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文哥儿对三个人都是亲近的不得了,这也是最后为啥程管彤上世心里再不愿意也是为陆腾扬纳了妾的原因,没有办法,这就是古代女人的生存法则。

而程氏大房又给她做了表率,一直到她出嫁,大房里的这三个女人,都是过着平平静静,相敬如宾的生活,虽然不如现代的爱情那么轰轰烈烈,但也是另一种是细水长流。

在上世,最痛苦的时候,她都是劝自己,这个时代的女子,大家都是这样,她得忍,绝对不能把丈夫对自己尊敬也耗光。

重活一世,程管彤自然不会再这样想,女人这样活,虽然落一个可敬的名声,但是对于女人来说?不是可怜?爱情本身就是排她的。

而她这一世,不嫁人肯定不现实的,但是最少她会要求,但求一心人,白头愿到老,既然上世那么贤惠都落得如此下场,那么这世就让她的随她的本心吧。

正想着,就见一个瓜子脸头上插一水晶珍珠钗,身段稍显丰满,让人看着就觉得福气的雪姨娘抱着三岁的程文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身桔色的妙曼身材,大大的眼睛会说话一般的熙姨娘,正拿着拨浪鼓跟在后面逗着程文。

见到程管彤,两人福了半礼,程文在雪姨娘怀里扭来扭去,雪姨娘才把程文放在地上,就看程文就扑到程管彤怀里了。

“姐姐,你可大好?”程文说的奶声奶气,直逗的程管彤也不由的欣喜起来。

“文哥儿放心,姐姐已是大好”程管彤上世就很喜欢这个弟弟,而程文也出息,上一世考科举,不过11岁,就考得了秀才,很是让程府大房风光了一阵。

“那姐姐陪文哥儿一起读书”文哥儿虽然不过五岁,但也是了正经的入了族学,开了启蒙的。

“好啊”程管彤看着程文嫩白的小脸,忍不住捏了一把。手感真好。

“哥哥,姐姐这怎么玩?”程文看到程轩手上的七巧板忍不住发问。

“文哥儿,是这般玩,我来教你。。。”程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跟程文的年纪差了不止十岁,但是这文哥儿从小就嘴甜,忍人怜爱。

兄弟三人围着花桌玩的相当的开心,直到月嬷嬷提醒着,要进膳了。

食不言,寝不语,大家在丫头婆子们的伺候下,默默的共进了晚膳。

用过晚膳,进入花厅,丫头们捧上茶给大家吃后,就静静的退了下去,这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程管彤紧挨着程氏坐着,熙姨娘跟雪姨娘也靠在程氏身后坐着,程轩抱着程文坐在几凳上,而程前松一般是吃了这盏茶后就要去书房办公。

程管彤看着这副画面,心里又忍不住激荡,这感觉像上世,又跟上世如此不同,怕是自己的心境变了。

话题自然而然的聊到了今天府里来的西席,程氏便道:“今个在老太太那里见了西席一眼,当着那么多的人,却也不好问,只大概知道请来给姑娘们教琴画的,还分配了一个小院子,就在我们大房边上,上课倒是便宜了五姐儿”说着,便宜瞟了一眼程管彤。

程管彤闻言心里更是一顿,眼前就恍惚看到上世那个见面就贴着自己,啥事都软软的叫着姐姐的小女孩。心里的恨意竟然不受控制的冉冉升起。

“辛娘子倒不是好请的,也是机缘巧合,才让我们程家请到的”程前松拿起茶喝了一口,慢慢的说道,他倒是知道一些□□。

那辛娘子本是高门大户的女子,因才女而闻名天景朝,善琴画,嫁给才子本成就是了一番佳话,但是因为心气高,对于夫君跟小友们终日买醉青楼的行为心里是暗暗不齿的,偏偏她夫君最后竟要纳青楼女子为妾,不管婆婆或者族长劝阻,还放出话来,谁拦着都不行。

