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烧香!来,管彤,上前拜见释然大师!”

这。。不是在寺外拜见过了吗?程管彤心里腹谤着,但也是上前走了一步,一个标准的全礼拜了下去,朝着住持说道:“程家有女管彤拜见释然大师!!”

“阿弥陀佛,好说,好说!”这释然大师笑着摆了摆手,将桌案上的摇签筒递给了程管彤:“你且去正殿虔诚的拜佛,打个签出来,不要自儿看签,只将签儿拿回来就行!”

“谢谢大师!”程管彤双手接了签筒,对着释然大师再次一拜,但由小僧人带着去了正殿,一直都在走出了偏殿,程管彤都能感觉到程秀程怡不善的目光跟着身后。

跪倒在佛祖跟前,程管彤收了其它的心思,别的不说,就说她穿越,重生,这冥冥之中,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双手合十,嘴里念道:“信女程管彤,一愿祖母长寿,二愿家宅安宁,三愿父母安乐!”

说完便认真的拜了下去!

这父母,便是指她在现代的父母了,程管彤生生的压下了她的思念。

活在当下!她只能活在当下!

拜完了佛祖,程管彤双手握住签筒,认真的摇起了,不到十下,一只签便从签筒里飞出,不待程管彤反应,只见小僧人走了上前,将签捡了起来,看也不看,便收到了怀里。

这。。。程管彤有些郁闷了,这是个人都会好奇吧,认真的打了签儿,还不给看,真是好没有道理。

虽是心里这般想着,但也不敢造次,只能闷闷的跟着小僧人回了偏殿。

看到程管彤回来了,释然大师笑了起来,看了看程府的几位姑娘,笑着说道:“这寺里面有一颗百年合欢树,长得极为喜气,姑娘们倒是可以去瞧瞧!”

程秀程怡对视了一眼,程怡便是走上前朝着释然大师说道:“大师,您看我们也能去摇个签儿吗?”

“阿弥陀佛,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释然大师笑了起来,朝着小僧人说道:“带众姑娘去正殿吧!”

释然大师话音刚落,就连程嘉程余也是欢喜了起来,这摇签,换成是谁,都想试试不是?

“是!”小沙僧点了点头,将怀里的签儿掏了出来,翻过来放在了案桌上,便是带着程秀等人去了正殿。

程管彤之前就抽了签儿的,现下自然是不去再去的,心里暗道,看着这释然大师的意思就是清场嘛,不用他想着法子赶人,程管彤便是朗声说道:“释然大师,信女对那颗百年合欢树极有兴趣,现下能去看看吗?”

“阿弥陀佛!”释然大师点了点,笑着说道:“现下只有你自己寻了去了,出了后院,一直向北走,有坐水井坊,便是那里了!且看你跟合欢树是否有缘了!!”

“多谢大师提点!”程管彤笑了起来,又对着程老太太施一礼,才方带着青梅出了偏殿!

她的方向感一直都不错的,不怕找不到!

 第43章 生辰礼物

程管彤带着青梅出了后院;就一直向北走去;果然如释然大师所说的一般看到了一坐水井坊。

“姑娘,您看,肯定是那颗树!”青梅很是开心;指着水井坊边上的一颗大树高声说道。不,这不是一颗树;这应该是二颗树,二颗树平地起;但是长着长着,树干却是紧紧的抱到了一起,远远看去犹如一颗树一般。

“合欢树?这名字取的倒是颇有意思!”程管彤看着青梅的笑脸,也忍不住笑着说道。

“姑娘;奴婢听人说过;这合欢树还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呢!”青梅拉着程管彤快走了几步,来到了这合欢树下,欢声说道。

“这树还有凄美的故事?”程管彤有些意外的低语,忍不住笑道:“看你欢快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呢!”

