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5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子。
阳婕妤总算松了口气,今天其母这般言辞,皇上不杀便是开了大恩,虽然今后不得往来,但大阿哥永远是杨夫人的外孙,这是打不断的血脉。
三日后将其母接回丽影院,虽然皇上说出宫一不得往来,但阳婕妤只有这一点时间与其母相处,阳婕妤看到杨夫人伤心不已,虽然她来宫中时日不多,但已经进了都察院两次,受尽了百般的折磨。
“玉瑾,不必为我担心,我只想提醒你一事,在你身边定然有人背叛,那是我喝了酒后便不由自主说出了那些大逆不道之话,我向来谨慎,那些话,我们关起门来说我还怕隔墙有耳呢,那日怎能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所以我感觉是我喝过的酒有问题。”杨夫人可是将军夫人,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岂能是喝过几杯酒后,便口出狂言。
杨夫人的话一出,阳婕妤却陷入了沉思,她也知道其母亲的酒量,岂是这几杯酒就能醉的,而且说出这种话,起初阳婕妤回来一想也感觉有些不对,但乐思却一直相劝,对了乐思。
阳婕妤突然想到乐思,当时是乐思为杨夫人倒的酒,阳婕妤就是因为不相信别人,才让乐思在一旁伺候的,虽然阳婕妤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好姐妹,但事情到此,嫌疑最大的便是乐思了。
“母亲这些你拿着,这算是女人为母亲尽到的最后一点孝心,还望母亲莫要怪女儿。”阳婕妤却跪到地上,将一盒珠宝送给杨夫人,其实杨家什么都有,这些东西自然不缺,但阳婕妤却想尽自己微薄的孝心。
两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都怪母亲若不是我在皇上面前如此。定然不会连累于你和大阿哥,若大阿哥因为此事做不得太子,我定然比死还要难受百倍。”杨夫人确实因为此事一直懊恼,但她当日确实是不受控制,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小主,时间已到,戎生公公已经崔过多次了,夫人该上路了。”乐思看着二人一在痛哭,她也开始抹着眼泪,毕竟此事是与她有关。
74

☆、第六十八章   反击

“母亲,女儿不能送您出宫了,望母亲保重。”阳婕妤与乐思跪在地上,泪别杨夫人远去,或许这一别便是一生,生死不再相见,虽然阳婕妤有诸多不舍,但却也没办法,如今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皇上已开了恩,而且其母也没有在都察院受苦,能平安出宫,这便是最好的出路了。
看着杨夫人远去的背影,阳婕妤的心却久久不得平静,乐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几天她做事总是我精打彩,总是出错,心神不宁。
“小主莫要伤悲,如今夫人已安然无事,这乃是最好的结果。”乐思这几日因为杨夫人之事,日日不得入睡,每日担惊受怕,还好杨夫人可以出宫了,她的心自然平静了许多。
乐思将阳婕妤扶起,然后将早就备好的养颜茶,递给阳婕妤,只是这会阳婕妤正想着方才母亲说的话,因为自己已怀疑乐思,但却怕其母担心,所以方才并没有说出口。
她看着乐思神情有些恍惚,便想试她一试“乐思方才听夫人说本宫宫内有人背叛本宫,可本宫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乐思心思细腻,不如由你来想。”阳婕妤微笑着说道,虽然她一直怀疑乐思,但却不想伤害两个人之间多年的感情。
乐思却立刻跪到地上,吓的不成样子“小主,奴婢实在不知,不知究竟是何人所为。”乐思的反应却让阳婕妤颇为震惊,毕竟自己一直以为只是怀疑,可不曾想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阳婕妤无奈一笑,自己多年来一直拿她当作亲姐妹,即使如今生有大阿哥,两人之间的轻易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皇上赏赐于自己的宝物,阳婕妤每次都先让乐思来挑,让她穿最好的衣服,做最轻松的差事,为的就是怕别人欺负她,想让乐思在自己身边风风光光的。
可乐思的种种表现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内鬼便是乐思,因为阳婕妤与她一同长大,自然十分了解于她,乐思从小便不会说谎,每次说谎都会乱了手脚,方才她已经全部暴露了。
“乐思,本宫对你如何?”
