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地走动了。
32

☆、第二十六章  洛芙蕖疯狂争宠

洛芙蕖自从身体恢复后,对后宫嫉恶如仇,在宫中病了足有一月有余,宫中的奴婢也欺负不受宠的自己,皇上未曾看过自己一眼,洛芙蕖心中自然苦闷不已,但一入后宫深似海,倘若不想被人欺凌,唯有重新得到皇上宠爱。
如今后宫可谓是风云再起,洛菡萏如今虽有大公主,但自从产下公主后,皇上并没有宠幸于她,虽然皇宫有音常在与安容华联手,柔容华与媛小仪姐妹相联,阳芳仪与昭妃也是颇受皇上恩宠,但洛芙蕖却想一试。
若得不到皇上恩宠,大不了老死宫中,过此残生,若得到皇上恩宠,那将必是辉煌一生。
洛芙蕖心中自然盘算计划,皇上向来喜爱柔弱女子,怜悯温柔女子,既然皇上喜欢,自己何不一试。
洛菡萏将自己宫中得力的宫女送到洛芙蕖宫中伺候,但洛芙蕖还是心有嫌忌,只是自自己得病以来,宫中的贴身宫女雪影便被调去了御膳房,如今洛芙蕖又是不得宠,想必此时雪影是不能回到仙鹤阁了。
这日洛芙蕖起的甚早,穿上了第一次见皇上的那件淡蓝色衣服,精心打扮一翻,着实洛芙蕖也是个美人坯子,笑时还有脸颊还有个大大的酒窝,今日打扮甚是迷人。
她知道每日皇上下了早朝便会去养心殿,而她则去养心殿旁的小湖边等皇上,这是皇上每日回养心殿的毕经之路。
洛芙蕖自己孤身前来,并没有带宫女,而且穿着甚是单薄,洛芙蕖远远的便看到皇上,于是洛菡萏便假装晕倒在湖边。
“皇上,这……这是滟芬仪,她怎会在此?”戎生还是认出了久未露面的滟芬仪。
“芙儿……快快传太医。”元邵抱起洛芙蕖便吩咐奴才传太医,元邵摸着洛芙蕖的小手冰凉,心疼不已,月余不见洛芙蕖,她着实清瘦不少。
皇上将洛芙蕖抱进了养心殿,怀中的美人在不久前刚刚小产,而且自己并未关心与照拂过,心中自然有些愧疚。
太医为洛芙蕖号过脉后,神色有些许紧张,“皇上,小主因为小产后身子没有恢复,引起的寒疾,需要静养几日便可。”
“芙儿小产是你们太医院来照料的,岂能让芙儿患上如此病患。”元邵却大怒,太医吓的胆战心惊,洛芙蕖此时已睁开柔弱的双眼。
“皇上莫急,是芙儿命薄,与太医无关,望皇上莫要怪罪于太医,咳咳……”方才洛芙蕖穿的如此单薄,在风口站了足有两个时辰,身子自然染上风寒。
元邵眉头紧索,眼前的美人未曾有过的温柔,“芙儿,既然芙儿已经开口,暂且扰了你们,今后定要好生照顾滟芬仪。”
太医跪地点头告退,元邵将屋内的宫人打发出去,将洛芙蕖拥入怀中,这些日子洛菡萏清瘦不已,而且越发的让人着迷。
元邵左看右顾却未见一人在洛芙蕖身边,便细心询问“芙儿,为何你只身一人在风中晕倒,怎没有宫人在身边伺候?”
洛芙蕖却侧过身去,瞬间抽涕起来,元邵细心的用其擦拭着泪水“芙儿,为何事如何伤悲?”
