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菡儿,联今日便不在瑾乐阁用膳,玉槿陪联如何?”元邵似乎已觉察冷落阳芳仪多时,心中自知有些惭愧。
阳芳仪虽然开心,但还要顾忌一下洛菡萏的颜面“可是皇上你看纯妹妹有孕在身,臣妾岂能夺妹妹所爱?”
“姐姐多虑了,妹妹身子尚且安好,妹妹随皇上一同前去便可,不过姐姐要帮妹妹看好皇上,美酒虽好,但不可贪杯哟。”洛菡萏依然的大方得体,元邵对她依然甚是喜爱,只是自洛菡萏有身孕以来,元邵是沾不得她的身子,元邵如今正是血气方刚之时,自然少不了美人相伴。
待元邵与阳芳仪离开瑾乐阁,娇姿心中多有不满,娇姿是个直性子,心里自然存不住事情“小主,今日阳芳仪一为,娇姿便感觉有些不妙,想不到,今日不是来看小主的,而是来找皇上的,今日奴婢听敬事房的说。皇上今日翻的可是柔容华的绿头牌。”
“娇姿在这后宫一定要沉的住气,皇上翻谁的牌子不重要,整个天下皆是皇上的,皇上想去哪便去就是,阳芳仪虽然心计颇重,但也解了本宫的燃眉之急,这几日皇上一直想留在瑾乐阁,本宫也不好推辞,皇上去了丽影院正合本宫心意。”虽然洛菡萏正在孕中,但皮肤甚好,容颜如雪,元邵见了洛菡萏自然把持不住。
戎生去了弦乐阁通报,说皇上去了丽影院,媛小仪脾气收敛甚多,并没有因为此事发脾气,不过待戎生走后,柔容华与媛小仪便一起商议。
两姐妹虽然相互依赖,但宫中没有子嗣尚不可在宫中站稳脚步,所以柔容华命太医给姐妹二人调制了一剂助孕良方,只要按时服用,挑准时机,便可一举得男。
而且此药方宫外已有多人用过,是助孕良药,柔容华自然不会放过此次机会,虽然皇上此时去了丽影院,便她们姐妹二人有十足的把握能把皇上再次叫来。
因为今日是柔容华的生辰,说来也巧,柔容华已进宫三年,每年自己生辰皇上必然会到,只是今年却被阳芳仪占了先机。
柔容华写了简单几句书信,便命人拿去丽影院,柔容华敢保证,不足半个时辰,皇上定会来到弦乐阁。
此时丽影院内皇上正与阳芳仪谈笑风声,喝着玉酒,何等痛快,不过当宫人将书信交予皇上后,元邵立刻拍着额头,似乎有事错过一般。
未与阳芳仪道别便匆匆离去,待皇上走后,阳芳仪将桌上饭菜全部扔落在地,大发雷霆“是谁?是哪个宫的宫人来找皇上的。”
“回小主,是……是弦乐阁的。”宫人见阳芳仪如此暴躁,吓的小声回答。
“柔容华,是她,她也敢与本宫斗,半年前若不是那洛菡萏,今日媛小仪早已经成为庶人,打去冷宫,你们若敢于本宫争斗,必会死无葬身之地。”阳芳仪似乎恨足了她们姐妹二人。
这话要在三年前说起,那时的阳芳仪只是个小小的常在,媛小仪却因为自己嫔位比阳芳仪高,处处为难阳芳仪,居然让她在雨中跪了两个时辰,当初阳芳仪便暗暗发誓,定要媛小仪受比此重十倍的惩罚。
30

☆、第二十四章 洛菡萏延下大公主

在弦乐阁内元邵此时正与柔容华把酒欢歌,媛小仪则伺候在左右,“婉柔,今日之事全怪联,联罚酒三杯。”
“皇上若要这般,臣妾倒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皇上前朝有国事要操劳,臣妾的生辰不过也罢,都怪妹妹,居然把臣妾写的相思信送予皇上,臣妾心里岂能安心。”柔容华一副自责的模样。
方才柔容华为了把皇上引来,写了款相思信,上面还有玉泪两三滴,皇上原来是记得柔容华的生辰之日,但因为阳芳仪的缘故,元邵便把此事忘记。
上次柔容华小前之事,元邵一直心里有所愧疚,这次柔容华的生辰之事元邵更是不敢怠慢。
