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菡儿,你受苦了。”洛慎之看着菡萏,疼惜的说道。
菡萏不受控制的留着泪水:“菡儿不苦,菡儿知道爹爹对菡儿的关心就够了。夫人说是娘亲不守妇道,才造成菡儿的尴尬地位。可是菡儿不在意这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娘亲和爹爹的爱,菡儿都知道。”
菡萏的话,令洛慎之倍受感动。
当初他居然听信自己妻子的话,误认为菡萏是个凉薄的。却不想那个毒妇当年就能做出害死挽心的事儿,又怎么会善待他们的女儿。
“菡萏,后宫小选,爹爹想让你进去。”洛慎之想到了正事,连忙正色的对着菡萏说道。
菡萏听了以后,脸色一变,黑色的双眸猛地暗淡了下去。
“只要是爹爹所愿,菡萏愿意。”短短了一句话,菡萏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菡萏没想到,即使自己改变了对洛慎之的态度,勾起了洛慎之对自己生母的思念,却还是这么一个结局。她就注定是一个婢女吗?她就注定要为着跋扈的洛芙蕖而受人哲辱吗?
哀莫大于心死。菡萏精致的五官让她此刻看起来如同一个毫无生气的琉璃娃娃。
洛慎之看到菡萏的样子,就知道菡萏想差了去。
洛慎之爱杨挽心至极。尤其是杨挽心为了他无怨无悔的死去。白月光、朱砂痣,这就是杨挽心在洛慎之心中的地位。
“傻孩子,我是你爹爹,你娘亲是爹爹的至爱。爹爹怎么可能害你呢。你可知今上生母本是落魄官员之女?你可知今上生母在生今上时,被害而亡?你可知今上幼时受尽欺凌?”洛慎之看着菡萏,说着菡萏从不知晓的话语。
“今上不是当今太后的?”菡萏睁大了漂亮的双眼,不可置信。
“自是不是。为父知道这事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除去为父,怕是只有今上自己和太后才知道。”洛慎之怜惜的抚摸着菡萏的脑袋:“你的身世同今上极像。你是庶女,为父做不到让你风光大嫁。可是我的女儿这般好,爹爹怎么舍得委屈你。天家是唯一一个不分嫡庶,有能者居之的地方。菡萏,爹爹能替你做的只是这些,你莫要怨恨爹爹。”
在前世,洛慎之从来没有和菡萏说过这样的话。也许那时的洛慎之也打算说给菡萏听的吧,只不过那时的菡萏在听了要小选入宫为婢以后,愤怒不已。说了太多伤及父母的话。
洛慎之对菡萏的感情,都是基于杨挽心的。当菡萏对杨挽心一味否认贬低的时候,洛慎之又怎会疼惜菡萏。
菡萏扬起泛着满足的笑脸:“爹爹,菡儿知道爹爹的心思。菡儿以前也怨过爹爹的,可是今儿爹爹的话,让菡儿愧疚不已。爹爹,你可要原谅菡儿啊!”
