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知道了”程氏欣慰的点头称是。

接下来几日,除了去辛娘子那里学习之外,就见程管彤关在房间里面,除了青梅跟廖嬷嬷外,哪个都不准进,就是准备了材料的熙姨娘心里暗道,怕是姑娘打算给老太太绣个物件外,其它的也就不知道了,不过离老太太寿辰不过十来日了,这就算赶工也绣不出大件儿了。程前松倒是借着喝茶的功夫打探来着,倒是让程管彤一句,到时候您瞧好了,就给打发了过去。

十几日的功夫很快便到了,程府整个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过了老太太的寿辰,便是府里的姑娘进宫选秀去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这终归是喜事。

从一大早起,程府的门前便是马车不断,贵客一个接一个的盈门,不说程府的长子位高权重,广结善缘,就是这老太太本身自己就是国公府的嫡女,打小就跟永秀公主是手帕交,因此但凡有能跟程府说上的都赶来程府贺寿。

程老太太也整个人都喜气的端坐在太师椅上,不光接受着小辈们的拜寿,更是程府的太太们也带领着一个接一个的诰命夫人们的拜见着。

“瞧着程府的女孩们,多俊秀”说话的是清平王的夫人,只见她含笑看着程老太太身边的女孩们点着头。

“那可不是,再过几年,怕是这门槛都会被踩断”布政使夫人也是笑着附和道。

“这是说哪儿的话”于氏笑着,抬手舞了舞手里的帕子。

大家闻言都笑了起来,整个大厅都热闹了起来,只听前院忽的传来一声报备:“永秀公主,太子殿下到!”

程老太太听了,立马端站了起来,带着笑迎上前去,还没有等程老太太见了礼,只听永秀公主打趣道:“寿星给本宫见礼,不是成心给折寿了么?”边说着话,边双手扶起了程老太太。

“祝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陆腾扬双手合拳,朝老太太拜去,后身的小厮端上一座徐徐如生的白玉观音,引得众生一阵惊叹。这白玉观音并不少见,少见是这白玉竟如透光般的材质,一看就是上品。

“多谢太子殿下”程老太太示意钱嬷嬷上前收了物件,笑着跟陆腾扬道了谢。

程老太太命人安了座儿,让永秀公主跟陆腾扬坐了下来,才坐下,陆腾扬的眼神一下子就看了程管彤,只见程管彤今儿穿了一件浅杏色的烟云蝴蝶裙,配上了程氏那日让送来的喜鹊登梅簪,竟是让陆腾扬挪不开眼睛。

程管彤本是没有注意陆腾扬的,但是看着程秀递过来的杀人般的眼神,有些不解的抬起了头,看着陆腾扬热烈的眼神,再看看程秀杀人般的眼神,一下子就懂了,怪不说上世程秀如此针对自己,怕就是这个原因吧?

本想拿眼去瞪陆腾扬,程管彤想了想这厮的毛病,越是对他不理不踩,他越是上敢着上前,倒不如落落大方的回他一个微笑。

有些意外竟能得程管彤一个微笑,陆腾扬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完全没有听到永秀姑姑说话。

“跟你说话呢”永秀公主扯了扯陆腾扬的衣袖,陆腾扬方才回了神。

“姑姑,您说什么?”陆腾扬收回了视线,心下有些欢喜,这程管彤跟素日里很不同,偏偏儿他又说不出原因,就是看着欢喜,以前没有坠马的时候,有些时候还比较烦她,现下竟是如此不同。

“程老太太问您,这个观音怎么会如此透明?”永秀公主顺着陆腾扬的目光看去,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女孩落落大方的站在一边,打扮得体喜气,最难得是周身的淡然给她增色不少。

看着永秀公主的目光看了过来,程管彤微笑着也稍福了一礼,引得永秀公主暗自点头。

“这是南方上供过来的,说是羊脂玉,特意讨来给老太太的”陆腾扬说的是实话,这座玉观音,就是皇帝也是赞不绝口的。

“这个真是宝贝了,可得给我收好了!”程老太太笑的开心,故意对着钱嬷嬷笑着说道,引得大家又是一阵笑声。

整个大厅坐满了不少的勋贵女眷,许多都是进了府里就将礼单尽数交给了管事的嬷嬷,反倒是这程府的姑娘们还没有来的及献上贺礼,永秀公主太子殿下进来了。

于是有好奇的夫人笑着说道:“这府里的小姐们还没有给老太太献礼了,不如也让我们开开眼?”

