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柄然为何此时沐浴,身子有何不适?”元邵小心询问。
阳芬仪见到皇上欣喜万分,泡在汤泉之中,小脸粉嫩,着实让人遐想“皇上,是皇上的孩儿方才踢臣妾的肚子,定然是个皇子,这般顽皮。”
元邵却一脸不悦,紧张的情绪也松泄下来“柄然有孕才一月有余,怎会在腹中踢动,联记得菡儿怀永安公主时,四月时才有动静,看来玉槿是太过紧张罢了。”
“皇上,臣妾可是第一次怀有身孕,不敢马虎大意,臣妾愚昧,还望皇上恕罪。”阳芳仪眉头紧锁,愁眉莫展,玉泪便在脸上滑落。
元邵立刻将其拥入怀中,他深知阳芳仪向来心思细腻,加上有孕在身,而自己不在身边,心中自然会有些委屈,“玉槿莫伤悲,联陪着你便是,正好联也乏了,今日联陪着玉槿一起鸳鸯戏水如何。”元邵脱下衣袍,便与阳芳仪一同泡着汤泉。
后宫女人甚多,可皇上却只有一位,此时宫中三位嫔妃皆有孕身,三位嫔妃的肚子不知被多少双眼睛盯着。
阳芳仪虽在孕前喝过汤药,这次势必会一举得男,只是柔容华与媛小仪姐妹二人同样有孕在身,倘若她们诞下龙子,姐妹二人齐力断金,自己岂是她们的对手,但阳芳仪想到一计,倘若她们的孩子胎死腹中,那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知道媛小仪向来爱香,有孕之后,对闻香自然挑剔一些,阳芳仪命人去宫外得了一种迷情散,将其香放置屋中,不出一刻,男子便身体燥热,催情入体,定会情不自禁,此时媛小仪有了身孕,若皇上与她同房,定然对胎儿不利,若是滑胎便是极好,若不滑胎,胎儿就算生下,身子也会极弱。
不过此事自己定不能前去,何不找个替罪羊前去,阳芳仪买能洛芙蕖宫内的宫女,只等时机到来,洛芙蕖这几日正想去媛小仪宫中拜见,一来是沾沾喜气,二来是想一同对付安容华。
派人去打听一下媛小仪的喜好,宫女说媛小仪从小便爱香,对各种香料喜爱甚佳,只是近几日媛小仪每到夜里便无法入睡,若此时能送些安神之物,媛小仪定会满意。
前几日洛芙蕖每到深夜却无法入睡,皇上心疼不已,特意见西域进攻的凝神香赠予洛芙蕖,西域共进攻了两盒,一盒在洛芙蕖宫中,但洛芙蕖已快用完,另一盒皇上命人放置在太医苑,洛芙蕖想用之时即可随时取来,洛芙蕖派宫女取来安神的凝神香,用后定会安然入睡,而且还有养颜的功效。
其实这盒香料里,又加了一位迷情散,是阳芳仪命人掺入其中,为的便是借刀杀人,洛芙蕖向来没有心机,并无防人之心,她定然能将此香送到媛小仪宫中。
不出所料,洛芙蕖与宫人一同去了弦乐阁,洛芙蕖早便听说媛小仪一向听从其姐柔容华的话,今日柔容华早早的便去太后宫中请安,而媛小仪这几日夜里不得安睡,每天直到早上才安然睡去,柔容华便不忍心扰了媛小仪的美梦,便之身前去。
待柔容华走远后,洛芙蕖便与雪影前去媛小仪的侧殿,这会子媛小仪也有些饿了,已然起来用膳,几日未见,媛小仪小脸清瘦,就连那双大眼睛也没了精神。
“媛姐姐,前几日听闻姐姐怀有身孕,今日妹妹特来沾沾喜气。”洛芙蕖行礼请安,今日的洛芙蕖显的越发的亲切。
媛小仪也有些诧异,自从有孕以来,每日都会有人前来弦乐阁看望,只是洛芙蕖素来与弦乐阁没有往来,怎知今日却如此殷勤。
“妹妹近几日可否安好,近几日未见妹妹在宫中走动,还以为又被皇上责罚了呢。”媛小仪素来看不惯洛芙蕖跋扈作为,今日自然要好好对其羞辱一翻。
