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将死之人,不必理会那些繁文缛节。皇后,也想的透彻了。
皇后宫中婢子的举止是极好的,皇后发话后,纵使有关切之心,也接连退下。
皇后看着空荡荡的寝宫,疲然一笑。
“冉玉曾路过瑾乐阁,她说你念的佛经是极好的。便让我这受惠之人,亲自听听吧。”
菡萏不明白皇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但是恭顺一词,菡萏做的是极佳的。
菡萏念得佛经,极为通透。皇后闭眸听着,梵音入耳,莲花开路。
“菡萏啊!”
“妾身在!”
“我一时竟是忘了莲本是佛花。听了你念的佛经,这些年的疲乏似都远去了。我也没多少日子了,这些天你就诵些佛经给我听吧。”
“妾身遵循懿旨。”
皇后开口,菡萏自就住入了坤宁宫临时布置的偏殿。
每日诵经谈佛,菡萏一时有些舍不得皇后就这么离去了。
然而,元邵到底是个狠心的。菡萏陪伴皇后不过五日,皇后便去了。
皇后殡天时,元邵正躺在乾清宫里。
那里,是元邵登基后,补给皇后的洞房花烛夜。
当年,元邵病重,皇后是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元邵的。病重之人,自然没有洞房花烛的。
紫禁城的钟声响了九声,声声入耳,声声撕心。元邵原以为自己是不在意的,却不想双目湿润。
“皇后啊,若是你早日醒悟,又何必如此呢?”元邵想到了下午去见皇后时,皇后对自己说的话。
“皇上,妾身知道一切皆是咎由自取,妾身不恨。但是,妾身怨啊。若是可以,我宁愿还是当初的晋王妃,也不要成为这母仪天下的皇后。是我痴心妄想了,凤印让妾身离当初越来越远。但是,皇上你可知,这龙椅也让您越来越不信妾身啊!您只道妾身妒忌,可皇上你还记得我数次流产,皇儿夭折时,您在哪里么?那些狐媚子,都是我的杀子仇人啊,我怎容得下她们?其实,皇上你也是知道的吧?所以,你才纵着妾身这般做。咳咳。。。”皇后见了元邵后,说的激动。
“皇后,你,你别说了。你会好的。”元邵有些不忍了。他也许不该来的,这样刻意遗忘的,也不会再出来伤人。
皇后粲然一笑:“皇上,您这是不想听我说了么?放心,我也说不了多少了。妾身做过的事,妾认了。张家做的不清醒的事,也任皇上您罚。只是,皇上,看在张家也曾为您忠心耿耿的份上,看在咱们夫妻之情的份份上,您就给张家苟延残喘的机会吧。张家只是一时被权力迷惑了而已。张家,翻不起大浪的。”
“皇上!”
“好!”
“皇上是喜欢纯贵人的吧?不如妾身就帮皇上一次吧?妾身也是那孩子的,后宫难得有这般透彻的人了。皇上莫要拒绝。您一而再的晋封纯贵人,已是破格了。她的身份,只能一步一步的来。皇上只当是妾身难得做一回贴心公正的主母吧。”皇后笑着说道。
因着病重,皇后的唇色已经发白,连刻意勾起的嘴角,也垂了下去。
元邵看着这个样子的皇后,心头有点泛酸。
“好。其实,张家也有好苗子的。朕不会牵扯无辜之人。”
元邵这一句话,让皇后彻底放下了心。她这最后一赌是赌对了。
元邵原以为此次一别,皇后还能拖些时日,却不想一别已是阴阳相隔不复见了。
元邵换了一身衣裳,脚步沉重的走向了后宫曾经最威严的地方。
“梓潼,一路走好。来世,来世莫要遇着朕了。”
元邵拒绝了戎生唤来的御撵,他想给皇后为夫的尊重,而不是身为帝王的垂帘。
而菡萏端坐在瑾乐阁中,手里握着皇后死前传来的懿旨,有些无措。
“皇后心喜纯贵人洛氏,温顺孝恭,敬重后主,娴雅德惠,特晋封为纯婉仪。望后宫皆效之。”
冉玉无悲无喜的声音,在菡萏耳边不停的回荡,随之一阵黑暗袭来。
15

☆、第九章 皇后殡天

