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谢谢哥哥夸奖”程管彤暖暖的笑了起来,还没有来的及收起笑容,就听程轩话锋一转:“你是怎么想的?太子不应该是你想惹就惹,不想理会就不理会的。”

“这。。。”看着程轩皱起的眉头,程管彤有些尴尬,这事她做的考虑的不够周到,忘记考虑了程轩是太子伴读,这迁怒也是可大可小的。

“太子不是小人,不会迁怒”程轩看着程管彤担心的样子,一时就明白了程管彤内心所想,不由的心下也暖暖的,拿手抚了抚程管彤的头:“没事,别像个小大人似的担心大哥。”

“大哥,您说我去给太子道个歉?”程管彤是知道陆腾扬的性子的,虽然是小霸王的性子,但是啥事说开了就行,谁让他心里不痛快的话,那他会让他不痛快的人更不痛快。

“不用,管彤做错了什么?需要去道歉?”程轩有些失笑,看着眼前的妹妹,虽只是七岁的年纪,竟然给他一种明媚的感觉,这要是长大了,怕是会惊为天人。

“管彤错在之前缠着太子玩,没有认清身份,再错是没有清楚的告诉太子,男女有别了,不能一起玩了”看着程轩清明的眼光,程管彤内心一阵恶寒,好在她还是个七岁的孩童,这番解释也将就行的通。

“管彤如今真是懂事了”程轩赞许的点着头,想着还放在他那里的木剑,程氏拿给他,让他还给太子陆腾扬,但是看着太子这二日阴暗的脸色,他也是没有敢提这事,只待太子使完性子后再还去为妙。

“大哥,管彤已经七岁了”程管彤这几日听的最多的便是说她懂事了,听的她不由的也抿着嘴笑了。长大了,开玩笑,本姑娘要是说出来年纪怕是会吓到你们,都是活了三世的人了。

兄妹三人细细的又说了一阵话,就看程氏带着姨娘们迎了出来,程管彤心下暗笑,怕是爹爹程前松要下值了,这是每日里都见的情景,程氏都带着姨娘们迎在苑门口,在这天景朝,爹爹怕是最享齐人这福的男子吧?这谁家内宅不是正室跟小妾斗的你死我活的,偏偏这大房,还真是和谐。

果然,不出一刻钟,程前松就带着小厮青隐出现在清风苑,大家都见了礼,程氏便和程前松去太太处伺候了。

掌灯时分,待程氏程前松回来,大房也似往日一般,静静的用过膳,便都移步到花厅,方才说起话来。

“马上选秀了,咱们府里的女子程秀今年要参选”程前松用捧着茶杯,看着围在周围的妻女孩子们,朗朗的道来。

“程秀虽已满了十一岁了,但按年纪来说,仍是小了些”程氏示意青柳给程前松添了些水后,方才说道。

“话是如此,早日参选也早日了这一事”程前松摇着头说道:“不管选的结果,也能早些知道,如果落选,也好早做打算。”

程管彤心下一惊!这世怎么程秀进官选秀了?上世可不是这么回事,上世程秀嫁的是高门大户,后面处处为难做为太子妃的自己。上世程管彤再不管程府内的实事,也是很肯定的程秀没有去选秀这么一回事。

雪姨娘拿手给程氏细细的敲着肩,边敲着也边问着程前松:“老爷,那大姑娘这是要进宫了?伺候皇上?”

“非也,非也”程前松再次摇摇头:“选秀不光只是给皇上选,也还得给皇家的适婚的子弟们挑选!”

“那太子今年也是十一岁了吧?这次也会定下太子妃人选?那我们程府大姑娘也有机会?”程氏想着上次见到陆腾扬的情景,不由的发问出来,她总是心里发虚,又说不出个一二三。不过要是程秀当选上太子妃,那也是把程府上下的一干人等都绑上太子的战车了,这么理解吧,只要是程府的姑娘嫁给太子,大家就都会理解程府是太子的人。

不待程前松开口回话,程管彤的耳朵也坚了起来,说不出的紧张让她全身紧绷,仔细的听着程前松的回话。

“这话议论的过了,这雷霆雨露皆君恩,到时候怕是要看皇上的意思了”程前松再次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估计明儿老太太那边就会说起这事,你们可别乱议论,授人以把柄!”

