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夫人,嫡姐,非是菡萏自愿。那院里的食物,夫人也是知道的。我和娇姿能撑到如今,已是难得。况且,我这身份府里知道的也不少了。夫人与嫡姐认为,后宫里当真有人能瞒天过海吗?即是如此,不如就光明正大的从洛府入宫。菡萏与夫人、嫡姐的关系,想必后宫愿意调查也是会知道的。嫡姐担心的,并不会存在。”
菡萏说的话,隐而不露。而王氏与洛芙蕖自是明白菡萏的意思。两人脸色变了变之后,挥袖离去。
而菡萏和娇姿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段食花悠闲的日子,不复再见。
王氏和洛芙蕖需要菡萏入宫,所以除了漠视菡萏以外,也无法特意去为难菡萏。饶是如此,因为王氏与洛芙蕖心中的憎恨,菡萏过的日子仍然是吃不饱的贫苦生活。
那日娇姿回来后,特特的问了菡萏是否有事瞒着自己。
菡萏也不愿让娇姿多加担心,直说了原因。
而后,菡萏的耳边就常常听到娇姿的抱怨。
窝在破旧的屋子里已经三日有余,菡萏每日看着窗外的阳光,满心向往。
在黑暗里生活久了的人,一日也缺不得阳光。
菡萏最是怕苦的,可是因为对阳光的执念,菡萏毫不在意的喝了一碗又一碗加了黄莲的苦汤药。菡萏知道这是洛芙蕖的小手段,可是吃得苦中苦,才能破茧重生不是吗?
菡萏本是修炼之人,并不会生病。只是,菡萏心中有她的计划。
而当日莲儿同菡萏结合时,也有一丝意外。
菡萏同莲儿商量之后,特意将那个意外引发而出。如今莲儿回到菡萏手心里开始修养,而菡萏也再一次体会到了凡人的无力。
当身子略微轻松了后,菡萏便笑着换上一身水绿色烟纱散花裙,身姿消瘦,惹人怜爱。
“我的好姑奶奶,你又折腾什么玩意儿?自你一病醒来后,这闹出的事儿是一出又一出的。你气了夫人和二小姐,我是替你开心。可是,你如今穿的这般单薄是要作甚?莫忘了你还是个病秧子呢!”娇姿的话依旧刺耳又张扬,可娇姿手中迅速拿起的被子,让菡萏嘴角微翘。
“娇姿,我这不是憋坏了嘛。你可别拿被子裹着我,坏了新衣裳我便是恼了你,你也没话说的。”菡萏向后退了几步,珍惜的摸着柔软的布料。
娇姿原还赞着菡萏如今仙姿佚貌,现今儿娇姿就觉得是自个儿瞎了眼。
“你不是要入宫了么?虽说是做奴婢的,但也不能如此缺心眼儿。这哪里是新衣裳?分明是前年二小姐穿过一次便不喜的衣裳。原就说她们怎的舍得给你送衣裳呢!”娇姿气呼呼的说道。
娇姿说的,菡萏哪里会不知道。可菡萏如今需要装点自个儿的衣裳,即便是洛芙蕖剩下的,也比那粗布麻衣的好。
固然有天生丽质的说法,但菡萏更信佛靠金装。
“娇姿,我知道你是疼我。只是,这些年嫡姐身边的人穿的也比我好,我也是羡慕的。入了宫,宫中规定严格,也许以后一辈子我也穿不到这般好的衣裳了。”
菡萏的话,让娇姿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确实,宫中规定宫女只准穿墨绿色襦裙,既便是受宠宫妃身边的侍婢,也是装扮恪守宫规的。
“你说的是。不过,你身子骨可是好了?这般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儿?”娇姿歪头问道。
这个时间娇姿本该在洛芙蕖身边当值的,只是娇姿月事来了,只得回屋子里换件衣裳。
菡萏看娇姿难得柔弱的样子,连忙替着娇姿换起来衣裳。
“许些日子没见着阳光了。虽说身子被那些苦药灌好了,但上次水里是真真儿的刺骨。娇姿,我不走远的。就在院子里转转。过会儿夫人和嫡姐不是要去王府么?我趁机活动活动。”菡萏温顺的笑着。只是那笑容永远比不过娇姿的灿烂和热烈。