“纯婉仪,谢恩吧,皇后生前和你有缘,纵然破例给小主晋级,也算了却了皇后的一桩心事。”冉玉双眼已经被泪水打湿,她从小就祀奉皇后,自己的主子走了,此时的冉玉极其悲痛。
“菡萏,谢皇后开恩,皇后您在天之灵安息吧。”菡萏三拜久扣的行着大礼。
皇后殡天本是国丧,要举国同悲,而宫里的小主们都要参加,不少眼红的小主贵人们,此时的肠子已然悔青了,越发觉得菡萏有心机,前些日子给皇后祈福的时候,菡萏如此上心,别人还以为她得了失心疯,是装装样子的,见她今日已然成了婉仪,便全部明白了。
菡萏成为宫里的小主,定当成为排挤陷害的对象,等到皇后殡天时,宫里哭成一片,最伤心的当数皇后宫里的人了,以前皇后在的时候,他们吃的用的是最好的,即使皇后不得宠,但也贵为皇后。
每个宫里都会敬她们三分,现如今今时不同往日,不得宠的皇后归天,宫里的奴才们自然会分配到各宫,倘若遇到明事理的小主日子还算惬意,万一分到跋扈的小主,那日子可就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皇上穿着一身白衣,亲自来送皇后,小主们个个哭的伤心致极,想罢是哭给皇上看的,菡萏前几日在皇后宫里诵经祈福,皇后教给她很多宫里的规矩。
菡萏是性情中的女子,和皇后短短几日的相处,已然有了感情,皇后的死着实让菡萏伤心悲痛。
皇上也看的真真的,其它妃嫔们只是哭泣,可纵然没有流下一滴玉泪,伤心的菡萏已然哭成泪人。
前些日子,没日没夜的为皇后诵经,皇上是看在眼里的,心里跟明镜似的,而皇后临走之前,也特意嘱咐皇上要善待这位善良的可人,把皇后送出宫门,皇上强掩着泪水回到了乾清宫。
他是皇上,是不能把皇后送到皇陵,纵然心痛也莫忘记老祖宗的规矩。
想到曾经和皇后的点滴,潸然泪下,那时自己还不是皇上,她固然不是皇后,但却比今时开心,皇后曾经怀过子嗣,最终都无级而终,全部小产,倘若她有孩子,或许不会如此的凄惨。
元邵心中怨恨,自古至今后宫争宠已是常事,陷害流产比比皆是,可如今害自己无一子嗣,这偌大个天下,岂不成了他人江山。
“戎生……”元邵突然唤着戎生的名字。
“皇上,奴才在,戎生一直在旁边候着。”戎生自知皇上伤悲,一直小心在旁边伺候着。
“传联口谕,命都察院彻查先皇后几度小产真相,一定要彻查,明日午时查不出真凶,让都察院的所有官员拿着狗头来见联。”元邵极少如此发脾气,他面对先皇后殡天,是有些感触,先皇后的数次小产他也有过怀疑,但为了皇家颜面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后宫的女人却越发的放肆。
戎生听命后,立刻前去都察院,这是个棘手的差事,一头是皇上,一头却是各宫的小主,个个都得罪不起,但孰轻孰重,他们还是能掂量。
今日是十五月圆之夜,宫里的规矩,今日元邵要去皇后宫中就寝,先皇后殡天,戎生拿来牌子,小心来到元邵面前,“皇上……今日您去哪个宫里就寝,奴才,好下去安排。”
戎生已是一头大汗,元邵看到紧张的戎生,摆摆手道“罢了吧,先皇后已去,以后逢月的初一十五,联呆在乾清宫。”
戎生识趣的退下,他祀奉皇上多年,自然了解皇上的性子,他也是个热血男儿,心里含念着先皇后的情。
先皇后已完成初祭,洛菡萏着装素服在瑾乐阁,流着玉泪,娇姿拿过前小厨房做玉露莲花糕“小主,您一整天没进食了,暂岂吃些东西吧,不知您今天怎的,为何先皇后殡天,小主哭的如此伤心,我今天看的真真的,其它宫里的小主,都在那装样子,也就只有您,哭的如此伤心。”
娇姿深知洛菡萏和先皇后素没什么交情,也是前几日在景仁宫为皇后祈福时有几日的接触,洛菡萏从小就是个至情至热的人,伤心难过也是情理之中。
“暂岂放那,我没有胃口。”洛菡萏用手帕擦拭着玉泪。