媛小仪以为洛芙蕖会生气走人,不曾想,却是一副委屈模样,洛芙蕖无奈耸肩“姐姐所言极是,妹妹如今在宫中自然是不得盛宠,前些日子,安容华姐姐在先皇后宫中拿过两个同心结,送予妹妹,可皇上见后却是龙颜大怒,让妹妹在宫中思过,今日妹妹得空便才出来走动。”
宫中女人算计陷害,媛小仪看多了,只是方才洛芙蕖所说,着实说到了媛小仪心中,因为在一年前,安容华也陷害过自己,若不是其姐柔容华相救,恐怕此时自己会在冷宫中度此残生。
每每想起当年安容华陷害自己时,媛小仪心情便久久不得平静。
“姐姐怎么了,是不是妹妹提到先皇后了,也对,姐姐如今可是有孕在身,怎能听得这种事,都怪妹妹不好,妹妹还想去安容华宫中羞辱她一翻,但妹妹人轻言微,即便去了,道出实情,定不会有人相信妹妹的,罢了,妹妹还是在宫中安然度过一生便罢。”
媛小仪把宫女们全部打发出去,然后将洛芙蕖留在屋内,“妹妹莫急,安容华如此放肆,妹妹怎能轻饶了她。”
洛芙蕖却叹着气,心中甚是不平“姐姐说的谈何容易,妹妹如今只是个不得宠的芬仪,怎能与她作对,那岂不是自找苦吃,今日妹妹来姐姐宫中是想吐吐苦水,妹妹早就耳闻姐姐待人平和,所以妹妹才与姐姐交心,还望姐姐莫要怪妹妹嘴碎才是。”
“你我以姐妹相称,自然不必客气,只是姐姐也想帮你,但如今本宫有孕在身,想帮你也是力不足心,这几日本宫夜夜不得安然入睡,头疼难忍。”媛小仪摸着眉头,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洛芙蕖知道此次前来,媛小仪定然不会轻易与自己联手,毕竟媛小仪是谨慎之人。
尤其在宫中禁足半年多以来,性子收敛不少,而且做事越发的谨慎。
洛芙蕖拿出已准备好的凝神香,递予媛小仪“姐姐,前些日子妹妹也与姐姐一般,每是日不得安睡,后来皇上赐予妹妹凝神香,妹妹用后不足半个时辰便酣然入睡,一直睡到第二日太阳高高才能醒来,今日妹妹为姐姐带来一些,姐姐可以一试。”
媛小仪前几日便听太医说过,宫中仅有的凝神香皇上已全部赐给了洛芙蕖,因为其中一道静神香是难得的极品,是西域进贡而来,媛小仪听到莲儿想赐予自己,自然欣喜。“妹妹果真要送给本宫,这香着实太过珍贵了。”
洛芙蕖将半盒凝神香放置媛小仪手中“姐姐如今怀有龙嗣,理应用此名贵之香,妹妹当然舍得割爱。”
自从洛芙蕖送予媛小仪凝神香之后,两人自然走的亲近些,每次洛芙蕖都会说一些安容华在宫中跋扈行为,另媛小仪想起之前之事,心中早已想报复安容华,而洛芙蕖着实可以为自己做事。
如今洛芙蕖已然不受皇上宠爱,定是想在宫中找个靠山,媛小仪虽然与姐姐怀有龙嗣,但越是这时越要谨慎,后宫中子嗣难养。
媛小仪这几日便与洛芙蕖筹谋对安容华施加报复,便还是要等机会,皇上这几日一直来媛小仪宫中,不顾忌媛小仪有孕在身,一直与媛小仪进行着房事。
这几日媛小仪睡眠自然有了改善,只是皇上夜夜如此折腾,媛小仪着实有些吃不消。
而且太医也来诊治过,说媛小仪近日胎像有些不稳,定要克制房事,不然龙嗣难保。
这日媛小仪与洛芙蕖在宫中聊天,皇上便又来到弦乐阁,当看到美丽如花的洛芙蕖,便感觉身体燥热,当夜便去了仙鹤阁,媛小仪这便松了口气。
虽然此凝神香是洛芙蕖送予媛小仪,但她着实不知其中的玄机,确实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害媛小仪不是别人,正是同样有着身孕的阳芳仪。
她每当听说媛小仪的胎像有些不稳,而柔容华曾经小用伤了身子,胎像着实不稳,而唯有自己的胎像最为稳固,而且太医也确定是个男胎,阳芳仪自然欣喜不已,今后有皇子在手,自己定会在后宫中昂首挺胸。
35

