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菡儿细心,联喜欢,今日联想在瑾乐阁休息即可?”元邵将洛菡萏揽入怀中,用手摸着洛菡萏浑圆的肚子,心中甚是欣喜。
洛菡萏却还是忍痛拒绝“皇上若要在瑾乐阁过夜,那将把臣妾送到万劫不复之地,皇上现在对菡儿是禁足,如若被他人发现其中端倪,那臣妾腹子胎儿将会不保。”
虽然洛菡萏把话说的重些,但着实让人担忧。
元邵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瑾乐阁,不过前些日子洛芙蕖以洛菡萏大不敬,正在禁足,倒不如将洛芙蕖为靶子,后宫也不会再盯着瑾乐阁。
皇上直接为洛芙蕖解禁,一连七日侍寝,从采女升为滟贵人。行为举止愈发的跋扈起来,得到盛宠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将侧殿宫中的芝美人数落一翻。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洛芙蕖此时在后宫可谓是一支独秀,处处炫耀皇上对自己如何宠爱,她一度想去瑾乐阁炫耀一翻,只是现在洛菡萏正在禁足,皇上命任何人不得去瑾乐阁,洛芙蕖也去不了瑾乐阁耀武扬威。
这几日正逢洛芙蕖的生辰,皇上特意让内务府去操办,洛芙蕖向来跋扈,这次更让她没法没天了,在宫内得罪各宫嫔妃,就连昭妃也被她连连羞辱。
在她生辰当日,皇上大摆宴席,而且请来歌舞表演,洛芙蕖确实是风光无限,洛芙蕖长的也算清秀,只是太过跋扈,给人的感觉总是有些不安。
洛菡萏虽然在宫中禁足,不过也听说此事,虽然表面洛芙蕖受宠无限,但洛菡萏清楚,皇上这般做洛芙蕖无利,只能给洛芙蕖惹来祸端。
这时洛芙蕖正在宫殿庆生,各妃嫔也一一前来赴宴,而且个个带着厚礼而来,昭妃与洛芙蕖是有过节的,这次给洛芙蕖带来的却是一身蜀锦衣服,而且还是今年进贡的,这件蜀锦还是太后赏赐昭妃的,颜色是淡绿色,上面绣的花全是用金线所绣,可谓是蜀锦中的极品。
两人前几日才刚闹过嫌隙,今日洛芙蕖生辰,昭妃却送来如此厚礼着实让人琢磨不透,洛芙蕖虽然跋扈,但防人之心却一点未有,其它妃嫔送的倒也说的过去,只是芝美人送的却是一盆仙人掌。
其它嫔妃纷纷笑话洛芙蕖,这仙人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意思是洛芙蕖满身是刺,摸不得,碰不得。
元邵却看着芝美人礼物特别,甚是喜爱“芝美人礼物着实特别,其它嫔妃送的都乃俗物,而芝美人却不同,这仙人掌虽然看着不雅,但韵意非凡,此花在艰难的环境中还可生存,当属不易,芝美人有心了。”
芝美人今日确实想给洛芙蕖难堪的,可经皇上如此一说,却有些无地自容了,芝美人含笑谢恩。
“皇上,你越发偏护芝妹妹了,今日送臣妾这花就算了,可皇上还如此夸奖芝妹妹,那今夜何不去芝妹妹偏殿休息。”洛芙蕖撅着小嘴埋怨道。
元邵近日对洛芙蕖宠爱有佳,虽然刚开始是想让洛芙蕖做靶子,可宫内嫔妃的性子全部是微温而雅,但洛芙蕖不同,虽然跋扈,但也不失可爱,元邵此时是真的宠洛芙蕖。
“好吧芙儿,若你同意,今晚联便去芝美人房内就寝。”
“皇上真坏,今日是臣妾生辰,皇上要联臣妾才是,不然臣妾可不依,半夜臣妾也会去芝妹妹宫中敲门。”洛芙蕖此话确实伤及芝美人,芝美人已经怀恨在心。
“联就是喜欢芙儿的蛮横脾气,罢了罢了,今夜联便依你罢了。”元邵与洛芙蕖有说有笑,却冷落了在坐的其它嫔妃。
皇上已经一连七日在洛芙蕖宫中度过,其它妃嫔已经嫉妒在心,今日洛芙蕖可谓是宫内一支独秀,想必会遭人算计。
