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碍事,方才本宫感觉腹中一阵酸痛,可坐下后便又不疼了,可能是今天吃的有些多了,姐姐不必担心,休息片刻就没事了。”虽然刘陆绕嘴里说没事,但是方才那阵酸痛着实难受,刘陆绕有种不祥的预感。
洛菡萏同样感觉有些不对劲,突然想起今日陈太医慌张的眼神,难不成刘陆绕身体已经有异样,他却不敢说出实情,而他是皇上钦点之人,难不成想害刘陆绕的是皇上,可刘陆绕怀的可是他的亲自骨肉,皇上怎么能舍得。
“娇姿前面便是太医苑了,你速速前去找太医来,本宫看静良娣气色有些不对。”娇姿立刻前去,洛菡萏拿出手帕为刘陆绕擦着脸上的汗珠,只是不知为何刘陆绕却昏倒在地,不醒人世。
洛菡萏立刻慌了神还好太医与娇姿及时赶到,娇姿请来的不是别人,还是皇上钦点的陈太医,他立刻为刘陆绕诊治。
“小主放心,静良娣只是有些疲倦而已,身体无碍,只要回宫好好休息便可。”陈太医说完便立刻命几个小太监将刘陆绕送回瑾乐阁。
洛菡萏感觉里面有些蹊跷,方才刘陆绕脸色极其难看,而且分明感觉腹部有些疼痛,可陈太医却说一切安好,看来里面定是有问题。
待刘陆绕离开后,洛菡萏将陈太医留下,“陈太医来宫中几年了,想不到陈太医年纪轻轻就这般的受皇上重视。”洛菡萏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毕竟在她看来,陈太医并不是坏人,只是受人指使罢了,但依然对陈太医有些许的怨恨。
“回禀小主,微臣已来宫中三年有余,微臣还要回太医院为静良娣小主抓要,小主若没其它事,微臣便先行告退。”陈太医自然也是聪明之人,他感觉到洛菡萏对自己有所疑心,便想离开。
“陈太医岂慢,作为医者应当救死扶伤,岂能陷害他人,尤其是腹中胎儿,陈太医应该相信因果报应吧。”洛菡萏极其严厉,与她平时温柔的样了简直判若两人。
陈太医吓的跪到地上,整个人一直在哆嗦,吓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小主……小主……”看来他也是有难言之隐,洛菡萏并不想为难于她,她只想知道真相,只想让刘陆绕顺利生下皇嗣。
“你只要告诉本宫,静良娣的身体究竟有何异样?”
“小主……回禀小主,静良娣一切安好,皇上命微臣照料静良娣小主,微臣岂敢陷害,还望小主莫要怪罪才是,微臣告退。”陈太医立刻从地上爬起,马上离开,看来他心中必然有愧,如果靠他自己的能力想要陷害刘陆绕是不可能的,在他的身后定然是有更在的力量,不然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自从静良娣上次腹痛开始,一连三日她都是如此,最严重的是她一直见红,可陈太医看过,只是让其喝了几副汤药便匆匆离去,刘陆绕也看出了蹊跷,但是她却不动声色,似乎她比任何人都想将自己腹中孩子打掉。
虽然身体一直有不适,但刘陆绕却没有丝毫的紧张,皇上一直没有来看过她,但皇上这几日哪里都没有去,只是在养心殿查看奏折。
洛菡萏此时也无能为力,她派娇姿去太医院找其它太医,来为刘陆绕诊冶,可其它太医全总拒绝,没有人前来,看来是皇上交待过的。
这天洛菡萏刚吃过早膳,静良娣宫中的素心便匆忙跑来,跪到地上说是有事要求,洛菡萏将宫内有宫人全部打发,然后所素心留在宫中。
“素心说吧,你家小主找本宫何事?”洛菡萏清楚此时的刘陆绕已经下不了床,不然不会派宫人前来的。
“求纯贵嫔,一定要救救我家小主,不知为何我家小主,这几日下不了床了,可太医却说小主一切安好,奴婢担心小主撑不下去,纯贵嫔定要帮帮我家小主。”素心说完洛菡萏便立刻起身,这几日皇上日有交待,若没事,定然不得去刘陆绕宫中。
不曾想才三日没见刘陆绕如今却如此严重,洛菡萏二话没说便与素心来到瑾乐阁侧殿,只见刘陆绕躺在床上,双眼也没了精神,双眼半张半掩的躺在那里。
而且听素心说,刘陆绕每日都在见红,想必孩子已经没了,只是若长此事去,整个人就完了,而且皇上也终日不来此,太医这几日也不来了,看着刘陆绕,洛菡萏心疼不已。
“妹妹你感觉怎么样,本宫现在就去为妹妹找太医。”洛菡萏不知为何,流下了眼泪,前几日还刘陆绕还活蹦乱跳,可今日却是这番模样,这若不是有人下黑手,她怎能如此。
“姐姐……”刘陆绕的声音极小,几乎听不到,若不是洛菡萏靠近她,定然是听不清她的话。
“我想见左,求姐姐帮助,若见不到他……我……我死不瞑目。”洛菡萏听的真真的,这句话不仅听到了耳里还刻到了心里,虽然此要求不成章法,但是洛菡萏就算伤了性命也要帮她。
