虎,表面温柔贤惠,她的真正面目却是可恨可憎。
在若大的后宫之中,皇上宠谁,杨贵人便与其姣好,近日香美人可谓是深得盛宠,这几日关外进贡了上百条红鱼,色泽鲜亮,放到湖中,甚是好看。
杨贵人借此机会,邀请各宫嫔妃观看湖中红鱼,洛菡萏自然在宫中无事,但她可是有孕在身,一直懒的动弹,但杨贵人奉命协领六宫,前些日子,杨贵人险些看出洛菡萏有身孕一事,今日如不前往,想必杨贵人会心系嫌疑。
洛菡萏无奈只好小睡一会便匆匆前往,此时各宫嫔妃已全部到场,唯有洛菡萏迟到,“妹妹一向守时,可今日怎如此怠慢。”杨贵人刚协领六宫,洛菡萏便迟迟不来,心中难免多有不快。
“姐姐,今日妹妹感觉头晕眼目,太医看过说是妹妹得了暑热,吃过药后妹妹在宫内小睡一会,想不到便来晚了,妹妹知道错了,望姐姐惩罚。”洛菡萏立刻行礼,但愿这法子能漫天过海。
杨贵人见洛菡萏如此识相,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便牵过洛菡萏的手指着湖中的鱼儿说道“坚本宫考虑不周,害妹妹得了暑热还跑来见本宫,既然来了,便看看这里的鱼儿,真是好看极了。”
洛菡萏走过一看,水中的鱼儿确实难得,个个硕大无比,洛菡萏还是头一次见这等鱼中极品。
不过洛菡萏注意到,一旁的香美人却一副不适模样,脸色苍白,仿佛在害怕,洛菡萏走上前拉过香美人手问道“妹妹怎么了?见你神情恍惚,是否身子不适?”
香美人先看了看身边的昭妃,没有说话,只是摇头,洛菡萏看的真真的,香美人额头已有硕大的汗珠往下流,而且手心流着冷汗。
洛菡萏见状似乎明白些许,清楚香美人在畏惧什么,便清了清嗓子说道“香妹妹,我这会头又晕了,香妹妹可否扶我到树下休息?”
香美人立刻点头答应,搀扶着洛菡萏来到树下的石凳上坐下“姐姐,何不喝杯凉茶?”
洛菡萏冲香美人使了眼色“香妹妹,本宫没事,把妹妹叫来是想替妹妹解围,姐姐不知妹妹方才为何脸色不佳,便自作主张把妹妹叫来了。”
香美人却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真是谢过姐姐了,方才妹妹吓死了,妹妹从小怕水,像水边自是见不得,可今日妹妹若不看,定会遭杨贵人训斥,还是姐姐心细,平安帮妹妹化解。”
怪不得方才香美人脸色如此难看,还好虽然自己自作聪明把香美人支开,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阴。
洛菡萏与香美人一起聊天入笑,其它嫔妃便赏花看鱼,宫中日子虽说无聊,难得的是可以在宫内遇到知己,两个还相约改日一起去放风筝。
通过聊天洛菡萏得知,香美人其实出乎卑微,没有显赫的家世,来到宫中只为病中的母亲,而且皇上赏赐的珠宝,香美人也托人带到了宫外家人手中。
洛菡萏非常敬佩香美人,在这黑暗的后宫中,香美人只为求得平安,让家人安稳度日罢了,绝无害人之心,和其它嫔妃相比,香美人人品是深得洛菡萏喜爱的。
两人一直聊到傍晚才回各自宫中,用过晚膳后香美人宫的贴身宫女为找,说香美人自从随洛菡萏一起回宫后,便没了踪影。
“娇姿,速速陪会儿姑娘去找香美人。”娇姿马上陪会儿姑娘去找。
洛菡萏命宫中侍卫小太监一起去找香美人,洛菡萏心中不知怎的有不详预感,怕香美人此时已遭遇不测。
可是所有人在宫中全部找过了,却还是无果,最后洛菡萏命人在红鱼湖附近寻找,最终在湖中找到香美人的尸体。
“小主,美人找到了。”娇姿速速回来禀报,只是娇姿表情有些紧张,洛菡萏已感觉有些不测。
“香美人此时如何?现在是否已送到和善斋?”
“小主……小主,香美人的尸首在红鱼湖打捞而出,香美人已经暴毙而死。”
洛菡萏仿佛没有站稳,差一点跌落在地,还好娇姿反应及时;将洛菡萏扶起“小主,现在小主有孕在身,莫要伤悲,香美人之事皇上自会查明,方才听打捞的小太监说,香美人是失足跌落湖中的,这是意外”
娇姿怕洛菡萏徒增生悲,只好这样说出,洛菡萏如今是有孕在身,是见不得死人的,更何况,香美人之死疑点重重,若让洛菡萏知道真相,定会追查到底的,后宫之事不是谈道理论公正之处。
“跌落湖中,香美人自小怕水,她何会走近湖水,一定是有人加害香妹妹,本宫要将此事告诉皇上,让皇上查明此案。”洛菡萏慌乱而走,不过却被娇姿死死抱住。
“小主莫动,皇上最讨厌后宫争斗,小主若说出实情,只会让皇上嫌忌,小主也会牵连其中,不主不为别人,您就为自己腹中的胎儿?”娇姿的话终于打动了洛菡萏,固然自己与香贵人投机,可此事单凭自己一人力量,却是有些单薄。
“娇姿,可白天本宫还和香美人一起聊天,聊的甚好,我们还说改日一起去放风筝,香美人才17岁,她家中还有老母要养,可她却这样去了。”洛菡萏哭的伤心至及,这是她来到后宫遇到第一桩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