而菡萏说的王府,并非皇族的王府,而是王氏的娘家。
娇姿细细的盯了菡萏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去吧,别走得远了。咱们这儿虽说偏僻了点,却也是好看的。”
菡萏目送着娇姿离去后,才重新擦拭了脸颊,跨步走出。
如今还未到正午,阳光洒向全身,菡萏只觉得暖洋洋的。
活了几十年,菡萏不精通诗书,也不会泼墨成画。但是,一手精妙绝伦的女红刺绣,却是在后宫人人称道的。便是那般,也还是菡萏藏拙的结果。
大夏朝,女子以刺绣女红为妇德之首。前世是菡萏傻,不去凭着自己一双妙手创造机会,而今世菡萏可不会放弃了。
菡萏的手艺自小就是好的,所以菡萏负责替洛芙蕖绣鞋手帕、荷包之流。
刺绣若是玩玩儿,确实不累的。但整天儿的拿着绣花针,对眼睛却伤的狠。
洛芙蕖最是厌恶菡萏,又怎会让她做那些轻松的活计。
这刺绣,听起来是照顾菡萏。可其中的苦,看看菡萏的双手就知道了。
菡萏前世就是个没有恨的人,所以对于磨人的刺绣,菡萏也不曾厌恶过。相反,菡萏格外喜欢那种穿针引线的感觉。
拎着绣篮,菡萏随着记忆的引导,做到一个高树之下。
洛慎之的府邸是家族传下来的。虽然洛氏一族后来落败,可这地皮还是稳稳地传了下来。所以,洛府随处可见一些百年以上的古树。
找一处阳光温和的地界,菡萏端坐在青草之上,含笑的绣起了花样。
算一算,菡萏至少有半年都是生活在不见天日的黑屋子里。若说菡萏有什么收获,许就是不必看着帕子,便能准确无误的针起针落。
很快,一朵粲然欲滴的莲花便浮现在绣帕的右下角。
洛芙蕖是个霸道的,所以菡萏的身上除了不能改变的名字,其他地方不得有任何莲花的踪影。
偏偏洛芙蕖虽爱莲花,却更爱牡丹富贵。菡萏心里对莲花的喜爱,只能狠狠的按捺下去。
菡萏自知自个儿如今的年纪还小,所以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双眼。
前世迎风落泪的境界,菡萏不想再有。后宫之中,不得落泪。
许是想的透彻了,菡萏的嘴角不自觉的带着弯弯的笑意。而就在这时,菡萏突然听到一阵草木的抖动。
这不是风吹的声音。洛府没有养一些小玩意儿,那么除了蛇就是人了。
菡萏抓起绣篮,警惕的向后退了退。
“你是谁?出来!”少女的声音软软糯糯的。那单纯又害怕的模样,让背后隐藏之人,迅速的走了出来,以免唐突佳人。
“洛三小姐。在下姑妈是府上的夫人。刚才若有不对之处,还请洛三小姐原谅则个!”从后方走出的少年,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偏偏少年嘴角挂起的笑容,刺眼的邪气。
菡萏认识这人。
王俞和,王氏如今族长的嫡次子。许是其貌肖父,王氏族长对王俞和很是疼爱。而王俞和则是出了名的刺头。说他是表里不一,还是轻了。可是王氏族长偏偏就喜欢王俞和的性子。
王俞和说的姑妈,也就是今儿去了王家的王氏。王氏是王氏族长的妹妹,和王氏族长谈不上要好,却多少沾了点血缘关系。
若非如此,洛慎之又哪里会对王氏忍耐万分。
“王公子安好。奴婢算不得什么三小姐的。”菡萏娇娇怯怯的看了王俞和一眼,双眸清澈却又黯然神伤,真真是我见犹怜。
王俞和自那日在窗外匆匆的看了菡萏一眼,就将这个翩若惊鸿的女子记在了心头。而今看菡萏为了自己说的话感到神伤,王俞和一时懊恼自己过于主动了。
但王俞和这人,做事虽深谙心计,却偏偏喜欢大刀阔斧的强硬作风。
“既然如此,那我便叫你菡萏好了。姑父替菡萏你取得名字着实好听。”王俞和眸色深暗,仿佛要将菡萏吞进去一般。
菡萏看着王俞和攻击性极强的状态,却也不怕。
王俞和的举动,本就在菡萏的控制之中。
