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小主,皇上他……”娇姿的话还未讲完,便听到一阵踢门声,声音甚大,盖住了轰鸣的打雷声。
元邵将门狠狠的踢开,像夺命阎王一样匆匆进来。
“皇上?您?”洛菡萏错愕的表情有些夸张,因为未曾见过元邵如此的疯狂洛菡萏双眸有些湿润,方才自己怕极了,真想冲进元邵的怀抱。
“菡儿联不知菡儿心中是何种滋味,联见不到菡儿,心如死水一般,为何菡儿却不理联。”元邵深情的看着洛菡萏,元邵眸中闪过些许的悲伤,此时洛菡萏知道,元邵心中同样系着自己,但彼此相爱的两人却是如此的不堪。
“皇上,后宫嫔妃众多,望皇上莫要独宠于菡儿,定要雨露均沾才是。”洛菡萏微闭双眸,不敢直视元邵俊美的眼神,不然自己会把持不住,奋不顾身的冲过去。
“联只是想菡儿,只想看菡儿一眼而已。”元邵将洛菡萏拥入怀中,洛菡萏能清晰的听到元邵的疯狂的心跳,而元邵是喝过酒了,越是喝过酒后,或许他的心越是清醒的。
洛菡萏想要挣扎,却没有力气,因为心已经被皇上融化。
“怎么?你在躲联?以前你夜夜与联缠绵,日日有联陪伴,为何今日却在躲联?”元邵的手慢慢摸向洛菡萏的脸颊,洛菡萏的皮肤白如雪脂,美丽无比,元邵多想永生拥有洛菡萏,后宫嫔妃众多,但唯有最爱洛菡萏。
元邵微闭双眸,深情的吻住洛菡萏的唇,这一夜狂风暴雨,但洛菡萏却丝毫未有惧怕,因为此时有元邵陪着自己,经过这一夜洛菡萏想明白了,即便自己违背自己的心,但皇上却心中系着自己,虽然自己不是贪图一时享乐,但与皇上在一起,却是人生一大幸事。
“啪”一声脆响,令婕妤脸上瞬间印上一个五指印,打她的不是别人,而是一向跋扈的阳芳仪,她一心想要置令婕妤于死地,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报复她的机会。
“你一个小小的婕妤,竟敢挡本宫的路,不知道本宫腹中怀有龙嗣吗?”说完“啪”又中一把掌,而令婕妤气的浑身发斗,本来今日是想去岩乐宫休息片刻,却不曾想会在此遇到阳芳仪。
令婕妤梨花带雨娇弱模样,甚是可怜,只怪自己曾经得罪于她,而如今又怀有龙嗣,阳芳仪自然不会放过自己。
“方才妹妹走的快些,未见姐姐在此,还望姐姐恕罪。”令婕妤立刻跪下求得阳芳仪原谅,但阳芳仪岂是等闲之辈,这几日一直盘算着该如何修复令婕妤,今日遇到正好逮着机会,当然会悉心整治一翻。
“罢了,本宫不想打你,怕动了本宫的胎气,自己掌嘴吧,打一百下便可离去,本宫去前面休息,不得偷懒,还不快点掌嘴。”阳芳仪说完,令婕妤咬着嘴唇便开始掌嘴。
阳芳仪此时坐到了凉亭里,喝着酸梅汤,悠哉的看着令婕妤跪在地上打着自己,尚不说令婕妤如今怀着身孕,方才明明是阳芳仪将令婕妤撞倒在地,却倒打一爬,令婕妤只好一再忍让,只为自己腹中胎儿,只能忍气吞声,方可在宫中安然度日。
今日元邵与洛菡萏正在后花园散步,看到令婕妤正在受罚,洛菡萏自然心疼不已,如今她还怀有身孕,而且尚不足两月,正是胎像不稳之时,如此受罚怎能受的了。
元邵见状立刻邹着眉头,一直以为阳芳仪在宫中跋扈,自已已然不管不问,不曾想却在宫中欺负令婕妤,今日若不是亲眼所见,岂不由她日日在后宫兴风作浪。
“阳芳仪,安好。”洛菡萏上前行礼,此时阳芳仪正看着热闹,自然不理洛菡萏,不过她身边的奴婢却拉扯着阳芳仪的衣服,想要相告,皇上在此。
“下贱奴婢,休得惊扰了本宫的雅兴。”阳芳仪却立刻出言不逊,她殊不知皇上在此,否则定然不会如此放肆。
“若是联打扰,不知阳芳仪会不会饶了联。”元邵的话一出,阳芳仪立刻呆在那里,吓的直哆嗦,居然忘记行礼。
阳芳仪身边的宫人继续扯着她的衣袖“小主,行礼。”阳芳仪这才立刻跪到地上,“臣妾一时走了神,未见皇上到此,还望皇上恕罪。”
