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只是受了些许惊吓。
这些加在一起,怎能不让人怀疑,而且方才皇上认出了谭萝,她是一直伺候在太后左右的宫女,如今却成了照顾安容华的掌事姑姑,这里面有太多的问题。
“启禀皇上,方才奴才在慈宁宫外看到谭萝与小印子两人,可他们双双暴毙,头被被重物所伤,如今已经归天。”戎生将此事禀告于皇上。
皇上立刻火大,看着此时已经疯的安容华,如今就连月心阁仅有的两位宫人已经全部暴毙,如今却是死无对证。
身上主上,他岂能让如此草草了事,如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太后,此时的太后却跪在菩萨面前,一直念着金刚经,为死去的两位宫人祈福。
“皇上安姐姐怎么办?”洛菡萏看着安容华心疼不已,如今她已经疯了,后宫定然是样不下去了,可不知皇上会如何女落自己的女人。
皇上看了看正在大笑的安容华,无奈转身“来人将安容华接入冷宫,定要好生照顾,莫要伤了她的身子。”随后几个小太监将安容华从之上扶起,带出了殿内。
“皇上,万万不可,安容华只是得了病,皇上莫要将姐姐打入冷宫,不然她这辈子就算完了。”洛菡萏与刘陆尧跪到地上,苦苦哀求。
她们对皇上的做法甚是不解,即便安容华疯了,但也不能这样做,这件事错不在安容华身上,毕竟是有人在陷害,而且看皇上的神情,他定然在怀疑太后,可为何彻查此事,而是将无辜的安容华送进冷宫。
“联已决定,戎生摆驾养心殿。”皇上说的却是如此生硬,他为何如此狠心,安容华17就跟随皇上,如今跟随皇上已五年有余,如今却被发落至冷宫,到了那里,安容华定然不会苟活。
见皇上走远,太后来到洛菡萏与刘陆尧身边,看着两个脸色极差,知道她们为安容华的事情而伤心,或许是在生皇上的气,太后却是一阵冷笑。
“后宫就是如此,没有同情,没有善心,只要皇上宠你,你便是皇上嫔妃,若皇上心中没有你,冷宫自然是个好去处。”
太后的话说进了洛菡萏的心里,皇上就是如此,纵然后宫争斗不断,女人们的依靠便是皇上,若此时皇上心中没有自己了,心自然冷了,或者要比冷宫冰冷的墙冷上十倍。
“太后教训的是,臣妾定会谨记在心,臣妾不妨碍太后求佛了,这等先行告退。”刘陆尧不想让洛菡萏与太后发生隔阂,立刻行礼告退,随后推了推洛菡萏,她也只好行礼。
离开了慈宁宫,两个女人心中感慨颇多,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话,只是路过月心阁时,这会火势已经扑灭,阳婕妤依然在此,她是受皇上之命,定然会好生在此。
她见洛菡萏一脸不悦,便立刻上前数落一番啊“妹妹这是为何,方才本宫见一群奴才将安容华送进了冷宫,一个疯女人留着作甚,倒不如送到冷宫清静。”
将安容华送入冷宫,还是有人暗中叫好的,想不到阳婕妤此时就开始庆祝了,后宫少了一位争宠之人,她当然高兴了,最主要的是安容华往日里与她不对付,阳婕妤早就想对她下手了,想不到这一次倒免得自己动手了。
“姐姐若没他事,妹妹先回宫了,后宫酸气太重,妹妹要回宫喝碗链子汤去去酸味。”洛菡萏说完便与刘陆尧一起离开,确实不想与阳婕妤有过多交谈。
当洛菡萏来到瑾乐阁时,却看到小德子一脸的紧张“小主,皇上来了,正在主殿等候呢,奴才见皇上脸色不好看,小主定要小心才是。”
洛菡萏点头答应,皇上此时当然不高兴了,毕竟太后陷害心爱嫔妃,皇上心中岂能不恨,皇上刚才分明去了养心殿,为何此时却来瑾乐阁了,难道皇上有事要与洛菡萏商议。
68

☆、第六十二章 再次有孕(1)