元邵原本想为了柔容华的生辰大肆操办的,但柔容华却是贤惠之人,此时边防正与敌军开战,柔容华也是低调之人,她不想太过奢华,所以只想在自己宫中与皇上喝酒聊天便罢。
元邵便也依了,只是他心中多有愧疚,柔容华的生辰居然没有礼物做伴,元邵特意命人将先皇后的玉项圈拿来,这个项圈意义重大,那时元邵身子弱,皇后是为了冲喜才嫁到王府的,这个项圈是先皇亲赐的,是至高的荣耀。
戎生将项圈拿给元邵,“婉柔,这是先皇所赐,今日联送予你,来戴上让联看看。”“皇上,臣妾岂能收如此大礼,这可是先皇后大婚时先皇所赐,臣妾何德何能?”柔容华确实有些受宠若惊,后宫不知有多少嫔妃在盯着这副项圈,今日皇上赐给自己,柔容华着实有些不敢相信。
“此特赐给婉柔是最为合适,在后宫中,联最看重婉柔的人品,识大体,这副项圈最配婉柔的气质。”元邵扶起柔容华,虽然此礼颇重,但柔容华着实配的起。
又过了几日洛菡萏也快到生产之时,这几日洛菡萏一直在修炼,为的便是生产之时能少些痛苦,而且莲儿最近吸了不少的龙气,修练也越发的得心应手。
这日洛菡萏感觉肚子有些坠痛,自知生产之时已到,便让娇姿去请太医与产婆,元邵随即也赶到,各宫妃嫔也一起赶到瑾乐阁,虽然表面全是焦急等待,但心里却是恐惧万分,生怕洛菡萏生个阿哥,以后洛菡萏便成了这后宫的主人了。
元邵此时焦急的等待,此时洛菡萏正痛苦的叫着,虽然洛菡萏并不是很痛苦,但皇上在外面,一定要叫的惨烈些,这样皇上才会更加的怜惜自己。
“菡儿为何如此啼哭,是否菡儿与皇儿有不适?”元邵心中多有不安,这毕竟是宫中第一个龙嗣。
“皇上莫急,虽然臣妾没有为皇上产过龙嗣,但臣妾听说生产时必是疼痛难忍,纯姐姐必会安全生产。”柔容华安慰着焦急的元邵。
只听内殿传来婴儿啼哭,“皇上,纯妹妹生了,生了。”柔容华一脸的喜剧。
老嬷嬷抱着襁褓中的婴儿走过来,跪落在地“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纯婉仪为皇上诞下公主,母女平安。”
原本一脸高兴的元邵却一脸的平静“公主,不是阿哥,方才联听到啼哭声音甚大,难道不是阿哥?”此时整个瑾乐阁却异常的平静,洛菡萏此时却在里面听的真真的。
这就是自己的男人,自己为了给他生下公主,可谓是受尽了算计,受尽了冷眼,可结果却是这般,虽然不是阿哥,但公主也是他元邵的血脉,元邵岂能如此绝情。
“皇上,这……确实是公主。”老嬷嬷着实有些为难,原本这是宫中第一个孩子,而且公主虽小,但模样清秀,着实是个美人坯子。
各宫嫔妃一听是个公主,心中确实高兴,幸好是个公主,而且见皇上并不高兴,看来洛菡萏在宫中的日子着实不会好过。
“罢了,罢了,公主也好公主也好,让联抱抱。”元邵将大公主抱入怀中,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着实与洛菡萏有七分相像,小脸粉嫩,是位漂亮的小公主。
洛菡萏特意交待娇姿,说生产疲倦不堪,说不让皇上进来看忘。
“皇上看小公主真是漂亮极了,和纯妹妹长的真像,长大后一定是位大美人。”安容华看着怀中的小公主,欣喜万分。
元邵此时才想起洛菡萏安危“菡儿可安好,待联却看望一下菡儿。”
“皇上此时纯小主刚生完公主,身子有些不适,而且产房不吉利,皇上此时是不能进去的。”娇姿立刻跪在地上,因为洛菡萏有交待,不得让皇上入内。
皇上也就此作罢,将小公主交给嬷嬷便与从嫔妃离开,而且直接去了秋心苑听音常在唱小曲了。
“小主,皇上已和各宫嫔妃离开了。”
“娇姿,扶本宫起来,将公主抱给本宫看看。”洛菡萏此时脸色苍白,虽然这几日修炼良好,但洛菡萏在生前之时伤了不少元气,此时虚弱也是情理之中。
