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太子殿下。。。”看着被程轩拉住的衣袖,陆腾扬瞪大了眼睛:“昨儿可是说好了的,不然小爷我昨个就去问个明白了,这真是欺人太甚!!”

“昨儿微臣就问了个清楚明白了”程轩赶紧的松开陆腾扬的衣袖。

“问明白了?怎么说的?她这坠马是不是摔傻了脑袋?”陆腾扬气哼哼的说道,开玩笑,他这辈子还没有这么让人忽视过呢,换成谁都咽不下这口气:“她是不是应该当面给小爷赔个不是呢?”

“她没有告诉微臣,但是给太子殿下您写了一封书信”程轩边说道,边伸进怀内掏出了程管彤给他的荷包,才掏出来,就见陆腾扬一把抢了过去,引得程轩一愣。

“这是什么?”没有理会程轩的发呆,陆腾扬看着手上的这个荷包,手缓缓的抚摸了上去,浅绿色的面料,上面徐徐如生的绣着一只吃着胡萝卜的小兔子,兔子可爱的坐在草地上,怀里面抱着一只超大的胡萝卜。

“这是微臣妹子绣的荷包,还没有绣完呢,拿来装书信”程轩昨日是直接放入怀里的,现在也才发现这只超可爱的兔子,竟是觉得有如程管彤般的可爱。

“看不出她手艺还不错”陆腾扬拿鼻子哼了哼,一转身,端坐到在大殿上的茶几后面,方才小心翼翼的把书信掏了出来。

“太子殿下金安,民女因年少无知,无视礼教,险些带来祸事,现知过深刻的学习《女诫》之后,民女深知错误的行为,也懂得男女大防,更愿意纠正错误,故之前跟太子殿下请求的礼物实属放肆,万幸太子殿下宽仁大度,想必不会跟一个小小女子的错误计较,民女此后定会格尽礼教,民女程管彤拜叩”。

陆腾扬看着跃然纸上的清秀小字,心突的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眼睛恋恋不舍的从纸上移开,看下站在下首的程太轩,开口道:“令妹可还有啥口信没有?”

“回禀太子殿下,没有了”程轩看着陆腾扬突然神采风扬的样子有些愕然,昨儿也没有看纸条上写的啥,现下内心有些不解。

“如此也行”陆腾扬收回了目光,再次看上手上的纸条,嘴角上扬,竟是想不到程管彤写得一手好字,更是意外的是,竟然刺绣也如此可人,让人一见就内心愉悦。

“那太子殿下心结已解?”程轩看着陆腾扬明显的好心情,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受不了陆腾扬的阴沉了。

“解了,一会你再稍个书信回去”陆腾扬现在是看啥都顺眼了,他想也是,这程管彤再是大胆,也不敢耍他陆腾扬,再说了,这个解释他陆腾扬也能接受,看在她这么诚恳的份上。

“是,微臣明白”虽然有些头疼还要传信回去,但是这事总算解决了,陆腾扬是谁?是这天景朝的当朝太子,以后的皇上,总不能的跟他结上心结吧?程轩如此这般的想着,也抬腿向前走去,打算收走陆腾扬放在茶几上的荷包,这手刚刚抬起来,就听到陆腾扬一声喝道:“你干什么?”

“这。。。微臣答应舍妹将书信跟荷包带回府中”程轩满头黑线,伸出的手真不知道是收回来还是直接伸到茶几上。

程轩话音刚落,只见陆腾扬麻溜的将荷包也抓在手中,细细的将书信按原来的折子折好放了进去。

看着陆腾扬将书信装了进去,程轩笑着伸出了手,打算将荷包再放入怀里。

“我的了”陆腾扬将程轩伸过来的手打掉,直接将荷包放入了自己的怀里:“我就拿着了,这不是给我的书信吗?再说了,我给她刻的木剑也扔在你们府里了,还个礼也是正常的。”

“太子殿下,这荷包还没有绣完呢,只绣了一面,木剑在微臣这里,正打算还给殿下呢”程轩真是急了,这书信跟荷包带不回去,程管彤不定怎么怪他呢,再说了,这女子荷包书信怎么能留在男子手上?这于礼不合。