阳婕妤说的如此生硬,甚至听到后能让人凉到半截。
“小主待乐思甚好,待乐思如亲姐妹。”乐思想都没想,便立刻说出,事实确实如此,一直以来阳婕妤从来没把她当宫人来看,吃食一直是最好的。
“既然本宫对你如此这般好,你又为何想要加害于本宫,加害待你如亲生的夫人。”阳婕妤颇为无奈的说着,阳婕妤感觉特别心寒,因为换一个人来害自己,阳婕妤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只是自己最亲的人却陷害自己,她自然不能接受。
乐思立刻大声哭起来,毕竟她确实听了昭妃的话,背叛了阳婕妤,如今她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让阳婕妤处置自己,这几天她已经备受煎熬,她自己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乐思你为何不解释一番?”
“小主,奴婢自知罪孽深重,在此不敢妄言,也不奢求小主开恩,奴婢只想了此残生,奴婢实在没脸从小主身边伺候。”乐思低头痛哭,将这几天心里所有的压抑全部释放而出,这几在她每个日夜不知是如何度过的,如今把事情挑明,她心里还好受一些。
“若你还把本宫当成你的姐妹,就告诉本宫实情,你不必一直在地上跪着,起来吧,从你小时候本宫便说过,你并非本宫的奴婢,你乃是本宫的家人。”阳婕妤有些无奈的说着,她眉头紧锁,这个打击对她着实不小。
乐思缓慢从地上爬起,来到阳婕妤面前将整个事情的原委说出,
“前几日昭妃找到奴婢,说奴婢的家人在当地欠下赌债,若不及时补上定然费了父亲的双手,此事奴婢不敢告诉小主,生怕将军用军法处置父亲,昭妃告诉奴婢只要奴婢把夫人从宫外随身携带的书信交予她便可,上面记录着各宫小主的家世与出身,还让乐思在夫人喝的酒杯上涂抹一种粉末便可,不过昭妃只说粉末并没毒,只是喝后有些醉意而已,奴婢也是感觉不会伤害到夫人,才答应此事的,还请小主饶恕。”
乐思说完阳婕妤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昭妃所为,一直以为自己与她一直不对付,但这个卑鄙的女人,居然加害于自己的母亲,而且因为此事,自己也被受到了牵连。
“罢了,罢了,此事如今已经解决,只是乐思,这件事你大可告诉本宫,本宫一定帮你,像前些年你的兄长欠下赌债,还是本宫让夫人还的,这次本宫一定会帮你处理的,为何要让昭妃因为此事利用于你,这次母亲算是侥幸,皇上并没置她的死罪,但本宫今后却不得再见母亲,乐思你好傻。”
阳婕妤便伤心的哭起来,纵然乐思家人多次欠下债,自己从来没有吝啬过,全部如数相给,到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未免感觉有些心寒。
“小主只是这次家父欠下众多,而且还欺凌家女,昭妃答应能妥善处理,乐思也是一时糊涂,如今已追悔莫及,乐思不求在宫内苟名,只求小主好生照顾自己与大阿哥,乐思来世再来相见。”乐思说完便看着石墙,刚想冲过去,便被阳婕妤拦住。
“乐思,你这是为何,此事本宫并没有怪罪于你,罢了,宫内你是留不得了,倘若让昭妃知道你将此事告诉了本宫,你定然是不能活,倒不如本宫偷偷将你送出宫外,让你过上平凡的生活,这样便不会在后宫跟随本宫受苦了。”
阳婕妤此时还为乐思着想,这更让乐思感觉心中有愧,皇上宠爱的嫔妃,又是大阿哥的生母,对自己犹如亲姐妹一般,而自己却为了一些小事,加害于阳婕妤,差一点将杨夫人害死。
而如今阳婕妤却不愿让自己死去,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乐思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所做所为。
“小主让乐思去吧,乐思着实没脸再在小主身边伺候。”
