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5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太后岂能不知此事,方才雨荨姑姑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太后,其实太后也看不惯杨夫人所做所为,毕竟此乃皇家重地,岂能由她如此放肆,纵然阳婕妤为皇家产下皇子,她也不得在宫中如此跋扈。
她这般做,定然没有皇上放在眼里,定然没有把太后放入眼里。
但今日昭妃前来,太后正有机会降罪于杨夫人“昭妃你说的可是事实,若真是杨夫人所为,哀家定然会秉公处理。”
“回禀太后,臣妾说的句句属实,而且臣妾可以找来方才救一禅的侍卫做证,求太的一明查。”
“雨荨,我速速去丽影院,将杨夫人请来,哀家要亲自过问此事。”
雨荨便立刻前去,太后命人为昭妃赐座,此时的昭妃心中一直窃喜,阳婕妤家中地位显赫,她的兄长与父亲都是武将,而且为朝廷做下汗马功劳。
即便这样又如今,在宫中跋扈,太后自然不会放过,而自从阳婕妤产下大阿哥后,在宫中跋扈的很,各宫嫔妃自然让她三分,虽然自己嫔位在她之上,但阳婕妤从未把自己放在眼里。
正好因为此事,好好将其教训一般,如今昭妃身后有太后撑腰,自然不会害怕。
片刻过后,杨夫人与阳婕妤一起来到慈宁宫,方才阳婕妤已经问过太后宫中的宫人,此事她也了解一二,不过她却没有一丝怕意,毕竟自己是大阿哥的生母,太后定然不会一个小小的奴婢而惩罚杨夫人。
“老妇参见太后,太后金安。”杨夫人立刻上前行礼,太后并没让其起来,杨夫人只好一直跪在地上。
“今日哀家请你前来是有一事相问,你可认得位宫女?”太后指向全身湿透的一禅,当一禅看到杨夫人时,吓的立刻退后两步。
杨夫人看过一眼,便立刻回答道“回禀太后,老妇不认识。”
“大胆,在太后面前还敢妄言,方才明明是你命宫人将一禅推入池塘,如今你岂能抵赖。”昭妃气不过,立刻上前责备道。
“这位小主请息怒,老妇虽然年事已高,但如今眼睛尚好,自然看的清此人,此人老妇是第一次相见,而且老妇着实不懂小主的话,今日老妇感觉身子不适,一直在阳婕妤娘娘宫中休息,并没有踏出丽影院半步。”杨夫人不慌不慢的说着,虽然她在扭曲事实,但说的却是无比坦然。
“在太后面前竟然谎话连篇,太后定要置她的罪呀。”昭妃情绪激动不已,她不曾想杨夫人居然如此蛮横不讲理。
“昭妃姐姐这是为何,太后宫中岂能容姐姐如此放肆,太后还未讲话,姐姐怎能乱了章法。”阳婕妤与昭妃向来不对付,如今自己的母亲教训一个小小的宫人,她居然如此小题大作,阳婕妤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你们眼中可还有哀家。”太后终于发话了,阳婕妤与昭妃立刻跪到了地上“臣妾惶恐,求太后饶恕。”
“罢了,罢了,方才杨夫人说未曾见过一禅,那哀家只好找来侍卫一问了,雨荨,此事交待于你,去将侍卫带上来。”
“太后方才奴婢请杨夫人时,已通知侍卫前来,此时他正在门外侯着。”雨荨的话一出,阳婕妤与杨夫人的脸色甚是难看,看来今日定然要在太后面前出丑了。
经侍卫指证此事着实是杨夫人所为,方才还一脸正气的杨夫人,此时却红着脸,跪到地上,就连阳婕妤也一同跪到地上。
“杨夫人你可知罪?”人证物证皆在,太后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好机会。
杨夫人却冷冷一笑“老妇乃大将军福晋,阳婕妤的生母,大阿哥的外祖母,在宫中教训一个小小的宫人,却被当成罪人,别说老妇将其推下池塘,若老女将她活活打死,只能说她福薄,太后岂能为了一个小小宫人,来责任老妇。”杨夫人却是一口歪理,这可是在宫内,并不是在她杨府,而且在太后宫中竟然口出狂言。