菡萏娇嫩的声音,让洛慎之格外的满足。如此撒娇温柔的女儿,才是自己的女儿。芙蕖这丫头,太过于跋扈。其性似母。看着洛芙蕖对菡萏的欺负,洛慎之的眼前似乎就能看到那个毒妇对杨挽心的欺负。
洛慎之,对于自己的大女儿洛莲柔还有着为父的温情,可是对洛芙蕖,洛慎之是极其反感。
“菡儿,你要记住,爹爹是你永远的靠山。你在后宫莫要怕,等爹爹位极人臣之时,菡儿你就是正大光明的洛家嫡小姐。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养着,爹爹不能给你不同的对待。这对你以后不好。”洛慎之叮嘱完之后,就面带怒色的匆匆离去。
菡萏明白洛慎之的意思,也在室内摔砸起唯一的茶盏。
后院之中的洛芙蕖与洛夫人听到父女两儿不欢而散的消息,各自面带微笑。
洛芙蕖与洛夫人的心思,菡萏并不在意。
菡萏痴痴的看着微微打开的窗外风景,清泪点点。
同洛慎之在一起时,菡萏是做戏成分胜过真情。后宫里面浮沉了七年多的奴婢,哪个不会揣摩人心,哪个又学不会流泪可怜。
洛慎之对菡萏的爱来的太迟,也太没有保障。所以,菡萏知道,自己还必须找一个更加有力的人,来帮助自己。
而这个人,必须爱上她。

☆、第三章 美人如画

自那日洛慎之离去后,菡萏也离开了洛府,住到了别院之中。
毕竟,菡萏是要替洛芙蕖扫清道路的。若是光明正大的从洛府出去,也未免太打皇上的脸了。当然,这话是王氏的官方说法。若是不知事的,定会这么被王氏的说辞给唬了过去。
可菡萏是在宫里走过一遭的人了。这张口胡话的,菡萏听得是漏洞百出。
紫禁城里,即便是一个石子儿,也要确认它的来路干净与否,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王氏不让菡萏从洛府出去,不过是免得别人顾忌洛府的面子,给菡萏便宜罢了。另一点,王氏也不希望菡萏在宫里犯了事儿以后,影响到洛府。
离进宫还有些时日,菡萏不在意王氏现在的小动作。
许是娇姿平时的表现够好,虽然娇姿同菡萏相处甚多,但洛芙蕖还是相信娇姿对自己的忠心。所以,娇姿被洛芙蕖派着同菡萏一起发放出府。
小巧的农家别院,因为此时多了两个少女,而多了些风景。
清晨以至,如今别院里没有外人,菡萏和娇姿自然可以躲懒,不必早起。一觉睡到自然醒,睡眼惺忪的菡萏半倚在床上,透过阳光看着自己的双手。
手心之中的莲花,精致微小。
“想不到托我这名字的福,竟能获得如此宝物。”菡萏如同抚摸珍宝一般,磨蹭着淡粉色的花朵。
菡萏手心的莲花,本身瑶池中一朵莲花的本命元神。
凡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朵莲花美则美矣,却没有相媲美的天赋。凡人的妒忌在天界从来不少。
所以这朵莲花在得了王母青睐之后,自是被族类合伙推下了人界。
天界岂是好离去的?莲花在坠落之时,只感觉自己被法则之力侵蚀的即将消散。
就在莲花绝望之时,正巧遇着了离世之魂的菡萏。
若不附身为辅,莲花是魂飞魄散无疑。孰轻孰重,莲花自是选择了为这个人类的辅助。
况且,莲花能探得一丝天机。这个魂魄,机缘不浅。
莲花以身躯为凭借,换得菡萏重生之机。而莲花在挽救菡萏的灵力消耗,直到菡萏搬入农家院时,才勉强恢复一二,苏醒过来。
“主人,这里的灵气甚多,正巧适合您修炼三清诀。莲儿看过主人的根骨了,您若是能在龙气旁修炼,百年之后升天为仙也不是难事。”
莲儿是菡萏为莲花取得名字。在莲儿的诉说下,菡萏对莲儿在天界的事情,已是一清二楚。
低头看着手心小巧透明的女童身影,菡萏疼惜的点点头。
“莲儿,你说的我明白。你助我报复曾经害我之人,他日我必助你为莲族之首。”
菡萏的话很得莲儿心意,所以莲儿一心一意的为菡萏琢磨了起来。
“主人,莲花为你我的本源。莲儿感觉到这附近,有族群的气息。主人到时在族类的帮助之下,进程会更快。莲有淤泥而盛,稍后主人去莲池旁服下莲儿累计千年的莲露,洗精伐髓,便可窥探天道之路了。”
莲儿原还准备继续教导菡萏修炼事宜,却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莲儿对着菡萏做了一个手势,便迅速退回菡萏的手心之中。
这急促的脚步声,很显然就是娇姿来了。