于是索性家里长辈不管这事了,相当于默认了,所谓妾嘛,也只是玩物,才子收青楼女子本身就是无伤大雅的事,但是辛娘子咽不下这口气,丈夫纳妾,就算是婆婆在,都得当妻子的开这个口,于是辛娘子出来说话了,要进门可以,必须和离,还要带走唯一的女儿辛洁,这在高门大户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和离成,但是带走子嗣,哪怕只是女子,都不太容易,但是辛娘子称不和离,成,那青楼女子不许进门,那才子为了青楼女顺利进门,竟然同意了条件,那辛娘子成功和离后,也没有投奔娘家,而是带着女儿为大户人家的女子教琴画。因其先夫行为不端,反倒让辛娘子的名声更是大涨。

“老爷,你说说怎么回事?”熙姨娘很是好奇,忍不住问道。

“咳咳”程前松清了清嗓子方才道:“侍郎家嫡女即将出嫁,这辛娘子才得空,也才让老太太请回来了”

程氏点了点,她是知道的,老太太相当重视这位辛娘子,待辛娘子收拾妥当后,怕是族中女子都要去学习了。

程管彤听着一家人议论着辛娘子,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这辛娘子人不一般,辛洁更是她的仇人,害了她不说,竟然祸及家人,她程管彤可没有兴趣当白莲花,以德抱怨,那何以抱德?

今世若是辛洁仍想算计自己?那就别怪她让辛洁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那姐姐可是要认真学习,回来给文哥儿弹琴听”程文坐在程轩腿上摇着脑袋细声细气的说道。

“文哥儿乖,姐姐学一首就给你弹一首可好?”程管彤收回了思绪,捏着程文的小脸,也笑了起来。

“好好好,还要给文哥儿画画”程文高兴的拍着手道。

这番场景,引来全屋的人一阵笑声。

一家人轻松的说了些话,程前松,程轩就要去书房了,熙姨娘跟雪姨娘抱着程文也告退了,程氏看着程管彤精神不错,便也放了心,关照了几句,便也离去了。

 第6章 再进空间

舒服的让青梅伺候着净了身,铺好了床后,青梅轻轻的吹熄了烛灯,颠着脚慢慢转身回到自己外间的青色小床上。

灭掉了烛火,室内瞬间黑暗了下来,程管彤着白色内衣,满头的青丝铺在了枕头上,只七岁的女孩,就已然能看到不俗的容貌。

程管彤静静的躺上床上,仍旧是大大的睁着眼睛,却是慢慢适应了黑暗。

隔着青纱帐,她隐约看到了帐外的家具。外室的烛火也熄灭了。

程管彤赶紧拿手去摸着玉观音,想再进入空间去瞧瞧,被叫出来之前,才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书籍。

不过让程管彤失望的是,不管程管彤多用力的去摸,她仍旧是躺在床上,没有进入到空间里面。

骗人的老头。

程管彤低低的喝了一句。不对,好像白胡子老头说的是,睡着了才可进入空间,只有在空间里面,方是摸着玉观音才能出来。

这。。。程管彤忍不住笑了,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空间。

都没有办法想去就去。这真不算一个好空间。

程管彤干脆闭上眼睛,不是说睡着了就可以进入空间吗?那睡着便是了。

程管彤闭上眼睛后发现耳朵更加灵敏了,外室青梅细细的翻身声,都传入了耳内,程管彤觉得自己更加清醒了。

睡不着。

心里轻叹了一口气,程管彤干脆思考着今日爹爹程前松所说的,辛娘子已经让老太太请进门了,如果跟上世一般的话,自己是过了几日才跟着二房三房四房的姑娘一起去问的安,且躲在其它人的身后,老太太对自己更加不喜,所以并没有马上开口安排自己去跟辛娘子学习,自己倒也是落的轻松,也恰恰也轻闲的原因,辛洁路过自己小院时,反而缠住了自己。后面也是程氏看着实在难受,府里的嫡女庶女都在学习,偏偏自己在院里闲着,跟太子传出了不少的闲话,于是给老太太讨了个好,方才准许自己去跟辛娘子学习的,因为去的晚,琴的基本指法都没有学到,辛娘子不可能再从头教自己,也是自己感兴趣,才混了一个半桶水。勉强能弹上几首完整的曲子。

就像前世辛洁问自己的?你会什么?你会什么?你凭什么?

