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洛菡萏吓的立刻退后几步,自己一直所爱的皇上居然是如此毒蝎心肠,纵然刘赢大将军犯过大错,但他毕竟为大夏朝下过汗马功劳,如今已然忠心为国,为何皇上不是不依不饶,看来俗话说的对,伴君如伴虎,只能怪刘陆绕命不好,生在刘家,若是生在其它人家,如今定是过着幸福生活,怎能来到宫中,受此苦难,还要搭上自己性命。
“臣妾只求皇上,如今刘陆绕腹中胎儿已然没了,求皇上定要保住刘陆绕性命,看在往日皇上与刘陆绕的情份上,求皇上了。”洛菡萏跪到地上,苦苦哀求,只要皇上能答应,即便让她在此跪上三天三夜她也甘愿。
元邵看着执着的洛菡萏,定然是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点头答应,“罢了,罢了,联是看在菡儿的面子才暂且放过于她,菡儿快快请起。”元邵将洛菡萏扶起,深情看着眼前的女人,元邵想不通究竟洛菡萏是怎样的人,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也可以豁出命来为她人求情,像这般女人,后宫定然找不出第二人。
不过元邵也不由的为她捏了把汗,她对别人如此心善,但愿日后不会遭人陷害,毕竟后宫日是非地,容不下心善之人。
“臣妾替刘陆绕妹妹谢过皇上,皇上臣妾现在便去请太医,臣妾退下了。”洛菡萏谢恩便与娇姿立刻去了太医院,还好今日冯太医也在,洛菡萏便请冯太医与自己前去瑾乐阁。
只是一向救人心切的冯太医,今日却有些犹豫,似乎不想一同前去,还好此时戎生来了,冲冯太医使了个眼色,冯太医也拿着药箱立刻前往瑾乐阁。
洛菡萏不由感觉有些恐惧,原来皇上一直在操控后宫,就连太医院也是如此,不知后宫中多少嫔妃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哪一天,自己也像刘陆绕这般,被皇上操控陷害,也许就算刘陆绕死了也不会知道,害自己的人就是皇上,就是当今的主上,就是自己的父亲刘赢忠心相护的皇上。
冯太医来到瑾乐阁侧殿为刘陆绕医冶,虽然情况不乐观,但是冯太医是宫中出了名的妙手回春,他先为刘陆绕气了许多银针,然后从箱内拿出一颗黑色药丸,刚想为其服下,却被洛菡萏拦住。
“冯太医岂慢,不知此乃何物,刘陆绕服后会不会有危险。”因为方才冯太医犹豫不决的眼神,洛菡萏此时对他不再像以前那般相信。
冯太医立刻解释道“小主放心,此药丹是用来驱除静良娣小主体内的寒毒,用上片刻便会有效,小主放心,微臣定会尽全力。”
洛菡萏只好不再阻拦,接下来就要看刘陆绕自己的造化了,如今皇上已经饶她性命,太医也在细心相救,只要刘陆绕意志坚强,她定然能够起死回升。
洛菡萏望向窗外,此时左师阔正在瑾乐阁门外焦急等待,他心中定然是放不下刘陆绕,而此时刘陆绕心中同样如此,洛菡萏暗暗发誓,如果有机会,自己定会帮助刘陆绕与左师阔逃离后宫。
让两个人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经过冯太医的诊治,刘陆绕已经保住了性命,只是暂时还没有醒来,冯太医说不出五个时辰,刘陆绕便会醒来。
洛菡萏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刘陆绕把命保住了,自己心中愧疚不已,虽然这次是自己救了刘陆绕的命,但是将刘陆绕推入后宫这个大火坑的人,也是自己。
皇上今日说的话,着实让洛菡萏有所反思,不知皇上心中是如何做想,为了天下,可以牺牲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的骨肉,难道这就是息曾经深爱的主上吗?