“阳芳仪,今日是何事?为何令婕妤在此受罚?”元邵严厉的质问道,吓的阳芳仪脸色苍白,与方才的跋扈之相判若两人。
“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呜呜……”阳芳仪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委屈哭喊道。
“皇上,珠儿妹妹脸色甚是难看,此时烈日严严,还请皇上先让妹妹去凉亭之下休息。”洛菡萏见令婕妤小脸通红,想必是中了暑热,立刻向皇上求恩。
“快快将令婕妤扶过来。”元邵立刻命人前去帮忙。
令婕妤坐到石凳上小脸通红,说话都没了力气,娇姿立刻去请太医,此时令婕妤已怀孕两月不到,定然不能出事,不然阳芳仪难逃其责。
“你说吧,你有何冤?令婕妤犯了何罪?”元邵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问道,见方才的情况便知,阳芳仪定然是在欺负令婕妤。
“皇上,方才臣妾在此行走,令婕妤却对臣妾视而不见,故意撞倒臣妾,若臣妾摔上十次也不打紧,但臣妾腹中怀有龙嗣,若龙嗣有损,臣妾也不活了,这才处罚了令婕妤。”元邵听阳芳仪如此说,更是反感,心中有些厌恶起阳芳仪的小肚鸡肠借题发挥。
此时阳芳仪声情并茂的哭诉着,所有人都看向令婕妤,此时令婕妤更像弱者。
“珠儿,阳芳仪说的可是真的?”元邵温柔的问道,其实在元邵心中自然相信令婕妤,她一向小心谨慎,自然不会如此冲撞阳芳仪,便是阳芳仪,她一向跋扈,元邵心中自有分寸。
“臣妾……臣妾,是臣妾的错,臣妾理应受罚。”一向胆小的令婕妤惊慌失措的看着元邵,再看看阳芳仪,心中有万般的委屈,也不得一一细说,唯有如此说,今后才能平安度日。
此时太医前来,为令婕妤把了脉,“皇上,小主中了暑热,需立刻解暑,另外龙胎有些不稳,定要好生修养。”
“你定要好生照料令婕妤。”元邵一脸心疼的看着令婕妤,虽然元邵与令婕妤有意安排,但元邵自然喜欢令婕妤的单纯善良,与洛菡萏有几分相仿,而且是如此的识大体。
“微臣现在便去为小主熬置解暑之药。〃太医立刻退下,元邵命人把令婕妤抬入宫中好生静养。
元邵一脸严肃的看着阳芳仪,心中多有气愤,“阳芳仪你可听到,若令婕妤的身子安好便可,若有异样,联定会把你打入冷宫,永生不得与你相见。”
“皇上,臣妾冤枉,是她,是令婕妤冒犯臣妾,臣妾这才。”阳芳仪依然狡辩,若今日让皇上误会,今后皇上定然不会重视自己,就算生下皇子,估计也不会受皇上喜爱。
“皇上,此时莫要动气,不如皇上去陪一下令婕妤,方才见她脸色难看,太后定然会对怒,还望皇上以大局为重。”洛菡萏劝慰着皇上,其实自己更恨阳芳仪,她居然将黑手伸向了令婕妤,她如此单纯,居然受她的陷害。
而且方才令婕妤不敢将实情说出,想必心中定然委屈,也算是为今后在宫中谋平安之路罢了,身在后宫身不由已,能忍皆忍,这是宫中生存的准则。
“阳芳仪你今后不得在宫中随意走动,在皇嗣出生前,不得在宫中引起任何事非,联暂岂饶你一命,你速速回你宫中向佛祖祈求令婕妤平安无事,不然联不会饶过你。”果然,元邵看着阳芳仪的目光有些许杀意,虽然阳芳仪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但此人心肠如此毒辣,着实让元邵伤了心。
“臣妾……臣妾定会为妹妹潜心祈福。”阳芳仪有些惊慌失措,眼神更是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元邵的双眸。