“小爷我不嫌弃。”陆腾扬拍了拍胸口,荷包已然安放在他的怀里。“这事就这样了,稍后给你带书信回去,记得把木剑也交给你妹子,大丈夫不可食言。说了送她便送她。”

“这。。。。”程轩看着陆腾扬的样子,心知已经无力回天了,只能回府再给程管彤好好的解释了。

“别这的,那的,走,陪小爷去练剑去”陆腾扬朝空中舞了舞袖子,高兴朝着程轩说道。

“是,微臣遵命”陆腾扬一高兴就是喜欢舞刀弄剑,程轩突然好奇程管彤到底写的啥,让陆腾扬高兴这样?

 第18章 紫匣盒

程管彤坐在铜镜前,看着晚膳时程轩偷偷塞给她的东西,以为是她拿给程轩的荷包,也就顺手装了起来,哪知道?竟是另一张纸条?

程管彤盯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原谅你”时,忽然就失笑了,原谅我?陆腾扬你配吗?肯给你低个头,认个错,想换来的不过是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姑娘?这是?”青梅边给程管彤放下发丝,边拿着木梳边问道。

“太子写的”程管彤眼睛仍定定的盯着那个字纸,这真是个玩笑,但是她却笑不出来。

“这可如何是好?”青梅看着字条,一下子欢喜了起来,可是才笑着就不由的又垂下了眉头。

“什么叫如何是好?姑娘我可没有打算跟陆腾扬有任何的瓜葛!”程管彤的声音里有着一丝她没有发现的颤抖。

“是是是,那既然这般,就把字纸收起来吧”青梅也稳了稳心神,放下木梳,打算转身去拿紫匣盒,好让程管彤把纸条收了起来。

“不用收了”程管彤拉住了青梅,顺势也站了起来,把纸条拿到了灯烛上,微着眼睛看着纸条燃了起来,方才松开了手,让纸条落到了地上烧了起来。

“姑娘,这。。。”青梅拿手捂住了嘴,有些不理解的看向程管彤:“您平时不是都把这些小玩意收起来了吗?”

“把东西拿来”程管彤挑高了眉头,看来有她不知道的东西呢,这上世她才穿过来之前,程管彤跟陆腾扬怕是也有猫腻?

“什么东西?”青梅有些呆呆的问道。

“那些小玩意”程管彤有些觉得好笑,顺着刚才青梅说的话,提醒了句,她倒是好奇,到底有啥小玩意。

“是是是,奴婢去拿”青梅反应了过来,赶忙转身去衣橱下面的屉去取出紫匣盒,她刚才就是打算去拿紫匣盒的,只是看程管彤将纸条都给烧了,才一下就给忘记了。掏出紫匣盒,忽的就想到了程管彤确实很久都没有再让她将盒子抱出来把玩了。

一个不算小也不算大的紫色盒子,看着材质就知道名贵,程管彤瞪大眼睛,上世她怎么没有见过这个盒子?而她上世是嫁给了陆腾扬的,于情于理,都是应该见到这个盒子才是?那上世这个盒子去了哪里?

程管彤拿眼去看青梅,青梅也不解的盯着程管彤,反倒是让程管彤笑了起来,就算这个盒子解释不通,她都不会怀疑青梅,要说这个世界上她程管彤最信任谁?那就是青梅,上世青梅陪着她成长,陪着她嫁入太子府,再一路陪着到死,都没有落个好,这世,她程管彤一定要让青梅过上好的日子。

“姑娘,您怎么这么奇怪?”青梅看着程管彤先是严肃的盯着她,然后又忽的笑了起来,搞得她七上八下的,但是心里的疑问仍是问了出来。

“我是觉得好笑,之前当着的宝贝吧,现在又觉得一文不值”程管彤笑着拉了拉青梅的手,安抚的拍了拍:“别担心,没事!”