大家笑着附和着,在于氏的眼神鼓励下,程秀也大方得体的先站了出来,从身后的丫头处接过一个檀木盒子,拿到手上之后,眼神儿飘到陆腾扬那儿转了一圈,低下头,走到程老太太跟前,拜了下去:“孙女祝祖母福如东海,寿北南山,知道祖母喜欢好玉,加上又信佛,所以命人找了这尊玉观音,虽不及太子殿下的玉观音贵重,也是孙女的一片心意。”

话说道,便将手中里的盒子打开,只见一尊白玉观音闪着流彩的光芒,竟是跟陆腾扬送的礼物同一物件,虽然不及陆腾扬送的水色好,但是这个成色却也不差。

“哟,这大姑娘送的寿礼竟跟太子殿下如此相同呢”布政使夫人叫出了大家的心声,确实,这白玉观音就凑成了一对了,话说又是在这选秀的节骨眼上,这皇上应该不会收程府的女孩为妃,毕竟才十一岁,真要成婚,怕是要等上几年呢,但这指婚的可能性很大,至于指哪家嘛,这也得看皇帝的考量了。

这一句话,直让程秀害羞的低下了头,而陆腾扬则收起了笑意,双手握拳,全身僵硬了起来。

“这礼送得可贵重了!”程老太太命钱嬷嬷收了起来,拿眼看向于氏,只见她笑着跟老太太说道:“这可是她拿自儿的拿的主意,只是没有料到这么巧,倒是让老太太收了二尊玉佛了!”

“这是好事”永秀公主也笑着点头,拿眼看向程秀:“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薛清啊,你真是个有福的人”这永秀公主一高兴,直接喊了程老太太的闺名,好在厅里除了陆腾扬外,坐的都是女眷,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可不是吗?”三房的林氏也笑着打了一个眼色,于是程怡走上前便拜了下去:“祝祖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然后双手掏出了一柄玉如意,朝着程太老太太献去,只见这柄玉如意的形状像长柄钩,看起来晶莹剔透,闪着温暖的光泽。

程老太太自儿拿手接了,入手如摸绸缎般,才拿见手上,只见程怡再朗声音说道:“希望祖母事事尽如人意。”

“好好好”程老太太也笑了起来:“你们啊,都过得好,才是让我如意了呢”说着话,也示意钱嬷嬷上前收了起来。

“这程府的女孩们都是尽了心意找来的都是好物件啊,老太太有福啊”周边的赞美声不断的响起。

 第21章 贺礼

“这不光是物件好,寓意更好,真是有心了”这番话听的林氏不由的也心喜了起来,今儿来给程老太太贺寿的都是贵人,这程秀嘛,说不定就能选秀成功,说不定能指个皇亲国戚,自儿这个女儿嘛,能出些风头,在贵人面前露露脸,他日议亲也是有利的。

程怡也献了贺礼,看见程管彤淡然的站在一边,正想开口说话,就见程嘉跟程瑜拜在程老太太的跟前,身后有人抬起了一座珊瑚的雕件……松鹤延,只见座件周身通红,长约二尺,是一位身处峻岭的老寿星,背靠千年苍松,身旁丹顶鹤起着舞。