“皇上,臣妾不敢妄言,臣妾自知在后宫不得宠,身边的宫人也被打发去了其它宫人,臣妾每日在宫中度日如年,每是来这湖边偷偷看皇上一眼,怎料今日风是甚大,未等来皇上,臣妾便晕倒在地,望皇上恕罪,臣妾并不是有意在皇上面前失仪。”洛芙蕖立刻跪落在地,泣不成声,深情的看着元邵,甚是迷人。
元邵将其抱起,心中自然是惭愧不已,洛芙蕖已来养心殿多时,可此时身子还冰凉不已,元邵越发的心疼,只好用温暖的身子贴着洛芙蕖的身子,为其取暖。
元邵感慨,经过失子之痛的洛芙蕖已懂事,识大体,也深得元邵的喜爱,一连几日洛芙蕖一直留在养心殿,经过皇上几日精心照料,太医已看过,身子已恢复。
待洛芙蕖身子恢复之日,当夜元邵便宠幸于洛芙蕖,那一夜洛芙蕖想了很多,冰冷的心也得到温暖,不知自己何时,爱上了这位主上,全天下女人的男人,而自己只是其中一人,倘若想留在他身边,得到他终日的喜爱,或许是条漫长的不归路,但洛芙蕖想一试,因为她此时别无选择。
洛芙蕖的事在后宫已经传开,数日前曾对太后大不敬,今日却重获盛宠,不知多少小主对洛芙蕖起了恻隐之心,但洛芙蕖也学的聪明,将雪影从御膳房调到自己身边,已经筹备诸多计划,为将皇上终日留在自己身边,可谓是未雨绸缪。
洛芙蕖也已查出,自己小产当日穿的蜀锦鞋子着实被人动过手脚,而害自己的却是表面上与世无争的安容华,洛菡萏岂能放过她,是她害的自己失去了龙嗣,失去了皇上的宠爱,复宠后的洛芙蕖想要害的第一人便是安容华。
此时的安容华并未是一人,她身边还有得到皇上盛宠的音党在,而半常在是因为唱曲而吸引皇上,想必皇上喜爱她的无非是那副好嗓子,想要除掉安容华,必须要将音常在除掉。
而且皇上前几日一直翻的音常在的绿头牌,她在宫中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常在,但有皇上的宠爱,在后宫中依然呼风唤雨,此时音常在还未有子嗣便如此跋扈,若怀上龙嗣,洛芙蕖在后宫中将没有地位。
而此时洛芙蕖的身子不适宜生养,她要将曾经害自己的人一一除掉,洛芙蕖听说音常在宫中的宫女素心与雪影关系甚好,所以命雪影买通素心,听闻音常在为保护嗓子每日都会喝润喉之汤。
雪影将一包失音散送予素心,命她每日在润喉汤里放置一些,不出十日,音常在的嗓子便废了。
起初素心并不敢如此作为,但当雪影拿一盒珍宝放到素心手中时,素心也便答应此事,按雪影的话做着,果真不出十日,音常在便一直咳嗽,直到最后,连话也说不出来,素心才就此罢手。
音常在失了嗓子,皇上再也没有宠幸过她,不过却派太医悉心照料着音常在,安容华失了左膀,自然没了往日的威风,皇上终日不去月心阁,一直在养心殿,这几日有洛芙蕖陪伴着元邵,两人似乎又回到以前。
而且皇上对洛芙蕖着实有些上心,每日下了早朝便与洛芙蕖聊天下棋,看歌舞作乐,已经一连几日没去过瑾乐阁见过大公主了。
洛菡萏这几日心里一直系着王俞合,自然不会把此事放置心上,反倒觉得轻松自在,莲儿一直催促洛菡萏定要多多吸取龙气,但洛菡萏却是力不从心,见皇上终日与美人作业,心中自然不是滋味,便就此作罢,在宫中悠闲度日。
洛芙蕖见安容华乱了阵脚,又见她与媛小仪姐妹不甚和睦,便心生一计,何不算计一下安容华,一解心头之恨。
皇上已经命媛小仪可以去各宫走动,经过半年的禁足,媛小仪已不再如此鲁莽,而是谨慎做事,小心说话,柔容华自然是教导有方。
后宫嫔妃见皇上些时已钟爱洛芙蕖,就连洛芙蕖的仙鹤阁,皇上也命人大肆修整,在仙鹤阁放置不少的奇珍异宝,果真是羡煞旁人。
后宫众嫔妃相约一起去洛芙蕖宫中看望,音常在患有喉疾,此时不宜出门,而洛菡萏此时与世无争,在瑾乐阁内照料着大公主,后宫只只有她两人未去,其它妃嫔已全数到达。
当初洛芙蕖小产时,众嫔妃是何等的羞辱,如今却又以姐妹相称,洛芙蕖虽然表面不计前嫌,但心中自有怨恨。
“妹妹见过各位姐姐,姐姐们万福金安。”洛芙蕖行着大礼,昭妃上前扶起洛芙蕖,浅浅一笑,甚是美丽,但再美丽在洛芙蕖心中也是让人唾弃。
