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3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哥哥,你且将今儿在宫里的事给管彤细细的讲上一遍!”程管彤急道:“这真是急事,待管彤听完之后再告知于你!”

看看程管彤这般急着的脸色,又想到了今儿陆腾扬特意将自己小心的送出了宫,于是也是赶紧坐直了身子,将事情细细的讲了起来。

原来今儿程轩如同往日一般,去东宫陪陆腾扬上课,也是巧了,太子太傅肚子不舒服,便是早早的下了课,让太子殿下回去将重点抄写便罢,这才回到东宫,这太子陆腾扬便是让皇后落嫣然给请了过去,素日里也是这般,皇后得了消息也会将陆腾扬请了过去问话,程轩便也是没有

放在心上,哪成想,这回来,陆腾扬便是很是严肃的将这句话让一定带给程管彤,而且还命长随将程轩秘密的送出了宫来。

听了程轩的描述,程管彤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这意思是明摆着了的,是警示程管彤小心辛娘子打上程前松的主意!

这辛娘子现下已然失了名望,如若再不做些什么,那可真算是宫里贵人的弃子了!

虽然一直警惕着辛娘子再出招,但是程管彤确实是没有想到,这辛娘子竟是把主意打到了程前松身上了?

程管彤真是想长啸了,这辛洁,这怎么这么想当自己的姐妹?这般阴魂不散啊!

“管彤,可是有事?”程轩看着程管彤变幻莫测的脸色,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听着程轩的询问声,程管彤定了定心神,抬眸看向程轩沉声说道:“这太子殿下是告知我们,要小心提防这辛娘子打爹的主意!”

“这。。。”程轩也是震惊了,他路上不是没有思考这太子陆腾扬的意思,但是他想的却是这辛娘子想靠这程前松再起名望,却是没有想到这竟是辛娘子打上程前松的主意!!

“哥哥,你在宫里行走,如果有何异常,一定要告知管彤!”程管彤严肃的看向程轩,正色的说道:“你是太子伴读,想来也知这宫里的事凶险,不必再由管彤提醒,现下管彤只求明年你就可以辞去这伴读了!”

在天景朝,太子伴读在成婚后,便不能再随意入宫了,也再不能再担太子伴读这一职了,一般来说,大婚之后,有二条路子可走,一是圣意,直接下旨为官,如同上世程轩就是奉旨下放做官去了,还有另一条路子,就是自已仍是参加科举,这条路子起点颇高,毕竟太子伴读,那接触的都是大儒级别的老师,不过缺点也明显,因这条路子容易被理解为不愿意离京,所以会被贴上太子党!

“省得了!”程轩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有些犹豫的问道:“若是那辛娘子果真打起了爹的主意?这如何是好?”

“哥哥不必忧心,且看管彤来安排!”程管彤沉声说道:“哥哥只管细细观察宫里之事,再告诉管彤便罢!”

“嗯,如若需要大哥做事,管彤一定要开口!”程轩看着程管彤也是严肃的说道。

这也太惊悚了!高调和离的辛娘子竟是打起了程前松的主意!如若让这辛娘子成功了,那么不说其它的,就连之前的事情都有机会扭转风向,甚至都可以说是这程管彤不喜辛娘子而故意生的事端!

“哥哥且放宽心,管彤跟你哪会客气!”程管彤沉吟了一下,还是抬眸说道:“明日进宫,帮管彤给太子殿下带句话,多谢他了!”

“嗯!哥哥明白!”程轩点了点头,拿起茶灌了半杯,才方说道:“说完这事,还有一件好事呢!”

“对,哥哥,速速说来听听!”程管彤收起了满头思绪,笑着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亲亲,小小的修了一下文,关乎青梅的问题!

 第52章 前尘事

“咱们赚到银钱了!”程轩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边是说道:“前儿表哥就将帐本儿送了过来;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拿给你,现下你到是可以算算了!”

