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庋陌响瑁裉旎购糜龅降氖亲约河肓趼饺疲艚袢沼龅教蟮那仔牛噬献吆螅娜兆佣先徊换岷霉
刘陆绕刚想转身离开,却被洛菡萏抓住,“妹妹莫要离开,今日你我是来选料子做衣服的,过几是你便与皇上一同南下,这确实是难得的机会,妹妹果真是福气,看来妹妹在皇上心中位置颇重。”洛菡萏细心安慰着刘陆绕,此时的刘陆绕只是低头不语。
洛菡萏转望向洛芙蕖,眼神中有些许的敌意;如今她是恨透了洛芙蕖,她总是唯恐天下不乱“姐姐若想在后宫好生度过此生,定要谨慎才可,方才姐姐说的话,若被有心人听去,姐姐定然会遭人妒忌,今后定然若来杀身之祸,如今皇上让本宫来保护姐姐,若姐姐一直这样一意孤行,那妹妹就没有办法向皇上交待了。”
洛芙蕖却一脸不屑看着洛菡萏,心中自然有些许不甘,以往在洛府时,一直是自己高高在上,而如今来到后宫,自己一直被洛菡萏打压,虽然皇上对自己的嫔位也是一升再升,但还是不及洛菡萏,如今她可是贵嫔在自己之上,而且她有永安做庇护,如今腹中又怀了一个,若她一举得男,生下皇子,那皇上定然会更加宠爱于她。
“洛菡萏你听好了,皇上是命你帮助本宫,并没有说让你管着本宫,你最好少管本宫的闲事,今后我洛芙蕖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说完洛芙蕖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胆,给本宫站住,本宫是看在你我昔日姐妹的情份上,才一直隐忍,今日你对本宫这般态度,定然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洛菡萏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她一直对洛芙蕖隐忍有佳,可今日她却不想再忍了,或许自己说的这些对她今后在后宫生存是有好处的。
洛菡萏只想让她明白,官高一级压死人,像她这般的没有礼数,想必今后定然会吃大亏,皇上马上就要南下,等皇上离开宫后,洛芙蕖定然没有人可庇护,即便她救了阳婕妤的性命,但她定然不是知恩图报这人,如今洛芙蕖又借她上位,阳婕妤定然不会感觉欠她分毫。
可洛芙蕖却一直不明白,若她在后宫本本份份,洛菡萏定然还会帮她,可她却一次次的这般跋扈,即便是洛菡萏想要帮她,也是力不从心,如今的自己大不如从前,如今太后一直与洛菡萏作对,洛菡萏一直谨慎小心,生怕自己哪里做错,遭太后陷害。
洛菡萏的话确实吓住了洛芙蕖,她果然停在原地没有动,一直看着洛菡萏,眼里自然充满了敌意,即便皇上晋封了自己的嫔位,可自己还是不及洛菡萏。
“方才嫔妾多嘴了,请纯贵嫔莫要怪罪。”洛芙蕖终归是低头认借,洛菡萏不想与她有过多的争吵,只好摆手让其离去。
“姐姐为何要与她一般见识,纵然她是姐姐的嫡姐,但她却从来没把姐姐当成一家人。”刘陆绕说的一点没错,刘陆绕早就看出,洛芙蕖一心想要加害洛菡萏,而洛菡萏一直隐忍。
洛菡萏无奈叹气“本宫并没有生她的气,只是恨铁不成钢,像她这般的跋扈,将来在后宫定然会若来祸患,这几日本宫心中总是有些不适,想必又有事情要发生了。”洛菡萏说到这里,又感觉有一阵胸闷的难受。
“姐姐不必多想,定然是姐姐怀上龙嗣后,身子有了反应而已,只是姐姐定要小心太后,若皇上不在身边,姐姐定要加倍小心,不要与太后有过多的争执才好。”刘陆绕还没有离开,便一直牵挂着洛菡萏,因为她知道太后一直视洛菡萏有眼中钉,肉中刺,太后一心想要扶持令顺仪,而洛菡萏便是最大的障碍。
“妹妹放心本宫心里明白,太后那边本宫倒是不怕,只是洛芙蕖,本宫怕太后对她不利,而且妹妹此次前行定要小心才是,宫外不比宫内,人多眼杂,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定要好生保护皇上。”
刘陆绕点头答应,她从小习武,此次前行定然要保护好皇上,因为在她心中皇上便是自己的天,有他在刘陆绕才会感觉踏实。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各宫嫔妃纷纷去宫门口相送,就连刚刚出月子的媛婉仪与柔贵嫔也一同前来,嫔妃们含泪而别,皇上与刘陆绕坐上前去江南的马车,随后离开。