“奴婢也觉得奇怪,这字条,您都烧了,换成您之前,肯定不会”青梅听着程管彤解释,心也就放了下来,她青梅也不是傻子,从府里的每个人的态度上也能看出来,现在姑娘也大了,怕是心里有了计较,方才这般行事的。

“青梅,之前是我不懂事,年纪小,你懂吗?”程管彤看眼紧紧的盯着青梅,认真的解释着,换成别人,她肯定不会如此这般,但是青梅不一样,她在乎的人儿。

“姑娘,奴婢省得,奴婢说句不应该说的话,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您都不应该跟太子殿下走的太近”青梅也不避讳程管彤的目光,勇敢的迎了上去。

“我的好青梅,知我者,你也”程管彤心下感动不已,这青梅是从头到尾跟自己一条心,这话,就算让程氏来说,都会绕着几道弯表达出来。

“姑娘,那您?”青梅拿眼看看了紫匣盒,心下暗自叹了一口气,她是知道程管彤对陆腾扬的心思的,也知道这次受伤之后,程管彤的改变,也没有多想,只是想到是程氏给的压力加上流言蜚语让程管彤不得不成长,于是心下更心疼起程管彤了。

“去拿个火盆来”程管彤看着紫匣盒,终是下了决定,不管上世跟这世这个匣子的命运,它本身就是应该不存的,现在出现了,既然就让她来消灭它。

“姑娘,您舍得?”青梅有些不信的低叹道。

“有啥舍不得?再说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妄念,如果妄念散去,不是更好?”程管彤看着青梅的表情,几乎就确定了这原主儿,对陆腾扬的心思了,而青梅做为贴身伺候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如今青梅没有怀疑自己,也是幸事。话说就算怀疑了,她程管彤也能圆过去,毕竟她都是重活一世的人了,不再像上世那般无助了。

“姑娘。。。”青梅心下大动,有些心疼的反手紧紧的握住程管彤的手。

“真没事,去拿”程管彤看着青梅笑了起来,又细细的吩咐了一句:“别惊动其它人!”

“是”青梅轻轻的应声而去。

看着青梅离去,程管彤看着紫匣盒,拿手轻轻的打开来,只见里面有木弹珠,有小泥人,有草编的小虫,有男子用的汗巾。。。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看就是原主儿偷偷收藏的陆腾扬的物件,突然的,程管彤的心有些酸涩,不光是为原主儿的那般心思,也会自己上世满腔柔情换来如此决绝的背叛,可悲的是,这个背叛不光拉她程管彤一个人入了地狱,而是她全家人。

想到此处,程管彤收拾了起来了心情,这世,她断不可以让陆腾扬影响她的任何事。不是不想报仇,而是只有经历过古代生活的人方才知道,想报复统治者是谈何容易,一步差池,就会犯下滔天的错误,而在这个时代,一个人犯错,可以说是全家人陪葬的。

她犯不着,也犯不上再为上世的事计较了,只求这世能平安就成。至于辛洁,程管彤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现在可是程秀的跟班了,那个甜甜的叫着“程姐姐”的辛洁,现下也是属于程秀的,只要程秀没有犯下大错,她程管彤是不会去刻意提醒的,再说了,她提醒?有用吗?

“姑娘,拿来了”青梅拎着一个火盆,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再细细的关上了门。

“行,拿过来吧”程管彤也站了起来,抱着紫匣盒走了过去。

“您走远点,我来吧”青梅蹲了下来,拿出纸条引了火,再看向了程管彤。

“没事,一起吧”程管彤把紫匣盒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将易燃的东西一点点的扔了进去,看着火舌一点点的窜了起来,照得对面青梅的脸越发的红了起来。

“好了,快把盒子收起来去”程管彤看着东西都差不多扔进了火盆,最后将那个小泥人拿脚用力的踩成了小泥片,细细的扔到火盆里当灭了火。

“是”青梅笑着点了头,她还以为程管彤也会烧掉这个紫匣盒呢,不想却是让收了起来,再一细想,也是,这个匣盒不过是当初特别找来装这个物件的,不算是陆腾扬的。

忙完了现下的事,青梅打来了水让程管彤细细的净了手,又把火盆端出去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