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想将此事搞清楚,还是要却静良娣宫中问清楚便可,洛菡萏带上香包和手帕便来到侧殿。
静良娣见洛菡萏再次前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反而异常的镇定。
先是请安然后便又继续看着书,洛菡萏却将香包与手帕放置静良娣面前,方才还镇定不已的静良娣,此时却有些慌张。
“姐姐……这是何物?”静良娣却装起了糊涂,但洛菡萏却看的真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刘陆尧却充满了恐惧。
“妹妹果真不知这是何物?娇姿说见妹妹用过此手帕,若不是妹妹的,那本刘陆尧宫就将此物烧了,娇姿走吧。”洛菡萏见刘陆尧死不承认,只好这般讲,因为方才看刘陆尧的眼神便知,香包与手帕定然对她意义非凡。
刘陆尧却立刻制止“姐姐岂慢,若姐姐将此物烧掉,倒不如把此物送给妹妹,妹妹看着甚是喜欢。”
洛菡萏看着上面丑陋不堪的绣工,立刻取笑道“妹妹喜欢?若妹妹没有,姐姐可以给妹妹绣上几个,你看此绣工甚是丑陋,不成章法,依本宫看还是丢了便罢,娇姿将此物扔到瑾乐阁殿外,莫要污了妹妹慧眼。”
娇姿立刻将绣包与手帕丢掉,刘陆尧眼睛一直望着娇姿离开,似乎有话要说,却似乎又说不出口。
“好了妹妹,本宫累了,暂且回去休息了。”洛菡萏找借口离开,来到自己殿内喝茶,等着娇姿的好消息。
如果不出意料娇姿应该快回来了,果然不出片刻,娇姿便匆匆赶来。
“小主,方才奴婢一直躲在殿外的树后,刘陆尧亲自将两物取回,不过她并没有回宫,而是在莲花池坐了片刻,还一直流着泪水。”
54

☆、第四十八章  黑影真相

洛菡萏客人娇姿说后,便立刻感觉有些不对,难不成刘陆尧她与别人私通,虽然这只是自己的想象,但今日在刘陆尧房内,见她如此紧张那个淡黄色香包,洛菡萏便知,这乃是她送予心爱之人定情之物。
后宫中的女人虽然寂寞。但心中只能系着皇上,不然不仅自己要被处死,还会连累私通之人,就连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小主何不去荷花池边见一见刘陆尧,对她来个措手不及。”娇姿在宫中呆了几年,心肠变的也有些阴冷,但这些并不怪她,宫中就是如此,你若好心不一定得到好报。
洛菡萏只是摇头,“罢了,由她去吧,也是个可怜之人,娇姿今日之事定要烂在肚子里,若此事张杨出去,定然会牵连众多。”
若刘陆尧真与人私通,皇上定然会龙颜大怒,为了保住皇家颜面,定然不会放过刘陆尧,毕竟她进宫是洛菡萏一人所为,她心中本来就有些许愧疚,感觉对不起刘陆尧。她心中暗暗发誓,此事定然会帮助刘陆尧逃过此劫。
洛菡萏呆着眼前的琉璃花瓶发呆,上面的图案甚是好看,以前在宫外时自己在窗前偶遇王俞和仿佛还在昨天,自己在梦里多次梦到他,心中时刻牵挂着王俞和,只希望他在沙场能一切平安,顺利归来。
“小主,小主皇上来了。”娇姿推了推正在发呆的洛菡萏。
洛菡萏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窗外元邵已然与一众人马走进来。
主仆二人立刻前去接驾“臣妾向皇上请安。”
“菡儿快快请起。”元邵立刻将洛菡萏扶起,拉着她的手甚是温柔,眼中充满了怜悯之情。
洛菡萏甚是不解,皇上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刘陆尧对他说了什么?