才抬上来,只见宾客们齐声惊呼,就连永秀公主也有些讶然,这个物件价值不菲不说,怕是有钱也难寻。

“这怕是值不少的银钱吧”布政使夫人再次喊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

“我跟妹妹花光了身上的银钱,还把素日里大家给的年礼都用上了方才购得,主要是觉得祖母肯定会喜欢。”程嘉红着脸柔声说道,边上的程瑜也连连点头。

“这府里的姑娘个个都是顶好的”清平王夫人连声说道,拿眼不由的多看了程嘉几眼。果然是大家出身的闺秀,当着这么多的人,也是进退有度。

看着大家都送了贺礼,程氏不由的有些脸皮发红,她竟是没有想到,一个老太太寿辰,几房竟然都拿出了如此的好物件,她却是没有准备,由着程管彤自己去发挥,现下这脸肯定是丢定了,而且是当着全城的贵人们,明儿还不知道会传出啥难听的话。

想到此处,不由的拿眼去看程管彤,只见程管彤仍是淡然的看向程氏一眼后,上前给老太太认真的磕了一个头,方才抬起头来朗声说道:“孙女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孙女准备的这个寿礼,望祖母喜欢!”边说着,边示意青梅跟着廖嬷嬷上前,缓缓的当着老太太面,打开了一副绣品。

这才打开,能看到绣品的人都惊呆了,包括母亲程氏也是心下一呆,接着就是心落了地,这次总算没有丢人,只见绣品上老太太如同真人一般的端坐在案首,那数笔就勾画出的神情,灵活灵现,将老太太的神态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这个手艺可真是绝了”永秀公主首先叫了出来,先是看了看程老太太,又看了看绣品,终是对着程管彤笑着说道:“这可真是像你祖母啊,如同真人一般!”

“祖母的样儿一直在管彤心里面,这祖母过寿,加上现在学习刺绣跟画画儿,想着能亲手给祖母一份贺礼讨祖母一笑”程管彤对着永秀公主施了一礼,方才回答道,然后微笑着朝着程老太太看去。

“好好好,所有的贺礼里面,我最喜欢管彤这份,有心了,去,钱嬷嬷,找人裱了,给我挂室里去”程老太太笑得上牙不见下牙,心下是真的欢喜起来,这程管彤用的是现代的素描手法,寥寥数笔,就将程老太太的面善跃然绣品间,哪能让人不喜?

“遵命”钱嬷嬷也拿眼看向程管彤,这五姑娘坠马之后,倒是真是变了不少。

“这可不行,我可眼红了”永秀公主拿眼看向程老太太,“这个我过寿的时候,你府里的姑娘也得给我这么一副绣品,不然我不干啊!”

“这有何难,管彤,听到没有?有人眼红了”程老太太笑着看向程管彤,越看心下越是欢喜,打扮的简单大方,又不招人眼,是个懂事的了。

“蒙公主不弃,管彤给您绣上一副便是”程管彤笑着抬眼看着公主,想仔细记住永秀公主的样儿,好在她现在虽说不上过目不忘,但也是差不多了。

“如此那便谢过了”永秀公主也不矫情,直接笑道。

程管彤又笑着还了礼,便是退了一边,布政使夫人更是朝着程管彤笑着说道:“这才几岁呢,便有如此的功夫,以后真是不得了!”

“可不是吗?这最重要是有心意,看这针脚,真是用了心的”圆脸的贵妇人恋恋不舍的目光打量着绣品。

“哟,这五姑娘一向是个坐不住的,去年才学刺绣那会可是听大嫂说的,真是头疼呢,现在这手艺竟如此惊人了,这大嫂果真是教导有方啊”林氏笑着大声的朝程氏说道。这话透露出了二个意思,一是说程管彤根本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二是说这程管彤才学习了一年就有这个水平了?估计也是请人做的吧。

“这个绣功怕是没有几年功夫是不行吧?”在林氏边上伺候的莉姨娘装做很是无意的扫过绣品,小声的说了出来,偏偏又能让大家都听的见。

不待程氏回话,就见程管彤上前一步,对着林氏施了一礼,红着脸说道:“婶娘,莉姨娘,让您们给发现了,我才跟着娘亲学刺绣不久呢,手艺还得再练,也就是讨了个巧,把心里的祖母画了出来,其实您们看,这绣品需要的绣工并不多”程管彤低垂着眼角,心里暗自冷笑,但是面上不显。

说完不待林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