凭的是穿越女的身份吗?好像也没有给自己带来啥好处。

总不能像有些穿越小说里写的,去唱上几首流行歌曲吧?在别处不知道会不会风光无限,但是在天景朝,那肯定是会被当成疯子的。

跟辛娘子学琴错过了学习基本功,画画倒是没有错过,但是偏偏自己又没有耐心,加上府里一起学习的人也不少,竟然也让自己混了过去。

老太太检查课业的时候,自己上世好像中规中距的画了一个荷花图。反而让三房的嫡女程怡出尽了风头。

这程怡,嫁人后没有少给自己出绊子。

不对,好像自己错过了什么?程管彤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太子,自己怎么把太子这事忘记了。

前世,明早就是太子上门据说给自己道歉,老太太那里,大哥程轩都挡不住,总不好明着跟太子爷说于礼不和吧,所以便是让程轩领着到自己小院来了,偏偏自己刚穿过来,对于古代礼节不太灵光,竟然跟太子爷谈笑风声,让太子留恋不舍才离去。

而下午,辛洁就跟自己偶遇结识了。

现在想想,怕是辛洁是早就有此打算了,借着自己跟太子结识了,再攀上太子?如果是这样,那最后,也确实让她如意了。

这是辛娘子的主意?还是辛洁的主意?程管彤心里有点疑惑,毕竟现在辛洁才是一个六岁的女子,如果已经有如此心机,那真是太可怕了。

程管彤压住了心里的想法,不管如何,这世最重要的是不能再跟太子传出一点风声了。

她不在乎能不能嫁多高的门媚了,经过上一世,她知道这太子,她是真的招惹不起的,程管彤现在的想法只是愿家人平安。爱情,在这个时代,怕是自己已经水土不服了。她既做不到玲珑八面的给丈夫找助力,更做不到现下女子的三从四德,如果有那么一天,哪怕绞了头发做姑子都不愿意再嫁给高门大户了。

至于辛洁,西席的女儿,那么就是西席的女儿,她不来招惹自己便罢,如果仍是来招惹自己,那自己也绝对不是吃素的。慢慢的这么想着,程管彤放松了下来,没有刻意的想进入睡眠,却是慢慢的睡着了。。。

程管彤进了房间,房间是亮的,一盏欧式吸顶灯在头顶,上次没有看得仔细,这次引得她认真瞧了半天。

“竟然是一盏飞利浦的吸顶灯”程管彤自言自语道:“这以后白天在古代,晚上在现代,会不会造成人格分裂?”

没有人回答,白胡子老头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程管彤没有再开电脑,她直奔着《四大名绣》而去。

前世的程管彤也是学习了刺绣的,熙姨娘虽是小门小户,但也是秀才之家,她娘绣得一手好绣品,对自己也是毫无保留的教导了好几年。自己虽然说不上多出类拔萃,但是却也是混得了一个可以拿得出手。

不过也仅仅是一个能拿得出手,辛洁在这方面比自己历害多了,据她自己说,她也是在南边的时候,跟着一位大家学习过。所以跟京城里面的一些刺绣手法完全不同。

所以,陆腾扬的腰带,荷包啥的,都是出自辛洁之手。

程管彤不是说想跟辛洁比较一二,争这个风,吃个醋,而是在古代,刺绣是检验一个女子的基本功的。

不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大房,程管彤知道老太太为了自己没有少为难程氏。

同姓相婚的事情,怕是这这一辈子是老太太的心头刺了,即便是爹爹程前松官拜兵部尚书,老太太也是不喜整个大房。

这跟自己不懂规矩有着直接的关系。

不过,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急,程管彤很有信心的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