“皇上定是累坏了,娇姿速速去端本宫为皇上刨的果仁。”在宫中自然是闲暇无事,为了打发时间洛菡萏找各种事情来做,而且元邵最近一直在操劳国事,定然是伤神累脑,而果仁自然是补脑之物。
“菡儿是联对你照料不周,反而菡儿却如此关心联,让联何情以堪。”元邵看着满满的一盘果仁,自然感动不已,这可是洛菡萏亲手所刨。
洛菡萏却是一头的雾水,以往自己为皇上做的事情,从未见皇上这般,可为何皇上见了这盘果仁却是如此感慨。
“这是臣妾应该做的,臣妾为皇上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
“菡儿联听静良娣说,联在其它寝宫是时,菡儿日夜不得安然入睡,一直在外哭泣,每当巡夜将士走过,菡儿总是害怕不已,联听到后非常心痛,所以联命将士撤离荷花池边,以免菡儿受惊,若菡儿想出去走走,带上娇姿与宫中宫人便可。”元邵说的话,这才让洛菡萏找到头绪。
原来是静良娣她在从中捣鬼,让皇上将荷花池边的将士打发走,那她便可以肆无忌惮的与旁人幽会,静良娣岂不是自寻死路,宫中嫔妃与人私通这可是死罪。
但洛菡萏却不想揭穿静良娣,毕竟她有愧于她,只好点头答应“谢皇上体恤臣妾,只是臣妾来宫中已有三年,甚是想念家人而已。”在此时唯有这个理由能说的过去,不然定会被皇上看出破绽。
元邵一脸心疼的看着洛菡萏,“菡儿若是有机会联定然会你回家乡探亲,只是最近宫中与朝廷之事众多。”
后宫嫔妃众多,若不雨露均沾,后宫定然会乱成一团,所以这些日子有些冷落洛菡萏。
元邵的话让洛菡萏着实有几分感动,他是一国之君,却因为刘陆尧无心的话便如此关心自己,元邵也是重情意之人。
“谢皇上体恤。”
“菡儿你快些为联生个皇子,联相信联与菡儿的阿哥定然是最好的,若菡儿生下阿哥,联定然会封他为太子。”元邵的话一出,洛菡萏便立刻吓的跪到地上。
“皇上臣妾惶恐,此话臣妾受之不得,此话臣妾自当没有听到,若将此话传到前朝,那臣妾岂不成了妖媚惑主之人,皇上岂不把臣妾推向万劫不复之地。”虽然皇上的话让她心中有些许安慰,但皇上的话却能害死自己。
若此话传到后宫嫔妃耳中,自己将会成为后宫中所有嫔妃的敌人,或许连永安公主也保不住。
后宫女人妒恨心极大,此时阳婕妤正在为大阿哥筹谋,洛菡萏已然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为的就是能安然在宫中度日,与永安公主平淡生活罢了。
元邵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过重,此话一出定然会让洛菡萏受到牵连,他立刻扶起洛菡萏,将其拥入怀中。
这几日媛小仪身体有些不适,想必是到了生产之时,皇上一连几日守在弦乐阁,而洛菡萏把心思却放在瑾乐阁侧殿,如果想要救刘陆尧,必然要让她顿悟才可。
皇上真把荷花池旁的侍卫全部撤走,这日到了两更时分,洛菡萏与娇姿消消在荷花池守候,果然不出片刻便有脚步声响起。
只见刘陆尧已然在此等候多时,而一个黑色身影便从此穿过,直接来到刘陆尧身边,洛菡萏与娇姿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情景。
黑衣人高大魁梧,脸上蒙着黑纱,但是看着一对俊眉与一双锋利双眼,但知他定然是个男人,而且定然是位风度翩翩之人。
黑衣人将刘陆尧拥入怀中,洛菡萏猜的没错,刘陆尧果然与人私通,而且还在皇上眼皮子底下,着实是大胆。
刘陆尧娇羞的说道“左,我不想呆在宫中了,我们私奔吧,我想日夜与你相伴,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甘愿,我只想与你安然度日。”
黑衣人点头答应,只是有些无奈的说道“陆尧,只是宫中戒备森严,若想逃离皇宫犹如登天,但我自然会想办法,你在后宫定要好好的,后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定要好生保护自己。”