☆、第二十九章   后宫内乱成疾

近日媛小仪总觉身子不适,身子有些燥热,太医来看,却查不出个究竟,皇上每每在媛小仪宫中遇到洛芙蕖便会情不自禁宠爱不佳。
安容华这可谓是偷鸡不成舍把米,最后却成全了洛芙蕖这个狐媚坯子,还好媛小仪身子一直不适,隔几天便会见红,此时已不得下床行走。
皇上也甚少去她宫中探望,每次前去总是把持不住,索性不再前去。
柔容华察觉此事甚是蹊跷,纵然皇上喜爱美女,但每次前去媛小仪房内必然动情,柔容华入宫已三年有余,还未曾见皇上如此。
柔容华自小爱情史书,在一些野史上自然有记载,后宫嫔妃为争夺皇上宠爱滥用迷情香,此时媛小仪已怀有龙嗣,定然不会用此法子留住皇上,看来是有人想害媛小仪肚中龙嗣。
宫中医徳甚好的除了冯太医别无他人,但冯太医却是洛菡萏的人,这次若是洛菡萏害媛小仪,那定是查不出任何结果,太医院中有位江太医,可谓宫中的千金一科,柔容华见此人还算老实,而且与自己还是同乡,自然想要扶持。
柔容华命人去请江太医,送予他甚多金银珠宝,此举却吓坏了江太医,立刻跪落在地,江太医入宫已三十余年,宫中嫔妃为争宠,吃药陷害嫔妃,下药陷害龙嗣,只是不知今日柔容华是有何用意,但江太医却感觉此事定然不会简单。
“江太医你不必害怕,本宫只是想让太医为媛小仪细心诊治,说出实情便可,今后本宫与媛小仪的龙胎便由江太医照料,本宫定会禀报皇上,让皇上好好嘉奖于江太医的。”柔容华是娴德之人,自然不会为难一个小小的太医,而且若大的后宫,若没有个信的过的太医,那在后宫定会遭人陷害。
“小主大可放心,臣定会竭尽全力。”江太医虽年世已高,但医术与医德在宫中可是数一数二。
当江太医迈进媛小仪的内殿时,却紧皱眉头,似乎看出了端倪,此时媛小仪正躺在床榻之上无法安然入睡,脸色苍白,有力无气,“妹妹今日可有不适?”柔容华每次见到身体如此不堪的妹妹便心疼不已。
一直以为柔容华细心照料着妹妹,如今姐妹二人均有身孕,理应是苦尽甘来,可不曾想如今媛小仪却身陷顽疾,久久不得治愈。
媛小仪此是当时是动弹不得,每当起身,下身便会有月信流出,“姐姐,妹妹已无大碍,姐姐定可放心。”媛小仪不想让柔容华为自己担心,只好强装欢笑。
“江太医请替媛小仪好好诊治。”
柔容华将手帕放置媛小仪手腕之上,江太医谨慎号脉,稍许片刻,江太医便小心询问“小主,这几日可曾用过迷情之物?”
“大胆奴才,本宫怎能用如此下作之物。”媛小仪为保自己清誉自然气愤不已。
“望小主恕罪,但微臣方才进入这测殿之时,便闻到些许迷情散的味道,而且小主的体内确实有迷情之物,小主近几日是否感觉胸闷不已,正是此原因才造成小主胎相不稳。”
江太医的话着实有些道理,这几日媛小仪的确胸闷头痛,已经几日没有胃口。
“江太医只是妹妹的吃食与本宫是一样的,可本宫却未曾有此反应。”柔容华这几日也将宫中食物彻查了一翻,却没有任何的问题。
“依微臣所见,小主定是用了迷情之香,这种香男子闻后便会情欲附身,浑身燥热,定然会情不自禁,前几日皇上在小主宫中,因房事过于频繁,所以小主便时常见到月信。”
“香!对了,前几日洛芙蕖给本宫送来皇上亲赐的凝神香,不知是此物在作怪。”媛小仪命宫女拿过此香。
江太医细心一闻,但最终还是闻出了迷情之味,“小主正是此香,里面虽然有凝神香,但还有一位迷情散,虽然放置的甚少,但皇上闻过后,不出半个时辰定会不由自己,欲望附身。”
柔容华与媛小仪两人听的入神,想不到洛芙蕖会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