她定然没有把太后放在眼里,“那依杨夫人意思,此事该如何处理?”太后却反问到,此时太后强压住心中怒火,在这慈宁宫岂能容她如此跋扈。
若将此事传了,太后的尊严何在。
“回禀太后,老妇看可将一禅处死,居然在后花园撞到老妇,岂能让苟活。”
一旁的阳婕妤却一脸得意,看着自己的母亲如此霸气,自己脸上也有几分光彩,在杨府中,其母一直教导于她,女人定要狠,只有狠的女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心若不狠,定然会被她人算计。
出自将门的阳婕妤自然记住母亲的话,如今自己延下大阿哥,而自己兄长民父亲为国屡战奇功,心想太后定然不敢动自己的母亲。
“大胆,这乃是后宫,岂能如此打打杀杀,还敢教给本宫该如何教训奴才,来人,将杨夫人压入慎行嗣听侯皇上发落。”其实太后的家人与杨夫人已早有不合,今日之事定要闹大,不然没办法置罪于她。
阳婕妤与杨夫人却慌了神,她们万万没想到太后会如此做,慎行嗣乃刑法重地,杨夫人年世已高,岂能受这等苦罪。
“求太后开恩,求太后饶恕杨夫人,今日之事只是个误会,求太后开恩,慎行嗣此等地方,杨夫人是万万不可前去。”如何太后主意已定,自然不会改变,任由阳婕妤再怎样相求,太后自然不会理会。
昭妃却乐在其中,总算报了一口恶气,像阳婕妤与杨夫人两母女,如此跋扈,若太后不严加管教,今后她们定然会混乱后宫,乱了章法。
此时阳婕妤能求之人只有皇上,若其母死在慎行嗣酷刑之中,自己定然不会好过,毕竟是自己哀求皇上将其母进宫的,此事自己定然脱不了干系。
很快此事传到皇上耳中,作为主上他定然不会饶恕杨夫人,在宫中私自处置宫人,想将其害死,此事重大,若此时皇上不重重处置于她,今后后宫定然会乱了章法。
杨夫人在慎行嗣关了整整五日才被放出,出来时,已是遍体鳞伤,看来在里面没少受罪,此事与昭妃脱不了干系,前几日昭妃买通慎行嗣的宫人,告诉他们定要好生照顾杨夫人。
饭菜由一日三餐定为一日一次的馊饭,而且还命人私自对杨夫人用刑,而年世已高的杨夫人自然吃不消,不出五日便高热不退,皇上见此,怕不好收场,毕竟阳婕妤的兄长与父亲此时正在关外打仗,若将此事闹大,定然没有好处。
72

☆、第六十六章 势不两立

阳婕妤将杨夫人接入宫内,派太医看过,还好,身子已无大碍,只是此事阳婕妤看透些许,与昭妃与太后将势不两立。
经过多日调养,杨夫人便恢复如初,只是因为此事,杨夫人感觉后宫水深,可怜自己女儿在后宫如此度日,不过杨夫人也因为此事,收敛许多,不敢在后宫跋扈,一切谨慎而为。
这日阳婕妤与杨夫人在湖边赏鱼,正巧昭妃在此经过,大病初愈的杨夫人恨透了昭妃,若不是她,自己在慎行嗣定然不会受如此多的苦难。
“老妇参见昭妃娘娘,若不是娘娘在此路过,老妇还想去娘娘的和善斋找娘娘,多谢娘娘对老妇的关照,老妇不会忘记在慎行嗣娘娘对老妇做的所做所为,老妇听旁人说,娘娘的家人在先皇后家中为奴,如今仰仗娘娘在当地已做起了小生意,老妇出宫后定然会好生照顾她们,还请娘娘放心。”
杨夫人着实不是好惹的,她的话中有话,昭妃岂有听不懂的道理,只是当她说到自己家人时,昭妃的心却咯噔了一下。
她所说的照顾定然是加害,昭妃岂能让她得逞“杨夫人不必如此,本宫的家人如今只想安乐晚年,还请杨夫人莫要插手,若本宫知道家人有任何异常,本宫定然不会放心。”昭妃气匆匆离开。
杨夫人明显是在嘲笑自己的出身,的确昭妃的父母都是先皇后家中的仆人,直到昭妃五岁时,便做了先皇后的贴身丫头,后来被作为陪嫁丫头来到后宫。