“陆尧只想与你相伴,左,我等你。”说完刘陆尧摘下黑衣人面纱,两人相拥而吻,洛菡萏看的真真的,此人不是别人,而是皇上身边的侍卫,左师阔,他长相面白似玉,目如朗星,可谓仪表堂堂,洛菡萏因为他长的甚是俊俏,平时总是多看他几眼,所以今日一眼便认出了他。
可为何两人搞到了一起,此时若是旁人看到他们这般,定然会禀报皇上,他们必死无疑,只是洛菡萏却不想这般做,只想放他们一条生路。
虽然她知道刘陆尧心里着实没有皇上,尤其是看到冷宫中被皇上冷落的嫔妃后,更是对皇上失去了信任,但她这般做却是太危险。
洛菡萏定要好生相劝,让她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以免越陷越深,若有朝一日,怀下孽胎,那便是无法回头了。
两个缠绵片刻便依依不舍离开,左师阔看看四周谨慎说道“后日此时再来此地相会,不见不散。”说完便匆匆离开。
刘陆尧看着左师阔远去的背影久久不想离开,洛菡萏与娇姿起身来到刘陆尧身边,本就做了亏心事的刘陆尧当然害怕不已,还好此时左师阔已经走远,不然会将其连累。
“姐姐半夜不睡来此处何事?”刘陆尧并没有行礼,只是生硬的说着,似乎此时已把洛菡萏当成仇人。
洛菡萏却笑着回应“妹妹不也没睡,妹妹在此处等人,而本宫在此处看好戏。”
刘陆尧此时脸上的表情变的僵硬起来,不过随后便冷笑道“我刘陆尧自从进宫以后便将生死置之度外,罢了,今日之事你已全然看到,我自然不会怕你三分,你想怎么做全部依你,要不要现在就将此事告诉皇上?”
“妹妹此处不便久留,快快去本宫殿内祥谈。”洛菡萏说完便与娇姿进了内殿,后宫本是是非之地,若让旁人看到,皇上宠爱的嫔妃半夜在此相会,定然会被人怀疑。
此时瑾乐阁的宫人也都睡了,娇姿将值夜的小太监打发了,自己也立刻退下,殿内只剩下洛菡萏与刘陆尧两人。
洛菡萏看出了刘陆尧的心思,便立刻说道“你放心便是,娇姿是与我一同长大的,自然不会将此事说出。”
刘陆尧却十分淡定,似乎早已做好了任人宰割的准备“你说吧,你想怎么做?”
似乎她把洛菡萏当仇人一般,但洛菡萏却是真心想帮她,后宫虽然寂寞,但洛菡萏更想知道刘陆尧与左师阔两人之间的故事,自然会为她守口如瓶。
“放心便是,本宫向来与世无争,之人之事本宫只当没有看到,自然不会说出半个字,今日在荷花池外守候只想弄清楚此事罢了,只是在此本宫想提醒妹妹一句,今日之事今后莫要再做,若此事让旁人看到,定然不会像今日这般风平浪静,而且左师阔也会性命不保。”
不知是刘陆尧太过在意左师阔,还是洛菡萏的话激怒了她,只见她一个箭步来到洛菡萏身边,伸出右手立刻锁住了洛菡萏的喉咙,让洛菡萏没有办法发出声响。
“你……你……”洛菡萏只想帮她,可不曾想她却如此恩将仇报。
洛菡萏立刻呼喊着莲儿,她与莲儿心灵相通,这时洛菡萏已经透不过气,莲儿自然会护主安全,只见从洛菡萏闪过了道白光,刘陆尧便不知被哪里来的力量,往后退了几步,重重的摔到地上。
此时在殿外守护的娇姿听到屋内有异样,便立刻破门而入“小主,没事吧?”
洛菡萏冲她挥挥手,方才被刘陆尧掐的喉咙很痛,这会却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好向娇姿示意她一切安好,没事的。
娇姿有些不安的关门退出,不过却一直守在门外,她护主心切,自然牵挂洛菡萏的安危。
“你究竟是什么人?那道白光是何物?”果然是出自将门之后,方才的情景若是让旁人看到,定然会吓破了胆,而刘陆尧却是如此的镇定,洛菡萏自然对她佩服不已,洛菡萏也甚是喜欢她的性格,自然不会让她走上万劫不复之地步。
洛菡萏却坐下来,喝了口水,难受的咳嗽几声,这才可以说话,想起方才的事情洛菡萏着实有些后怕,若不是有莲儿护体,相信这次定然是要死在刘陆尧手上。
“刘陆尧你想杀本宫,你是杀不死我的,本宫今日并不想将你与左师阔的事情说出,只想保你性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