洛菡萏点头答应,然后命素心为刘陆绕梳洗打扮,无论是生是死,定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最爱的人,而且这几是左师阔一直担心刘陆绕的安危,每次见他时他双眼一直看着瑾乐阁侧殿,只是可惜了心中有彼此的两人。
洛菡萏见刘陆绕已经打扮完毕,这会脸上涂了粉黛,比方才精神许多,只是大不如从前,洛菡萏便小心离开。
来到瑾乐阁外,见此时左师阔正在此执勤,“你是新来的?静良娣殿内有个桌子坏了,你帮忙抬出来,本宫定会重赏于你。”洛菡萏指着左师阔说道,不过还冲他使了个眼色。
聪明的左师阔一看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便立刻跟随洛菡萏前去,当左师阔来到瑾乐阁侧殿,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刘陆绕,可此时的刘陆绕却虚弱不堪,一脸的憔悴。
洛菡萏与素心两个立刻离开,在外面帮其守候,还好素心是刘陆绕陪嫁的丫头,自然信的过。
59

☆、第五十三章 流产

瑾乐阁侧殿内,左师阔将刘陆绕拥入怀中,看着心爱的人,却是如此模样,似乎已危在旦夕,左师阔既后悔又懊恼,后悔当初没有与刘陆绕一起私奔,让她自己在后宫受尽苦难,如今却差一点丢了性命。
“陆绕告诉我,是谁?究竟是谁在害你?”左师阔将所有的爱化作了仇恨,恨不得将害刘陆绕之人全部杀死,左师阔是个热血汉子,甘愿为心爱的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陆绕却微笑摇头,用冰冷的双手掩住左师阔的唇,示意他不要生气,“左,我很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莫要动气,今日我只想好好看看你。”
刘陆绕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才勉强将这句话说完,她心中对左师阔有些许不舍,也许这就是两个人的宿命,自从刘陆绕用言语伤害左师阔之时,刘陆绕曾经无数次想过去死,不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即便活着也是苟活,倒不如死了痛快。
所以这次她知道是有人在陷害自己,她便将计就计,任由别人算计,因为只有死了才可以解脱,只有死了,才会不如此难受。
左师阔心疼不已,只是他却不知该如何去做,两个人只好一直这样抱着,相互能感觉到彼此心跳,像这样如此安静的在一起,也许今后便是没有了。
所以他们更加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左师阔拿过刘陆绕曾经送给自己的香包,这是不擅女工的刘陆绕亲自为其所绣,整整绣了好几个晚上,而且双手不知被绣针扎过多少次。
刘陆绕放在鼻间闻了闻,里面的薰衣草味还是如此清香,这乃是左师阔心爱之物,原来他一直带在身边,即便是刘陆绕拒绝于他,他也是如此。
“陆绕你定要好赶来,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我每日都要看到你,你日我活着唯一的动力。”男儿有泪不清潭,可左师阔此时却流下眼泪,多少次在瑾乐阁门外看着刘陆绕只要见到她,心里才会踏实几分,无论能不能和她在一起,只要每日能见到她,也算是上天最好的眷顾。
此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妹妹,时候不早了,还是让左侍卫快些出来,被旁人看到定会起疑心的。”说话的是洛菡萏,因为左师阔进去已经有一会,若是一直在屋内,被下人传出去,定然会受牵连。
刘陆绕松开左师阔的手,温柔的说道“左,你走吧,我没事,定要好生照顾自己,忘了我吧,回到家乡娶妻生子,安稳度过一生。”刘陆绕像是在说离别之语,听的是如此凄凉,如此难过。
左师阔含泪离开,他打开门,便匆匆离去,洛菡萏与素心看了看周围,小心的进入侧殿,见此时的刘陆绕正靠在床边,奄奄一息。
洛菡萏绝不能让她死,不然自己定会内疚一辈子,“素心,你好生照顾你家小主,本宫现在就去请太医。”
此时的素心跪到地上,已经泣不成声,她与刘陆绕一同长大,情同姐妹,而且刘陆绕才十七岁,怎能就这样死去。
洛菡萏立刻来到养心殿,看到戎生正在殿外守护,便上前拉过戎生小心问道“皇上可在里面?”