如今自己靠自己做到了妃位,自然为其母其父赎身,如今他们过的很好,昭妃还出钱为他们开了个饭管,生意做的非常大,昭妃的出身不好,各来不想与他们提及,想不到杨夫人却知道的如此透彻,看来自己与阳婕妤今后定然是仇人相对了。
“方才母亲说的极好,昭妃日日在宫中跋扈,不曾想她的家人如此卑贱,只是母亲怎么知道她的家人是卑贱奴婢?”见昭妃走远阳婕妤便立刻将其取笑一番。
以前阳婕妤自然知道昭妃出身奴婢,只是不知她的家人也是被使唤的家人,如此此事在后宫传开,定然让昭妃黯然无光。
虽然她在后宫嫔妃中嫔位最高,但各宫嫔妃却不把她放在眼里,皇上对她好也是因为先皇后的关心,像如此卑贱之身,怎配贵为妃位。
“我进宫之前便把后宫嫔妃的家世打听一番,只是唯有昭妃家世不堪入目,不曾想今日能拿此事羞辱于她,真是甚为开心。”杨夫人知道自己要来后宫,将后宫中的嫔妃全部调查了一番,一来是想了解她们的脾气秉性,这样好相处,二来是帮助阳婕妤筹谋,为大阿哥谋略。
毕竟大阿哥是长子,皇上又最宠爱于他,若有一天,大阿哥能顺利成为太子,阳婕妤便可母凭子贵,后宫岂不是她的天下。
如今后宫中昭妃与杨夫人势不两立,已是后宫公开的秘密,这日阳婕妤的大阿哥宇恒过满月,如今媛婉仪与柔贵嫔都在小月之中,不得前来,不过已派人送来厚礼。
各宫嫔妃与皇上太后皆都参加,皇上最喜大阿哥,今日宇恒满月,自然带了厚礼,皇上赐予大阿哥一对玉如意,此物乃皇上小时所用,皇上希望大阿哥能同自己一般,看来对大阿哥报以重望。
太后送给大阿哥一副长命锁,寓意大阿哥可以平安健康,洛菡萏抱着如今十个月的永安公主一起前来。
刘陆尧与令顺仪和洛芙蕖都来了,只是皇上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洛芙蕖一眼,如今的洛芙蕖可是后宫中的笑话,没有一人将她放在眼里。
连宫中的小太监都时常欺负她,如今洛芙蕖拿来自己亲手做的小衣服,送给大阿哥,阳婕妤连看也没有看一眼便随便放到一边,洛芙蕖心中自然委屈不已。
但她如今人微言轻,知道自己如今的地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坐到一边,看着别人欢笑,但她心中的苦楚又有何人知道。
“谢谢皇上太后,各位姐妹们前来参加大阿哥的满月,还各自带来了厚礼,玉瑾在此谢过大家。”阳婕妤温柔的对所有人一笑,今天她当然高兴,她费尽心机将大阿哥提早带到世上,如今二阿哥多病三阿哥体弱,唯有自己的大阿哥壮实。
纵然如今后宫嫔妃已多位有孕,但自己的大阿哥却是长子,自然受皇上重视。
洛菡萏感觉甚是无聊,因为在此一直听杨夫人聊阳婕妤小时候的故事,说的全部是阳婕妤有多好,有多优秀,洛菡萏听得快要睡着了,而这会永安一直哭闹,洛菡萏心想正好是个机会抱着公主出去透透气。
“妹妹,本宫看你坐了这么久,定然是累了,不如与本宫出去走走。”洛菡萏小声问着如今已怀孕七月的令顺仪。
令顺仪刚想起身,又看了一眼太后,此时太后正瞪大双眼看着令顺仪,她害怕极了,只好坐在原位,无奈的说道“妹妹今日就不陪姐姐了,姐姐莫要见怪。”说完便立刻转过身,不敢再看洛菡萏,生怕自己与她多说,回到慈宁宫后,太后再多加责备。
洛菡萏抬头看了看太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令顺仪往日里与自己走的近些,太后一直百般阻拦,前些日子自己因为安容华之事,与太后有些矛盾,想必太后对自己有了戒心。
此时刘陆尧小声说道“姐姐莫要多想,倒不如让妹妹陪姐姐走走。”洛菡萏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