“这不是奴婢见到这合欢树高兴的吗?”青梅忍不住脸红了起来,但也是喋喋不休的说道:“据传这是一个年轻的皇子爱上了敌国的公主,但是两人又不能在一起,但又不忍看两国交战,便是双双自杀,皇慈寺慈悲便命人将二人尸骨收了起来,因其两人还未成婚,又怜其爱情,所以将其双双埋在了两颗树下,可以对望,哪知道,树木繁华时,却都向着对方靠拢,最后就是二颗树抱了起来!”

“小妮子,说的这般兴起,你可是动了芳心?”程管彤听着唏嘘,看着眼前的合欢树繁盛的样子,两个人如若相爱不能一起,这样却也是不错,倒也是少了不少烦恼,心下这般想着,嘴里却是逗着青梅。

“姑娘,我哪有!”青梅拿眼看了看程管彤,轻跺了下脚,笑着说道:“早知道就不告诉姑娘了,白白浪费了奴婢的口水!”

“好好好!可不敢浪费咱们青梅的口水”程管彤也笑了起来,朝着青梅鞠了一躬,笑着说道:“辛苦好青梅给我讲了一个这么凄美的故事!”

“姑娘!!就会戏耍奴婢!”青梅再一跺脚,笑着说道:“奴婢恭喜姑娘又长了一岁!希望姑娘会喜欢!”说罢,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荷包,双手递给了程管彤。

程管彤有些意外的双手接过荷包,嘴里说道:“这竟是还有礼物可收?”

“姑娘瞧瞧看喜欢不?”青梅脸上带上红晕,嘴里小声的说道:“不喜欢也没有其它的了,姑娘就只能将就将就了!”

程管彤将荷包打开,一个棉布做成的小玩偶就出现在了眼前,不过半个手掌大,但是这一眼瞧着就自己,穿着素日里自己最喜欢穿的衣服,脸上也是带着程管彤的招牌笑意,一看就是可喜。

程管彤看了看手上的玩偶,再看了看青梅,忽的一下了,心就柔的一塌糊涂,眼框再一酸,险些掉下泪来,嘴里念道:“这素日里你都是跟着伺候我的,想来这都是熬夜做的吧?”

“姑娘喜欢就好!”青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

“喜欢,喜欢,哪能不喜欢!!”程管彤收了泪意,拿手挘藪{眼睛,也扬起了笑脸,扬声说道:“青梅送的,我都喜欢,我会好好的收起来的!”说完,便是仔细的将小玩偶又收到了荷包里,再仔细的挂到了腰间。

“只不过收了一个婢女的礼物,就想哭鼻子了?”突然一道声音从树上传来,惊的程管彤拉着青梅退警觉的退后了一步。

“何人?”程管彤定了定心神,在判断着来者是敌是友,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不用等程管彤再思考,陆腾扬就直接从合欢树上跃了下来。

“怎么是你?”程管彤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但是脸色一冷,淡淡的问道。

只要不是歹人便好,毕竟现下自儿跟青梅尚没有自保的能力。

再者来说,女子如若被掳,这名声便也是坏了!

“怎么?你不高兴看到我?”陆腾扬看着眼前的程管彤不若刚才欢乐的样子,又是脸色冷冰冰的了,心下颇有些受伤,他堂堂太子爷竟是比不上一个婢女了,于是带着不解的问道。

“民女不敢!”程管彤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淡淡说道。

心里却是狂吼,什么婢女?那是青梅,我心里的好姐妹,你这种人渣,怕是永远不理解感情为何物。

“程管彤,你能不若这般跟我讲话吗?”陆腾扬眼底挘鲆凰渴苌耍膊恢赖降自趺椿厥拢褪窃谝馄鹆苏獬坦芡那樾鳎以椒⒌脑谝饬似鹄矗土幌蜃钜晕恋淖灾屏Χ嘉薹ǹ刂扑乃寄睢

是思念吗?陆腾扬有些发怔的看向程管彤,竟是思念吗?是从多久开始的呢?那日在程府吗?气得自己把木剑扔掉的那日吗?还是收到程管彤书信的那日?陆腾扬也说不清楚了,他只觉得看向程管彤时,有种淡淡的心痛,却又不知道为何!