洛菡萏不知接下来要如何面对皇上,如今对皇上已然有了偏见,只希望今后在宫中能平安度日。
果然在三更时分,刘陆绕终于醒了,醒后便吐出了一大口的黑血,素心立刻去找太医,冯太医看过后说,静良娣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体内的余毒已经吐出,不过要在床上静养两月才可恢复。
这个结果让洛菡萏总算平静下来,虽然这次刘陆绕失了腹中骨肉,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若真如皇上所说,天下定然会大乱,刘赢大将宫也会卷入其中。
不过此时已到了三更,皇上却来到瑾乐阁侧殿来看望刘陆绕,洛菡萏着实感觉有些意外,毕竟皇上今日说的话方才还在耳边回荡,难不成在皇上心里,一直有刘陆绕,或者是皇上也不想让刘陆绕死去。
60

☆、第五十四章  康复

洛菡萏见元邵前来,便立刻离开,而且自己在这里已经守了足足几个时辰,此时感觉全身酸痛,便想回到瑾乐阁休息片刻。
不过当洛菡萏刚出了侧殿,便看到左师阔此时正守在瑾乐阁门口,眼睛一直盯着侧殿,左师阔心中一直牵挂着刘陆绕。
洛菡萏看了看周围,便小心走上前,冲左师阔挥挥手,左师阔立刻谨慎跑过来,“刘陆绕一切安好,你暂岂放心,皇上正在陪着她,你莫要前去,若想保护于她,定要谨慎才好。”洛菡萏小声说着,声怕别人听到,毕竟后宫嫔妃私通,乃是死罪,而洛菡萏月意包庇更是罪加一等。
左师阔点头答应,洛菡萏说完便立刻回到殿内,这几日一直在忙刘陆绕的事,忽略了永安公主,洛菡萏想着明日一大早便命乳母把永安抱来,自己定要好好亲亲公主。
到了第二日,洛菡萏便命乳母把永安带来,看到今日永安带的是在三洗时洛芙蕖送给她的一对金手镯,而且上面还刻有永安的名字。
洛菡萏突然想起洛芙蕖,自己一直帮她人,何不帮一下洛芙蕖呢,毕竟是自己的嫡姐,纵然两人关系一直不好,但是有亲情所在,洛菡萏也想帮一下洛芙蕖。
于是便自己亲自去了仙鹤阁,此时的仙鹤阁与洛芙蕖得宠时大不一样,当时洛芙蕖得宠时,皇上送了不少珠宝过来,可如今屋内摆设甚少,定是洛芙蕖不得宠了,内务府以及各宫嫔妃将宝贝都寻了去。
这乃宫中常事,若嫔妃不得宠,连下人也不如,还会受宫人的气,洛菡萏不禁有些心疼,想当年洛芙蕖在洛府,吃用乃是最好的,全府上下没有人敢欺负她,所以她的性格才会如此跋扈。
可如今却是这翻模样,洛芙蕖看到洛菡萏时,却是一脸的惊讶,毕竟两姐妹在宫中不合,这是宫中人人皆之的,洛芙蕖身边的宫女雪影便立刻请安。
然后轻轻推了推洛芙蕖,似乎想要提示她,让她也给洛菡萏行礼,毕竟此时的洛芙蕖已经不受皇上宠爱,此时的雪影也变的越发懂事了,而且特别谨慎。
洛芙蕖只好行礼“嫔妾见过纯贵嫔。”洛菡萏立刻上前将其扶起。
“嫡姐莫要多礼,这里也无他人。”洛菡萏看着洛芙蕖要比前些日子清瘦许多,以前因为流产伤了身子,如今虽然一切安好,但却因此落下了病跟,毕竟是自己的至亲,自然有些心疼。
洛菡萏命娇姿与雪影暂岂出去,她有话要对洛芙蕖讲。
屋内此时只剩下洛菡萏与洛芙蕖两姐妹,洛芙蕖一脸不屑的看着洛菡萏,以往洛菡萏来看自己时,总是拿皇上恩赐的最好的东西,在洛芙蕖看来,那是在炫耀自己的宠爱。
“说吧,你有话快说,本宫与昭妃娘娘约好了,要去湖边赏花。”洛芙蕖这些日子与昭妃起的颇近,而且两人最近一直在陷害后宫嫔妃,洛菡萏自然清楚,安容华的脸为何所伤,想必也是出自二人之手。
洛菡萏不想看到洛芙蕖卷入后宫争斗中,不想让她被昭妃所利用,但是洛芙蕖却是如此执着。
“嫡姐,今日妹妹前来并不是想看你的笑话,妹妹只想帮姐姐,重新得到皇上的宠爱,妹妹别无他求,只想让嫡姐在宫中安然度日。”洛菡萏喝着洛芙蕖宫内难喝的茶叶,看来洛芙蕖的日子并不想她自己的说的那么好过。
所以洛菡萏更想帮她一把,便洛芙蕖依然是一脸的不屑,想当年自己在洛府何等欺负于她,她怎能好心想助,定然是想要害自己罢了。
洛芙蕖自然不会答应,只是冷冷说上一句“妹妹不必担心本宫,你与我各奔其主,你还是帮一下你自己吧。”
“本宫知道嫡姐与昭妃姣好,昭妃虽然受皇上宠爱,但她并无子嗣,而昭妃此人心机颇重,即便嫡姐对她忠心耿耿,难保嫡姐能在后宫保全。”
洛菡萏看着洛芙蕖,从她的脸上确实看出了不安,因为洛芙蕖也是这样想的,经过这几日与昭妃的相处,她自己明白,她在昭妃眼里只是颗棋子,用来争斗的棋子,即便自己做的再好,昭妃也不会帮洛芙蕖筹谋,让她得到皇上恩宠。
洛芙蕖先是一愣,只是她此时不清楚洛菡萏为何对自己这么好,毕竟以前在洛府自己一直折磨洛菡萏,难不成她是相借机报复,在宫中呆久了,洛芙蕖自然也谨慎些。
“你为何要帮本宫?你究竟有何用意?”