“是,咱们也在咱们房子里说说,在老太太那里您放心”程氏抚了抚额,认真的点着头保证道,这也是因为程管彤跟太子陆腾扬在她面前的那一出,让她多嘴了问了一句,她平时的嘴跟闷葫芦一般的紧。

“如此甚好!”程前松也放下了茶杯,站起了身,看着程轩说道:“走,去书房校考你一番!”

程转点头称是,于是,福了礼,大家也就散了,程管彤也带着满腹的思绪随着青梅回到了她的房间。

 第15章 所想

呆呆坐到铜镜前,程管彤着白色的中衣看着镜中里的自己,却仿佛看到上世的情景,满天的红色,跳跃的喜烛,还有陆腾扬那厮帅气到让人发指的脸孔。

“姑娘,您怎么了?”青梅拿着木梳,给程管彤梳着已经放下的发丝。

“我没事”程管彤收回了思绪,看着在自己身边好好的青梅,努力扯出了一个微笑。

“姑娘,您这还叫没事啊?您都发了半响呆了”青梅轻轻的放下了木梳,拿手掌握好力度,给程管彤轻轻的按摩起了肩膀。

“真舒服。。。”程管彤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的哼道。还想什么上一世呢?难道只是一个程秀要去选秀?自己就又紧张了?忘了上一世陆腾扬辛洁的所做所为了吗?不,程管彤捏紧了拳头,她不是还想着陆腾扬,她只是怕程秀把程家也拉入漩涡,如她上世一般。

想到了这里,程管彤突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不行,这世无论如何,她都要跟命运抗上一抗,既然老天再次送她回来,不是再让她坐以待毙的。

至于程秀,就算她当选上太子妃,那离大婚不也还得再等几年?那就来得急,够她程管彤再谋划了。

“青梅,我真没事,不用担心”程管彤抬眼看了看青梅担心的脸色,终是真正的笑了,举手把青梅的手拉到了自儿手心按了按。

“姑娘。。。”青梅咬了咬唇,想说点什么,看到了程管彤如平常一般的神情后,终也是释然了:“以后有事不许瞒着奴婢,奴婢就算帮不上忙,也总能帮您出出主意吧?”

“是是是,我的好青梅,别担心,再担心下去,容易老的快”程管彤故意的做了一个鬼脸,逗的青梅一愣,接着也不由的笑了起来。

“姑娘?您可是在想太子殿下?”青梅边笑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程管彤的脸色。

程管彤脸色一变,是的,青梅一直服侍着真正的程管彤,从现在相处的模式来讲,感情应该也不错的,对于程管彤的心思,怕也知道一二,而自己这世对青梅如此亲近,也是上一世的因素在里面。

看着程管彤变幻莫测的脸色,青梅心下也有些坎坷,正想开口,就听程管彤开口说道:“以前不懂事,经过上次的事儿,再不懂事的话,对不起爹娘,更对不起程家了!”

“姑娘,怎么会对不起程家呢?”青梅有些不解了。

“男女大防,我都七岁了,要是再传出些不好听的话,这以后程府的女子名声会如何”程管彤笑着点了点青梅的额头。

“这,真是。。。”青梅一直子想通了,脸突的就白了,是呵,要是姑娘求仁得仁,但是如果没有得偿所愿,那赔上的不光是姑娘一个人,而是整个程府家风不好了。

“好啦,你家姑娘我都没事了,你别可皱成了苦瓜脸”程管彤站起身,拍了拍青梅的手:“不早了,歇息了!”