“是,是不能这般跟太子殿下讲话!”程管彤淡淡的扫了一眼陆腾扬,脸上带出一丝笑意,嘴上喊道:“民女拜见太子殿下!”

嘴上说着,身子便是行了一礼。

“你。。。”陆腾扬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今儿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这程管彤要来皇慈寺进香,也好不容易从宫里溜了出来,因怕惊着她,才想着远远看上几眼便是,哪成想,这程管彤落了单,心下一喜,便出来相见,这竟是。。。

“太子殿下可还有事?”程管彤无视陆腾扬的表情,仍是淡淡的问道。

“。。。。。。”陆腾扬感觉他满心的欢喜都变成了沮丧了,张了张口,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想来,太子殿下没有其它的事呢了!”程管彤看着陆腾扬张目结舌的样子,心下冷笑,哼!现下不知道打的什么坏主意呢!

说罢,便是转身想走。

“等等!”陆腾扬连忙张口说道,一个着急,就伸手拉住了程管彤。

“太子自重!”程管彤看着陆腾扬拉住的袖子,冷言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陆腾扬脸上飞出一丝红晕,急忙松开说道:“这不是怕你走掉吗?”

“太子殿下有何吩咐?”程管彤淡淡扫过眼前的陆腾扬,心里一抽,上世她为了他家破人亡,都没有换回一个眼神,可笑这世他竟然在纠缠于她?想想真是可笑。

“程管彤,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陆腾扬看着程管彤的眼神,心突然的慌了起来:“如果是我哪里做不好,我给你赔罪!”

“太子言重了!”程管彤心下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想着对方的身份,如果无端闹了起来,吃亏的也自己,如此想着,面上便是一松,轻言说道:“男女七岁不同席,希望太子能够理解!”

话都说这份上,你陆腾扬还不滚?程管彤心里暗道,这厮怎么还是这般阴魂不散的?怎么皇帝就不借着选秀给他定个人家呢?实在不行,跟辛洁再去配配对?

“你可真是这般想的?”陆腾扬细细的看着程管彤的脸色,他也来不及细想,为何每次见程管彤,心都有一种抽搐的痛意,似乎什么宝贝要舍去了一般,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如果有得罪你,那真是无心的,你大人有大量,别记在心上!”

好一个无心的,程管彤心里怒吼,我都家破人亡了,你一个无心的就想万事大吉了?接下来想我再巴巴的贴着你去?你做梦吧!

心里虽是想着,面上到底是没有流露出真实的神情,只是淡淡的说道:“男女大防,对太子名声无妨,但是管彤是女子,请太子理解!”

至于我大人有大量?对不起,我没有那么大的肚量,连这个恨都可以挘ァ

“那你受了我的礼物,我便相信于你!”陆腾扬点了点头,将怀里的物件掏了出来,递给了程管彤,轻声说道。

这是一个木雕的杯子,杯口还雕出上一朵荷花,很是精致。本以为今日没有办法亲自相送,只能托程轩带回去,哪知道,竟能在合欢树下亲自送!

这合欢树,在天景朝,也有另一个别称:“爱情树!”陆腾扬想着,忍不住脸就有些发烫了。

可是程管彤并没的伸手去接,只是抬眼看向陆腾扬,朗声说道:“这礼物太过贵重,恕管彤不能接受!”

“专门给你做你,你就收下就是!”陆腾扬将怀子直接塞到了程管彤手上,轻声说道:“估计有人过来了,你收下便罢!我走了!”

说完,陆腾扬抬腿就走,刚走二步,回头看这程管彤将杯子仍拿在手上,忍不住说道:“我可是细细的雕了十几日,你若扔了,我可饶不了你!”

然后看着程管彤一下子抬起的脸,陆腾扬忍不住满意的笑了起来,几个快步,就消失了在路口,果然,在另一端,传来了程秀程怡的声音。

程管彤来不及细想,只得把怀子递给了青梅,示意她收了起来。

青梅刚收好,便见程秀程怡等一众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