“菡萏,我就是夫人和二小姐没有好心。起初看着这院子,虽偏远了却环境着实的好。不曾想,他们居然不给我们提供半点儿食物。厨房里剩的那些东西,咱们吃个十几天后,必定是面瘦肌黄。到时如此形状,入了宫又有什么好去处。”娇姿对着菡萏气愤的说道。
其实,娇姿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菡萏的病还没有好透,吃那些不知放了多久的粗粮。虽说不至于病逝,但对身子绝对损伤不已。
“娇姿,后院可是有一处莲花池?”菡萏听了以后,没有多说,只是左顾而言他。
娇姿不懂菡萏问这话的意思,却还是点点头。
“有的,就在院子最里端。那里的环境隐蔽,风景是极好的。”娇姿回道。
“莲藕、莲子、花瓣皆可食之。她们想饿着咱们,却不想女子不食凡物更似谪仙。”菡萏对着娇姿柔和一笑,唬的娇姿双眸瞪大。
莲藕与莲子可食,娇姿是懂得。这花瓣,娇姿却是不知。况且,现下也不是那个季节。
“但是,你的身子?”娇姿本能觉得,生病之人须得食肉,才算是大补。
“无碍的。”菡萏笑着从床上起来。
好在被子之物,王氏都备好了。虽不是上好的,但是将就一些时日,还是不妨。
菡萏同娇姿步行到莲花池旁时,两人都不由的惊叹。这个季节,居然有莲花盛开的如此妖娆美丽。
如今才是三月份啊。
娇姿闻着扑鼻的清香,转身严肃的对着菡萏说道:“菡萏,我虽不知为何。但到底是上天眷顾你我。好在这两边的墙砌的够高,才没有将异像传出。咱们可得好好保守这秘密了。”
娇姿说的郑重不已,而这话也甚得菡萏的心思。
所以菡萏一副我听娇姿的模样,令娇姿不曾怀疑此事同菡萏有牵扯。
娇姿同菡萏达成共识之后,两人便开始了饮露尝花的日子。
普通的食花饮露,定然会损害身体。但是,这满池子的荷花,本就是莲儿投入灵气孕养而成。娇姿能食的灵物,也算是有幸了。
有了灵气十足的花瓣滋润,菡萏同娇姿的容颜,也是愈来愈美。
便是娇姿,也不得不对着水面,叹道自己如今也算是个剔透的小美人了。
至于菡萏,娇姿时常看的自个儿晃神。
“娇姿,你又发什么呆呢。”菡萏看着眼前又是呆滞模样的娇姿,无奈的扶额叹道。
这三清诀本是莲族圣法。虽不知莲儿怎么弄到的,但是这效果菡萏却是喜欢极了。
透骨魅惑,偏又气质端庄。可不是正适合去当一个宠妃么?
“你这模样,入宫时可得好好遮遮。”娇姿被菡萏唤醒之后,无奈的提醒道。
娇姿听人说过,后宫的一些老嬷嬷,因为久居深宫,心理扭曲,故而对容貌美丽的宫女经常下暗手折磨。娇姿很担心菡萏入宫后,还没见着皇上,就被深宫嬷嬷给玩死了。
“娇姿,你懂的真多。我听你的。”
娇姿的话,菡萏明白。这点菡萏早就考虑到了,所以菡萏十分乖巧的点头表示了解。
夜晚,月光之下美人如画。菡萏由灵气所包裹,沉在莲花池中继续着日复一日的修炼。
菡萏与娇姿在别院里安静的住着,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已然九月。莲花池里的花瓣依然开的热烈,这时的美景却没有什么令人惊奇的了。
而离着大选,还有一月之遥。
突然一日,外间的巷子锣鼓声响动。娇姿一问才得知,这是边疆的将士凯旋而归了。
菡萏自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双眸沉寂了下去。
是那人回来了啊。既是如此,她也该回去了。
夜晚,菡萏突然高烧不退。
娇姿寻人无用之后,不得不托人寻了洛慎之。
当洛慎之得知菡萏与娇姿这大半年来都是自给自足,时而出现的慈父心是一阵的抽疼。
菡萏在王氏的干涉下,于外生活了大半年,还是在夜色之中回到了洛府。


☆、第四章 襄王神女

“菡萏,你是什么意思?你这般大张旗鼓的回来,到时入了宫,我又如何靠你打探消息?”洛芙蕖在得知菡萏回府之后,第二日正午就同王氏一同到了菡萏原本住的破落地方,兴师问罪了起来。
菡萏这一次生病是真的来势汹汹,所以菡萏原本白暂的皮肤也蜡黄不已。
“夫人,嫡姐,非是菡萏自愿。那院里的食物,夫人也是知道的。我和娇姿能撑到如今,已是难得。况且,我这身份府里知道的也不少了。夫人与嫡姐认为,后宫里当真有人能瞒天过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