程管彤是知道这限量的绣样应是卖出去了不少,想来素日也是画了不少了;而不说其它的绣样,就光说这些个百寿图;放在哪个朝代,那都不是一般百姓用得起的东西;但就是做足了心里准备,翻看着这手上的帐本,程管彤还是忍不住心里惊住了,略有些结巴的说道:“哥哥;这。。。这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管彤,大哥也是粗略算了一遍,想来确实是没有错的!”程轩看了看帐本,他也被这帐本的盈利给惊呆了,不过再细一想想,这每一副绣样都是算得上价值连城吧?

“这表哥,真是经商的奇才!”程管彤合了帐本,轻轻的叹道:“如若不是表哥能干,这些个绣样也不过如此!他倒教这些个绣样利益最大化了!”

“利益最大化?”程轩轻轻的重复了这五个字,忍不住惊奇的说道:“真不知道管彤脑里装的什么,这番说词倒是奇妙!”

“哥哥,表哥还说了什么没有?”程管彤低下了双眸,端了起茶怀再喝了一口,轻言道。

“管彤果然聪明!”程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表哥说,这绣样的生意已然走上正轨,问管彤可还有何想法?”

“哥哥,这绣样的生意,是我们跟表哥合作的,你现下有何主意?”程管彤笑了起来,将帐本推向程轩,示意他收起来。

“管彤,这大哥算哪门子合作,不过是跑了跑腿”程轩把帐本收到了怀里,接着说道:“真正拿主意的还是管彤,现下你表哥还等着你的主意呢!表哥说了,如若管彤没有其它的想法,便是让大哥跑一趟,将银票给管彤拿回来!”

“大哥,什么是给管彤拿回来!”程管彤笑着说道:“这一百六十万两银子里,可是有哥哥八十万两呢!”

“管彤,大哥只是帮跑跑腿,这个银子万万不能拿!”程轩坐直了身子,急声说道:“往日里答应跟你五五分帐,也是哥哥没有想到,这竟是这般多的银子。。。”

这程轩说的也是实话,生意之初答应程管彤五五分帐,不过也是看着程管彤有些苦恼跟表哥杜明辉的合作受阻,但万万没有想到,不过几个月光景,那些个绣样却是赚了这么多的钱,这一百六十万两还是表哥拿走了一半之后的数子,想来这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银子,程轩是万万不想占程

管彤这个便宜的。

不待程轩说完,程管彤便是沉下了脸,故作生气的说道:“哥哥,那照你这般说,你只不过跑了跑腿,便不能拿,那管彤不过是打发时间画了画绣样,更是不能拿了,你且去跟表哥说吧,这钱咱们都不要了!”

“这。。。”程轩心知这门生意是靠着程管彤画的绣样出色,加之表哥杜明辉售的门路广,才赚到的钱,而他不过是真的跑了跑腿,只是看着程管彤沉下的脸色,却是识趣的再没有说话。

“哥哥,你快要成亲了,你赚些银钱来给我嫂子买花戴,哪里不好?”程管彤看着程轩有些沉吟的模样,于是开口劝道:“再说了,哥呵,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呢!”

“行!管彤,大哥就却之不恭了!”程轩看着程管彤的模样,笑着说道:“管彤莫恼了哥哥,有何事赶紧告诉大哥,大哥还要给表哥回话呢!”

“哥哥,你且这般告诉表哥,绣样生意如现下即可,仍旧限量,不可以多卖!至于其它的生意,管彤还没有思绪,如若想到了,定会跟表哥合作!”程管彤笑着说道:“管彤是有另一事

相求呢!”

“管彤说来便是!”程轩点了点头,端起茶细细的喝了一口,朗声说道。

“现下管彤有八十万两银子,管彤想哥哥帮着寻一处房子”程管彤娓娓道来:“不需要房子地段多好,偏僻些都成,主要是想地方够大!”

“管彤现下想置地了?”程轩有些意外的反问道:“按着天景朝历法,管彤不足十五岁,不能单独置业!”