“乐思,本宫不会害你,是昭妃她诡计多端,利用你的家人,让人上勾,再让你出卖本宫,你只是救人心切才会如此,本宫自然不会计较,只是本宫生怕昭妃会对你不利。”
“小主不必担心奴婢性命,从今天起奴婢便是为小主而活,即便为小主死去,奴婢也再所不迟。”乐思誓死跟随阳婕妤,主仆两人便又回到了从前,阳婕妤岂能就此放过昭妃,定然会与她来一场生死一战。
皇上已经近几天没来见过大阿哥了,阳婕妤确定有些担心,生怕皇上因为其母说的那些话,而故意疏远大阿哥,如果事情一直这样发展下去,大阿哥的未来便就没了。
后宫的阿哥自从生下便要卷入争夺之战,若此时大阿哥输在此时,定然会让二阿哥和三阿哥。
阳婕妤并不想坐以待毙,定要去找皇上,若皇上看到壮实的大阿哥,定然会欣喜不已,毕竟皇上已经多日没有见到大阿哥了。
阳婕妤派乐思去打听皇上的去处,乐思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乐思打听到了吗?皇上是否在洛菡萏宫内?”阳婕妤便立刻问道,她已抱起襁褓中的大阿哥,恨不得马上出现在皇上面前。
乐思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小主,皇上并没有在洛菡萏宫内。”
“快,你随本宫立刻去养心殿找皇上,这会皇上定然是在养心殿批奏折呢。”阳婕妤说完便抱着大阿哥出了宫殿。
“小主,皇上此时在和善斋,昭妃那里。”乐思着实有些无奈,毕竟昭妃与阳婕妤两人一向闹不合,而且皇上近几一直疏远阳婕妤,一直在昭妃宫内。
“居然去了贱人那里,罢了,乐思你与本宫一起前去,本宫定然要灭灭她的威风。”说完便与乐思一同前去。
阳婕妤派乐思去打听皇上的去处,乐思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乐思打听到了吗?皇上是否在洛菡萏宫内?”阳婕妤便立刻问道,她已抱起襁褓中的大阿哥,恨不得马上出现在皇上面前。
乐思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小主,皇上并没有在洛菡萏宫内。”
“快,你随本宫立刻去养心殿找皇上,这会皇上定然是在养心殿批奏折呢。”阳婕妤说完便抱着大阿哥出了宫殿。
“小主,皇上此时在和善斋,昭妃那里。”乐思着实有些无奈,毕竟昭妃与阳婕妤两人一向闹不合,而且皇上近几一直疏远阳婕妤,一直在昭妃宫内。
“居然去了贱人那里,罢了,乐思你与本宫一起前去,本宫定然要灭灭她的威风。”说完便与乐思一同前去。
和善斋内皇上正与昭妃把酒欢歌,皇上就是如此,想要几时欢乐便会几时欢乐,二阿哥和三阿哥体弱皇上也未过问,此时却在这里欢快。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昭妃姐姐,皇上近几日一直未去见大阿哥,那臣妾只好带阿哥来见皇上了。”虽然阳婕妤心中尤为伤感,但在此时却是带着微笑。
这便是女人笑里藏刀,刀刀伤人性命,而且阳婕妤发誓一定要将昭妃制服,不然难解自己心头之恨。
“宇恒来了,抱过来,让联睢睢,几日不见,宇恒又胖了不少,昭儿你看看,像不像联。”皇上与大阿哥毕竟连着血缘,看到孩子自然高兴,所有的不开心全部抛到脑后。
昭妃微笑着,看着襁褓中的小阿哥,阳婕妤是明显的向自己来炫耀,她明知道自己前些年吃了药伤了身子,若要怀上皇上定然没有回天之术。
可昭妃看到皇上抱着大阿哥开心的样子,心中着实有些不甘心,自己深得皇上宠爱,却不能为皇上延下皇子,这乃是昭妃终生之遗憾。
“大阿哥确实与皇上有几分相像,但孩子还小,模样还会再变,不过臣妾看二阿哥更像皇上,虽然二阿哥体弱,但哭声甚是有力,就连太医都说二阿哥将来定然是有魄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