洛菡萏来到殿内皇上正闷闷不乐的喝酒,洛菡萏知道此时皇上心中一定不好受,皇上手上带着一个玉扳指,洛菡萏似乎在哪里见过,安容华,没错是安容华的,这是安容华陪嫁的首饰,所以安容华特别在意。
方才安容华受伤时还带着,可为何此时带在了皇上手上,或许是皇上放心不下安容华,特意去冷宫看她吧。
“皇上,为何如今愁眉不展,是否有何心事?”洛菡萏走上前,亲自为元邵斟酒,既然皇上有心事,就让人醉个痛快吧,或许当他看到安容华被带入冷宫,心里也不好过,毕竟是自己一直宠爱的嫔妃。
安容华在宫中呆了已经有五年,没有情份是假的,到最后即便安容华疯了,但在她眼里也只有皇上,想必元邵在她心中有多重。
元邵拉过洛菡萏的手,将其放在自己胸前“菡儿你听到了吗?联心中有多么不舍,但我身为皇上却无能为力。”说完元邵又喝了一杯,洛菡萏能摸的出,元邵的心跳的非常快,快的让人不敢相信。
“皇上,莫要难过,这是安容华的命,或许这是她最好的归宿吧。”看着安容华此时的情况,还不如死了好受,因为冷宫并不是女人呆的地方,像安容华这样的身子,即便去了,也会慢慢的死掉,可以说是活死人。
洛菡萏拿过一杯酒开始喝着,今日之事她想了很多,安容华当年如此得宠,如今却是这番下场,后宫嫔妃人人自崴,生怕哪天皇上也会对自己如此。
“菡儿,你可知刚联看到炳然对着联哭泣时,联的心情?联的心如刀饺,可联身为主上,一言九鼎,如今炳然已经疯了,后宫自然不能再呆,以免惹出事非,唯有让她去冷宫这一条走处,联明知有人在害她,但联却无能为地,联不配做主上,不配做炳然的男人。”皇上今天喝了很多,但洛菡萏看的出,他并没有喝醉,他只是在借酒消愁,借着酒说出自己心中的话。
洛菡萏同样知道是谁在安容华,可却不能相告,心中的苦闷又有何人知晓,但此时的洛菡萏却不知该如何安慰皇上,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即使洛菡萏说的再多,再好听,也没有办法让他的心情有所好转。
“菡儿,联发誓一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你受一点的伤害,不过今日之事,你一定事先知晓,不然你今日为何在慈宁宫内坚持让联请冯太医前来。”皇上就是皇上,一眼便识破洛菡萏的计划,不过若不是洛菡萏,元邵可能会一直闷到鼓里,即使安容华疯了,死掉他也许不会知道真相。
洛菡萏立刻跪到了地上“求皇上恕罪,臣妾并不是有意欺瞒皇上,是前一日安容华将此事告诉了臣妾,可当时安容华的神智已经不清,臣妾也不知是真是假,只能妄自揣测,臣妾还请皇上恕罪。”
元邵喝着酒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中有无奈,有无助,还有孤独,元邵不是太后所生,两母子虽然表面很好,但元邵从小便听从太后差遣,如今自己做了主上,太后才有所收敛,可不知为何一向潜心求佛的太后,如今却管起后宫之事。
太后只是想让桐珠在后宫有一席之地,或许太后正虎视眈眈盯着皇后之位,如今桐珠已成功怀上龙嗣,太后定然要帮她扫除一切障碍。
而安容华在后宫跋扈已久,不曾一次言语侮辱桐珠,太后自然要第一个拿她下手,这些皇上自然明白,只是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太后太过份,不仅陷害皇上嫔妃,还将宫人灭口,这口气皇上着实咽不下。
“皇上莫要多想,此事已过去,皇上若彻查此事,定然对皇上不利,臣妾定然会将此事烂在肚子里,只是可怜了安姐姐,或许这就是命,如今她的病已伤及大脑,伤心全身,恐怕没有药物相治,皇上还是宽心些吧。”洛菡萏只能如此安慰着皇上,即便皇上为了安容华而责怪太后,安容华也不会回到从前,皇上还会因此与太后闹翻,皇上如今虽是主上,但朝廷中好多文武百宫都是太后的人,皇上定然不得贸然这样做。