“哥哥,管彤知道的!”程管彤咬了咬唇,看了看端站在门口的青梅的背影轻声说道:“哥哥,青梅已然十五岁了,管彤想给青梅单立一个户籍!再置上这产业!”

这个想法并不是程管彤突如其来的想法,她是一直都有这个想法的,本是想着再上二年才能实现,哪成想,这银钱竟是这么快就够了!而买来的房产,也不是拿来自个住的,而是有其它的用处!

“什么?!!”程轩让程管彤的话一下子给惊到了,心下大怒,这太不像话了,他本就不应该给这青梅消了奴籍,现下倒好,这竟是还想置上产业了?那这日后青梅跟着程管彤,如何拿捏?这般想着,脸色就一下子冷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明日我且去给青梅再上奴籍,免得你教这些个婢子给哄了去!”

这是程管彤意料之中的事,当下对着程轩的冷脸倒也不急,只是轻言说道:“哥哥,今日咱们推心置腹的谈上一谈可好?”

“为了这青梅?”程轩摆了摆手,冷言说道:“这不必了,晚上我且跟母亲说声,将你身边的青梅换了便罢!你且将卖身契拿回给大哥!大哥将青梅发卖出去!”

“哥哥!”程管彤听着程轩想要发卖那青梅,心下也是一阵激荡,想起了上世青梅的下场,于是双目含泪说道:“哥哥,能听管彤给哥哥讲上一个故事吗?”

程轩看着程管彤全身罩上了浓重的哀伤,心下不解,但语气上也是松动了许多,轻轻低叹道:“大哥也是怕你让那婢女哄了去,方才严厉了些!管彤难道不知身边的人的利害吗?”

“哥哥,管彤省得!”程管彤吸了吸鼻子,低声问道:“管彤想给大哥讲个故事,哥哥可愿意听?”

程管彤也是想着日后大哥带家眷上任之时,全家遇难的事儿了,这时候不说,日后也是找不到理由拦着了,不若将事情说个清楚,也能将程轩有个防备。

“大哥哪能不愿意听?”程轩也抬眸看了看青梅的背影,心里暗自下了决定,明后就将青梅打发出去,哪怕管彤就是骂他,他都不能再由得这青梅在这里哄程管彤了!

看着程轩的神色,程管彤哪能猜不到程轩的想法,但也只能低叹一声,沉声说道:“哥哥,今儿管彤给你讲的,你万万不可能告知他人!”

“管彤放心!”程轩正色的点了点头,虽是不知道是何事,但是看着程管彤周身的哀伤,心下也有些堵了!

看着程轩点了头,程管彤便是将自己上世是穿越过来的事,以及白胡子老头的事儿给省略了,其它的都细细的给这程轩讲了去。

程管彤足足讲了大个半个时辰,才将上世的事儿,讲了个六七分,待着程管彤话音都落了,程轩都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

这也不怪程轩发愣,毕竟这事儿若不是程管彤亲口所讲,加之程管彤坠马之后的表现,程轩怕是信都不会信,只会说这是妖言惑众!

“哥哥!”看着程轩的模样,程管彤有些心急,双目喊泪,低声喊道:“可是吓坏了哥哥?”

程管彤虽是足够信任程轩,但看程轩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将心提了起来,害怕程轩从此就当自儿是妖怪一般,不再过于亲近了!

程轩回了回神,看着眼前双目含泪的程管彤,心下一紧,双手一伸便是将程管彤的双手握住:“管彤不怕!哥哥在此!”

“嗯,管彤不怕了,管彤感谢老天爷的垂怜!”程管彤拿眼看向程轩握住的双手,感受着程轩大手带来的温度,忍不住眼泪落了下来,呜咽的说道:“现下娘亲,爹爹,大哥都在,管彤不会再怕了!对了,还有青梅也在!”

“如此大哥便是想得通了,为何管彤坠马之后性情大变,还会了如此多的东西,光是说这绣样,表哥还是直呼只应天上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