洛菡萏与元邵看出了她的问题,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方才定然是阳芳仪有意为难令婕妤,元邵甚至更加怜惜令婕妤,知道阳芳仪是故意陷害令婕妤,元邵心中有万分感慨,原本乖巧可爱的阳芳仪,如今却是如此毒辣,心机颇重,感慨后宫乃善良女人的坟墓。
一旁的洛菡萏刚一脸无奈的看着阳芳仪,此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不想因为自己的任何一句话,而让阳芳仪受到更严重的惩罚。
42

☆、第三十六章 腹黑太后

太后听说令婕妤身体不适,便立刻来到岩乐宫看望,当她看到令婕妤小脸通红,躺在床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瞬间眼底划过一道哀怨,还没等元邵与洛菡萏解释清楚,便立刻命人把阳芳仪传到岩乐宫。
一刻过后,阳芳仪站在岩乐宫门外,一脸恐惧,不过这会子日头正烈,阳芳仪看上去脸色极差,仿佛身体有些不适。
“皇额娘,今日联已罚过阳芳仪,而且阳芳仪怀有身孕,望太后暂且饶恕于她。”元邵清楚令婕妤乃后侄女,今日受到如此大辱,太后自然会怪罪于阳芳仪。
太后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不屑一笑的讲道“哀家却看不出她有任何异样,她定然是装给哀家看的,她定然是装的。”
“阳芳仪装的也好,真的也罢,今日之事联已经安排妥当,望太后开恩,莫再让联失去子嗣才好。”阳芳仪固然有罪,但她腹中着实怀有龙嗣,若要处置,伤了龙翼,元邵自然会伤心难过。
太后一脸凝重的看着元邵,今日若不是元邵在此,太后定要重重处罚于阳芳仪,她与令婕妤过不去便是与整个慈宁宫过不去。
“既然皇上为你求情,你还不退下,今后若再有此事发生,哀家决不轻饶。”洛菡萏暗暗把太后的表情看在眼里,一直未出声,站在皇上身后,看来皇上已与太后有隔阂。
虽然太后心疼侄女,可皇上保护有孕嫔妃也是情礼之中,阳芳仪此时脸上已经滑过豆大的汗珠,宫女立刻上前搀扶,阳芳仪便离开了岩乐宫。
元邵眉头紧皱的走到令婕妤身边,坐到床边,轻轻抚摸着她那虚弱的身子,这会她已经睡去,不知是累了,还是身体缘故,一直安静的守在她的身边。
洛菡萏见状识相的离开,此时令婕妤最需要的是皇上的关心与爱护,自己在这里不但帮不上忙,或许会被太后所嫌忌。
丽影院内阳芳仪刚刚沐浴完便坐到了窗台,身上只披着单衣,有些凸起的肚子格外明显。
“小主怎么坐到这里,如今小主可是怀有身孕,怎能穿的如此单薄。”阳芳仪的忠仆乐思立刻将一件披风披到阳芳仪身上。
自从阳芳仪从岩乐宫回来后,便是一脸的愁眉模样,乐思一直跟随阳芳仪左右,见太后如此疼爱令婕妤,皇上虽然有为阳芳仪求情,但全然是看在阳芳仪腹中胎儿份上,此时阳芳仪自然伤心不已。
方才阳芳仪也在烈日下跪了许久,可皇上却只字未提,没有丝毫的关心。
乐思随后将阳芳仪扶起,坐到了内殿,为阳芳仪盛了一碗借书汤,今日阳芳仪也中了暑热,便如今怀有身孕,一些药物怕是不能吃了,只好喝些解暑汤来缓解。
“小主今后定要好生养着身子,今日吓死奴婢了,小主现在的脸色甚是难看,还是躺下休息吧。”
“乐思,本宫没事,只想在此静一下便是。”阳芳仪无奈皱眉,想起曾经在宫外时,如此的自由,没有争斗,没有尔虞我诈,可如今却是这般情况,心中有些许无奈。
若不是兄长命自己进宫,或许此时在宫外过着幸福生活。
乐思握紧阳芳仪的手,有些心疼自己的小主,自从怀上龙嗣后皇上甚少来此,有时一连几日见不到皇上的影子,如今阳芳仪又中了暑热,皇上却一直没有前来看望,乐思心中同样为阳芳仪
阳芳仪休息了片刻,太后宫中的雨荨嬷嬷却突然造访,乐思心中一怔,想必她来此定然不会有何好事,太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