安顿好程管彤睡下,又细细的放下帘子,吹灭了烛火,青梅轻手轻脚的关上门也歇息了。

一屋的寂静,程管彤以为自己会失眠,又要数无数只羊才能回到空间,哪知道沾了枕头,竟然就成功的睡着了。

落到了书房,程管彤已经很习惯了,先是来到书架,打算先看会关于刺绣的书,因着祖母的生辰,程氏也准备着屏风做贺礼,自儿也是打算准备准备,不打算出挑,但也不能落于人后不是?

找到了四大名绣,拿在手上,坐在电脑桌后的凳子里,程管彤认真的瞧了起来,边看着,边也记着一些花样儿,虽然已经当过一世的古代人了,程管彤还是不敢说自己是懂刺绣的,而且不光是古代,就是在现代,那一手好的刺绣,也是绝活的,不说其它的,一个顶级的刺绣大师,光是素描、速写、国画、毛笔字,还有工艺美术,这都只是基本功了,而她程管彤,打算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从刺绣开始。

想到了这里,程管彤更加认真了。不为别的,就为以后家族万一有些啥事,自家人能有一个出路。

如同吸水的海棉般,程管彤遨游在知识的海洋,她又忘记了时间。

“姑娘,您醒醒”青梅看着仍旧睡着有些沉的程管彤,又看了看天色,终是叫了出声。

“嗯??”程管彤睁开了眼睛,看着床前的青梅,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暗道,怎么老是要青梅叫自己起床啊,这个印象是真真不好。

“姑娘,洗脸水打好了,早些起身,免得凉了”月嬷嬷也端了水盆过来。

“嗯”麻利的起了床,穿上了衣服,洗了脸,漱了口,再慢慢的进了早膳,跟月嬷嬷交待了几句,程管彤精神饱满的带着青梅走出了清风苑。

程管彤到了朝霞苑门口时,程秀想必是昨日也收到消息了,正趾气高昂的说着什么,程怡在边上笑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程嘉如同昨日一般,与世无争的样子。

程管彤没有理会各人的表情,给大家见了礼之后,就退到了苑边上静静的等着。

看到程管彤这副样子,程秀还没有来得急说什么,就听到程怡急吼吼的大声说道:“哟,有人还真有眼力见,现在知道自儿躲一边去了!”

程管彤眉头都没有抬一下,仍是定定的站着,青梅本就提起的心,也就安心的放下了,姑娘现在是真的懂事了,没有像之前一般,有点事就炸乎了起来。

看到程管彤没有接口,程怡有些讪讪的,对着程管彤甩了一个大白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刚到辰时,昨日见的廖嬷嬷准时出现在苑门口,带着众程府的姑娘们走了进去,刚绕进游廊,就见辛洁穿着一件白色打底粉色小花的对襟裙朝着自己走来。

“程姐姐,我是辛洁,昨儿没有看到您,今日得见,果然如母亲所说,天姿国色”辛洁如同没有看到程管彤一般,直直的奔着程秀而去,亲热的拉着程秀的衣襟,笑着说道。

“昨儿辛娘子说过我啊?”程秀看着辛洁也笑着说道,她也是知道,辛娘子的名气很大,能让她赞上几句,那真真是有脸了。

“那是自然,昨儿母亲就在说,一看程府大姑娘就是个有福的”辛洁亲热的拉住程秀的手臂,随着程秀一起走同大厅。

程管彤脸色都没有变,反倒是青梅,先看了看程管彤,又看了看辛洁。

程管彤给了青梅一个安慰的笑容,心下暗道,看来这个辛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她是冲着太子妃来的,自己跟太子陆腾扬这边交恶的事儿,只要细细的打听一下,自然是打听的出来的,加上如今可以进宫参选的是程秀,怎么看,都是程秀当太子的机会更大。

程管彤心下释然,只要辛洁不如同狗皮膏药般缠着自己,那自己行事也会方便许多,她抬眼看着前面握手前行程秀跟辛洁,虽然有些好笑,前世,这二个人也算是冤家呢。

守规矩的拜见了辛娘子,辛娘子也不客气,吩咐大家摆上琴,就教授了起来,昨夜程管彤虽没有看有关古琴的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