戎生点头,只是戎生似乎有意躲避洛菡萏,难不成皇上知道自己要来。
“求公公向皇上禀报,本宫有要事禀报。”说完洛菡萏摘下手腕上的碧玉手镯放置戎生公公手中,虽然戎生平时最近此等宝物,可今日他去拒绝了。
把手镯还给洛菡萏,谨慎的说道“小主还是请回吧,今日皇上有交待,恕不见客,望小主莫要为难奴才才是。”
结果与洛菡萏想的一样,看来元邵知道自己要来为刘陆绕求情,看来此事真是元邵所为,做为主上,做为刘陆绕的男人,作为腹中胎儿的父亲,他怎能如此狠心。
洛菡萏不顾戎生公公的阻拦,便自己硬闯了进去,“小主,莫要进去,小主,小主……”可任由戎生怎样呼喊,洛菡萏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元邵看着奋不顾身的洛菡萏,着实有些惊讶,元邵知道向来洛菡萏与世无争,只想在宫中安然度日,可今日洛菡萏却如此大胆,如此唐突,着实不像她平时所为,不像她性格。
“皇上,方才小主她……”戎生阻拦无果,只好前来领罪。
元邵挥手示意,命戎生退下,洛菡萏马上跪到地上“今日菡儿无礼,惊扰了圣驾,还望皇上恕罪。”
“罢了,你起来吧,说吧,你找联有何事?”元邵并没有责备于她,只是说起话来生硬许多,看来心中还是多有怨恨的。
洛菡萏却没有起身,继续跪到地上“皇上臣妾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静良娣此时已危在旦夕,求皇上开恩,命太医前去诊治,求皇上开恩。”
元邵却哈哈大笑起来,看着跪落在地天真无比的洛菡萏说道“菡儿应该知道为何刘陆绕来后宫吧,可今日为何菡儿如此天真,如今她已然没有利用价值,联为何还要留她?”
洛菡萏此时的心却是冰冷,不曾想皇上会说出此话,让人不禁有些寒心,毕竟刘陆绕是他的女人,洛菡萏对皇上充满了失望。
“可,皇上她怀有皇上骨肉,皇上怎能如此狠心。”洛菡萏如今什么也不怕了,如果此时不说,恐怕今后没有机会说出这种话来。
“大胆,放肆,你怎能为了此人而来冒犯于联,联告诉你也无防,刘陆绕颈间所带的红珊瑚,那是经过麝香所泡,有孕之人,带上不出三日腹中胎儿便会不保,没错这些是联做的,你也猜到了,联已是不得以而为之,如果刘陆绕生下联的皇子,她若与其父刘赢勾结,联怎能为了儿女私情失了天下。”元邵却一本正经的说着,看来他还是以国事为重,元邵还是对刘陆绕有戒心,对刘大将军有戒心。
洛菡萏吓的立刻退后几步,自己一直所爱的皇上居然是如此毒蝎心肠,纵然刘赢大将军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