“虽说于理不合,若是公子能对外保守秘密,菡萏自当遵从。”菡萏若是不让王俞和称自己为洛三小姐,那么就还有一个称呼——婢子。
菡萏若非身不由己,是再也不愿遭人折辱的。
王俞和一双桃花眼,在菡萏身上扫视了许久。然后轻笑着坐下。
“你也坐下。本公子未曾想,这洛府还有你这么个可人儿。上次经过你窗户,原是偶然。却偏偏惊鸿一瞥的映在了本公子的心上。这不,本公子算得你修养差不多了,就巴巴儿的和姑妈说了,在你洛府逗留一二。”王俞和这话说的信息含量甚大。
菡萏坐在隔王俞和半臂之遥的地方,红唇微张。
“王公子?”菡萏有些不可置信。前世可没这一出啊。虽说她有所改变,但是却未曾与外界接触。难不成这一世,她的变动能更大吗?菡萏心下振奋。
菡萏的沉默让王俞和很不满。
猿臂一伸,菡萏就被王俞和拉到了怀里。王俞和不知道自己怎的见了一眼,就忘记不了这女子。可是王俞和就是那左性子,只要喜欢了,就要得到手。如今再次相遇,菡萏更得王俞和的喜爱,礼法规定王俞和全然不放在眼里。
“王公子,你这是羞辱菡萏吗?”菡萏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男儿气概,恼怒了起来。
“小菡萏,你这话可说错了。本公子做事一向随心所欲。本公子喜欢你,自然不耐得啰啰嗦嗦的。你且放心,本公子自会同姑妈说,娶你为平妻的。如此,你觉得可好?”王俞和双眼炽热的说道。
这个娇娇小小的可人儿,搂在怀里着实软嫩。王俞和很喜欢这种感觉。而他说的话,也确实打算那么做。
至于菡萏入宫的事,王俞和却是不曾放在眼里。凭他王氏的能力,划掉一个未记名的宫女候选人身份还是可以的。再不济,换个人顶替而去,也不是不可。
反正,他王俞和,天之骄子,是不会委屈了自己的。
菡萏挣扎不过,只能面色涨红的扭头看着王俞和,玉面颔首,娇艳欲滴。
“王公子,您不是不知道菡萏的身份的。”
王俞和听着菡萏有些委屈和无奈的语调,不自觉的心疼了。
这个小妖精,自从看到她第一眼后他就念念不忘。好不容易等到这个小妖精踏出门槛,结果却和他闹起了脾气。
不过,这样也好。敢和他闹脾气,表明他的菡儿是个脾气大的。他王俞和就喜欢这样的烈性女子。
一想至此,王俞和得瑟的笑了。
“傻丫头,本公子看上了你,就是你最好的身份。我知道姑妈不喜你,可她一个外嫁女可管不了本公子的事儿。你啊,就等着过好日子吧。看你这瘦的,还是胖点儿好。”王俞和搂着菡萏,自顾自笑着说道。
菡萏乖巧的任由王俞和搂着。微微垂下的眸子里面,却不复王俞和所见的纯澈。
菡萏自是知道自个儿是个貌美的。从见到王俞和时,菡萏便刻意运转着三清诀。如今看来,这成效是极好的。
洛慎之对菡萏的疼爱,是建立于菡萏生母杨挽心身上的。
而王俞和,则是个至情至圣的人。他不会同洛慎之一样忍耐到护不住自己的女人。
若是王俞和爱上了菡萏,那么便是深爱至死。
“菡儿,唤我俞郞。”
菡萏抬头仰望着王俞和,羞怯一笑。
“俞郞。”
王俞和听到菡萏的声音,顿时如同登入极乐一般。
“俞郞,天色暗了,许是要下雨了。”
王俞和还没有享受够菡萏的气息,就被菡萏打断。
抬头看了看天,王俞和苦恼无奈的点点头。
菡萏没有让王俞和亲自送回房间。不是菡萏对自己住的地方感到自卑,而是菡萏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和王俞和的关系。
王俞和虽行事洒脱,却也明白。若是自己和菡萏这事儿没有经过明路,对菡萏必是不好的。
王俞和为菡萏死心塌地的奔走着,而菡萏却开始了闭门不出的日子。
男人的劣根性,菡萏如今是清清楚楚。
所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