皇上离开后,各宫嫔妃特别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了事实得罪太后,如今先皇后已殡天,后宫唯有太后最大,虽然她一向不理后宫之事,但这次皇上出行前,将后宫所有事仪交给太后管理。
88

☆、第八十二章 令顺仪受伤

皇上走后,各宫嫔妃去了太后慈宁宫内等候太后的差遣,太后一直视洛菡萏与洛芙蕖两姐妹为眼中钉,这次皇上离开,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们。
“纯贵嫔,哀家听说你最为喜爱抄写经书,皇上出宫这几日你哪里也不要去,一直留在哀家慈宁宫内抄写经书,你看如何?”太后的话一出,所有嫔妃纷纷松了口气,因为太后口中指的只有洛菡萏,并没有他人。
洛菡萏早就预料太后会为难自己,就连最糟糕的事情也想到了,像抄写经书这种小事洛菡萏自然不会害怕。
“谢太后垂爱,嫔妾定然会细心抄写,只是永安尚还年幼,本宫想将其一起带到慈宁宫,一来嫔妾可以日日见到永安,二来永安也可以陪太后安度晚年。”洛菡萏说的甚是小心,生怕自己说错什么,惹得太后不高兴。
“罢了罢了,你与永安一起前来,也让哀家好好看看我的皇孙女。”似乎太后有些不耐烦,其实这也是洛菡萏不得已之为,现在刘陆绕不在宫内,而后宫之人,洛菡萏最为相信铜珠,而她也因太后的关系,与自己有些疏远,若不将永安带到慈宁宫,洛菡萏怕有人想要加害于永安。
洛菡萏总算松了口气,还好太后答应此事,不然洛菡萏定然放心不下永安。
“哀家乏了,你们下去吧,铜珠你若在慈宁宫乏味,大可出去走动,如今你已怀孕七月有余,若不常走动,将来生产定然困难。”太后每次与铜珠讲话时,总是非常慈祥,太后果然是真心疼爱她。
“谢太后体恤,这日秋风甚爽,珠儿定会出去走动。”洛菡萏带着永安来到了慈宁宫,每日抄写经书,还好永安乖巧懂事,并没有在此不习惯,洛菡萏还怕她会大吵大闹,惹怒太后清静。
皇上走后,这种生活便是最好的,在慈宁宫生活,少了后宫的尔虞我诈,一心在此照顾永安,抄写经收,这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这日铜珠与宫女居静一起在后宫走动,这几日铜珠一直觉得身子有些疲倦,或许是身子变的笨拙,不愿走动罢了。
正巧洛芙蕖与阳婕妤抱着大阿哥正在此处晒太阳,虽然铜珠有太后庇护,但自己的嫔位不如她们,自然要行礼。
“妹妹见过二位姐姐,姐姐万福金安,几日不见大阿哥了,又胖了不少,真是可爱。”说着铜珠便摸向大阿哥胖嘟嘟的小脸,自从有了身孕之后,铜珠便更加喜爱孩子了。
阳婕妤像躲瘟疫一般,立刻将大阿哥抱到一边,乐思接过大阿哥,躲着铜珠不让其靠近,虽然铜珠没有任何的恶意,但她还是甚是讨厌阳婕妤这般的行为。“妹妹如今身子笨重,还是不要动宇恒为好,想必妹妹再过两月就要生产,近几日定要好生照顾自己为好。”阳婕妤生怕铜珠误会,立刻做着解释,毕竟铜珠是太后的人,她定然是不敢得罪的。
铜珠并没有说什么,只好告别她们与居静一起去湖边赏鱼,阳婕妤见她走远才无奈说道“妹妹快看,她若不是有太后庇护,怎会有今日风光,方才还想对我宇恒动手,本宫自然不会答应,若她哪天生下龙子,太后定然会栽培于他,到时候后宫便都跟着她姓。”“妹妹如今身子笨重,还是不要动宇恒为好,想必妹妹再过两月就要生产,近几日定要好生照顾自己为好。”阳婕妤生怕铜珠误会,立刻做着解释,毕竟铜珠是太后的人,她定然是不敢得罪的。
铜珠并没有说什么,只好告别她们与居静一起去湖边赏鱼,阳婕妤见她走远才无奈说道“妹妹快看,她若不是有太后庇护,怎会有今日风光,方才还想对我宇恒动手,本宫自然不会答应,若她哪天生下龙子,太后定然会栽培于他,到时候后宫便都跟着她姓。”
“姐姐说的极是,妹妹还一直在想,皇上如此疼爱大阿哥,想必将来定会立大阿哥为太子,如果她铜珠生了儿子,太后岂不会劝立她的儿子为太子,毕竟铜珠是太后的人。”
洛芙蕖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原本阳婕妤就一直在为大阿哥铺路,不然二阿哥和三阿哥为何体弱,这里面定然是阳婕妤做的手脚。
阳婕妤看了一眼湖边的铜珠“如果她不能生那便是最好的,不然今后定然会抢大阿哥的风头,妹妹感觉如何?”