过了几日洛芙蕖穿着昭妃送的衣服在后花园闲逛,洛芙蕖早就买通了皇上身边的小太监,皇上今日会来此地。
所以洛芙蕖便早早打扮良好在此等候,昭妃送的蜀锦穿上后更显洛芙蕖的高贵气质,洛芙蕖远远见皇上过来,便开心走上前。
“芙儿,不曾想在这后花园也能遇到芙儿。”元邵在此见到洛芙蕖还是略感意外。
洛芙蕖同样装作巧遇,有些意外的说道“皇上,臣妾今日心里闷的发慌,想来后花园透透气,想不到在此遇到皇上,看来臣妾不是心里慌,而是想见皇上了,这不,见了皇上,臣妾心里舒服极了。”
元邵摸着洛芙蕖的小脸,“芙儿越发的嘴甜了,联倒成了看病的良药了,来陪联一起走走。”不过在此时洛芙蕖的衣服扣子却突然松动,春光大泄。
跟在皇上身边的小太监们纷纷低头不敢看,洛芙蕖的贴身宫女立刻上前将洛芙蕖裸露在外的肌肤盖上。
“芙儿素日里爱说爱笑,刁难任性,不曾想你却如此不知羞耻,成何体统。”元邵说完杨袖而去,只留洛芙蕖在原地着急。
“好一个昭妃,她想害本宫,本宫也不会让她好过。”洛芙蕖虽没有防人之心,但害人之心还是有的。
洛芙蕖回到仙鹤阁换了衣服,把昭妃赏的蜀锦一片片的撕碎,然后命人炖了碗燕窝汤,又买通了一个脸生的小太监给昭妃送去,还说是太后赏的燕窝汤,因为只有这样昭妃才敢喝。
洛芙蕖便坐在宫中等着好消息,可是左等右等,却没有传来昭妃暴毙的消息,然后派人去打听,原来昭妃今日不适,然后将这燕窝汤赏给了宫人,结果宫人喝后便七窍流血而死。
洛芙蕖在宫内坐不住了,若这件事追查下去,自己岂不是没了活路,陷害嫔妃,可是死罪,而且还会牵连洛府。
洛芙蕖把这几日皇上赏给自己的全部首饰拿出,找人今天派去给昭妃送药的小太监打死,然后在他身上留下一封信。
皇上终归是知道了此事,龙颜大怒,此事太过恶劣,居然是冒着太后的名义在害人,此事若传出去,皇上的颜面何在。
于是特意让都察院查明此事,洛芙蕖不想在宫中坐以待毙,带上些补品来到昭妃宫中,以示探望。
“姐姐,妹妹今日听说,吓坏妹妹了,特意带了些许补品,还望姐姐笑纳。”洛芙蕖搀扶着脸色苍白的昭妃。
方才旫妃宫中发生这等人命之事,当然吓坏了,还好昭妃算是命大,倘若方才那碗燕窝汤被她所喝,今日之事倒也干净。
“让妹妹操心了,姐姐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而已,现在皇上已在测查此事,害本宫之人一定会绳之于法。”昭妃说的句句有力,今日已听说洛芙蕖在后花园已失仪,想必已经穿过自己送的衣服,今日下毒之事,洛芙蕖脱不了干系,只是一时没有证据罢了。
而且素日里洛芙蕖与昭妃没有来往,而且还有前嫌,和善斋一出事洛芙蕖便匆匆来到这里,想必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一会后都察院传来消息,下毒一事已经查明,是芝美人所为,说是在一个小太监衣服中查到了芝美人的亲笔信,洛芙蕖吓的不成样子“昭妃姐姐这可如何是好,妹妹和芝美人同住在仙鹤阁,可不曾想芝美人却是如此狠毒之人。”洛芙蕖流着玉泪,吓的直发抖。
“妹妹莫怕,倘若此事确实是芝美人所为,那本宫定会让皇上主持公道,你们速速去把此事告诉皇上,让皇上来亲自定夺。”昭妃颇有一宫之主的风范。
洛芙蕖这会心还直跳,幸好把此事嫁祸于芝美人,不然自己将死不葬身之地。
皇上知道后龙颜大怒,将芝美人贬为庶人,打入冷宫,芝美人最后却说自己冤枉,以死证明自己清明,以头撞铁柱死于仙鹤阁。
这便算是死无以证了,后宫最近出了这般的血腥之事,之前香美人之死,如今芝美人投毒,元邵自感后宫争宠颇重,心寒不已。
只是此事便宜了洛芙蕖,顺利逃过此劫,但也顺利除掉自己昔日里的仇人芝美人,以后再也没人和自己做对了。