这句话着实让洛菡萏有些心寒,毕竟自己是真心对她,“因为你我都出自洛家?你是我的嫡姐,就是如此。”洛菡萏信心十足的说着。
“只是……我以前……”洛芙蕖想起在洛府时对洛菡萏的百般折磨,如今帮自己的居然是洛菡萏,心中自然有些愧疚。
洛菡萏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好多,“这是皇上所有的喜好,你定要看熟,记住,若想得到皇上宠爱定要知道他的喜爱与憎恶。”这些全部是洛菡萏精心所记,与皇上相处一年有余,她对皇上的喜好还是了如指掌。
洛芙蕖看着上面记录的,不禁邹着眉头“这么多,本宫怎么记的下?”因为上面写着皇上喜爱的颜色,花香,吃的东西还有平时喜爱喝的茶,总之与皇上有关的一切全部记录其中。
“如果这些你都记不住,那你就不必记了,还有皇上不喜有心记的女人,所以嫡姐定要与昭妃保持距离,莫再与她连手陷害嫔妃,不然,嫡姐定然不会有好下场。”这算是洛菡萏给洛芙蕖的最后警告吧。
洛芙蕖点头答应,只是她依然有些为难“可是,皇上根本就不想见我,就算记下这些又有何用,皇上是不会来我仙鹤阁的。”
“嫡姐放心,这些本宫自有安排,如今后宫嫔妃中三位嫔妃有孕,静良娣又不幸小产,安容华如今伤了容貌,只有你,我与昭妃三位嫔妃可以侍寝,如今着实是个好机会,本宫定会在皇上面前为你美言几句,只要嫡姐能把握时机,定然会得到皇上宠爱。”洛菡萏信心十足,自己与洛芙蕖是亲姐妹,她的容貌自然也是姣好,只是以前做了些错事,皇上便与她疏远,但皇上并不是薄情寡义之人。
此交前来洛菡萏还为洛芙蕖带来了一套粉蓝色的蜀锦衣服,因为洛芙蕖皮肤甚白,穿此颜色定是好看,而且皇上不喜欢后宫嫔妃奢华,所以洛菡萏还专门为洛芙蕖准备了几件素雅的首饰。
洛芙蕖拿在手中高兴不已,不曾想洛菡萏如此用心,待洛菡萏走后直接去了瑾乐阁测殿,早上洛菡萏出门时,皇上还未曾离开,如今已到了晌午,皇上依然不离不弃守在刘陆绕身边。
冯太医可谓神医,昨日刘陆绕已经危在旦夕,今日便已经恢复,原来苍白的脸,此时红润不已,而且加上皇上在身边细心照顾,此时的刘陆绕气色甚好。
若没有左师阔在,或许刘陆绕会爱上元邵,洛菡萏看在眼里,刘陆绕见洛菡萏前来,立刻坐起,想要行礼。
只是刘陆绕身体才刚刚复原,自然没有力气,洛菡萏立刻上前扶起刘陆绕,“妹妹如今身子要紧,莫要乱动,今日见妹妹气色甚好,本宫也放心了。”
“谢姐姐关心,昨日若不是姐姐,妹妹恐怕已命送黄泉了,昨夜姐姐一直守在妹妹身边,妹妹甚是感动。”刘陆绕此时便流下了泪水,皇上立刻为其擦拭,洛菡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