洛芙蕖却被她的话吓坏了,毕竟皇上最为看重龙嗣了,若此事真做成了,阳婕妤自然不会苟活。
“姐姐莫要这般讲,若此事被旁人听到,定然会惹来是非,而且还会连累大阿哥,此话姐姐与本宫说说便可,定然不得再讲了。”
洛芙蕖极为谨慎的看了看周围,还好此处并没有人走动,因为洛芙蕖如今有些害怕太后,毕竟她是老谋深算,一直算计后宫嫔妃,以前最得皇上宠爱的洛菡萏,如今也是同样被她软禁在慈宁宫内。
阳婕妤却不以为然,看着一脸小心的洛芙蕖,更感觉有些可笑“妹妹不必害怕,如果虽然皇上不在宫内,太后即便管理后宫之事,但她也不敢将你我怎样,毕竟本宫是大阿哥的生母,而妹妹却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嫔妃,本宫可听说,皇上为了妹妹可是煞费苦心,真是让人羡慕。”阳婕妤心中早已起了歹念,如今等着洛芙蕖上勾。
洛芙蕖每当听到有人羡慕自己时,便有种自己永远高高在上的感觉,皇上如今对自己是真心的,虽然皇上不在宫内,但如果自己有任何意外,太后与洛菡萏定然脱不了干系。
不过洛芙蕖知道阳婕妤恨桐珠,她自然也恨,因为皇上如今最为喜欢自己,若桐珠真为皇上生下皇子,自己定然不会像今日这般的得宠,今日阳婕妤的话确定提醒了自己。
若她不能生,就算有太后庇护,她也不会在后宫如此得势,如今后宫嫔妃全部盯着皇后的宝座,即便自己没有孩子,如果一直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将来自己或许有机会座上皇后的宝座,虽然这条路非常艰难,但洛芙蕖愿意不惜代价扫清道路。
洛芙蕖一夜未眠,一直筹谋心中的计划,如今令顺仪已怀孕七月,若她不经意摔倒,即便生下孩子,定然活不成,即便活了,定然是虚弱无比,今后令顺仪会一心照料孩子,定然会退出后宫争斗。
只是洛芙蕖此次不想自己动手,这样定然会连累自己,再看看自己身边的人,除了雪影外,整个后宫却没有一个人值得自己相信,而雪影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洛芙蕖实在不舍她来冒此种危险。
后宫的宫人贪财之人众多,洛芙蕖打听到在令顺仪身边一位与雪影关系很好的宫人,名叫云朵,以前常听雪影说,她家中有久病的老母,来到后宫做宫人就是为了替母买药。
洛芙蕖想起自己第一次流产之时,是穿了旁人动过手脚的蜀锦鞋子,洛芙蕖每当想起此事,便气不打一处来,这次定要让旁人也尝尝此等滋味。
雪影在云朵那里打听到,最近令顺仪脚肿的厉害,以前的鞋子全部穿不上了,所以太后命尚衣间为令顺仪做了几双轻便的鞋子,虽然不是蜀锦的,但花样甚是好看,看来太后对令顺仪确实疼爱有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