经过这件事洛芙蕖明白一个道理,害人之人一定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想要得到的多就要付出的多,在这后宫之中不争不抢是到不到皇宠的。
洛芙蕖得意的回宫,不过在回去时正好路过洛菡萏的瑾乐阁,虽然皇上说过不许任何人探视,不过却未曾讲过,不准往里面送东西。
她与洛菡萏虽然是血缘上的姐妹,但洛芙蕖却从未把洛菡萏当作自己的亲人,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今日正是一个大好机会。
洛芙蕖听说麝香是种奇香,而且对适孕女子是有害的,凡是闻过此香的方不可怀孕,虽然洛菡萏已经被禁足,但洛芙蕖不得不防,洛菡萏自小狐媚之术,而且皇上只是下旨命洛菡萏禁足半年,倘若洛菡萏半年后与皇上生子,那岂不爬到自己头上来。
洛芙蕖不得不防,于是回宫命宫人为洛菡萏做了个玉枕头,里面放了不入的麝香,如每夜用些玉枕头入眠,不出半年便伤了身子,如想生子便是休想。
内务府做事还算轻快,洛芙蕖暂岂还算得宠,所以内务府不得怠慢,只用了一日便把玉枕头送到仙鹤阁,而且在玉枕头里面,下了足够的麝香,洛芙蕖便亲手写了封信,便命人送到瑾乐阁,
虽然她不敢保证洛菡萏会日夜用此玉枕,但长期放置洛菡萏宫中也会起到作用。
26

☆、第二十章 洛芙蕖陷害洛菡萏

洛芙蕖心想若让洛菡萏安心服用,必须要在亲笔信上下功夫,洛芙蕖只写了八个字,嫡姐安好,菡妹放心。
虽然只是简单明了八个字,但洛芙蕖有十足的把握洛菡萏定然会用,然后命宫人将玉枕与书信送至瑾乐阁,娇姿将东西送予洛菡萏,起初洛菡萏有些不放心,但见到简单的只字片语,心中着实有些许温暖。
娇姿本不是多疑之人,只是后宫争斗,不得不防,尤其是万恶不做的洛芙蕖更应该要防,“小主,玉枕虽好,但娇姿心中却有些许不安,皇上每日命太医院的冯晋远,冯太医每日给小主把平安脉,倒不如让冯太医看过小主再用也不迟。”
洛菡萏细想,此事确实有些蹊跷,冯晋远,冯太医这几日来瑾乐阁,娇姿与他关系甚好,而且正巧娇姿与冯太医是同乡,自然亲近些,洛菡萏也感觉此人可靠,若在这后宫之中有可靠的太医帮衬着,定是好事。
正巧再过半个时辰冯太医将来,虽然名义上洛菡萏是被禁足,但受皇上重视。皇上命人早已挖了秘密通道,每日会命人送上等的吃食来,还会让冯太医从秘密通道而过前来把脉。
这几日洛菡萏心情甚好,只是感觉有些胸闷不已,或许是在这瑾乐阁呆的时间太久了,但为了腹中胎儿,洛菡萏只好一直忍耐。
“小主,冯太医来给小主把平安脉了。”娇姿不心通报。
洛菡萏点头示意,冯太医跪到地上,将手帕安放到洛菡萏脉搏之上,小心把着脉象。
“小主一切安好,只是这几日天气闷热,小主稍有不适,不过臣稍后给小主开个方子,小主喝上两日便可。”冯太医恭敬而谈,洛菡萏方才确实有些不适,冯太医医术还算高明,洛菡萏确定信他三分。
娇姿将洛芙蕖送来的玉枕拿给冯太医“冯太医,这玉枕是娇姿朋友相送,只是娇姿无福,自从用后便夜夜不眠,还要劳烦冯太医帮忙看下,究竟是这玉枕出了毛病还是娇姿无福。”
冯太医拿过一看,稍有迟疑,然后便仔细闻了片刻,便问向娇姿“敢问娇姿姑娘,这玉枕确实是朋友相送?”
“是个远方亲戚,冯太医有话方可直说。”娇姿与洛菡萏着实看出事情的严重性。
“玉枕倒无问题,如若枕此相睡,方可安眠,但如适孕女子与有孕女子相用,那便万万不可,里面放置上等的麝香,而且是毒性最强的当门子,是滑胎的利器,纯婉仪是有孕在身,玉枕是万万不能放置宫中的。”冯太医立刻将此与枕放到门外通风处,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