“妹妹,快快请起,前几日听闻妹妹身子不适,这几日妹妹身子可否安好?”昭妃是宫中的老人,而且奉皇上之命协领后宫,自然要好生相待。
洛芙蕖自复宠之后脾气自然有些收敛,在宫中一直祥和的昭妃对自己也毕恭毕敬,洛芙蕖自然理应相待。
“妹妹身子已无大碍,谢姐姐挂念妹妹,只是皇上命人修整的仙鹤阁过于奢华,妹妹每日醒来,仿佛如做梦一般,只是每每见皇上在身边,妹妹心中才算踏实。”洛芙蕖往日里的脾气依旧没有改掉,依然如此嚣张。
虽然此话对洛芙蕖来讲,并未有何不妥,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不知各宫嫔妃此时听闻这段话又是何等的滋味。
安容华向来不把洛芙蕖放置眼中,像洛芙蕖如此沉不住气,想必皇上此时只是念念旧情,并非把洛芙蕖放在心中,只是仙鹤阁宫中的些许宝贝,着实让人羡慕,尤其是放置主殿内的一尊红珊瑚,这要是西域进攻而来。
听闻如果把此物放置屋内,可驱魔护体,且是修身养性之物,前些日子,安容华一直向皇上索要,可皇上却一直推脱,不曾想,如今却给了洛芙蕖这般的狐媚子。
安容华本就是记恶如仇之人,嫉妒心极强,如今皇上心里只有洛芙蕖这个蛮横无礼之人,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如今音常在吼疾未愈,嗓子已毁,恐怕日后很难再得盛宠。
总不能让洛芙蕖得了这般便宜,想要除掉区区一个洛芙蕖,安容华还是有十足的把握。
“姐姐们别只顾站着,前几日皇上赐予妹妹上好的茶叶,妹妹愚昧,向来对茶没有讲究,今日妹妹特意命宫人采了荷花上的露珠,听闻用露珠泡茶定会让肌肤白皙,姐姐们一起尝尝。”洛芙蕖命宫女上茶,粉色的花茶配上清香的露珠,自然是养颜之汤。
安容华向来谨慎,只是这种上等花茶,别说喝了,安容华从所未闻,自然有些好奇,喝着味道不错,便多喝了几杯。
昭妃,阳芳仪,以及柔容华姐妹也一一品尝过,着实对洛芙蕖有些许羡慕,柔容华借理由说身子不适便与媛小仪先行回宫。
只是自从安容华喝过此茶之后,便一直排气,昭妃与阳芳仪也闻到些许异味,纷纷掩鼻,锁紧眉头,表情有些许不适。
33

☆、第二十七章 洛芙蕖被陷害

洛芙蕖却看的悠闲自在,取笑道“姐姐身子可有不适?为何总是排出异味?”
昭妃与阳芳仪也偷笑着,着实让人难堪,见安容华的表情,想必有些不适,安容华向来是谨慎之人,怎料却在此时失仪。
“妹妹莫要取笑姐姐,本宫身体不适,不便在妹妹宫中逗留,走,回宫。”安容华命宫人搀扶便离开了仙鹤阁。
洛芙蕖心中在有数,方才是自己命人在安容华杯中放置了一剂泄气药,服用后立刻见效,定会排上三天,异味扑鼻,旁人是无法近身,着实难闻。
不出所料安容华这几日一直紧闭宫门,关门谢客,皇上也被拒之门外,倘若让皇上知道此事,定会被皇上嫌弃,此等失仪之事,安容华自然谨慎些。
在宫中安容华也有信的过的太医,请太医前来看诊,经太医查明,是因为安容华误食了排泄药物,安容华这才恍然大悟。
前几日安容华自在洛芙蕖宫中喝过养颜茶后,便感觉下腹有些许不适,以至于在仙鹤阁失仪,果然是洛芙蕖在害自己,宫中一直在传安容华一直有异味排出,就连宫内的小太监见到安容华后都绕道而行。
如此大辱安容华怎能就此罢休,如今音常在已然失宠,自己也被洛芙蕖所陷害,倘若不将洛芙蕖整治一翻,定然咽不下这口恶气。
安容华是心思细腻之人,在宫中多年,早已想尽了害人的法子,她命宫人去先皇后宫中取了一对同心结,第二日便与宫人一起来到仙鹤阁。
“什么风把姐姐吹来了,姐姐身子可否安好?太医可曾看过?”洛芙蕖依然将前几日安容华排气之事取笑一翻。
安容华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不失礼仪,依然端庄一笑“谢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