“小主你可不知,今日皇上已经下旨,让都察院测察先皇后几度小前之事,以前与先皇后做对的各宫,此时已是人心惶惶,我原本以为皇上是绝情之人,看来他也是在念及与先皇后往日的恩情。”娇姿来到宫里已有两年之久,已看透了皇宫内的人情淡泊。
洛菡萏却异常的平淡,先皇后殡天,是不能有任何妆彩的,本就冰清玉洁的洛菡萏此时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加上没有剔透的双眼,更是迷人。
“娇姿,宫里不如宫外,要小心隔墙有耳,我纵然是最信的过你,你也知前些日子,皇上怕我宫里冷清,特意调了些奴才过来,那些人我自然信不过,以后在宫里,我们不得讨论其它妃嫔,以免给他人留了把柄,置你我,万劫不复之地。”
洛菡萏的前世经过了千辛万苦,瑾乐阁的奴才们没少出卖自己,重生以后,她变得更加小心,先皇后小产之事,这次牵连的人很多,看来又是一场血腥之战。
“娇姿谨记在心,你现如今已晋级为纯婉仪,各宫妃嫔已然虎视眈眈,哎!小主,吃些东西吧,若是不合胃口,我再去小厨房做些。”娇姿此时最担心的便是洛菡萏的身体,毕竟在这皇宫里,人心浅薄,宫内的人只有保重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罢了,罢了,我吃便是了,娇姿我累了,你先下去吧。”洛菡萏急着把娇姿支开,自有安排,待娇姿关门走后,洛菡萏呼唤着手心中的莲儿。
“莲儿,莲儿!”随后一个小人,站到了洛菡萏的手心。
“主人,莲儿来了,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之中,凤君已然陨落,莲儿已经算过了,此时会有三宫另让凤君再生,嘉昭仪,妍贵嫔,今日已然灭了威风,昭修仪已然到了要得势,但主人并无子嗣,现如今,主人倘若怀了子嗣,凤君才会自然陨落到身上。”
洛菡萏想起重生之前,昭修仪不是简单之人,看来想要有子嗣还要听天由命了,前些日子,为了不沾更多的龙气,已然谢绝元邵多次。
“莲儿,先皇后才刚刚殡天,要得子嗣不得心急,这几日宫内要出大的震荡,我们还是自扫门前雪,保护好自己才是。”重生以前的洛菡萏,看透了宫中的一切,宫人的嫔妃已然全部成了精,为了得到元邵,杀人,害人的招数数不胜数。
莲儿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立刻跑进洛菡萏的手心,随后传来娇姿的声音“小主,慈宁宫的剪月宫宫来了。”娇姿打开门,一位面白似玉的老嬷嬷走进来,虽然她年龄已然四十有余,保养甚佳。
“传太后懿旨,纯婉仪前去慈宁宫议事,不得有误。”剪月面无表情念完,也难怪,她是这宫里太后的红人,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元邵是个孝顺的君王,皇上见了剪月也会敬上三分。
“嫔妾领旨,嫔妾随后便到。”洛菡萏会心的答应着。
剪月随后离去,洛菡萏心里清楚,这次前去,不是它事,而是先皇后几度小产之事,都察院也不是吃素的,一日之内便查出真相,其实这也是宫内人人皆之,嘉昭仪和妍贵嫔向来跋扈,皇后小产必然和她们有关,只是手头没证据只能草草了事。
这次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都察院岂能置事不理,这次毅然已经惊动了太后,嘉昭仪和妍贵嫔恐怕凶多吉少。
洛菡萏不敢耽搁,紧随其后来到慈宁宫,各宫大大小小的妃嫔都在,安荣华、柔婉仪、芳德仪、媛小仪,都已来到,而嘉昭仪与妍贵嫔头发凌乱的跪了地上。
“嫔妾纯婉仪叩见太后。”洛菡萏在太后面前不敢失仪怠慢。
“起来坐下吧,哀家虽到了安享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