做皇上也有他的苦,洛菡萏看皇上有些醉意,便命娇姿为皇上准备醒酒汤来,待娇姿拿过汤,洛菡萏却感觉一阵难受,一阵干呕。
洛菡萏如此一吐,元邵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立刻上前询问“菡儿你这是怎么了?娇姿你家小主这几日身子可好,太医可否看过?”元邵此时关心的是洛菡萏的身子,毕竟安容华刚刚疯了,元邵不允许后宫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这几是小主一直在忙滟小主与安小主的事情,这几天吃的甚少,而且吃东西也没有胃口,奴婢这就去请冯太医前来查看。”娇姿立刻离开,去了太医院。
洛菡萏感觉这几是吃东西着实没有胃口,而且甚是贪睡,月信也迟了有半月,难不成自己怀孕了,没错,一定是怀孕了,皇上一直想让洛菡萏为自己生个儿子,看来这胎一定一举得男。
元邵扶着洛菡萏来到床榻之上,生怕洛菡萏发生什么意外。毕竟今天洛菡萏在太后宫中一直与太后唱反调,太后的性格甚是孤傲,她是一定不会放过洛菡萏的。
还好太医来到,冯太医认真帮洛菡萏把脉,然后冯太医却高兴的笑起来,“大胆奴才,菡儿有病在身,你岂敢笑的出口。”元邵脸色铁青,不知为何他会如此的敏感。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纯小主如今怀有龙胎已两月有,脉像稳固,一切安好,只是近几日小主休息甚少,还是要多休息为好。”
“菡儿是真的吗?这几日辛苦你了,冯太医为菡儿多开一些安胎药来,定要好生照料菡儿。”元邵听到这个好消息开心坏了,这一天的坏心情全部不见了,元邵如今别无他求,只希望洛菡萏为自己生个阿哥。
“微臣遵命,微臣告退。”娇姿送走冯太医,此时殿内只剩下洛菡萏与元邵两人,洛菡萏娇羞低下头,不曾想这一胎会如此顺利怀上,洛菡萏能够感觉的到,这一胎是男胎,这次定然能让元邵高兴。
“快来让联听听,联的阿哥在你腹中是否听话。”元邵说着便将头放到洛菡萏肚子上。
洛菡萏看着元邵如此调皮,与方才严肃的元邵简直是判若两人,“皇上,他现在还小,皇上是听不到他动了,再说了,皇上莫要一直叫着阿哥,如果再是位公主呢。”洛菡萏掘着嘴有些不悦,虽然如今后宫已有三位皇子,但皇上还是一心想让洛菡萏为自己生个儿子。
“公主联也喜欢,只要是菡儿生的,公主阿哥联都喜欢。”
洛菡萏有孕之事在后宫传开了,有高兴的还有不开心的,尤其是阳婕妤,自从她生完大阿哥后,一直在为大阿哥筹谋,百般算计,本来见洛菡萏如此得宠,她就心存嫉妒,如今她又顺利怀上龙嗣,阳婕妤岂能袖手旁观。
太后也是如此,尤其是安容华在慈宁宫时,若不是洛菡萏百般的算计,皇上岂能怀疑太后,太后本来膝下无子,虽然是一手将皇上扶持到皇位,可不是亲生的自然靠不住,可如今两人关系闹的如此不堪,此事若不是洛菡萏从中作梗,此事也不会到今天的地步。
太后自然怀恨在心,她特意命雨荨熬制一碗安胎汤,今天太后特别开恩,肯放令顺仪出慈宁宫,而且还交给她一个美差。
“珠儿,你向来与纯贵嫔情同姐妹,今是本宫特意为她熬制了安胎之药,今日命你送去,你们两姐妹多日不见,今日可以一起叙旧聊天。”说完太后冲雨荨使了个眼色,雨荨点头示意。
“谢太后开恩,珠儿定然会亲自前去,雨荨姑姑我们走吧。”令顺仪在慈宁宫呆了有三个月,快要闷死了,还好太后让自己出来了,还说让自己去洛菡萏府中,一直以来令顺仪还以为太后不心疼自己,如今看来,太后对自己实在太好了,将自己留在慈宁宫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