洛菡萏将小公主抱入怀中,洛菡萏自从有孕之时便知这次腹中孩儿便是女孩,只是元邵方才的话着实让人心寒。
倘若是位阿哥,也许元邵便会欣喜万分,自从来到宫中元邵一直对洛菡萏宠爱有佳,但今日之事,洛菡萏心中确实有些禁忌,着实不安,怀中的公主刚出生便遭人嫌弃,洛菡萏不知何进眼泪便流了出来。
“小主现在还在月子之中,怎能哭呢,身子会落下病根的,而且冯太医特意嘱咐,定让小主好好休息。”娇姿心疼的看着洛菡萏,毕竟是刚生产完毕,怎能如此伤悲。
洛菡萏自知一入后宫深似海,如今也尝到了此翻滋味。
此时皇上正在弦乐阁谈笑风声,听着音常在唱的小曲,喝着安容华准备的小酒,实在痛快,安容华为皇上倒了杯美酒“皇上,今日恭喜皇上喜得公主,臣妾真是羡慕妹妹,身上有万般的盛宠,如今又为皇上诞下公主。”
“若是皇子便就更好了,安儿可要努力为联生个皇子可好?”元邵摸着安容华的小脸,心中确实道出了实情,这后宫虽大,但皇上膝下却无一皇子,倘若洛菡萏生个皇子,元邵便更加高兴。
太后听闻洛菡萏诞下公主,欣喜万分,与宫人带着颇多厚礼便去了瑾乐阁,在瑾乐阁
宫内太后抱着大公主,开心不已,这可是太后的皇孙女,长的白胖,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
“纯婉仪,辛苦你了,为皇家顺利诞下公主,这副步摇哀家送给我皇孙女。”洛菡萏记得这副步摇是太后最喜欢的,今日送给公主,洛菡萏心中还是有些许安慰。
“太后,公主才刚出生,哪能受如此大礼?”洛菡萏似乎想要推辞。
“这是哀家第一个皇孙,她当之不愧受之此物,这些是哀家送给纯婉仪的些许补品,你宁要养好身子,日后再为皇上生个皇子。”
“臣妾定会为皇上延绵子嗣。”
洛菡萏虽然答应,但心里却是苦闷不堪,在这若大的后宫,心中的男人却拥有无数的女人,而且就连自己生产也只关心龙嗣,太后也把自己当为生皇子的工具。
太后见宫内如此冷清,却未见皇上在此,虽然她不是皇上的生母,但还是了解元邵的,想必他把希望放到了洛菡萏身上,而洛菡萏却生了个公主。
太后派人将皇上请进慈宁宫,元邵虽正与美人作乐,太后相传只好前去,“儿臣见过皇额娘,今日不知皇额娘请儿臣来有何事?”元邵虽身为主上,但着实是位孝子。
已在后宫呆了三十余载,后宫中的争斗尔虞我诈,太后看的清清楚楚,而元邵对洛菡萏今日的态度,太后也略有耳闻,只是不想识破,毕竟皇上不是自己亲生的。
“今日皇儿已有公主,皇儿可为公主取名字,册封号?”
元邵这才感觉有些不妥,公主出生本该自己为孩子取名才是,可自己却与美人作乐,疏忽了这些。“儿臣……还未想到极好的名字。”
“方才哀家去了瑾乐阁,大公主是宫中第一个孩子,皇上理应重视才妥。”
太后看着有些不安的元邵,想必他已经打定了主义。
“皇额娘,儿臣想去瑾乐阁与纯婉仪一起商议,儿臣先行告退。”元邵行礼便匆匆离去,太后了解元邵,知道他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疏忽。
“菡儿,菡儿……”元邵来到宫内便唤着洛菡萏的名字,此时大公主已经睡下,被乳母抱去了侧殿。
洛菡萏也已疲倦不堪,在宫内休息,娇姿刚想上前通报,却被元邵制止,将洛菡萏拥入怀中。
“联的好菡儿,为联生下大公主,方才联是高兴过了头,这会来看菡儿了,菡儿此时身子可否好些?”洛菡萏此时有些受宠若惊,虽说皇上方才不喜欢大公主,此时又高兴而来,而且方才听宫人说,元邵却了音常在那里听曲作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